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最是心動少年時
最是心動少年時 連載中

最是心動少年時

來源:google 作者:林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顯 現代言情 簡易

【zsy】H市林顯在機場等了三個小時,小叔不但沒出現,手機還關機了林顯把手機裝回口袋,拖着大行李箱往外走山不來,她去找山乘車點在室外,熱浪撲面而來,林顯差點暈厥,又被一群拉客的夾在中間,對這個城市的厭...展開

《最是心動少年時》章節試讀:

霸氣的黑色吉普車揚長而去,林顯打開錢包發現裏面的現金少了一半,其他證件齊全。看了眼男人消失的方向,轉身往回走。
後知後覺發現行李沒影了,林顯站在艷陽之下欲哭無淚。
電話響了起來,林顯拿起手機看到來電是小叔林旭冉,接通。
「你在哪?」
「機場。」林顯找了陰涼的地方站着,抹了一把頭上的汗,想死的心都有。
「怎麼還在機場?」
「我以為你會來接我。」林顯簡直想罵人,摸了摸鼻子,「那我現在打車過去吧。」
「你沒有打電話跟我直接說。」林旭冉說,「我現在沒有時間過去,你打車過來吧。」
林旭冉匆匆掛斷了電話,林顯嘆口氣,去機場服務中心找箱子。不幸中的萬幸,半個小時後,林顯的箱子找到了。
打車到小叔家,那是個很舊的別墅區。
十年前奶奶去世的時候她跟父母回來過,靈堂上,爺爺指着林顯罵她女孩不該回來。當天母親帶着林顯飛回b市,再沒有回來過。
林顯以為一輩子都不會回來了,沒想到她又踏上了這片土地。
拖着一人來高的箱子在近四十度的高溫下找了二十分鐘才找到小叔家,她抹了一把臉上的汗過去按門鈴。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炙熱太陽照在她身上。漫長的像過了幾個世紀,終於有人過來開門。開門的是個中年阿姨,審視林顯幾秒,「你找誰?」
「我是林顯,林旭冉是我小叔,我跟他打過電話。」
阿姨目光里還有疑惑,「你是先生的侄女?沒聽先生提。」
林顯汗津津的手握着行李箱拉杆,臉上保持着微笑,「大概是他太忙,忙忘記了,我能先進去么?」她指指頭頂太陽,「太熱了。」
「好,你先進來吧。」阿姨終於是讓開了路。
林顯拖着行李進門,冷空氣撲面而來,林顯鬆一口氣,好歹有個落腳地。現在是她求着小叔一家,而不是他們求自己家的時候了。
「你先在客廳等會兒,我去打個電話。」阿姨說著往裏面走,林顯打量這棟房子,裝修十分陳舊。無論如何,她現在得生存。林顯放下行李箱在沙發上坐下,從包里翻出濕紙巾擦手,擦傷已經結痂變成了黑褐色,顯得猙獰。
很快阿姨就出來了,她把水杯放在林顯面前。
「先生馬上回來,老先生在樓上睡午覺,你先不要上去打擾他。」
「我知道。」林顯根本不想和爺爺見面,怎麼會去打擾他?
她喝了一口水,從口袋裡取出手機打開微信看到自己被踢出了同學群。
跳過一排公眾號廣告,她又看到劉岩在三天前發的一條信息,「你換電話了么?怎麼不來練車了?」
林顯按着手機打字,我家破產幾個字已經打出來卻沒有發送出去,她關掉對話框直接忽視劉岩的信息。
何必再讓人嘲笑呢。
林顯穿着破洞的牛仔褲,露出一大片腿上肌膚,手肘皮膚有大片的擦傷。頂着一頭綠頭髮,十足的不良少女。阿姨覷她,覺得這也不是個善茬,「你吃午飯了么?」
「沒有。」林顯沒有客氣,她折騰到現在早就餓了,怕客氣一下要餓到晚上。
「都行,謝謝阿姨。」
阿姨現在摸不清林顯的底細,也沒有貿然做出得罪人的事。
爺爺這個午覺睡得太長,林顯見到林旭冉的時候他還沒下樓。
林旭冉進門放下包,又吩咐阿姨倒水,走過來看到林顯臉上明顯的意外,「你這頭髮怎麼回事?」
「染着好玩。」林顯對這個叔叔的唯一印象,就是半年前他去b市自己家,要母親投資他的公司,開口就是兩千萬。
「那也不能這麼玩,開學得染回去,不然學校不會收你。」林旭冉在沙發坐下,「你爸媽出了這樣的事,以後b市肯定是回不去了。」
「嗯。」林顯心思沉了下去,也知道現在自己的處境。
林旭冉和父親長相上有幾分相似,不過他現在發福了,坐着就只剩下肚子,他說道,「你就在這裡安心住下吧。」
「麻煩叔叔了。」
