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覺醒來,我成為了陰陽師
一覺醒來,我成為了陰陽師 連載中

一覺醒來,我成為了陰陽師

來源:google 作者:小雪愛下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梁劭 沈夢 現代言情

沈夢因生病睡了一覺後傳承了陰陽師的技能,所以她開除了無良老闆回家算命捉鬼加入國家隊後結識了此生伴侶,他們是隊友,是愛人,是彼此的羈絆,經歷了並參與了很多的精彩故事認識了精靈隊友,逮捕了吸血鬼,看見過緝毒警召喚魔獸對付毒販子,還摧毀了人販子組織……ps:不是爽文,男主出現的晚,第一次寫文不是很精彩希望讀者(如果有的話)見諒展開

《一覺醒來,我成為了陰陽師》章節試讀:

「那爸媽你們是覺得神婆都是假的嗎,或者鬼神都是假的嗎?」

「媽媽的大姑娘,你不會是被人騙了吧!」

「我看也像是被人騙了,是不是被騙錢了,被騙了多少啊?」

「別把事情都藏心裏,你的身後有爸媽呢,天塌了還有高個子擋着呢。」

沈夢聽見父母關心的話,心裏暖暖的,她雖然是女孩子,但是家人都不重男輕女,都很疼愛她,但是她覺得要是再不解釋,父母都要準備借錢了,急忙開口。

「我沒被人騙,是這樣子的……。」

沈夢看父母越說越離譜了,就把這兩天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你可以去寫小說了,哪能發生這麼離譜的事情啊?」

