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訓神
訓神 連載中

訓神

來源:google 作者:天這麼冷適合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天這麼冷適合等 許東陽 都市小說

這個世界有神,神靈也並不像神話傳說那般美好,上古時期神靈以殺人食人為樂,人類只是神靈的奴僕,到了周朝以後神靈不再顯於世間,於是乎人類便接管起了這個世界,但世界之大無奇不有,總有幾個不知道說是倒霉蛋也好幸運兒也好的人類為神明誕下來子嗣,這些人和平常人一樣生老病死但是一旦經過一定刺激就會覺醒,覺醒後這些子嗣就會擁有神明的偉力,這種人我們一般稱之為神裔展開

《訓神》章節試讀:

痛,太痛了。

許東陽感覺腦袋傳來一股鑽心的頭疼,像是被人用棍子狠狠的砸了下來,砸出來個輕微腦震蕩一般。

迷迷糊糊間,許東陽想翻身起床開燈,想坐起來,但似乎身體好像被綁起來一般,使不上來力氣。

看來我應該是在做夢,人們不都是說有什麼鬼壓床嗎?得,今天被我給碰上了,等我睡醒了,我一定要去b乎上分享一下這段經歷,名字我都想好了,《關於我遇見鬼壓床這件事》,許東陽發現自己動彈不得,腦內不禁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怎麼會這麼痛,不行,我得清醒過來,這疼痛該不會是我腦溢血了吧?我現在得馬上起來,我要去醫院看看。

一陣陣的疼痛讓許東陽的意識越發清醒,終於,他睜開了眼睛,徹底擺脫了半睡半醒的狀態。

許東陽睜開眼睛,愕然發現自己並不是身處自己的房間,而是在一個彷彿如同邪教儀式的廠房,地上到處都是紅色的液體,紅色的液體散發出一股鐵鏽味,液體構成了一個未成形奇怪詭異的圖案,散發出神聖且邪異的光芒,周圍有許多被綁起來的人,綁起來的人都在昏睡着,自己也是其中之一。

「我不是在家睡得好好的嗎?為什麼我一睡醒就到了這種地方,難道是有人在跟我惡作劇?」許東陽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呆了。

忽然之間,許東陽腦海里湧現出一個個陌生的記憶片段。

我這是穿越了?許東陽愕然。

許東陽平時喜歡看網文,對此也不算陌生,但是真正發生到他身上的時候,卻一時間難以接受。

在記憶中許東陽得知,這個世界叫做藍星,當前國家叫做**,和之前世界的歷史軌跡差不多,從周朝到現在,而自己呢,這身也叫許東陽,是個蓉城人,因為家裡有幾套房子在蓉城當上了包租公,父母是神話考古學家,在三年前的一次中州考古行動中失蹤了,官方這邊沒有找到屍體的存在,但是明裡暗裡暗示過許東陽很多次或許他的父母已經死亡了,許東陽認為沒有找到屍體就不算死亡,於是乎自己沒有停止尋找父母的腳步,有一天一個陌生人找到許東陽說有他父母的消息約他下午去人民公園細聊,許東陽沒多想就答應了,結果去了人民公園沒看見那人,反而自己眼前一黑,醒來過後便到了這裡。

「哥們,你說你這算什麼事?你是真的膽子大啊,別人說有你父母的消息你就真信了?」許東陽理清楚了記憶過後,心裏面默默吐槽前身好像缺心眼一樣。

「既然來都已經來了,這時候也別多想了,先想想怎麼出去吧」許東陽想到此處,決定去叫醒他身邊的人,可讓他感到絕望的是無論他怎麼呼喊,他身邊的人們都好像是死了一般,一動不動。

許東陽喊了一會,發現這些人確實不會回應他了後:「該死,難道這些人都已經死了?不行,我得想個辦法出去。」

許東陽望向自己身上的鎖鏈,發現這鎖鏈渾然天成,就好像是本來就是身體上的器官一般,許東陽徹底絕望了。

咣當!

