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雲傾雪容寒免費閱讀
雲傾雪容寒免費閱讀 連載中

雲傾雪容寒免費閱讀

來源:google 作者:容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傾雪 容寒 現代言情

雲傾雪眸色輕閃,沉吟片刻才道:「我和他是同學,有一次我低血糖,大家都沒發現,可他卻注意到了,還背着我去了醫務室」「之後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送給我各種糖,就這樣」話落,雲傾雪感覺容寒看了她一眼,可她卻沒有勇氣抬頭「知微,沒想到你這麼純情啊」同事感嘆道...展開

《雲傾雪容寒免費閱讀》章節試讀:

可在這平靜的外表下,有什麼已經在碎裂,快要坍塌。
宋名的,她突然很想打電話給容寒。
「嘟嘟嘟——」電話那頭聲音響了許久,卻遲遲沒有人接起。
「您好,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聽。」
雲傾雪的心隨着那冰冷的人工智能聲音一寸寸粉碎。
好痛,心痛得她快要死了。
可說好要陪在她身邊的人,消失得乾乾淨淨。
殯葬車將奶奶拉往殯儀館。
下午,雲傾雪帶着奶奶的骨灰回了家。
枯坐了許久,她動手拉黑了容寒所有的聯繫方式。
三天後。
雲傾雪回了航空公司,她把一封辭呈遞給主管:「主管,我打算離開了。」
……一周後。
容寒回公司上班。
起飛時,他才愕然發現塔台管制員的換了人。
問副機長後,副機長搖搖頭。
「時嶼,你幾天沒回來上班都不知道,塔台的雲傾雪突然離職了,現在管制員換成了方潔。」
容寒蹙了蹙眉,表情難看。
下了機,他打開手機,竟發現自己被雲傾雪從所有的聯繫名單中刪除!
他攥緊手機,如同被拋棄的孩子一般站在原地,只覺從未有過的無措茫然。
……三年後。
芷蘭會所,同學聚會。
容寒已經成了航空公司的執行總裁。
因為飛快的升遷速度,甚至有傳言說,他其實是大正集團的少東。
同學們陸續到來,看見容寒和許彤就問:「你們什麼時候結婚啊?」
許彤笑了笑,正要回答。
經理忽然走進包廂,看向許彤:「許小姐,很抱歉,這個包廂已經有人定了?」
周圍同學驚訝問:「那我們要換地方?」
許彤面子有些掛不住,立即笑着說:「是誰定的?
我去和他商量,不會有人不賣我許家這個面子。」
經理沒有說話,微一遲疑,許彤已經繞過他走了出去。
許彤剛出包廂,就迎面看見一個女人朝這邊走來。
一頭金色長髮,貼身皮衣勾勒妙曼身材,帶着墨鏡,氣場強大。
看見女人走過來,經理神色立變,連忙上前鞠躬道歉。
「許總,是我們失誤,把您定的包廂弄錯了,請您原諒。」
女人隨意應了聲「嗯」,忽然摘下墨鏡看向許彤和包廂里的同學。
「好久不見。」
眾人面面相覷,無比茫然。
只有容寒突然變了臉色。
只見女人紅唇帶笑,再次啟唇。
「不認識了?
我是雲傾雪。」
所有人大吃一驚:「你是雲傾雪?
!」
「怎麼可能?」
「好像真的有點像……」頂着一頭金髮的雲傾雪點點頭,輕鬆道:「是我。」
許彤臉上滲透出一點尷尬,但又很快被她掩飾下去。
「知微,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你。」
雲傾雪笑了笑,視線穿過許彤落在後面的容寒身上:「容寒,好久不見。」
容寒點了下頭,神色晦暗不明。
許彤抬頭看了他一眼,眼底有情緒一閃而過。
「知微,解決了嗎?」
走廊處忽然傳來一道男聲。
雲傾雪回過身,笑道:「遇到老熟人了。」
一身黑色西裝的陸斯安走到雲傾雪旁邊,唇角輕揚:「是嗎?
都有誰?」
說完,他便轉頭看向了眾人。
有人認出他,下意識驚呼出聲:「你不是許彤的……」喊道一半,那人又突然夾斷了話頭。
空氣有一瞬靜默。
陸斯安站直身體,面向那人,無所謂道:「我和許彤當初都是因為家族關係,現在這樣也挺好的,你們說出來也沒什麼。」
「是啊,現在我們都有了各自的生活,沒什麼的。」
許彤接話道。
許彤知道,陸斯安剛剛承認的那麼坦蕩,如果她不說點什麼,只會襯的自己斤斤計較。
對於她的話,陸斯安只笑了笑。
他側頭看向雲傾雪:「既然是你的同學們,包廂就不用換了吧。」
雲傾雪沒意見,轉頭看向經理:「重新安排一個包廂,地方大點就行。」
經理臉上立即掛起笑,忙道:「好的許總,我這去安排。」
雲傾雪點頭,看向眾人:「我還有事,以後再和大家約。」
說完,她便和陸斯安轉身並肩離開。
陸斯安轉身時,忽然察覺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他抬頭看過去,是容寒。
陸斯安沒有理會,收回視線跟上雲傾雪。
經理彎腰:「許總慢走。」
眾人看着經理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圍在一起竊竊私語道:「雲傾雪居然能讓芷蘭會所的經理如此對待,即便是對許彤,經理也沒這樣啊。」
一個頂着**浪的女人感慨道:「剛聽經理一直叫她許總,她現在應該混的很好吧。」
話落,旁邊人突然戳了她一下,示意她看許彤的臉色。
在這中間,誰也沒有注意到容寒已經離開了包廂。
走廊里。
雲傾雪和陸斯安正走着,身後忽然傳來聲音:「雲傾雪。」
兩人齊回頭,在看見來人是誰時,雲傾雪身形有一瞬僵硬。
陸斯安看了她一眼,很自然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先解決。」
說完,他直接走到了走廊盡頭的拐角處,給足了雲傾雪和容寒單獨說話的機會。
雲傾雪維持着表面的平靜,在嘴角揚起點笑:「有什麼事嗎?」
容寒聲音低沉,聽不出情緒:「離開航空公司你去了哪裡?」
「我出國了。」
「奶奶的事,我後來聽說了,抱歉,你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事情已經過去了。」
雲傾雪眼底閃過一抹澀意,急聲打斷了容寒的話。
空氣變得凝固起來。
半晌後,容寒才啟唇問道:「你和陸斯安現在什麼關係?」
雲傾雪怔了下,緩緩開口。
「他現在是我未婚夫。」
容寒促然一愣。
雲傾雪不動聲色移開眼:「抱歉,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先走了。」
說完,她便轉身離去。
容寒看着雲傾雪走向陸斯安,最終兩人消失在拐角處。

《雲傾雪容寒免費閱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