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壓倒我的最後一根稻草
壓倒我的最後一根稻草 連載中

壓倒我的最後一根稻草

來源:google 作者:岳冰玥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月 現代言情 齊知非

「別鬧了」「東西我搬走了,房租下個月開始你自己交」聊天框「正在輸入中」了好一會兒,他才嘲弄似的說了一句:「隨便你」他是篤定了這次又會像以前一樣,鬧脾展開

《壓倒我的最後一根稻草》章節試讀:

「別鬧了。」
「東西我搬走了,房租下個月開始你自己交。」
聊天框「正在輸入中」了好一會兒,他才嘲弄似的說了一句:「隨便你。」
他是篤定了這次又會像以前一樣,鬧脾氣的是我,按捺不住先求和的還是我。
丁妍幫我把東西歸置好,一臉不相信:「思思,你確定這次真要分了?」
我嗯了一聲。
離開他,好像也沒有我想的那麼困難。
「前不久你不是還說,下個月你們打算見家長訂婚嗎?」
沉默了好一會兒,我才低聲說:「我跟我媽說了,她也支持我分手。」
這些年,我是如何拚命追在齊知非身後,想盡辦法讓他回頭看看我,身邊的朋友都看在眼裡。
甚至連我媽都知道,在這段感情里,我有多卑微。
做這個決定時,我媽的反應倒是出乎意料。
她說:「媽支持你,早看不慣你對他那樣了。」
大學畢業那會兒,為了能和他進同一家公司,我放棄了行業龍頭公司的面試機會,但齊知非的面試卻落選了。
一開始,他天天來接我下班,我還很感動。
直到有一天,我下去晚了,發現他正在跟唐月說話。
他在唐月面前謹小慎微的樣子,和唐月滿臉冷淡的神情,讓我想到了在他面前的自己。
我落荒而逃。
可能是那天惹了唐月不高興,回到家,齊知非沖我發火:「說了去接你下班,你自己先回了,害我白等了那麼久!」
我好一陣沒說話,最後才澀聲說:「以後你都不用來接我了。」
他也真的沒有再來接過我。
甚至有一天晚上,我加班到凌晨,外面下大雨,園區附近的打車軟件排隊到三位數。
打電話給齊知非,他一直沒接。
我只能折回公司,趴在桌上睡了一晚。
第二天早上,我拖着酸疼的身體下樓買咖啡,在大樓門口看到了齊知非的車。
—他是來送唐月的。
這種事太多了,到後面,我已經懶得跟他吵,只裝作不知道。
只是這些年一點點積攢下來的委屈和心酸,已經快要消磨掉我對他的熱情。
這句「將就」,成了壓倒我的最後一根稻草。
晚上,我在丁妍家裡,睡得意料之外的香,沒有想像中的難熬,也可能是搬家太累了吧。
第二天到...

《壓倒我的最後一根稻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