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渣男出軌後,我和隱形富豪閃婚了
渣男出軌後,我和隱形富豪閃婚了 連載中

渣男出軌後,我和隱形富豪閃婚了

來源:google 作者:易煙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阮顥裴 黎箐

被渣男羞辱後,她果斷和陌生人閃婚了她本以為這只是一場普通的契約婚姻誰知道閃婚老公竟然要和她做真夫妻更讓她意外的是,這個咬耳朵貼貼的男人竟有兩幅面孔他人前裝窮,人後砸錢虐渣男送給她的假戒指,價值千萬送給她的高仿包包,抵一套房她看着海報滿心疑惑,「老公,這個戒指怎麼和我的這麼像?」老公心虛抱住她,「我在某寶買的」直到某一天,她見到了自己公司的總裁,愣住了,「總...總裁...好.......」總裁上前摟着她的腰,在她耳邊糾正說:「錯了,叫老公」展開

《渣男出軌後,我和隱形富豪閃婚了》章節試讀:

黎箐聽後愣住了,上個月周江遠提出也要和自己同居,她當時遲疑了一下,畢竟是頭一次談戀愛,當然得小心一點,怎麼也得先訂婚再說,所以上周她特地跟自己爸媽提了一下,說要帶男朋友回來。

這段時間她連婚紗,請帖,度蜜月的地點都想好了。

然而,這一切都是個笑話。

正在她猶豫的時候,門外傳來了她爸爸咳嗽的聲音。

前兩年她爸爸查出來了心臟病,身體一直都不好,要是被他知道自己這件事,還得了。

黎箐無奈,只能先應了下來,「媽,先不急,我男朋友他最近都很忙,等國慶再說。」

黎媽媽聽後,臉上滿是失落,「那好,我們等着。」

黎爸爸將她拉到一邊,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說:「不差這一時半會兒,走吧,我們先吃飯。」

他們老兩口,一共就兩個女兒,小女兒前幾年嫁了,大女兒二十八九了,還一直單着,所以難免有些着急。

黎箐見他們走後,眼淚又不停往下掉,隨手抓起手機,跳過那幾十個未接電話,發瘋似地刷抖音。

抖音刷了一半,表妹姜萌萌發消息來了。

她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打開微信。

姜萌萌發的是一段錄音。

錄音里是一段極其曖昧的聲音。

在這段聲音里,還夾着兩人沙啞的對話。

「老公......是我好......還是表姐好?」

「當然是你,她那個飛機場,我連碰都不想碰。」

「那你娶我好不好?」

「好,當然好,來,翻過來。」

二人的聲音有些迷離,差點把黎箐噁心吐了。

黎箐直接回了一個電話過去。「你這是什麼意思?」

「表姐,我只是想告訴你,江遠愛的是我,你配不上他。」

黎箐努力保持冷靜,用着連自己都覺得恐怖的聲音說:「行,既然你這麼喜歡二手男人,那我就大發慈悲送給你,祝你們婊子配狗,天長地久。」

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

隨後周江遠又打電話來了。

黎箐想都沒想,直接關機睡覺。

與其說是睡覺,不如說是在哭。

三年的日日夜夜就像一把把刀一樣在折磨着她。

她哭着哭着就睡著了,等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了。

她打開燈,看了一下房裡的鬧鐘,發現頭昏昏沉沉的。

這時,黎媽媽實在擔心她推門進屋,發現她臉紅紅的,用手碰了碰,「箐箐,你怎麼這麼燙?」

黎箐有些昏昏沉沉,摸了一下自己的額頭,有氣無力說:「不燙啊。」

黎媽媽沒跟她再廢話,直接拉着她朝外走,「還不燙,走,快跟我去醫院。」

黎箐實在是有些哭累了,任由黎媽媽拉着去了自家小區後面的社區醫院。

社區醫院不大,晚上只有一個護士和醫生值班。

她媽媽退休前是這醫院的護士長,所以裏面的護士醫生都認識她。

「陳護士長,你怎麼來了?」

黎媽媽將失魂落魄的黎箐扶在一旁坐好,說:「我女兒發燒了,快給她量量體溫。」

「好的。」小護士看了一眼黎箐,轉身去拿體溫計。

黎媽媽特地交代道:「要拿水銀的。」

小護士回頭應了一聲,這時,病房裡的病人要換藥水了。

小護士有些忙不過了,轉頭朝醫生辦公室里喊去,「阮醫生!來病人了,發燒!」

辦公室里人聽到聲音,緩緩起身,拿了一根水銀體溫計,朝黎箐走去。

黎箐頭痛厲害,閉着眼睛靠着黎媽媽的肩,有些暈乎乎。

沒過多久身旁突然傳來一陣淡淡的檀木香,緊接着一個十分好聽的聲音在說:「三十九度五,高燒,得先打一針退燒針。」

黎箐緩緩抬頭朝來人看去,只見是一個穿着白大褂的男子,一眼看去大概有一米九,戴着藍色口罩看不到臉,但露出來的一對深邃的眼睛十分好看。

正當她還沒回神的時候,黎媽媽已經把她帶到了注射室。

她聞着消毒水的味道,連忙問:「媽?我這是要打針?」

「沒錯,打針屁股針退燒。」

黎箐臉色立即變了,屁股針!童年噩夢!

她來不及多想,站住腳,「媽,可不可以不打?」

黎媽媽抓着她往前一拽,「不行。」

黎箐就這樣趕鴨子上架,被推到了注射室里。

這個時候,小護士那頭的病人手腫了,要重新紮針,沒工夫理這邊。

黎箐眼睜睜看着剛才那男醫生,拿了治療盤進來,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句,「褲子脫了。」

黎箐驚得瞪大眼睛,連忙回頭看自己老媽。

黎媽媽拖着她往椅子上一按,「都老大不小了,還怕什麼打屁股針!」

說罷,直接將她的褲子往下拉了一大截。

她的心都涼了,等再反應過來時,針已經紮上了。

也不知道是痛,還是因為周江遠出軌的事,在這一刻,她眼淚又噼里啪啦往下掉,最後哇哇大哭起來。

黎媽媽和阮醫生都震驚了。

二十幾歲的人了,打屁股針居然還哭。

就在大家沉默的時候,黎箐突然發現有人在拍她的背,是個寬大而溫暖的手,他一邊拍,一邊在說,「別怕,沒事的,很快就過去了。」

那聲音又輕又柔。

黎箐原本還壓抑得無法呼吸的心,瞬間變得舒坦,果真慢慢停止了哭聲。

是啊,很快就過去了。

《渣男出軌後,我和隱形富豪閃婚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