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閻王每天盼我死
閻王每天盼我死 連載中

閻王每天盼我死

來源:google 作者:一碗甜芋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怡 現代言情 閻盡川

【妙齡脫線美少女VS戀愛腦冷麵俏閻王】大難不死的葉怡,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每天拚命做好事,哪裡需要哪裡沖!不懼艱難困苦!儼然當代活雷鋒!一生行善,卻終生未婚!媒體爭相報道,問其緣由她說:「不敢不敢,不然死了得被扒層皮」待葉怡陽壽殆盡之時地府張燈結綵,平日的冷麵閻王一臉委屈「老婆貼貼,老婆我等你死等得好辛苦哦~」展開

《閻王每天盼我死》章節試讀:

「1 2 3...又開始了」飄在天花板的葉怡在心裏默念道。

「嗚嗚嗚嗚嗚,我的囡囡啊,嗚嗚嗚嗚,你的命怎麼這麼苦啊,嗚嗚嗚嗚嗚,怎麼能就這麼拋下爸爸媽媽!嗚嗚嗚...」向下望去,這個趴在病床邊,對着床上葉怡嚎啕大哭年近五十的美婦就是葉怡她娘鍾昕,一生順風順水,備受父親寵愛,從未受過什麼委屈和挫折,導致如今一把年紀依然保持着小女孩的心態。

距離葉怡發生車禍那天到現在已經過去快一個月了,在重症監護室呆了一個多星期轉入普通病房,命是保住了,但葉怡也被醫生下了判定,喜提植物人狀態,每天一動不動的躺在病床上,真正實現躺平,躺得無比徹底。

但是葉怡其實是有意識的,轉入普通病房的第三天,她就醒了。只不過醒來後發現自己脫離了原身,可以不受任何阻礙肆意行動,只是無法觸碰,講話也沒人聽得見,這大概就是靈魂出竅的感覺吧。葉怡企圖回歸原身,對此嘗試過無數次,但都以失敗告終。隨着日子一天天過去,葉怡已經很能適應自己此刻的形態了,比如現在悠閑的飄在她娘面前,滿臉無奈。醫生之前有說過多多和病患溝通是好的,萬一有奇蹟發生呢。她娘便牢記在心,每日過來陪她講話聊天,只是每次講不到三句就開始嚎啕大哭,葉怡每天有三分之二的時間都徜徉在媽媽的哭海中,感覺自己的靈魂都沾滿了眼淚鼻涕水,濕濕潤潤的。

「媳婦兒啊,咋了這是!」人未至,聲先到。隨着病房門開,門外男人疾步跑來,大金鏈子小手錶,手裡拎着豆腐腦。這個看起來如此違和的男人就是葉怡的暴發戶老爹葉常青。

「老公~嗚嗚嗚嗚嗚,我...我就是看到囡囡這個樣子太難過了...嗚嗚嗚...」

「不哭不哭啊寶貝兒,難過咱就別看了,老這麼哭情緒不好會影響身體的,囡囡已經這樣了,你要是再病了,我可怎麼活啊!」葉常青趕忙放下手中的東西,摟住自己的寶貝媳婦兒開始安慰。

「不說了,來寶貝兒,看老公給你買了豆腐腦,不過你怎麼突然發消息說想吃這玩意兒。」

「就是早上醫生過來查房,聽他們聊起什麼腦子腦花,我想着腦花口感跟豆腐腦似的,我就饞了,可是我又不吃腦花,就...就...」她娘拽了張紙胡亂的抹了一下臉上的淚珠,抬眼偷摸看了下病床上的葉怡,好像有點不好意思。

「沒事兒~以後想吃啥老公都給你買,但是你也沒說吃啥味的。我就甜的、鹹的、辣的一樣買了一份兒,快來嘗嘗。」葉常青抬手接過紙,仔細擦拭着鍾昕的臉。「都哭成小花貓了。」

飄在一旁目睹眼前一切的葉怡,有點心梗,真是親爹媽,這樣了都不放過給我撒狗糧。同時望着豆腐腦誘人的色澤,葉怡也饞,可是再饞也吃不着。「果然我就是個意外啊!!」

眼前她的父母親大人一個喂一個吃,好不忙碌。吃飽喝足的葉媽情緒逐漸平復下來,又拉着葉怡的手絮絮叨叨了幾句,提到富貴兒這兩天情緒不佳,吃飯出去玩都不提不起勁頭來,天天就窩在葉怡的房間里。「囡囡,富貴兒跟爸爸媽媽一樣,都很想你,你快快醒過來好不好呀...」此時聽到媽媽的話葉怡內心一片柔軟,富貴兒是葉怡養的一隻黑白色邊牧,很乖,特別黏人。「唔...好想它呀。」其實她知道自從出事以來,媽媽每日都以淚洗面,日漸消瘦,雖然偶爾不靠譜,但她從不懷疑媽媽對自己的愛。包括爸爸,從來沒有在媽媽面前表現出傷心難過的情緒,總是安撫着媽媽,可是葉怡無法忘記,那天她悄悄飄回家,看到爸爸獨自在書房看着她的照片,兩鬢悄然生出不少白髮,這個在自己眼中偉岸的像一座大山的男人當時窩在椅子里,低低的嗚咽,甚至不敢發出聲音。葉怡很想抱抱他們,卻無能為力...

