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蕭軍江凌秋
蕭軍江凌秋 連載中

蕭軍江凌秋

來源:google 作者:蕭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夏九淵 蕭軍 都市小說

【fqxs】蕭軍圍着鱷魚池轉了一圈,回頭問道:「夏雪平時不怎麼在家?」夏雪好奇道:「你怎麼知道?」「女主陰、男主陽,你哥都病了,你能承受住這種煞氣?」蕭軍又看向夏九淵,「莊園總有人生病吧?」夏九淵驚訝道:...展開

《蕭軍江凌秋》章節試讀:


「蛟哥來了!」

「快出來看熱鬧!」

寶格萊會所的貴賓們蜂擁着擠出來,一睹風采。

「老天,蛟哥的殺氣好重!」

「夏爺身邊的金牌紅棍,名不虛傳!」

「聽聞他曾經一個人砍翻一條街,足足把一條街血染成河。」

「今天終於有機會看到蛟哥出手了。」

蛟哥瞥了狗哥一眼,語氣輕描淡寫:「一點小事把我叫過來,你行啊!」

狗哥打了個冷戰,欲哭無淚:「蛟哥,實……實在是對手太猛,小弟……小弟不是人家的對手啊!」

在這位江湖大佬面前,陸萬晟也跑過來賠笑:「蛟哥,狗哥也是幫我出氣,沒想到您來了,現在我就不怕了!」

陸萬晟看向蕭軍,得意洋洋的叫囂道:「王八蛋,你等死吧!」

「唉。」江凌輝隔着窗戶看到這一幕,「這小子的性格和我很合拍。不過也好,他死之後就不會勾引我姐了。」

寶格萊會所的貴賓們,一個個也在感嘆:「從沒人能在蛟哥的手裡逃生。」

「誰讓他逼着狗哥繼續搖人。」

「蛟哥看過去了,我都不敢看蛟哥的眼神。」

蛟哥看向蕭軍,突然臉色一變:「狗子,你說的是他?」

「對,對!」狗哥激動道,「蛟哥,求您把他的手筋腳筋挑斷。」

陸萬晟興奮而且惡毒的看向蕭軍,豎起五根手指:「蛟哥幫我這個忙,我給您五百萬!」

啪!

蛟哥一巴掌抽在陸萬晟的臉上,就連蕭軍都很詫異。

窩裡斗?

陸萬晟的嘴角流血,媽賣批三個字強忍着沒說出口:「蛟哥,你打我幹什麼啊?」

蛟哥冷哼一聲:「你是陸家的人,我最多教育到這一步。狗子,剛才你說什麼?」

「你要把蕭先生的手筋腳筋挑斷,我聽的沒錯吧?」

蕭軍恍然大悟,對方認出自己了。

狗哥有點發懵,媽的,這小子不是窮光蛋么?為什麼認識我老大?我老大都這麼敬畏對方?

姓陸的,我徹底被你坑死了!

狗哥被嚇癱在地:「我……我……」

蛟哥冷冷吩咐:「來人,把狗子的腳筋手筋給挑了!」

誰也沒有想到,事情這樣發展。

幾個大漢把狗哥按在地上,陸萬晟嚇得臉色蒼白:「蛟哥,是不是有什麼誤會,這是為什麼啊?」

狗哥一把鼻涕一把淚:「蛟哥,他就是一個窮小子,為什麼啊?」

「瞎了你的狗眼,他是夏爺最尊貴的座上賓!」蛟哥簡直氣瘋了,四大紅棍都已經看過照片,眼前就是少主的救命恩人。

若是真給挑斷了,豈不是自己也被連累?

