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新婚夜被鴿後我綁定了大司農系統
新婚夜被鴿後我綁定了大司農系統 連載中

新婚夜被鴿後我綁定了大司農系統

來源:google 作者:林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義 林冉

【fqxs】奈何被周家攔住了,原主無法,只得帶上私房銀子回了林府出自報復心理,回了林府後的原主更是日日出入戲院等地,砸錢捧戲子等行為更是層出不窮這不,為了爭得與若流共餐,掉入河裡染上風寒一命嗚呼林冉...展開

《新婚夜被鴿後我綁定了大司農系統》章節試讀:


賭坊里人頭攢動,有站着的,有坐着的,大大小小有十來個牌桌。

有搖骰子的聲響,有贏了錢的狂喜,也有輸的連褲子都不剩的絕望聲。

林冉視線一掃,「人呢?」

管家五子叔跟着林冉一起,立即找來了一個賭坊的小廝問道:「我們是林將軍府上的,我家三少爺呢?」

聞言,小廝就知道這是哪家了。

看了眼站在最前頭的嬌美姑娘,又看了看她身後的七八個護衛,笑聲道:「林大姑娘,這邊請。」

林冉跟着小廝到了賭坊後院,後院有一座二層小樓。

幾個人上到二樓,領路的賭坊小廝敲響了中間屋子的門,「東家,林家來贖人了。」

「請進來。」一道粗嘎的聲音自屋裡傳出。

管家當先進門,看了眼裏面的情形,這才請了林冉進去。

東家見林家來的是一位姑娘,眉頭一挑,隨即大笑開來,「沒想到,今日來的居然是林大姑娘。」

說著便肆無忌憚地打量起林冉。

眼前的姑娘膚白若雪,明眸皓齒,窈窕婀娜,若扶風楊柳,盈盈腰肢不堪一握。

不過二九年華,已經出落的極其標緻。

他是見過林義的,林義真不能說長得俊,也不知道怎麼就生出了這麼個嬌美的小娘子。

可惜啊…….

東家舔了舔上齶,略斂了笑容。

林冉自然感覺到此人放肆的眼光,正想開口,眼前一個陰影照下來,是五子叔擋在她身前。

眼睫微垂,「銀票我帶來了,林桑呢?」

東家笑哈哈地,「林家按時將銀錢送到,我自然守信,沒動他半根毫毛。」

說著,拍了拍手,林桑就被人從隔壁一個屋子帶出來了。

林桑本以為這次又是管家五子叔來贖他,見到林冉滿是詫異,隨即怒道:「你來這裡幹嘛?」

林冉面無表情,「贖你。」

「誰讓你來了?這地方不是你該來的!」

大豐雖然民風開放,女子可以自由上街、做生意,但是這三教九流之地卻不是一個女子該來的地方。

更何況……

林冉沒有理他,直接將一張紙拍到他臉上,「簽字吧。」

林桑被紙蒙了一臉,氣急敗壞地拿下紙,「簽什麼?」

「欠條。」

林桑:「欠條?」

林桑快速瀏覽了一遍信上的內容,直接氣笑了,「嘿,林冉,你可真有意思,想讓本少爺給你當下人,下輩子都不可能!」

林冉涼涼地瞥他一眼,點了點頭,「既然如此,五子叔,咱們回府。」

說罷,毫不留情地離開了這間屋子。

其餘人一臉驚詫地看着毫不猶豫就離開的林冉,面面相覷。

五子叔看着離開的林冉,又看了看氣急的三少爺,嘆了口氣,一瘸一拐地走進林桑,湊近他耳語幾句。

林桑的面色迅速變白,「當真?」

五子叔肯定地點頭。

東家冷笑着,「既如此,林三少爺,今日您這貴手,就要留在這兒了,來人……」

東家喊着,立馬出來了二十來個大漢,直接把林家的護衛打倒,林桑被人壓着,兩隻胳膊被人死死按住。

一個滿臉橫肉的大漢拿着一把大刀,在他胳膊上比了比,掄起大刀懸在他的胳膊上,「林三少爺,我們賭坊呢講誠信,還有半盞茶的時間,想來,您也是等得的。」

林桑被人壓着,動彈不得,腦門上豆大的汗珠如瀑布般流下。

看着五子叔和府上的護衛被賭坊的人壓着,第一次心頭感到害怕。

「林冉,你這個見死不救的冷血女人。」林桑衝著門外大喊,怒斥林冉冷血。

然而,外面並沒有人回應他。

林桑更加慌了,眼看着時間就要到了,邊上大漢手中的刀已經蠢蠢欲動。

林桑閉了閉眼睛,使出了吃奶的勁兒吼道:「我答應你!答應做你的長工!」

話音剛落,一道清涼嬌軟的嗓音傳來,「銀票在此。」

鋒利的大刀在陽光下閃着寒光,堪堪懸在手腕上一寸之處,只差一點點,林桑的胳膊就要被斬下。

身上的冷汗浸**後背,胸腔里心跳如擂鼓,林桑整個人癱軟在長椅子上。

林冉奪過大漢手裡的刀,抓起林桑的一個手指頭輕輕一划,嫩白的手指頭瞬間沁出血來。

把手指頭用力地按在那張欠條上,林桑吃痛地倒吸口氣。

虛弱地開口,「我是你弟弟啊,你對我這麼狠!」

林冉眼皮子都沒動一下,「狠嗎?不過是點皮肉傷罷了。」

沒把你的爪子剁下來,已經是我這個長姐對弟弟的仁慈了!

說完,一招手,「把三少爺帶回去。」

說是帶回去,實際上,林桑是被護衛抬走的。

林冉冷嗤,「這麼沒用,你怎麼有膽子來賭錢的?」

【任務完成,獎勵好運符一張,10積分點,50經驗值。】

林冉瞟了眼系統里多出來的幾個數值和一張符。

驚喜地在心裏問道:「除了積分和經驗值,還會有獎勵?」

她一直以為只有積分和經驗值。

積分可以買系統商城裡的東西,而經驗值可以升級系統。

【隨機獎勵。】

剛下樓,迎面來了幾個少年。

其中一個穿着灰色粗布的少年匆匆跑到林桑身旁,換下了原本扛着林桑的護衛,「少爺,小的來遲了。」

「個沒用的東西。」林桑低聲怒斥。

灰衣小廝低垂着頭,臉上滿是不安。

這是林桑的貼身小廝,叫桑田。

林冉默默地打量着對面的幾個人。

當先的少年,身材略胖,頭戴玉冠,身着一身異常騷氣的大粉色華服,腰間墜了一個白玉玉佩,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

林冉看了他這一身裝扮,嘴角抽了抽,行了個禮,「參見世子。」

沒錯,眼前的小胖子就是林桑的狐朋狗友之一,禮王世子——南錦年。

準確的說,林桑應該是這個禮王世子的狗腿子。

後面還有一個穿着絳色長衫,手裡拿着一把玉制扇子的,是禮王世子的另一個狗腿子,忠毅伯家的大孫子鍾誠。

兩個人和林桑的年歲差不多,都是十歲左右。


《新婚夜被鴿後我綁定了大司農系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