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至若安和景明
至若安和景明 連載中

至若安和景明

來源:google 作者:小莽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寧與安 顧景之

安與寧,侯府嫡女,自幼多病,從小便被嬌養在侯府一處偏遠莊子上,原本以為是侯府一位不受寵的小姐罷,沒成想回到京城卻過上了千嬌萬寵的生活.......展開

《至若安和景明》章節試讀:

就在所有人為寧與安而擔心時,一座城外莊子中,雨點敲擊房檐的聲音讓寧與安悠悠轉醒。

寧與安抬頭看了看屋子的擺式,倒像是大戶人家的住處,思忖了會,寧與安覺着這並不像是綁架勒索錢財,倒像是強搶民女,越想寧與安的心中越不安。

這麼有錢的裝飾肯定會是劫財,自己又剛來京城,沒多少人認識,也不會是尋仇,那就只有一種能說得通了,劫色。

寧與安想到在城裡發生的擁擠一定是有預謀的,自己被人從後面用藥蒙暈了,一路上也沒有留下什麼訊號,楚南明不一定找得到,看來自己要儘快想法子逃出去了。

寧與安動了動被繩子勒得緊緊的雙手,又瞧了瞧屋子的門窗被鎖死了,環顧了四周實在沒有什麼辦法可以逃跑。

寧與安將視線鎖定在桌上的茶杯,只得艱難的爬起來移到桌子旁,再背過身用僅能扭動一點幅度的雙手碰倒茶杯。

寧與安抓緊用鋒利的被子碎片摩擦繩子,由於綁得太緊實,寧與安只能一點點割。

就在寧與安正要割開繩子的時候,外面傳來說話聲,寧與安更是加快了割繩子得速度。

「公子,那美人奴才悄無聲息給您弄來了,現在在裡屋暈着呢。」只見一小廝諂媚地對身旁的胖頭男點頭哈腰道。

胖頭男原是吏部尚書的嫡長子,名叫梁忠,也就是與寧與安發生衝突的梁雅瑤的兄長。

只見胖頭男猥瑣地笑着,緊接着拍了拍小廝地肩膀說著:「回去有賞。」

說完示意小廝打開房門,可打開房門,卻只看到地上斷裂得繩子。

梁忠氣急敗壞地詢問小廝,眼見到手的肥肉跑掉了,氣得對小廝拳打腳踢。

這小廝也是委屈,哪裡知道這麼一個弱女子竟能解開繩子,看來藥量放少了。

可轉瞬一看,門窗都封得好好的,這女子可跑不掉,小廝環顧了一圈,將視線鎖定在屋內唯一可以藏人的衣櫃里,更加篤定了寧與安沒有跑出去得想法。

於是便向梁忠眼神示意衣櫃方向,梁忠收到小廝的眼神也明白過來了,於是嘿嘿地笑着朝着衣櫃方向移動。

就在梁忠打開衣櫃的一剎那寧與安舉起手中的花瓶砸了過去,在趕緊趁着小廝不注意跑出了門。

「哎呦哎呦,他奶奶的,這死娘們,疼死爺了。」

小廝見狀也顧不得跑出去的寧與安了,立馬跑上去扶住梁忠,卻反被梁忠踹了幾腳「還趕緊給爺追,本公子今天一定要收拾這女人。」

小廝嚇得屁滾尿流的帶人去追了。

寧與安趁着梁忠等人沒反應過來,急急忙忙地跑出了門,轉念一想,朝着莊子上的柴房跑去。

小廝一行人想都沒想就覺着寧與安跑出了莊子,帶着人氣勢沖沖地出了莊子。

而另一邊的丞相府一點寧與安的消息也沒有,急得團團轉。

就在一幫人毫無頭緒時,一小廝來報「相爺!相爺!有表小姐的消息了!」

盛明岳一聽,頓時一個激靈,激動地從座位上彈起來,還不等小廝站穩,急慌慌地問道:「快說快說。」

小廝也不墨跡,說是有個少俠報信說城外十里處有寧與安的蹤跡。