想到夏爺的手段,蛟哥就是感到不寒而慄。

狗哥嚇傻了,只能對着蕭軍不停求饒:「蕭先生,我有眼不識泰山,我該死我該死!」

狗哥瘋狂的自抽耳光,很快就把兩邊臉抽腫了:「您放我一次……以後我當牛做馬,什麼都肯做。」

真正得罪蕭軍的人是陸萬晟,感覺火候差不多了,蕭軍做了一次順水人情:「算了,就饒過他這麼一次,放過他吧。」

狗哥感激涕零的連連磕頭:「謝謝蕭先生,感謝蕭先生的大恩大德……。」

「不用感激,如果再有下次……」蕭軍一步步走向陸萬晟。

周圍一片寂靜,只能聽到心臟怦怦的跳動聲。

江凌輝吃驚道:「他這是做什麼,得饒人處且饒人,他真不怕陸家報復?」

所有人都在猜想,他是要抽嘴巴子?羞辱陸少?還是……

陸萬晟強忍着心裏的恐懼,露出一副色厲內荏的樣子:「蕭軍,你敢動我一根手指,我們陸家……啊啊啊啊!!!」

所有人做夢都沒有想到,蕭軍沒有羞辱他,沒有抽他耳光,而是一腳踩斷他的膝蓋骨。

不少人嚇的緊閉雙眼,同時不可思議:「他到底是什麼背景,這下子不死不休了。」

江凌秋雖然覺得麻煩不小,不過她支持自己男人的一切決定。

「啊啊啊!蕭軍,我們陸家不會放過你!」

蕭軍緩緩抬起腳,落在陸萬晟的另一條腿上:「是么,歡迎報復。」

咔嚓!

「啊啊啊啊啊,疼死我啦!!!」陸萬晟的另一條腿被踩斷了。

很多人已經不敢去看,狗哥冷汗直流,內心產生了陰影。

蛟哥和他的蛟龍護衛隊的臉色淡然,彷彿眼前是尋常的殺雞宰狗。

陸萬晟的面孔扭曲,心裏燃燒着滔天恨意,最後被他的保鏢扛着離開。

蕭軍轉身看向狗哥,說道:「如果再有下次,這也是你的下場。」

狗哥擦着冷汗,鬆了口氣:「謝謝軍哥,謝謝軍哥饒命,謝謝軍哥手下留情。」

蛟哥充滿歉意的鞠了一躬:「給先生添麻煩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我把他帶回去打三十大板,以儆效尤。」

蕭軍這次沒有阻止,三十大板已經算是很輕的懲罰,狗哥也沒有絲毫怨言。

蛟哥帶人離開了。

剩下的所有人開始懷疑人生。

說好的蕭軍要廢了呢?

說好的挑斷手筋腳筋呢?

結果是蛟哥一臉敬畏,狗哥搖尾乞憐,陸少被廢掉雙腿?

江凌輝忽然對蕭軍沒那麼排斥了:「這個蕭軍有點意思!」

不過他還沒有完全接受蕭軍。

馬路對面,奔馳車副駕駛的中年男人與江凌秋有幾分相似,他的身上帶着與夏九淵完全相反的上位者氣質。

夏九淵是殘忍、冷酷、霸道、不可一世。

這個中年男人是沉穩、睿智、暗藏鋒芒。

他正是江凌秋姐弟倆的父親,江家目前的當家人,江宗。

舉止儒雅的老管家笑眯眯的道:「大小姐的眼光不錯,老主人的眼光更好。」

江宗冷哼:「你怎麼評判這個年輕人?」

老管家猶豫了一下,說道:「無懼無畏,殺伐果敢,不過……」

江宗淡淡道:「不過怎麼樣?」

老管家嘆息一聲:「不過太易衝動,陸家的的報復會是空前的。家主要幫他么?」

「不,我要看他如何承受住陸家的瘋狂攻擊。」

「承受住,他是個可塑人才。」

「承受不住,他就是個易躁易怒的莽漢!」

臨江第一醫院的手術室門口,聽說兒子會變成一個跛子,陸冠山面孔扭曲的喊道:「給我查,姓蕭的什麼身份,身邊都有什麼人!!」

「我要報復,殺他全家!!」


《蕭軍江凌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