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盞星芒
一盞星芒 連載中

一盞星芒

來源:google 作者:宋昔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夕年 現代言情 許願

我們都只是芸芸眾生中的一顆種子,會在愛與被愛中獲得成長,會努力散發出自己最耀眼的光芒就像天上的星星,雖然渺小,但是足夠點亮自己和身邊的人,在自己的世界裏出彩可是,沒有人會知道,掛在天上閃耀着的星星,也會有無法挽回的遺憾展開

《一盞星芒》章節試讀:

許願沉默了。

何城還是第一次看見許願吃癟的樣子,誰也想不到在隊里一向老子最大模樣的隊長在家裡竟然被自己媽媽制的死死的。

他努力憋着笑。

不行!

這樣讓人開心的事情不能只有他一個人知道!回去之後必須得分享給兄弟們!

吃完飯,何城被許願趕進廚房洗碗,自己坐在沙發上和許母聊着天。

許母問他,

「這次端午節放假,你在家裏面待幾天?」

「不知道,如果沒什麼大事兒連着之前存的假期,應該可以休三天。

這次回來過端午是正巧工作不忙,如果一會兒來電話,我依然得走。」

許願懶洋洋的癱在沙發上,閉着眸子假寐。

許母猶豫了一會,嘗試道:

「小願吶,你那個工作還是太危險,什麼時候考慮換一個?」

許願癟眉,伸手捏捏眉心,

「媽,這個問題你都已經問過無數遍了,我的結果還是那個。」

面對許母的嘮叨,許願也只是不斷堅定着自己的選擇,不管再過多久,依然不會變。

許母嘆了一口氣,她這個兒子和他爸脾氣一樣倔。

二十三歲了也沒個女朋友讓他收收心。

她不好過問,轉而問起了另外一件事。

「兒子啊,那你什麼時候找個女朋友帶回家來看看?」

「媽,我才多大你就想把我打包出去啊!?」

許願更是無奈,他們這行,女朋友更不好找。

許母似乎也知道是這個道理,最後沒辦法只能罷手,

「行吧行吧,我說不過你,孩子大了也有自己的想法嘍,不需要我們管嘍~」

許母起身,慢悠悠的上了二樓,背影消失在樓梯拐角處。

何城從廚房走出來,看到的就是許願一副氣壓低迷的樣子。

「願哥,好不容易回趟家過個端午,怎麼還把自己搞得沒那麼不開心?要不咱兩個趁着休息,打幾把遊戲?」

何城坐在許願旁邊,一副好哥們兒的模樣摟住了許願的肩膀。

卻遭到了許願的嫌棄,

「你把手撒開,這麼寬敞的位置你非得坐我旁邊?」

說完還一把拍下何城的手。

何城只好收回手,悻悻的走到另外一邊坐下。

「那你就說玩不玩吧,自從工作之後玩遊戲的時間越來越少了,也不知道以前那些老朋友們還有沒有在玩?」

或許是何城的話戳中了許願的點,許願改變了之前不想玩的想法,

「那就玩兩局。」

何城一下子高興起來,「得嘞!願哥!這把遊戲就靠你了!」

許願打遊戲不是一般的厲害。

可以說,許願打的局,就沒有一把是輸的!

若不是當初那件事,許願或許已經是職業賽場上最亮的一顆星!

在國際職業賽場上征戰四方。

許願盯着屏幕上依稀沒有多大變化的遊戲界面發起了呆。

學生時代,沒有一個少年不想在遊戲的世界裏做出一番功績,那似乎是能讓他們抬頭挺胸的資本,走路都是飄飄然。

如今想來,還真的是年少輕狂,還很幼稚。

何城還在嘟囔,「沒想到這麼久沒玩了,不僅遊戲有了變化,就連我們的段位都變成了黃金。」

他有些感嘆。

何城邀請許願組隊,何城點了開始。

他開的是雪地四排,這個圖以前沒多少人打,都是他們和兩個好友用來練習新戰術的時候所用,現在正好可以用來找找手感。

至於許願,他似乎從來沒有存在過沒手感這一說。

第一把遊戲一秒鐘就進去了。

何城的ID叫困河圍城,許願的,是一個單字ID,願。

年少不知單字ID的好,起了一個這樣的名字,等後來遊戲開始拒絕使用特殊符號只能是漢字之後,單字ID就變成了稀缺號,尤其是單字戰神號,網上的賬號評估價直接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程度。

讓他後悔不已。

四排隊伍肯定是四個人,何城控制着遊戲中的角色到處跑,去尋找他那另外兩個隊友。

他和許願分別是一號和二號,三號叫一顆草莓糖,一聽就知道是個女孩子的ID,四號叫宋夕年,嗯……

這個不好說,名字很中性化。

三號穿着游戲裏漂亮的時裝,周圍圍着很多玩家,他打開全麥,果然聽到了很多邀請她組隊和問她跳哪兒的聲音,只是三號沒有回答。

應該是聽筒沒開全部。

他又來到四號的位置,發現四號穿着的是遊戲系統最原本的小白衣和牛仔褲。

難道說這是一個萌新?

一分鐘倒計時結束,一百人坐上飛機,系統默認了大家跟隨許願跳傘。

許願是什麼人?

在何城的印象中,只剛不苟的大佬!

首選肯定是水泥廠。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一盞星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