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緣分到了:不只一點點
緣分到了:不只一點點 連載中

緣分到了:不只一點點

來源:google 作者:洛洛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至 慕斯楠 現代言情

俗話說,婚姻是戀愛的墳葛,眼看着兩個好友紛紛踏入戀愛的墳墓,而且幸福甜蜜,慕斯楠也有些羨慕,不再那麼抗拒走入婚姻生活,覺得找個人來好好談場戀愛,安定下來也無妨只是身邊的女人來來去去,漂亮、可愛、美艷、溫柔,每個女人都很可愛,都喜歡一點點,但也只有一點點;他的生命不缺女人,只是缺少一種讓他心動的感覺--倒是這個夏至,跟他認識的那些女人完全不同,拒絕他的時候毫不拖泥帶水,還說他不是她喜歡的型;可是稱讚他的時候,又坦率直接得教人臉紅展開

《緣分到了:不只一點點》章節試讀:

午後,毒辣的驕陽,是白皙肌膚的最大敵人。

這種時刻,若能躲在室內吹冷氣是最舒服的了,只可惜夏至心虛,不得不捨命陪瘋子-----不,是陪小女子到處逛街,走到腿酸也不敢落跑

唉,好命苦喔!

「紫芊,你到底要買什麼?快點買一買啦,我好熱快要中暑了。」夏至以手當扇子拚命扇,可惜揚不出半點風來。

她感覺自己快被太陽烤焦,直接蒸發了。

「喂,你有沒有誠意?前天我辦生日派對你沒來,現在要你買個生日禮物賠償我,你居然敢對我鬼吼鬼叫,找死啊!」任紫芊白皙無瑕的嬌美臉蛋上藏着笑容故意懲罰她,誰教她不顧朋友情誼,膽敢連她的生日會都不來。

「我人雖然沒到,可是我有送禮。」夏至狡辯。

「哼,只派男朋友送個小禮物來,以為這樣就夠了嗎?」任紫芋橫她一眼,小手閑適地把玩自己的長鬈髮一邊欣賞她大汗淋漓的糗態。「而且我那天打扮得超美,你都沒見到。」

「拜託,小姐,你不用打扮都很美,看看你這身皮膚,白得跟牛奶一樣,臉蛋嬌甜,身材**,嘖嘖,這樣還不滿足,別人都要去上吊了。」夏至撇撇唇。「何況我又不是大帥哥,你打扮給我看有什麼用?」

任紫芊臉上的笑容更甜美。她就是喜歡人家稱讚她。

「可是我們是超級好朋友,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我還跟大家說你會化很特殊的黑娃娃妝來,大家都好期待,結果你居然沒出現,這還不過分嗎?」

她們兩人是高中時代的同學,原本兩人是情敵,但最後卻變成無話不談的超級好朋友,這種交情不是普通人可以替代的。

「是是,是我對不起你,不過我們逛快兩個小時了耶。」夏至不敢再抗議,只是小小提醒她,希望她大小姐高抬貴手,早點饒了她一命。

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像任紫芊一樣曬不黑,永遠白泡泡、幼咪咪的,她的皮膚超容易晒黑,就算塗再多的防晒產品,效果都有限。

「呵呵,沒辦法,這裡的東西我就是不喜歡。走走走,我們繼續逛下去。」任紫芊嬌唇輕勾,拉着她繼續往前走。

夏至快暈倒了,大嘆自己好苦命,早知道她就乖乖去赴約,現在也不用受這種「惡懲」。

都怪她自己,竟然以為任大小姐有很多人陪着一起慶生,就不會在意她有沒有參加。

嗚,現在她該感動,還是該自憐?

不管怎樣,看來今天要脫身是難了,只好繼續陪她逛下去一一

「對了,你說你喜歡的那個白馬王子慕大哥沒有去嗎?」應該沒有吧,不然她大小姐早就高興得聒噪不休,也不會這樣懲罰她。「你沒有約他?」

「唉。任紫芊有點哀怨。「我是有約他,可是聽說他有事不能來。」

慕大哥有秘書擋駕,她根本沒機會親自跟他接觸。

「這麼不當道?拜託,我們家任大小姐花容月貌的,那個人是不是瞎了,就算有天大的事都要放下的嘛!」夏至為她抱不平。

她知道任紫芊有個喜歡的對象,那人姓慕,聽說他很帥,和任紫芊一樣家裡很有錢,是許多女人爭相追逐的對象。每次一提到她,原本高高在上的任大小姐就會像個平凡的小女生遇上心儀的偶像,表情又崇拜又敬畏,和她平常神氣的模樣大相徑庭。

夏至很好奇,真想看看那男人到底有何等魅力居然能讓她如此神魂顛倒。

「你是我朋友,當然說我好,可是你不明白,他身邊多得是條件比我好的人,那是你沒有辦法想像的世界。」任紫芊輕嘆息,那蹙眉苦惱的嬌柔模樣,很引人心疼。

夏至聳聳肩。也對啦,任紫芊和平凡的她不同她老爸是珠寶商,老媽是個有名的髮型設計師,上面還有個出色的室內設計師哥哥,她是家裡的掌上明珠,所接觸的都是些非富即貴的人,她這種市井小民怎能相提並論?