從門口處傳來一聲開門聲,許東陽沒來得及多想,閉上眼睛,裝作和其他人一樣。

噠噠噠噠,一陣腳步聲傳來。

許東陽微眯着眼睛,看見兩個黑衣人,一胖一瘦。

胖的那黑衣人先是巡視了下四周,隨即看向另一個黑衣人,他瓮聲瓮氣地說道:「沒啥問題,獻祭的量還差倆人,今晚上就可以舉行獻祭了。」

另一個黑衣人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便朝許東陽他們走來。

黑衣人從許東陽他們中拖出兩成年男子,約莫男子有200斤左右,就像是拖家禽一般,在地上拖着,奇怪的黑衣人拖的男子就算是後背已經破了皮,流了血,他依舊是一點反應也沒有,似乎沒有任何感覺。

黑衣人將男子高高舉起,就像是殺雞一般,輕輕的割開他的喉嚨。

血液滴落在圖案上,圖案就好像活過來了一般,瘋狂向外擴張。

許東陽哪裡見過這種陣仗,上輩子也是個知法守法的好青年,別說殺人了,雞都沒殺過,看見黑衣人把男子當小雞仔一般提起來割喉,險些要吐了出來,還好他知道自己現在身處的環境,強行忍了下去。

很快,黑衣人看圖案已經成型,便扔下男子,對他同夥沉聲道:「走吧,再去檢查一遍,確定沒有問題,我們就走,不然到時候主使來了發現有什麼紕漏,我倆吃不了兜着走。」

同夥嚷嚷着:「媽的,姓魏的有什麼了不起的?一個從巡查司叛逃過來的,不就是當個主使嗎?把我們扔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自己在外面享受,臟活累活都是我們來干,他倒好坐享其成。」

「行了,別抱怨了,主使說過上面吩咐我們小心行事,別被巡查司發現了,不然那群瘋狗又要亂咬人。」

「媽的,發現了又怎麼樣?我怕他們?同樣是神裔,一群背棄自己神明的神裔?」

「行了,行了,檢查完了,就走了吧。」

胖的那個黑衣人還在不忿的嘟囔着,瘦的黑衣人拉着他示意着檢查完了就走了。

「神裔?神明?巡查司?這些是什麼?他們抓我們是為了獻祭?但是又說獻祭的量已經夠了,那我們會是什麼下場?」許東陽見黑衣人已經走了,腦海裏面正在想着這些人抓他們來的目的是什麼,突然打了個冷顫,一瞬間,他全身的毛孔細胞都被打開了,一種極其強大且難以言喻的力量從天而降,從他的天靈蓋直灌到他的身體之中,他渾身的血液沸騰了。

這種突如其來的力量,帶給了許東陽極大的痛苦,許東陽的雙目像是在發生什麼畸變一樣,滿臉赤紅,力量伴着劇痛源源不斷的涌了進來,許東陽全身的血液在高溫下沸騰着,力量通過血液傳播到了全身,這種感覺無法形容。

許東陽不敢大聲哀嚎,生怕把黑衣人引了過來,疼痛得在地上來回翻滾,最後整個人昏死了過去。

……

與此同時 蓉城巡查司

「司長,我市最近發生的多起失蹤案,都是在監控下面莫名其妙昏迷下一秒就失蹤了,經過調查科的同事調查,懷疑是那群邪神裔做的,並且許東陽也在監控下面失蹤了。」一位身材高挑,深目高鼻,身着西裝的姑娘表情嚴肅的說。

一個黑黑瘦瘦穿着土氣的小個子男人揉了揉眉頭吐出一口濁氣:「有調查出那群邪神裔在哪嗎?」

女孩翻了翻手上的文檔:「有,就在城西郊外的電子廠里。」

男子聽聞立馬起身,臉上雖然沒有任何錶情,但是室內的溫度彷彿下降了幾度一般。窗外的知了不敢鳴叫了。「那我就親自去一趟。」

《訓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