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虛天浮世錄
虛天浮世錄 連載中

虛天浮世錄

來源:google 作者:龍卡肉絲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文天 龍卡肉絲

夫天地者,生於混沌混沌之始,育有九靈九靈趨於清而斥於濁,故分混沌聚陽清者成天地,祛陰濁者化虛空天地者,七分清而三分濁,陰陽相生而育萬物後九靈化人形,分寰宇以九天,教化天地,開神歷,立萬界九靈者,以中位鈞天無極大帝為尊,稱大天尊分八方帝君,以鎮虛空,乃東方蒼天洪德帝君,東北旻天玉靈帝君,北方玄天太微帝君,西北幽天太陰帝君,西方顥天玉清帝君,西南朱天無量帝君,南方炎天陽極帝君,東南陽天歸元帝君神歷九萬萬年,魔出虛空,八方帝君盡出,大天尊獨破萬劫,奪虛天石,煉神塔,威震寰宇萬魔劫滅,四帝亂起,大天尊隕,虛天塔失欲知後世當如何,應見《虛天浮世錄》展開

《虛天浮世錄》章節試讀:

楔子

——————————————

夫天地者,生於混沌。

混沌之始,育有九靈。

九靈趨於清而斥於濁,故分混沌。

聚陽清者成天地,祛陰濁者化虛空。

天地者,七分清而三分濁,陰陽相生而育萬物。

後九靈化人形,分寰宇以九天,教化天地,開神歷,立萬界。

九靈者,以中位鈞天無極大帝為尊,稱大天尊。分八方帝君,以鎮虛空,乃東方蒼天洪德帝君,東北旻天玉靈帝君,北方玄天太微帝君,西北幽天太陰帝君,西方顥天玉清帝君,西南朱天無量帝君,南方炎天陽極帝君,東南陽天歸元帝君。

神歷九萬萬年,魔出虛空,八方帝君盡出,大天尊獨破萬劫,奪虛天石,煉神塔,威震寰宇。

萬魔劫滅,四帝亂起,大天尊隕,虛天塔失。

欲知後世當如何,應見《虛天浮世錄》。

——————————————

「聖靈州」是周邊這一片大陸的統稱,此域原名「浩宇州」,相傳數萬年前,一場異變引得天地動蕩,空間破裂,數以萬億計的生靈慘遭滅頂之災,唯有極少數生靈存活下來。

此浩劫帶來了毀滅,亦是新生,大量靈氣的出現,讓許多新生的生靈變得異常強大,引起了巨大的轟動,此後該域慢慢更名為「聖靈州」,開啟了繁盛的修仙時代。

聖靈州一隅,有小國名「晉」,國內西南部有一小村,因一個奇幻巨塔的傳說,名為「幻塔村」。

小村後山頂的一棵大樹下,時常會躺着一個少年,大概十七八歲的樣子,面容清秀,脖子上掛着一個透明的塔狀吊墜,少年名叫文天,是小村內一戶普通人家的孩子。

文天閑暇時,每日正午都會在這棵大樹下面休息,獃獃地看着天空。有時候,旁邊還會多出一人,是一個面容精緻的女孩,柳葉眉大眼睛,高挺的鼻樑,薄薄的嘴唇,烏髮及腰,雖沒有特意裝扮,同樣美麗動人。