只是夏至完全不同意她的論調。

「如果情侶的各項條件都必須相當才能在一起,這個世界會不會太無聊?」

愛情是不講道理,不講條件和身份的,不是門當戶對、背景相同就能在一起、就能幸福,這才是愛情真正迷人之處。

「呵呵,夏至,你總是這麼有趣,也難怪我這麼愛你。」聽她說完後,任紫芊的心情好多了。

「如果你真的愛我,就饒了我,快點選好禮物,然後我們去找間有冷氣的店喝飲料,我快被晒成人幹了。」

「活該!我還沒問你,你星期五那晚是跟誰在一起?竹子說他也不知道你去哪,只收到你代送禮物的簡訊。」任紫芊咄咄逼人。「快說,你是不是劈腿,跑去找另一個野男人啦?」

竹子是夏至男友的綽號。

「怎麼可能?我對竹子最忠實了。」夏至嘟嘟紅唇故作甜蜜。

「少嗯,之前不知道誰一直嫌竹子太黏,嚷着要換男友。」

「他是很黏沒錯,煩死人了。」夏至可沒冤枉他她本來就不喜歡被拘束,遑論想探究她藏在心底深處的秘密,更是不可能的事。

「呵呵,他愛你嘛。」任紫芊看了看她。「奇怪,你長得也蠻普通的,怎麼那麼多男人都這麼愛你,難道你有過人之處?」

「多謝你的誇獎,我不以外貌取勝,有內涵比較重要。」

「內涵?看不出來一個幹了兩年多還是小助理的人會有什麼內涵耶。」

夏至橫她一眼。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果然是「好朋友」,一招斃命!

「嗯哼,如果讓你輕易了解,那就沒什麼啦。」夏至繼續哈啦。

「你還真會扯。」任紫芊可沒那麼容易打發。「別想逃,你還沒說清楚那天你到底和誰在一起。」「我和公司的--哎呀,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反正不重要,以後不會再有這種事發生。」

「不重要?你為了一個不重要的人缺席我的生日?」

「你到底要記恨多久?」夏至求饒。「那位慕大哥沒出現又不是我的錯,何必遷怒我,我好無辜喔。」

「夏至,你胡說什麼,哪是這麼回事,真愛胡扯一一」任紫芋原本跟她打鬧,卻突然停住腳步,表情有些驚慌地拉住她,轉身想走。「呃,夏至,我們不要經過那條路,我們……我好熱,我們去喝飲料吧。」

「拜託,你是見鬼了喔,怎麼-」

「不要回頭!」任紫芊大嚷,可惜來不及了。

夏至看到了,她們竟然在不知不覺中逛到了這條街、這家店-「喜鵲婚紗攝影門市」。

這裡是她和初戀男友最喜歡的一條街,後來變成她的傷心地所以她一直逃避,沒想到今天陰錯陽差,不知不覺中又來到這裡。

夏至看着玻璃櫥窗里的新娘禮服,那禮服的款式又換了,和記憶中的所有樣式都不同。

她的眼眸有點酸澀。事情過了那麼久,她以為她會淡忘,想不到再次來到這裡,她還是忍不住熱淚盈眶-------

「夏至,你怎麼還這樣……」事情都過去那麼久了。

任紫芊嘆息。當初事情發生時,她一直在她身旁所以明白一切經過,也知道這條街對她的意義。都怪她們剛剛聊得太投入,才會無意間踏進這塊「禁地」而不自覺。

「好了啦,別亂想,我還要買很多東西,快走了啦!」任紫芊並不想陪她一起沉浸在哀傷中,只想快點帶她離開。

「嗯。」夏至點頭,但眼睛仍離不開那件美麗的婚紗。

「別看了,快走快走,我們走一-慕大哥?」任紫芊突然驚喜地大喊。

那失控的呼喊,驚動了身旁的人一-

......

