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憶與尋
憶與尋 連載中

憶與尋

來源:google 作者:賽跑的烏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翊 現代言情 秦雨

站在二十歲的人生路口,沮喪、失望,再遇少年時代的心動之人,曾經的美好閃耀刺眼親愛的女孩,遠行的時候,別丟了寶貴的自信和驕傲展開

《憶與尋》章節試讀:

秦雨出門辦身份證的時候接到了朋友的電話,她望着來電,猶豫着要不要接,她知道來意是為什麼。

「在幹嘛呢?」

「我,我在,誒,我剛辦完身份證,前幾天不小心掉了。」

「那你弄完沒?今天同學聚會,你真的不來嗎?不說了,我去接你,把你定位給我。」

「啊,不過,前幾天大家組織的時候,我都說我去不了了。」

「這有什麼?我去接你。」

秦雨聽到聽筒那邊傳來的朋友爽快的聲音,夾雜着熱鬧和嘈雜,其實沒有人能拒絕熱鬧吧,哪怕是再怎麼依賴孤獨的人。

星城的冬天已經到了最冷的時候,秦雨在路旁慢慢移動着,又慢慢走回原點。二十分鐘後,朋友的車如期而至,秦雨笑着和朋友打招呼,不止朋友一個人,還有兩個初中同學,太久沒見,臉和名字已經無法準確對上了,但還是依次打了招呼,為了活躍氣氛,還配合著說了幾句玩笑話。秦雨的性格也算不上孤僻,興許只是不善與人交際,朋友很少,畢業後聯繫的同學屈指可數。

同學聚會,是會牽引出許多想法的一個詞彙,有想要見到的人,有不想碰面的人,還有一種對於自己來說複雜矛盾敏感,想見卻又不敢見,看見周翊的那一刻就是這種感覺。走進包房的那一刻,三十幾張熟悉又陌生的臉一一出現在視線之內,即使過了這麼多年,秦雨也驚訝於自己將視線準確無誤地投向那個人的能力,或許是因為這些天里頻頻回憶到過去,而他在回憶里停留的時間越來越久,當他的視線與秦雨的視線微微停留交互的那一瞬間,秦雨微微偏了頭。

「嗨,大家好,不好意思,我來晚了。」秦雨自知遲到,不想矯情,便快速開了口。

「雨姐,你可終於來了,我們都等你好久了。」

「喲,這不是我們班學霸嗎?」好事的男生大聲地調侃。

秦雨保持着笑容,客套着把這句話糊弄過去。也許在讀書年代,秦雨還會毫不客氣地將「學霸」二字當作嘉獎,但現在只覺諷刺,時過境遷,看待人生的角度早已大不相同。

「來吧,來吧,我們一起唱歌吧。」

秦雨順勢坐在了靠角落的位置。秦雨本人並不喜歡KTV,但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就是唱歌五音不全而已。秦雨背靠在沙發上,無法拒絕熱鬧,卻又與熱鬧格格不入。在這種場合,畢竟不能選擇低頭玩手機,就看着每個人,一邊在腦海里搜索記憶,將人與記憶拼合起來。這就像一個很有趣的遊戲,既能打發時間,又能顯得尊重。

「長頭髮,大眼睛,高鼻樑,不帶眼鏡,笑起來有酒窩,性格開朗」,秦雨在心裏默念着所看到的人們的特徵,一邊思索。有一瞬間,感覺到沙發有人坐下的動靜,但並未在意,秦雨感覺自己快要找到答案了,「賓怡!」答案攜帶着類似打怪升級的快感席捲而來,秦雨轉頭對身邊的人說:「變了好多呀!」但在看到身邊人的臉時,獃滯了幾秒,笑容瞬間凝固了下來,最後,秦雨指了指包房裡的燈光,「我是說,燈的顏色變得好快,呵呵。」聽到她的話,周翊似是覺得好笑而低下了頭。秦雨不去看他,真後悔自己下意識的解釋。

「秦雨,你在緊張嗎?」良久,周翊開口。

「緊張?你憑什麼覺得我會緊張?」秦雨頓了頓,再次扭過頭面對他,沒有閃躲,直直地迎上他的目光。雖然緊張,但氣勢不能輸。

「看見我緊張呀。你剛剛不是有偷偷看我嗎?你剛剛不是怕我看到你在看我嗎?」周翊帶着開玩笑的表情說道。

「呀,你是想找打嗎?」這麼多年,沒想到人的臉皮都能這麼厚了。

KTV包房裡,各色燈光轉瞬即變,唱歌聲、吵鬧聲、勸酒聲、聊天聲,充斥着、包圍着,秦雨望着周翊,她知道周翊也在看着自己,彷彿回到了少年時的較勁與不服輸,秦雨剛想開口,只見周翊起身離去,他說:「好久不見,秦雨。」

秦雨呆坐在沙發里,回想着周翊的一舉一動。

良久,秦雨起身去找朋友。她正在和三兩同學玩着遊戲,秦雨擠到她身邊,問她,「接下來還有什麼安排嗎?」「待會結束去吃夜宵。」「不了,太晚了,我爸媽催我回去了。」

向外走的時候,秦雨向注意到自己的同學告別。關上門的那一刻,原來夜幕早已降臨,舊的一天要結束了,新的一天也即將開始了。

再見,再見。

《憶與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