窗外天色漸晚,夕陽的餘暉柔柔的包裹住病床邊的鐘昕,她伸手輕撫床上葉怡的面龐低聲道:「囡囡,不早啦,爸爸媽媽先回去啦,明天再來看你啦...我們囡囡...最乖了。」聲音微顫,帶着哭腔。許是不好意思,說罷立即起身朝門口走去。「老公,走吧,讓囡囡休息吧。」飄在床頭的葉怡見狀立馬跟上爸媽的步伐,一路飄回了家。

「汪!汪汪!汪汪汪!」還不待葉怡飄進屋,就聽見富貴兒衝著她的方向狂叫。

「富貴兒~怎麼啦,你對誰叫呀,也沒人呀~!」葉怡她媽蹲下摸摸富貴兒的頭,順着富貴兒叫喚的方向望去,疑惑道。啥也沒有啊,咋回事,平時都不叫的呀。「汪!汪!汪!」 葉怡朝着富貴兒飄去,伸手撫上富貴兒的大腦門,雖然摸不着。兇巴巴的喊了一句「NO!不許叫!」富貴兒努力的朝葉怡的方向嗅了嗅,彷彿有感應似的,變得乖順了起來。

葉怡飄在自家門前,看着爸媽攜手進屋,看着門前努力四處聞嗅的富貴兒,眼眶不禁有些濕潤,人啊總是在失去之後才能明白擁有的可貴,她不知道這種狀態會持續多久,不知道自己還會不會醒過來。

「算了,這樣每天來去自由,還能看看家人朋友也是不錯的。」這樣想心裏能好受不少。葉怡努力吸了吸鼻子。「靠!我最愛的傷心魷魚出攤了!味兒都飄這來了!」葉怡心系魷魚攤,沒注意不遠處烏泱泱向這邊飄來的一群「人」。

「哎呀,閻哥,還是你說話好使,不然一下子出這麼嚴重的車禍,我們無常牽魂組不知道加班加點到啥時候才能搞得定。」

「嗯,一下子這麼一大批人,怨氣難免很重,好好安撫下情緒,不要產生不必要的麻煩。」閻盡川看了看身後悲痛不已的眾魂,對着無常弟弟囑咐道。

「知道啦,我們的業務能力你還不放心,干這麼多年了,哎呀!哥!快...快看...那!那怎麼還漏了一個!」

順着視線望去,因着天黑看不大清面容,只看見她綁得高高的馬尾,身着簡單的T恤,緊身的牛仔褲包裹着完美的曲線,半飄在一位剛買完魷魚的小男孩面前,臉都要探進別人袋兒里了。閻盡川朝着魷魚攤靠近,便聽見葉怡嘟嘟囔囔的「哪有吃魷魚不放辣椒的,你得多給點辣椒才好吃,你這樣是沒有靈魂的!哎呦!我的天!」閻盡川唇邊微微彎起一絲不可察覺的弧度。

待小男孩買完魷魚走遠,葉怡微微有些失落,失落為什麼有人烤魷魚不吃辣椒,讓她百思不得其解。可是魷魚老闆重新開始烤制下一批時,她又興奮的湊了上前,還努力伸手扇了扇味兒,滿意的砸吧嘴。「不錯不錯,這批有放辣椒。」

「喂!」看着沉浸在小吃攤無法自拔的葉怡,閻盡川走近拍了拍葉怡的肩。

「喂什麼喂!我不叫喂!」葉怡轉過身不耐的吐槽道,這人可真沒禮貌。

「你什麼時候死的,出事的時間地點。為什麼還在這飄着,沒人來收你嗎?」

「我什麼時候死的?啊?我?你?你...你能看見我?」葉怡滿臉震驚,獃獃的望着面前的閻盡川。「你是誰?」

「葉怡。跟我走吧。」

「什麼就跟你走啊,你們誰啊,怎麼能看見我,還知道我叫什麼?」葉怡一臉懵逼,沒搞明白什麼狀況。

「到了再跟你說吧,我們不能在這邊呆太久。」閻盡川說著說著,抬手向葉怡揮去,怕她問起來沒完沒了。

葉怡只覺一陣暈眩,便昏了過去。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閻王每天盼我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