假日對很多人來說是休憩玩樂的日子,但是對慕斯楠來說,有時候卻是更忙碌的時刻。

除了約會以外,有時候某些案子也會排在假日商談,爭取更多的時間和機會。

今天下午,他約了一個重要的客戶吃飯,現在他正邊走邊講手機-

「...…方瑩,讓你久等了,是的,我到了,剛找到車位,車子停得有點遠,不好意思,再等我一分鐘,我馬上就一」

「--慕大哥!」

這聲帶着驚喜,羞澀和雀躍的呼喊,讓慕斯楠抬起頭。

慕斯楠的視線先是停留在那聲音的來源,而後很快地讓她身後那件美麗的禮眼吸引住目光,最後那雙墨黑的眸子放在那位表情有點迷離的小女子身上。

她似乎還沒回神,純真無辜的表情配上身後透明櫥窗內的婚紗,觸動了他許久之前的記憶。

「原來是你!」是她,記憶中那個女孩!慕斯楠張大嘴巴,不顧形象地大嚷。

「慕大哥,你記得我?我還以為……以為之前我們見面時人都很多,你可能沒注意到我,原來你記得,你記得我!」任紫芊真的好高興好高興,他注意到她了,原來他有注意到她。

只是……

為什麼他的眼睛注視的不是她,而是她身邊的夏至?

慕斯楠苦笑。什麼上輩子的記憶?是好幾年前的記憶吧,原來當初他遇見的女孩是她,難怪覺得她很熟悉。

只是女大十八變,加上當初僅是匆匆一瞥,只來得及抓住那種感覺。

而她剛剛那迷惘純真的表情,瞬間喚起了他最初的記憶。

不過讓慕斯楠疑惑的是,他認識夏至也有一段時間了,為什麼不見當初那個跟她在一起的男孩,甚至聽說她男友很多,一個換過一個,這是怎麼回事?

他們分手了?

慕斯楠顯然有些失望。當初她和那個男孩看來是那麼契合,那麼幸福。

「夏至,你男朋友呢?」他有些激動。

「我男朋友去考試,他今天考金融證照。」夏至想都沒想地脫口而出。

「考證照?」她說的是當初那個男朋友,還是現在的?慕斯楠有點搞不清楚。

「原來你們認識。」任紫芊好不容易才找到機會搭腔。「你們怎麼會認識?夏至,你怎麼會認識慕大哥? "

天啊,她怎麼那麼幸運,看慕大哥一直盯着她看的模樣,真是教人嫉妒。

「慕大哥?」夏至的思緒慢慢恢復正常,這才瞪大眼睛,驚訝地指着眼前的人。「哇,他就是你常常提起的夢中--嗚嗚!」嘴巴被搗住,她再也發不出聲音。

「呵呵,夏至,你還在做夢,是不是太累了,我送你回家休息。」任紫芊苦笑。若讓她就這樣掀出她的底以後她在慕斯楠面前還要不要做人?

「夏至很累?你們逛很久了? "慕斯楠對她們的舉動有些莫名其妙。

「我才不累,只是快被太陽曬暈了而已。夏至拿開任紫芊的手,皺着眉小聲抱怨。

「那夏至我們快去找家店坐下來喝杯飲料,好好聊聊。任紫芊好奇死了,他們到底是怎麼認識的。「對.......對不起,慕大哥,我們先走了 "

夏至見她慌張的模樣,忍笑忍得好辛苦。

原來這個向來趾高氣昂的任大小姐也有這麼吃癟的時刻,太好笑了,待會兒一定要好好虧她一番。

「等等。慕少,相約不如巧遇,既然遇上了,你要請我們喝杯飲料,不可以拒絕。」夏至耍賴,有非要他答應不可的態勢。

她的用意有二,第一,他害她得在太陽底下辛苦找禮物「賠罪」,讓他請喝杯飲料不過分吧;第二,當然是為了好友,相信任紫芊會喜歡這個「賠禮」的,嘻。

這個巧遇真是來得妙極了。

慕斯楠表情有點為難,手上震動不停地手機提醒了他,他還有個重要的客戶在等他。

「夏至,人家……人家慕大哥說不定有事要忙,你怎麼這樣?」任紫芊見狀,立刻非常識大體地替他解圍。「慕大哥,夏至是開玩笑的,你去忙,不用管我們。」

「我哪有開玩笑?」夏至是真心想替她製造機會。

「別說了--」

「好。」慕斯楠見她們驚愕地望着他,唇邊勾勒一抹輕笑。「不過你們等我幾分鐘,我先講個電話。」

他拿着手機,走到另一邊去和客戶解釋。

「這還差不多。」夏至朝好友眨了眨眼,並偷偷地細聲對她說:「怎樣這個禮物還喜歡吧!」任紫芊羞怯一笑,完全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她白皙的臉上滿是紅暈,心裏小鹿亂撞。天啊,能和她喜歡的人一起喝飲料耶,她高興得差點沒暈倒。

夏至將一切看在眼裡,暗自點頭。

這兩個人站在一起果然很登對,郎才女貌,也許她可以來當個紅娘。

只是事情的演變,完全不如她的想像--

《緣分到了:不只一點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