「張姐,收拾出一間房子。」林旭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站起身,「老爺子醒了么?」
「還沒有。」姓張的阿姨話音剛落,樓上一聲咳嗽,林顯轉頭看過去,二樓爺爺拄着拐杖走了下來。
睥睨着林顯,林顯不是很想面對他,但是沒有其他的辦法,站起來,「爺爺。」
老爺子從喉嚨發出哼聲,隨即移開視線,林旭冉挪開位置,老爺子坐下後並沒有再看林顯,端起杯子喝茶,「打扮的不男不女,老大媳婦不知道怎麼教育的,一家子沒規矩。」
林顯全部的血液都衝到了大腦。
爺爺和當年一樣,言語刻薄,「難怪走到了今天的地步,老大也是個沒腦子,什麼事都讓媳婦管着。早說讓她再生個兒子,也不至於這樣!女兒沒用——」
林顯站在客廳,只有她一個人站着,她聽到自己腦袋裡有嗡鳴聲,「爺爺,我媽再沒有規矩,也沒有背後說人壞話。」
她抬起頭直視老爺子,拳頭攥得很緊,她聽到自己的聲音尖銳,尾音微微發抖,「生意場上有輸有贏,她這次倒霉了而已,和她生兒子女兒都沒有關係。」
老爺子一下子就瞪圓了眼睛,抬手把杯子摜在桌子上,「你這是教訓我呢?」
「爸!」林旭冉連忙攔住老爺子,回頭對林顯說,「你也累了,回房間休息去。」揚起聲音,「張姐,帶林顯回房間。」
老爺子這才憋出聲音,吼道,「看看你看看,沒有規矩了!你這麼厲害待在b市多好?你回來幹什麼!」
張阿姨原本想問安排林顯去哪間房,看到這個場面也不敢說話。家裡房子是不少,可空出來的確實不多。
林顯身體僵硬,脊背挺得筆直站在客廳,下巴線條緊繃。她回來幹什麼?她家破產了,她無處可去!
阿姨把她強行拉進房間,她才清醒過來。林顯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把臉埋在手心深吸一口氣,半晌抬頭才發現房間雜亂。大約是儲物間,亂七八糟的東西堆的滿滿當當,床上也全是雜物。
林顯從出生到現在沒住過這麼糟糕的環境,她抬手掐了掐眉心,阿姨把床上的東西搬下來堆到了窗台上,灰塵瀰漫。
外面客廳爺爺和小叔在說話,字句誅心,話語刻薄。林顯攥緊手,指甲因為用力陷進了肉里,血淋淋的疼。
隱約聽到小叔說了一句,「嫂子那人不可能不留後路,東西都在她身上呢……」
什麼東西?什麼東西在她身上?父親那邊聯繫不上,未來全然是迷茫。無論爺爺和小叔怎麼對待她,她都得忍到高中讀完再做打算,她沒後路。
阿姨沒把她房間整理好,小嬸就回來了,晚飯還沒準備,小嬸在門外叫阿姨幹活,聲音尖銳。林顯看一片狼藉的房間,本想搭把手把房間整理出來,但是碰觸到滿是灰塵的桌子她就收了手。
她沒有做家務的經驗,也不會做。
門外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多,林顯在房間里踱步,咬着手指不知道何去何從。陌生的環境,討厭的人,所有的一切都讓她感到壓抑。天漸漸暗了下來,許久後,林顯拿了錢包揣進口袋,拉開卧室門出去。
「林顯。」
林顯抬頭看到小嬸沈思娟,點頭,「小嬸。」
沈思娟審視林顯片刻,「你沒其他衣服穿了么?」
林顯往自己身上看了眼,沒覺得穿的有什麼問題,「有,怎麼了?」
沈思娟看她這身打扮,原本想教訓她兩句,但想到又不是自己的孩子,管她死活呢,「沒什麼,你去玩吧。」
轉身快步下樓。
客廳里爺爺和小叔還在聊天,林顯徑直出了別墅。她不想一直待在小叔家,那種環境讓她喘不過氣。以前有父母在上面頂着,她可以不面對,現在只剩她了,林顯手足無措,焦躁不安。
暮色四合,華燈初上,這個陌生的城市被燈光渲染出另一種顏色來。林顯走出小區,站在路邊看了會兒這個城市的夜景,才繼續往前走。
十分鐘後,她看到一家網咖,林顯倒不是多喜歡玩遊戲,只是不知道現在能做什麼,玩遊戲打發時間。
網咖門口燈光昏暗,林顯努力辨認着腳下的路。身後飄過來男人低沉的聲音,有些熟悉。
林顯轉頭看過去,昏暗的燈光下。
紅色的轎車前站着個高大的男人,男人咬着煙,煙頭在風裡閃爍着猩紅的亮光。他穿黑色t恤,休閑的牛仔褲勾勒出修長的腿,眉目在昏暗的燈光下不大清晰,只看下巴弧度,他現在的表情大約是倨傲。

《最是心動少年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