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戰北寒蕭令月言情小說
戰北寒蕭令月言情小說 連載中

戰北寒蕭令月言情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蕭令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戰北寒 現代言情 蕭令月

寒寒也不泄氣,「能不能摘下來給我看看?我想看看你長什麼樣子」「不能」北北一口拒絕「為什麼?」「娘親不讓」「為什麼不讓?」寒寒眨眨眼睛,「難道是你長得太可愛,怕被人拐走嗎?」北北:「」這是什麼說法?太笨了,不想理他「你讓我看看嘛,我真的很想看看」寒寒纏着北北,趁着北北不注意,忽然伸手戳了一下北北的臉蛋...展開

《戰北寒蕭令月言情小說》章節試讀:

北北:「哦。」
小男孩趕緊說:「我叫小寒寒。」
蕭令月:「」小寒寒?
戰北寒的寒?
他怎麼給孩子起這種名字?
不覺得彆扭嗎?
寒寒好奇地湊過來,「你叫北北?
東南西北的北嗎?」
北北面無表情地看着他:「嗯。」
「她是你娘親?」
「嗯。」
「你們也是京城人嗎?」
「不是。」
北北微微蹙起眉頭。
他怎麼這麼多話?
好呱噪。
「那你是要去京城嗎?
我是京城人哦,等到了京城,我帶你去玩好不好?」
寒寒笑眯眯地看着北北,一點沒覺得自己討人煩了。
「你不是說要離家出走嗎?」
蕭令月調侃地笑道。
「不走了,反正也找不到。」
寒寒撅了噘嘴。
「你要找什麼?」
「我找我娘親啊,爹爹說她丟下我,跟野男人跑了,我想找她問問是不是真的。」
蕭令月:「」她差點沒咬到舌頭,面紗下的嘴角抽搐了下。
戰、北、寒!
該死的混蛋,他就是這麼跟兒子抹黑她的?

「北北,你有爹爹嗎?」
寒寒好奇地問。
北北抿起嘴角,「沒有。」
「為什麼?」
寒寒驚訝了。
「娘親說,他狼心狗肺,娶了野女人,現在墳頭草都比我高了。」
寒寒:「呃」被噎了一下,寒寒很快捏着小拳頭,義憤填膺,「那你爹爹真不是人,死得好!」
北北罕見地勾起嘴角,「我也這麼覺得。」
京城裡,某個策馬揚鞭、趕着出城的男人重重打了個噴嚏。
蕭令月實在聽不下去了,汗顏道:「好了,先不說這些了,上車再聊。」
馬車裡固定着炭火,燒得暖融融的。
蕭令月將北北放坐在軟凳上,囑咐車夫出發,然後從馬車夾層里取出各種易容工具。
寒寒一個勁湊到北北身邊,盯着他看來看去,「你為什麼要戴面具呀?」
北北不理他。
寒寒也不泄氣,「能不能摘下來給我看看?
我想看看你長什麼樣子。」
「不能。」
北北一口拒絕。
「為什麼?」
「娘親不讓。」
「為什麼不讓?」
寒寒眨眨眼睛,「難道是你長得太可愛,怕被人拐走嗎?」
北北:「」這是什麼說法?
太笨了,不想理他。
「你讓我看看嘛,我真的很想看看。」
寒寒纏着北北,趁着北北不注意,忽然伸手戳了一下北北的臉蛋。
北北黑了臉:「你幹什麼?」
寒寒一臉震驚:「哇,你的臉好軟哦!
像奶豆腐!」
北北:「你離我遠點,不許碰我。」
「我喜歡你,你陪我玩嘛。」
寒寒笑嘻嘻地伸手抱住他,「我給你當哥哥好不好?」
「不要,你放開!」
北北努力掙扎,卻發現他力氣好大,掙不開,氣得用小腳踹他。
蕭令月一邊易容一邊聽着兩個孩子的童言童語,笑道:「玩歸玩,可不要摔到地上了。」
「娘親,我沒有」「放心吧,我會照顧他的!」
寒寒大包大攬,張開小手,連着厚厚的披風一把抱住北北,「這樣就不會掉下去了。」
北北就像被裹蛋卷一樣,頓時動彈不得,只好用眼睛凶凶地瞪着他。
寒寒任由他瞪,反正他臉皮厚。
他心滿意足地抱着懷裡可愛的弟弟,轉頭好奇地看着蕭令月的動作。
她易容的速度很快,已經差不多完成了,正在往臉頰上貼着以假亂真的胎記。
「你為什麼要把自己化得這麼丑?」
寒寒不理解地說,「明明原來的樣子就很好看,現在這張臉好醜哦!」
「不許你說我娘親丑!」
北北抬腳踢了他一下。
「我沒說她丑,我是說她現在假扮的樣子丑。」
「你還說?」
「好好好,我不說了,你別生氣嘛~」北北氣得不行,覺得他實在太討厭了。
蕭令月貼好了胎記,轉頭看到兩個孩子摟摟抱抱的樣子,不禁好笑。
北北從小身體不好,從胎裡帶出的寒毒難以拔除,性格也比較孤僻安靜,除了她之外,不喜歡與任何人接觸。
她平時也很寵着他,只希望他平安開心就好。
但是,寒寒畢竟不一樣。
他們是雙生兄弟,雖然彼此都還不知道,但是與生俱來的血緣親密是抹不掉的。
她也樂意看到寒寒和北北親近,對北北抗拒委屈的小眼神,她假裝看不見。
「寒寒,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
「什麼事?」
寒寒抬頭看着她。
北北也停止了掙扎,臉蛋粉撲撲的,望着娘親。
蕭令月指指自己的臉,「你能不能答應我,不要告訴任何人,這是我假扮的樣子?」
「可以啊。」
寒寒覺得這是一件小事,爽快地答應了。
「尤其是你爹爹。」
蕭令月怕他沒聽懂,「千萬不能跟他說,知道嗎?」
寒寒點點頭,「好,我不跟他說,我們拉鉤鉤。」
這個拉鉤的小習慣也跟北北一樣。
蕭令月伸出小拇指,勾住他的小指,晃了晃:「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變的人是小狗。」
「變的人是小狗!」
寒寒嚴肅地點頭。
北北看着他們兩個勾在一起的小指頭,委屈地扁了扁嘴。
娘親以前只跟他拉鉤鉤的。
約定好之後,蕭令月也鬆了口氣,北北趁機掙脫寒寒,伸手去拉她,「娘親,抱抱」話音還沒落,馬車忽然顛簸了一下,差點把北北摔到地上。
外面傳來馬匹吃痛的嘶鳴聲。
蕭令月趕緊伸手抱住北北,又騰出一隻手護住寒寒,蹙眉問道:「外面怎麼回事?」
「沈晚,你還想逃到哪去?
滾出來受死!」
車夫還沒有回答,一聲粗鄙的男子吼聲傳來。
沈晚,就是南陽侯府三小姐的名字,也是蕭令月如今冒名頂替的身份。
這麼快就找上門了?
她眯了下眼睛,將北北放在旁邊,「北北,你待在車廂里,不要亂動,娘親去去就回來。」
她話還沒說完,寒寒已經氣憤地站了起來,「哪來的混蛋,敢在小爺面前叫囂?
我出去會會他們!」
說著,小傢伙就一溜煙鑽出了馬車。
蕭令月攔都攔不及,趕緊跟了出去。

《戰北寒蕭令月言情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