盛明岳也顧不得消息真假,派人去給還在城中搜尋的盛翎傳去消息,讓他快馬加鞭地去城外尋找。

盛翎得到消息後火急火燎地駕着馬向城外奔去。

寧與安聽見小廝一行人出了莊子,便悄悄地來到了廚房,找到菜油灑在了廚房外地牆角,再將火摺子丟了進去,瞬間火光四起。

寧與安也趁亂逃出了莊子。

而小廝一行人跑出了莊子五里遠也未看到寧與安的身影,這眼見着快到城門口了。區區弱女子怎會跑得這麼快,頓時驚覺自己上當了。

再一回頭,見到莊子處燃起了大火,頓時嚇得臉色蒼白,帶人趕緊跑回莊子。

待回到莊子時,已經只能見到一片廢墟了,就在小廝擔驚受怕梁忠出事的時候,只見一旁的樹下樑忠氣喘吁吁地喘着大氣。

「公子,您沒事吧。」小廝三兩步爬在了梁忠腳下,梁忠看見他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你說本公子有沒有事,你個蠢才,人呢,抓到了嗎?」梁忠惡狠狠地吼道。

「少爺,奴才無能,讓那女子跑了。」

「什麼!?」就在梁忠想收拾小廝的時候,突然下起了雨。

「趕緊給我去找,下雨了她跑不遠。」

小廝更是迫不及待地帶着人跑了。

這晚上黑漆漆的,寧與安並沒有跑多遠,又這麼不巧,下起了雨,春天還沒過去,夜裡本就涼,加上寧與安淋了點雨就覺着腦子昏沉。

本就身子不好,折騰了大晚上,身上濕漉漉的衣裳緊貼着身子,實在難受得緊,寧與安靠在路旁的草叢中,意識已經逐漸模糊了。

寧與安握緊手中的花瓶碎片,儘管手心鮮血直流,寧與安也不敢放鬆半分,只能讓疼痛刺激自己別暈過去。

鮮血一點點流下,寧與安勉強打起了精神。

就在這時,寧與安聽到了呼喊聲。

寧與安聽着聲音越來越近,用盡全身的力氣爬到路邊。

「楚公子,我在這。」

楚南明看見寧與安,飛身下了馬「寧小姐。」

「安兒,安兒!」這時一道聲音又響起

寧與安抬眼看了看眼前的男子,似乎不認識。

盛翎解釋道:「我是你大表哥,總算找到你了安兒。」

「大表哥好,安兒總算等到你們了........」

還沒等話說完,寧與安就暈了過去。

楚南明看見寧與安暈過去,焦急地呼喊道:「寧小姐!寧小姐!」

盛翎急忙抱起寧與安飛身上了馬「楚少主,今天多有感謝,在下先帶安兒回府了,來日再登門拜謝。」

楚南明自然知道寧與安更重要,於是朝盛翎也不管楚南明了,駕馬飛奔回了府。

本來楚南明就在城外尋找寧與安,看見遠處火光四起,擔心與寧與安有關,就馬不停蹄奔去,結果在路上遇到了盛翎,便一道了。

盛翎在知道楚南明也在尋找寧與安時,就對楚南明多了點提防,在得知楚南明與寧與安是朋友後放了心,但還是不禁想着寧與安才回京竟然就認識堂堂靈品閣閣主,感到不可思議。

楚南明目送盛翎離開後,回身對楚雲吩咐道。

「楚雲,去打聽打聽這處起火的莊子是誰的,還有,把今天晚上的事來龍去脈給我搞清楚。」

楚南明想到寧與安手中的傷口,身上到處磕破的傷口和虛弱的樣子,眼神一暗,心裏殺意四起。

楚雲自然知道少主生氣,一點也不敢耽誤地着手調查去了。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至若安和景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