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奶爸帶着老婆當神豪
重生奶爸帶着老婆當神豪 連載中

重生奶爸帶着老婆當神豪

來源:google 作者:葉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辰 現代言情 陳一諾

葉辰顫抖地哆起聲來「你改?你拿什麼改?你怎麼去改?狗改得了吃屎嗎?改不了,永遠也改不了!類似這樣的話,你跟我說的次數低於一百次了嗎?但你哪次過後不是變本加厲的?夠了,我受夠了!」都說哀大莫過於心死早已死心死到透了的陳一諾平靜了下來毫無波瀾地搖頭冷笑道...展開

《重生奶爸帶着老婆當神豪》章節試讀:

  由於時間以及存貨待處理的原因。
                                  批發市場里。
                                  本來一塊錢一枝的玫瑰,硬是被葉辰殺價殺到了五毛一枝。
                                  而且還纏着花店給他賣包裝紙。
                                  最後,除去來回坐地鐵的開支,以兜里那一百多塊,足足買到了三百支玫瑰跟包裝紙。
                                  回到出租屋。
                                  馬不停蹄地包裝起了那一枝枝的玫瑰來。
                                  整整花了四個多小時,才把那三百枝玫瑰包裝完。
                                  等他去到市中心的燈光展現場時,關於浪漫愛情的燈光主題已經開始了!
                                  出於沒有競爭對手的原因。
                                  根本不用葉辰去開口。
                                                                        看到他身前背着一大兜的玫瑰花,馬上就有被燈光主題給感染了的男女前來詢問!
                                  如此場景,如此氛圍,壓根就不存在有講價一說。
                                  10塊1枝的玫瑰,頓時成了現場最搶手的玩意所在!
                                  直把那些販賣其他東西的販子看得眼都直了!
                                  頂多一塊錢的玩意,賣到十塊都還不帶被講價的?
                                  這他媽暴利啊!
                                  要不是時間上來不及了,恐怕都得丟掉手中的玩意加入賣花大軍了!
                                  然而他們卻不知道,這種暴利,只能是天時地利人和下的一次性。
                                  等到明晚,別說暴利,能保本就不錯了。
                                  「可惜本金不夠多,不然賺個萬八千的都不成問題啊!」
                                  沒等這個關於浪漫愛情的燈光主題結束。
                                  葉辰背在身前的花兜已經是空空如也了。
                                  相對的,微信餘額里也躺起了整整abc 塊錢。
                                  坐在路邊攤上吃着十塊錢的蛋炒飯。
                                  望着皓月當空繁星密布的夜空,他眼裡閃爍出了幾分哪怕是曾經坐擁數千億時都不曾有過的璀璨來!
                                  「一諾,悠悠,等我,既然老天爺讓我有幸重生一遭,這一世,我一定許你們一世無上榮耀!」
                                  暗自一陣仰天自語後。
                                  葉辰低頭迅速扒起了身前的蛋炒飯來!
                                  ...                                  江州某安置房小區。
                                  實用面積只有不到八十平米的三居室里。
                                  「那個廢物簽字了?」
                                  年過半百的劉雪琴看着陳一諾道。
                                  「還沒!」
陳一諾表情難看地咬牙道。
                                  「沒?
他沒簽字你回來幹什麼?
難道你就想一直這樣下去?
你還想讓我養你跟你的女兒一輩子嗎啊!」
                                  一聽到還沒簽字離婚,劉雪琴頓時炸毛了。
                                  那潑辣神情語氣一下子把葉悠悠給嚇得哭了起來,「外婆凶,外婆壞,我不要外婆玩!」
                                  「小白眼狼,那你就給我滾蛋!
吃我的喝我的住我的,你還敢罵我了?」
劉雪琴怒罵起來。
                                  「媽,你怎麼說話的,悠悠這才四歲,你這麼罵她合適嗎?」
                                  邊上,再也看不過眼的陳一浩趕緊把哇哇大哭的葉悠悠抱起來,不滿地衝著母親道。
                                  「怎麼?
你還要為這娘倆打抱不平了?
要不是這個瞎了眼的東西當初非要嫁給那個廢物,她至於淪落到這地步嗎?
當初追她的那些人,隨便拎一個出來哪一個不比那個廢物強百倍千倍?
可她死活不顧我跟她爸的反對,硬是要嫁給那個廢物,現在好了,落到這田地,那還不是她自己作的嗎啊!」
