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無限:我的男友是頂配玩家
無限:我的男友是頂配玩家 連載中

無限:我的男友是頂配玩家

來源:google 作者:龍舌蘭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空青 顧生

【雙男主無限流靈異恐怖懸疑推理團體作戰玄學八卦】無意中進入「盲卡」遊戲的大門,懸疑推理的圓桌遊戲、詭異恐怖的民俗傳說、神秘靈異的玄學八卦、刺激驚悚的密室逃殺……組隊上分,無限流新玩法一個是思維縝密、天賦異稟、遇鬼殺鬼的頂配玩家、一個是能掐會算的神婆、一個是專業躺贏身負隱秘技能的小白…盲卡遊戲非生即死,他們在一局局錯綜複雜的遊戲中艱難求生…展開

《無限:我的男友是頂配玩家》章節試讀:

顧生洗漱完畢躺在床上,他發出輕輕的一聲嘆息。

這次遊戲的恐怖程度遠不及前兩次,但是他覺得格外疲憊。相比於團體遊戲,他更喜歡各自為營。

空青也躺下來,壓低聲音道:「 你是那個兇手么?」

「我當然不是。」顧生神色嚴肅凝重,稍稍轉過頭去望着空青道:「你呢?」

「我也不是。」

顧生點了點頭。

房間陷入一片寧靜之中。

空青放鬆了神態道:「這種時候我們居然互相信任,簡直可笑。」

「我自然相信你,我第一次參加遊戲的時候,要不是你,我早就死了。」

「顧生,你覺得兇手是誰?」

「我不知道,我覺得誰都有可能。就算我們找到真正的兇手,又能怎麼辦呢?殺了他么?」

「兇手如果每晚只能殺一人,那麼註定他的任務會失敗。」 空青合上眼眸,按了按鼻樑,緩緩說道:「這樣的遊戲規則對於兇手而言並不公平,所有人只需按兵不動,到最後一定會有存活的人。」

「這樣聽天由命,等着兇手決定誰生誰死?」

「這就是這場遊戲的殘酷之處,沒有人會願意坐以待斃,等着隨機分配生死,所以,兇手並不是一個人,而是每個人。」

「你是說,我們終究會自相殘殺?」

「在不知道誰是兇手的情況下,殺光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那麼自己就會是那個倖存者。」

顧生倒吸了一口涼氣,他覺得周身血液都不通暢了,身體發涼,許久才說道:「我…我不想殺人。」

「如果三日之內不能讓真正的兇手停止殺戮,那麼隨着玩家不斷減少,大家就會陷入恐慌與猜忌,接着便是情緒崩潰,自相殘殺。」

「我們一定可以找到兇手,一定可以。」

顧生睜着雙眼緊緊盯着天花板,一旁的空青沒有再回應他,像是睡著了。

昏昏沉沉之中,顧生聽到走廊里傳來一些聲響,他掙扎着想要醒來,身體卻無比沉重。

在這掙扎間,不知何時他沉沉睡去了……

顧生再恢復意識時,是被空青搖醒的,迷迷濛蒙間,他聽見空青說:「那個女職員死了。」

一瞬間,顧生從迷濛中清醒,他驚出一身冷汗,好像再次與死神擦肩而過的後怕。

「下來吧,大家都在客廳。」

顧生應了一聲,思緒無比紛雜,他起身匆忙地洗了把臉,漱了口,便走下樓去……

儘管他已經做了心理準備,卻還是被眼前的景象嚇到了。

女職員被綁在一把椅子上,雙目圓瞪,嘴張開着,脖頸上一圈紫黑色的勒痕,痕迹兩側向上蔓延,死狀恐怖猙獰……

顧生不願再多看一眼,坐在空青身邊。

醫生先開口道:「 她也是窒息死亡,死亡時間在凌晨。」

「把屍體搬到卧室去吧,和之前那女的放一起,擺這兒怪慎得慌!」 濃妝女面露嫌棄,朝西裝男揚了揚下巴。

「我可不去搬!晦氣!」 西裝男態度堅決地拒絕着。

空青站起身道:「我去吧……」

「別了!」 醫生猛然站起身,他自覺有些失態,趕忙換了輕鬆的語氣道:「我來吧。」

言罷醫生起身快速解開女屍身上的繩子,扛在肩上走上樓梯……

西裝男看得直咧嘴:「 這醫生就是不一樣啊!整個屍體跟玩兒似的。」

「我昨晚隱約聽到了一些動靜,可怎麼都醒不過來。」 顧生先開口道:「 兇手在殺人前為什麼要先將她綁起來?」

「昨晚,我聽見小姑娘敲了女職員的門,聽到她們談話一起下樓的聲音,過了不久又聽到有人上樓,我以為是她們回來了,所以並沒在意。今天看來,你的嫌疑很大啊。」 濃妝女轉頭望着小蘿莉。

小蘿莉的表情不再像前一天那樣淡定,掩飾住慌亂道:「 我只是找她談談而已。」

「談了什麼?」

「我只是讓她說出殺人的經過。」

「可現在看來,很明顯她並不是兇手。」

「是我錯了。」 小蘿莉嘆了口氣:「是我判斷失誤,我一直以為她才是兇手。」

「你們並沒有一起上樓,對吧?是你將她綁在椅子上的?憑你的力氣不足以將她綁在這裡!說,誰是你的搭檔!」

空青一連串的逼問讓客廳里的氣氛幾近凝固,小蘿莉剛想矢口否認,西裝男卻先是綳不住了道:「 是她讓我綁的!繩子也是她給的!她說那個女職員就是兇手,將她綁上我們就安全了!我也是為了大家好!」

西裝男一口氣說完,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到小蘿莉身上,他的額頭上不停冒着冷汗。

「呵……」 小蘿莉反倒放鬆般的笑了:「真是蠢貨。」

西裝男不斷重複道:「我不是兇手!我真的沒有殺人!我把她綁好就回到房間了!是她!一定是她在我綁好繩子後又悄悄返回不費吹灰之力就殺了女職員!我只是被她利用了!」

西裝男如泣如訴般指控着小蘿莉。

這時,醫生也放好屍體,回到了座位上。

「我確實是讓這個蠢貨把那女的綁起來。」

小蘿莉坦然說道:「 但是,我並沒有殺她!她是我最大的懷疑對象,把她綁上後,如果沒人死亡,那麼毋庸置疑她便是兇手!那現在看來,她死了,確實是無辜的,但是這樣又有什麼不好呢?她是替在座的每一個人死的!」

小蘿莉表情陰森起來,接著說道:「總要有人死的,不是她就會是在座的某一位。」

情侶中的男生小聲嘀咕道:「你有什麼權利決定別人的生死。」

小蘿莉目光犀利,瞬時掃到男生身上質問道:「那你想死么?你又何嘗不是受益者?你若真的大義凜然今晚就留你在客廳吧!」

男生被這目光嚇得縮了縮脖子,一個二十多歲的男生竟然被一個八九歲小孩兒的氣勢嚇住。

「誰他.么能證明你沒殺她!之前搜查的時候你就擅自離隊!老子看你這個小崽子就他.娘是兇手!一群大人還能讓你個小鬼給耍得團團轉!」 紋身大叔又激動起來,滿臉通紅,恨不得將面前的小女孩兒生吞活剝。

《無限:我的男友是頂配玩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