「天哥,你今天又來這裡偷懶了!」

文天看到突然走過來的女孩,臉上帶着笑容,哈哈說道:「今日怎麼來了,不怕你娘訓你呀?」

「我才不怕呢,我娘可疼我了,怎麼會訓我,你不去看着那些靈雞,要是跑了一兩隻,文叔叔怕是要給你打出幾個包來。」

看着女孩捂嘴笑着的模樣,文天哈哈一笑,無所謂地說道:「沒事,這附近的圍欄一般的靈雞可飛不出去了,外面啥也沒有,它們在這樂呵着呢。」

「清兒,李嬸應是叫你去買靈料的吧,你偷偷跑這來,不會有事吧。」

女孩好像想起了什麼,臉頰一紅,顯得更加可愛動人了。

「也是,我不能耽誤太久,就是過來看看,我就走了。」女孩小聲回了一句。

文天看到李清兒這般模樣,臉上的笑容卻更加濃郁了,點了點頭。

「對了這個是給你的,你脖子上那個該換了……」

女孩將手中緊攥着的一串東西扔了過去,然後一溜煙的跑開了。

文天抬手一接,是一串編織的彩色繩鏈,微微一笑。

看着女孩走後,解下了脖頸上那早已老舊不堪的麻繩,將那透明小塔重新串了上去。

小塔是文天幾年前在後山玩耍時找到的,當時覺得相當精緻,一直留在身邊。

天近黃昏,文天將靈雞趕回了家中,他是家中長子,有一個五歲的弟弟,因家境普通,主要以飼養靈雞為收入來源。

當天傍晚,文天在庭院走動,忽然聽到父母在廳堂內討論着什麼,語氣不平常的樣子,便湊到了門口。

「谷魁,我們餘生還能再見到天兒嘛……」

「這世間弱肉強食,他若像我們這般,只會被他人掌控生死!」文父萬般無奈道。

文母此時淚流滿面,再無言語。

在門外偷聽的文天,心緒卻已複雜萬分,顧不得什麼,推門而入,對上了父母那驚訝的容顏。

猶豫了一會,文天還是開口問道:「爹,到底是什麼事,怎麼說得咱們要生離死別一般!」

文父面容之上五味雜陳,好一會兒才緩緩出聲:「為父決定送你去聖靈學院!我在那有熟識,能給你一個考核名額。」

「什麼!?」雖然心裏有些準備,但聽到這話,文天還是有些驚訝。

要知道聖靈學院在聖靈州是出了名的修仙學府,凡人別說進去了,就連站在外面看看都會被驅散。

因為進入學院後,鮮有人能再離開,文天從沒想過加入其中,他更喜歡平淡的日子。

即便有着相當多的限制,聖靈學院依舊是很多凡人擠破頭皮也進不去的,其中的好處也可想而知了。

「天兒,為父知道你不想去,但如今也不得不去了,否則,咱家當有滅頂之災!」文父看出了文天的猶豫,遲疑了一會還是說了出來。

「昔日我文家也是修仙世家,只因一些不得已的原因,徹底得罪了皇城凌家,被追殺了數十年。如今有人在附近的城鎮查探我們的蹤跡,只有得到聖靈學院的庇護,他們才會忌憚。」

「他們當真要趕盡殺絕!?」文母原本苦愁的臉現出一絲驚懼。

「早已是不共戴天,無需多言了,我等已逃亡數十年,實不忍看到子孫也是同等命運,聖靈學院已是最好的出路了。」文父長嘆一聲無奈地說道。

一旁怔怔出神的文天,慢慢緩了過來,他知道,這一趟不去不行了。

文父見其子默不作聲,心有所感,但還是長吁道:「天兒,聖靈學院也不是這般容易進的,必須經過靈根的檢測才可,為父觀你聰敏異常,在外應能自處,不論此行結果如何,最好別再回來了。」

文天聽聞此語,原本朦朧的眼神里,現出一絲堅毅之色。

「爹,娘,兒知曉了……」文天此刻那雙眸子內似有殺意流出。

文天拜別父母,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看到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弟弟,心中的感觸又濃厚了幾分,其弟文傑剛滿五歲,還是懵懂年紀便要經歷這般劫難,這是他絕不想看到的。

「生死之仇嘛……誰生誰死還未可知。」

……

次日午時,文天在那棵大樹下,看着一串彩繩怔怔出神,此次遠行,他牽掛的不僅僅是家人。

「不知何年才能再見了……」

不一會兒,身後有沙沙腳步聲響起,文天這次卻如若未聞一般,並未回頭。

「天哥,你真的要去聖靈學院了嗎,還會回來的吧?」身後的聲音不像以前那般清脆,有點模糊,透露出一絲傷感。

「清兒,我有不得不去的原因,此行無論是否通過考核,咱倆都很難再相見了。」

文天沒有隱瞞什麼,將昨夜之事一一告知了她。

聽聞此事的李清兒自然是大驚失色,同時,她也明白了文天對她說這些的意思。

李清兒默默地站在文天身後,眼神漂浮不定中,突然停在了某處,是文天脖頸後的一道細長而又模糊的疤痕,這讓她想起了數年前的一件事,淚珠不由從那精緻的臉龐上流落下來。

《虛天浮世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