                                  「當初她要是選擇了那些公子哥的話,她現在還用遭這種罪嗎?
咱們家現在還至於是這種半死不活的狀態嗎?
要是咱們有個有錢的女婿,你有個有錢的姐夫,咱們家還至於要操心你的婚房嗎?
你也老大不小了,再沒一套婚房的話,小倩能嫁給你嗎?
她爸媽又能同意她嫁給你嗎啊!」
                                  「你現在倒好,還跟我嚷嚷起來了?
咱家什麼情況你心裏沒數嗎,這娘倆又是吃又是喝的,再供下去,我跟你爸那點棺材本都得給她們娘倆給供沒了,更別說還給你買婚房!
她要是趕緊跟那個廢物離婚的話,我還能找人給她張羅一個有錢的頭主,這都半年過去了,死活都沒能離成,我都懷疑她是不是成心的,是不是真捨不得那個廢物!」
                                  劉雪琴毫不留情地大聲痛罵著。
                                  一點都不顧陳一諾那已經淚流滿面的樣子。
                                  本來她剛才還想把葉辰一個月後同意離婚的事兒給說出來的。
                                  現在看來,沒那個必要了!
                                  「媽你這話說得是不是過份了?
我姐是嫁錯了人不假,但她怎麼就成了咱們家的累贅了?
她是少給了伙食費還是水電費?
你說話能不能憑一下良心?
還有,我婚房的事用不着你來操心,她王倩愛嫁不嫁,我陳一浩大不了就打一輩子光棍,我無所謂!」
                                  抱着葉悠悠的陳一浩憤懣不滿地爭執喊道。
                                  「你,你是想氣死我嗎啊!」
劉雪琴被氣得直捂胸口。
                                  「夠了!」
                                  這時。
                                  站在沙發上一直沒開口的**往煙灰缸里掐滅煙頭。
                                  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看向陳一浩,「怎麼?
合著我跟你媽為你的婚事着想還錯了?
你這是拿打光棍來威脅我跟你媽?」
                                  面對父親的眼神跟言辭,陳一浩緊咬牙關,默不作聲。
                                  「你媽說得有錯嗎?
如果不是你姐當初非要跟那個畜生私奔,她現在早就大富大貴了,連帶着我們一家子都過上好日子了!
是,沒錯,她跟悠悠回咱家來,也不過是多雙筷子多個碗的事,讓她們待十天八天的沒事,但還能讓她們待一輩子嗎?」
                                  「小倩為什麼不想到咱們家來,你難道不知道嗎?
不就是因為你姐帶個拖油瓶的待在這嗎,本來房子就小了,這再多兩個人都給擠成啥樣了?
擱誰誰願意來?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沒有婚房她也願意嫁給你,但是她又能接受一大家子擠在這破房子里嗎!」
                                  連看都不看陳一諾跟葉悠悠一眼。
                                  **一字一句地衝著陳一浩斥聲道。
                                  「爸,媽,都別說了,我這就收拾東西跟悠悠走!」
                                  抹掉眼淚,陳一諾凄聲一笑。
                                  轉身走向了自己跟悠悠待的那間不足八平方的小房子。
                                  「姐,你別管他們說什麼,你就繼續跟悠悠住在這!」
                                  陳一浩抱着悠悠追進那個狹小到不能再狹小的房間里,急忙道。
                                  陳一諾沒說話。
                                  自顧自地迅速收拾起那並不多的衣物。
                                  「姐,能不能聽我的,你離開這你還能去哪啊,繼續回出租屋嗎?
繼續被那個畜生欺負被他打嗎?」
                                  把葉悠悠放下來,陳一浩攔住了陳一諾的去路。
                                  「一浩,我知道你為姐着想,姐謝謝你!
但爸媽說得對,我跟悠悠在這,就是個累贅,就是在給家裡頭添麻煩!
你放心,姐跟悠悠有地方去,還不至於流落街頭的!」
陳一諾強顏歡笑道。
                                  話落。
                                  推開陳一浩。
                                  一手拿着行李,一手牽起葉悠悠。
                                  「媽媽,咱們是回去找爸爸嗎?」
停下了哭聲的葉悠悠道。
                                  陳一諾苦澀一笑,沒有回答,拉着她走了起來。
                                  「姐!」
                                  「姐!」
                                  「姐,你聽我說!」
                                  見狀,陳一浩連忙追了出去。
                                  至於劉雪琴跟**,則是冷哼着目送這娘倆的離去。
                                  半句挽留都沒有……             

《重生奶爸帶着老婆當神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