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心動熱吻
心動熱吻 連載中

心動熱吻

來源:google 作者:蘇雲岫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岫岫 蘇雲岫 霸道總裁

蘇雲岫在大一的時候喜歡上一個人,對方主動追求,倆人大二確定關係在一起,從大學畢業默默在一起四年,漸漸磨平了她的溫柔和耐性面對流言蜚語,蘇雲岫心甘情願的承受生日聚會上,蘇雲岫站在半掩的房門口,聽着裏面的嬉笑,才知道他們在一起從一開始便是他的計劃,她不過是他們之間的賭注而已真相來臨的那一刻,她刪光了男人的聯繫方式,主動收拾東西騰出位置離開——分手後的蘇雲岫開始專心搞事業,一心只想搞錢...展開

《心動熱吻》章節試讀:

  餘溫辭堅持讓她坐在前面,他都這麼說了,蘇雲岫也不客氣重新坐到前面的位置。

  餘溫辭眸色微動,眼中染上幾分溫柔。

  可蘇雲岫卻沒這麼輕鬆,她有些緊張,只因為這男人身上的氣場有些強大。

  餘溫辭餘光瞥了一眼,被她這副樣子逗笑了,嘴角輕勾,帶着極淺的笑,俯身湊過去。

  隨着男人的靠近,蘇雲岫屏住呼吸,入目是他性感的喉結處,氣息拂在她額前的髮絲上,與此同時身上清冷的氣息撲面而來,他的手在摸索着什麼,熾熱的目光落在她紅唇上,眼底是她琢磨不清的情緒。