「你告訴爸,是不是你被騙錢了,不好意思跟爸媽明說啊!」

「真的是真的,這樣吧,我讓蘇妹妹顯形給你們看看好吧。」

「有什麼話你們一會再說。」

沈夢發現父母還是不相信就把蘇寧怡叫了出來。

「叔叔,阿姨好,我是蘇寧怡。」

沈父沈母看見面前的小姑娘,低頭一看確實腳沒沾地,沈爸還疑惑的去碰蘇寧怡,卻什麼也沒碰到。

「這,這是真的啊!」

「可是,這也太玄幻了,跟做夢一樣啊!」

沈夢看見父母終於相信了,就讓蘇寧怡繼續回到手鐲里溫養靈魂。

「那女兒,今天那個人也是家裡有鬼唄?」

「我不管他們怎麼樣,你有沒有危險啊」

「媽媽爸爸,你們都不用擔心,誰也傷害不到我的。」

「其實最開始我也沒想告訴你們,只不過我要一直在家的,如果有人來找我解決問題,你們不知道該擔心了,這才跟你們講實話的。」

「好了,你們也知道怎麼回事了,所以很晚了,回房間休息吧。」

「鐵子,在忙什麼呀?」

「是不是回家就樂不思蜀了呀。」

「沒有,跟我父母聊天了,你不是想知道我為什麼那幾天身體是不舒服嘛,我跟我父母就是聊這個了。」

「那你現在是不是可以告訴我了,我以為你還要好久才會跟我說呢。」

「害,最開始吧,我也是不知道怎麼說你才會相信,但這兩天發生的事情讓我的話有了可信度。」

「最開始是因為收拾行李發現的一個木偶,巴拉巴拉。」

沈夢又把這幾天的經歷跟還有孫淼說了一遍,她都做好讓蘇寧怡再出現的準備了,卻聽好友說了一個令她想不到的消息。

「木偶?我這也有一個,你家那個是我放下的。」

「你可能沒注意所以不知道,你還記得咱倆逛古玩街嘛,你在瀏覽古玩的時候,我在一個老爺爺那裡得到的的,是我買了一個串串的贈品。」

「什麼?你那裡也有一個?那你也滴血試試?」

「試試就試試,明再聊,我去看看我會不會也有這個奇特的經歷。」

孫淼跟沈夢說完就下線了,去實驗她家裡的那個木偶有沒有封印着東西。

沈夢懷着好奇的心情進入夢鄉,期待好友也能有一番奇遇,這樣的話兩個人就可以繼續相互交流各自的經歷。

再說孫淼這面,她按照二沈夢的描述讓木偶吸收了她的血液,為了怕血不夠,又給手指來了一刀。

然後就躺在床上閉上眼睛睡覺了。

晚上她真的做夢了,不過不是個修女而是個光着上身,穿着破褲子的光頭大漢,說他是劍士,所以要傳授孫淼劍法。

「劍法?那也很酷啊,俠女,不過現在不讓隨身攜帶武器,而且劍也不好弄,不然換個武器,比如長棍?」沈夢第二天聽到好友竟然學會了劍術,高興過後就是想着換個什麼道具還適合好友。

「棍子也太丑了吧,古風那種的劍呢,咱又不是要殺人,根本就用不到鋒利的那種真劍,我覺得買一把好看的那古風劍就可以。」

「是哦,我傻了,能防身就可以,那你去實體點店去看看吧,買到了記得給我拍個耍劍的視頻哦,保證非常帥」沈夢聽見好友孫淼的話才恍然大悟,她進入死胡同里了,認為劍士就需要用到古代那種見血封喉的利器。

沈夢和好友又閑聊了幾句,就起床吃早飯了。

她給蘇源打了個電話詢問了下他回去之後的事情。

才知道蘇源昨日還未轉乘就給警局的朋友打電話報警了,他到家時,**已經查出馮偉和劉梅倆人的關係,以及馮偉最近奇怪的舉動。

**正準備請兩位去公安局接受調查。

蘇源看見馮偉劉梅倆人就情緒非常激動的上前質問。

「為什麼?我哪裡得罪過你們 ,為什麼要害死我的女兒。」

「你把我女兒的生命還回來。」

「你在說什麼我不知道,不要誣陷我。」馮偉不知道蘇源是從哪裡知道的 ,但是他不可能承認的,他認為沒有人會猜到他藏屍的地方。

「你以為我沒有證據會胡說嗎,我已經知道我女兒的屍體在哪裡,我這次回來是給我的女兒入土為安的。」

「越說越離譜,**,我要報警蘇源誣陷我。」

馮偉緊張死了,但他認為這是蘇源的詐唬。

「蘇先生,也請你跟我們回去錄下筆錄。」

「你是否真的知道蘇寧怡女士的下落」**的問話也讓馮偉和劉梅的目光看向了蘇源,緊張的神情一直在繃著。心裏覺得他是在胡說,他保證什麼也不知道。

「好的,警官,我女兒的屍體就被他藏在我家裡。」

「我家裡有監控,監控室在我書房」昨日沈夢告知了他女兒的屍體下落,並提示他家裡的監控並沒有被損壞。

沈夢的話才讓他想起了被遺忘的監控,這個監控沒有在房子里,而是在前院,因為選擇的是隱藏的所以時間長了他也忘記了,還好內存滿了會自動刪除以前的。

「你什麼時候安的監控,我怎麼不知道?」

「劉梅,你怎麼從來沒有跟我說過?你是不是故意想害死我?」

馮偉氣急敗壞的質問與劉梅驚慌失措的聲音讓**確定蘇源的話是真的,蘇寧怡真的被殺害了。

隨後**拷貝了視頻以及找到了蘇寧怡的屍體,等待馮偉和劉梅的是法律的制裁。

蘇源還要在家停留幾天,把女兒安葬好再拿着玉佩來找沈夢來接走女兒。

她知道了殺害她的壞人已經被捕又聽見爸爸說要來接她了,高興壞了。

但是又有點不舍沈夢,所以今日一直是顯形的狀態待在沈家和沈夢一家人聊天看電視了。

也是因為蘇寧怡的靈魂在沈夢的瑪瑙手串里溫養了一夜,靈魂已經實質了不少,故沈夢也沒有制止蘇寧怡要顯形的要求。

《一覺醒來,我成為了陰陽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