  此刻兩人的臉離得很近很近,蘇雲岫緊張到手抖,不敢亂動,眼睛緊緊地盯着他,磕磕巴巴道:「余…余學長」。

  「緊張什麼?只是系安全帶而已,我還不想被一路連環扣回去」。

  短暫的一聲動靜,餘溫辭緊跟着離開。

  周遭的空氣似乎又重新流動了般,蘇雲岫鬆了口氣。

  系安全帶就系安全帶,其實可以提醒她的,完全沒必要讓大佬親自動手。

  「都已經畢業了,不用喊學長」。他踩下油門,不忘提醒她。

  蘇雲岫:「哦好,那就叫你余…余先生?」

  她實在不知道除了這個能稱呼什麼,倆人的關係僅限於合作過,其餘沒有任何交集。

  「都可以,隨你開心」。

  餘溫辭面上不顯,心底有些失落。

  蘇雲岫路上會時不時的看手機,她似乎在等信息,一臉心事重重,眉宇間透着一股哀傷,他看出來了剛才即便是被他逗笑會兒,也並不是真正的開心。

  她給許慕發了信息以後,對方就沒有回任何的消息,不知道是沒有看到還是看到了不想回。

  「叮咚—」

  蘇雲岫手心裏的手機震動一聲,她內心一緊,趕緊低頭去看,許慕給她回消息了。

  許慕:【哦】

  很簡單的一個字,蘇雲岫就知道他也在生氣。

  心底密密麻麻的委屈感包裹全身,吸了吸鼻子,賭氣般的放下手機,情緒比剛才還要低落。

  她都還沒怎麼生氣,這狗男人就生氣了。

  要是許慕能稍微關心那麼一下下,她也許還會順着台階往下走,倆人的關係估計也不會僵住,之所以質問也是因為心裏直覺告訴自己許慕沒有說實話。

  「怎麼了?」餘溫辭問她。

  蘇雲岫勉強一笑:「沒什麼,工作上遇到了些問題」。

  他嗯了聲,知道小姑娘沒說實話。

  眼底波光流轉,也不知心裏打着什麼主意。

  接下去的路程,他們都保持着沉默,很快到了林清婉的家。

  別墅區內,燈火通明。

  蘇雲岫看到她在庭院的搖椅上看書,聽到門口有動靜傳來,下意識看過來,見她來了,放下書本跑過來將鐵門打開,給了她一個大大的熊抱。

  「終於來了,我已經讓人鋪好被子了,想住多久都沒問題」。

  之前也在她家小住過,蘇雲岫對這裡並不陌生。

  「對了,謝謝余總了,改天請你吃飯」。

  餘溫辭也不打擾她們姐妹相聚時光,點了點頭便離開了。

  等他走後,林清婉拉着人進去。

  蘇雲岫看大廳的茶几上堆滿了各種零食以及吃完了還沒扔的外賣盒子就知道她父母肯定不在。

  「叔叔阿姨是不是不在家」。

  「真聰明,他們出差去了,沒一個月回不來」。

  「不是我聰明,是你這裡太明顯了」。她指着那一堆垃圾。

  要是父母在她鐵定不敢這麼亂扔,除非皮癢了。

  「發生什麼事情了?你這一副離家出走的樣子,許慕惹你生氣了?」林清婉給她倒了杯水,遞給她後拋出問題。

  一想到這裡,蘇雲岫垂下眼眸,喝了口水,將事情原委說了一遍,隨後又問道:「婉婉,你說我是不是無理取鬧了」。

  林清婉差點氣跳起來,什麼無理取鬧。

  這分明就是那朵白蓮花搞得鬼,再有許慕那模糊不清的態度,讓人產生了懷疑。

  「沒有,這不是你的錯,你心裏懷疑問一問沒什麼,要是這權利都沒有那還算屁個女朋友」。

  莫不是心虛,他又怎麼會不肯解釋領口的痕迹,倘若他坦蕩一點,蘇雲岫也許就不會多想了。

  「叮鈴鈴——」

  刺耳的手機鈴聲在耳邊響起,蘇雲岫以為是許慕的電話,趕緊拿起來,歸屬地是這本市,卻是一串陌生的數字。

  壓下心頭的失落感,蘇雲岫在想要不要接,腦海里對這串數字確實是沒印象,不知道這是誰的電話。

  「接,開免提,看看是誰的電話」。

  「好」。蘇雲岫接起電話,順手按了免提。

  「蘇小姐」。

  是陌生的女聲,開口三個字足以聽出她這通電話來者不善。

  蘇雲岫只覺得這聲音有些熟悉,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聽過。

  「你好,請問你是哪位?」

  「我是許慕的媽媽」。

  蘇雲岫一時間陷入了沉默中。

  「明天上午有空嗎?我想和你聊聊」。

  「明天上午我有課」。

  「那就下午,我有時間,下午不方便就晚上」。

  她這是鐵了心想要和蘇雲岫見面聊聊,左右都躲不過,蘇雲岫只好說下午。

  對方清楚了以後沒多說任何話,只是提醒她:「記住了,我只想和蘇小姐單獨談話,其餘人不想見到」。

  丟下這句話,電話被她掛斷。

  「他媽媽是什麼意思?」

  「還能什麼意思,估計是豪門裡的那些事」。蘇雲岫怕她擔心,所以半開玩笑故作輕鬆:「沒事,我能搞定」。

  上一次見面是剛和許慕在一起的時候,那時候幾句話便可以聽出來她性格比較強勢,這一次談話她已經猜到對方會說什麼了。

  林清婉不太放心:「真沒事?」

  「嗯,我承受能力還不至於這麼弱」。

  「那到時候我送你過去在外面等你,如果有事情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

  這下,她沒有反對。

  與此同時,許慕心情也不太舒暢,去書房工作也不過就是他的一個借口而已,此刻心情煩悶的拉着好友開黑打遊戲,幾局下來心情也沒舒暢,好友似乎也發現了他的情緒有點不太對,打遊戲的時候過於激進了點,一看就知道肯定是有什麼不順的事情,把氣發泄在遊戲上。

  第三局結束的時候,許慕接到了楚風的電話。

  「我說你晚上怎麼不陪女朋友,拉着我打遊戲是幾個意思?」

  「別提了,就因為一些事情,她現在收拾東西出去了」。

  楚風有點驚訝:「你是做了什麼事情把人氣得離家出走,大晚上她一個女孩子在外面你就一點也不擔心嗎?」

  許慕壓下心頭異樣的感覺,把事情前因後果說了一遍,不忘給自己辯解:「我是真沒和宋允發生什麼,她當時說了一些話,脫了衣服就要過來抱我,當時手忙腳亂的還不小心打倒了個花瓶,我也是沒注意讓她蹭到的,你說蘇雲岫有必要這麼生氣嗎?是不是無理取鬧了」。

  楚風聽完一陣無言,這話聽着還真刺激。

  宋允和他們一起長大,什麼心思大家都清楚,就是不知道許慕心裏知不知道,同時也沒想到宋允居然這麼大膽。

  「其實……生氣也正常,你好好哄哄人家,態度好點,蘇雲岫不是不講理的人,小姑娘一個人在外面,你好歹關心一下說不定人家明天就回來了,你可別忘記了,明天可是你生日,別讓壞情緒影響自己」。

  楚風不明白這麼簡單的事情,為什麼這位大兄弟搞不定。

  他有些好奇這四年的時間裏,他和蘇雲岫的感情真沒有加深嗎?雖說當初和她在一起是有原因的,現在回頭想想居然有四年的時間了,還真快啊!

  「哄什麼哄,女人就是矯情,時間到了她自己會回來的」。男人說這話的時候莫名帶了點自信。

  在他看來這一次不過也就是小吵架,他和蘇雲岫解釋的時候省略了宋允投懷送抱的環節,不過是撒了個小謊,還不至於讓她氣很久。

  再有就是明天是他生日,蘇雲岫肯定會出現的。

  楚風無奈嘆氣,他都已經這麼想了,自己說再多都沒什麼意義,三個人的感情里總有一人會受傷,還是單身舒服,不用想這些事情。

  「再打幾把遊戲就睡覺」。

  「行」。

  楚風依舊奉陪。

  沒辦法,誰讓好兄弟心情不好。

  後面幾局,宋允發現他們在打遊戲,吵着鬧着說要一起玩,從小到大的情誼擺在面前了,再加上許家和宋家有合作,哪怕發生了小插曲也並不會影響什麼。

  許慕本來還有點不自在,然而經不住對方的軟磨硬泡,最後二人開黑變成了三個人的開黑。

  ——

  相比較許慕通過遊戲發泄,蘇雲岫這邊就風平浪靜,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着覺,腦海里又浮現出大學時期剛在一起時候的片段,明明那會兒還不是這樣。

  越想越煩躁,蘇雲岫將被子蓋在頭上,整個人埋進被子里,忍住想給許慕發信息的想法,這一次她要好好晾晾他。

  蘇雲岫本身就不是熬夜族,平常到點就困,撐到凌晨已經是極限了,抱着被子翻了個身,蘇雲岫睡在床邊,白皙的長腿直接垂掛在床邊,她也懶得管,這天氣就算伸出去也不會冷。

  迷迷糊糊正打算入睡,她突然覺得自己腳旁邊有什麼東西在爬,觸感越來越真實,她渾身僵硬了幾秒,心跳彷彿都漏掉了一拍。

  輕緩的抬頭,藉著月光看清地板上的東西後,嚇得顧不得瞌睡,伴隨着尖叫聲爬起來,順手開了燈。

《心動熱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