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無塵魔道
無塵魔道 連載中

無塵魔道

來源:google 作者:淵子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季一 淵子墉

萬物有靈傳聞之中,若是生靈死後依然對世間有着難以割捨的執念情感,便可不上蒼穹,不墮幽冥,集結天地之靈,成為無形無質的蒼生靈願靈願萬千,世間執念,蒼穹之下,化而為魔這便是初魔的由來…………世間修行由來已久,上不知其源,下不知長遠霄漢之後,更有仙秦,仙秦七分,七國立於蒼穹之下汗青神域,大秦神武,大楚符陣,大燕劍修,大齊幻術,大韓神通,大趙馭獸,大魏鬼道,一代代國主至尊共主天下,追尋着傳聞中的初代秦王之傳說,競逐着那輝煌仙秦的大統一之路殺人滅口仙門坐,天下蒼生化初魔生前身後皆是命,誰言世間無因果一名天生血劍的少年,接過了汗青之域最重的那份傳承,逐漸走上一條舉世皆敵的無敵之路我於魔淵畔,還蒼生璀璨我來過,我戰過,我無悔,我問心無愧這是一個孤獨而熱血的故事,你們要在孤獨中看世間光明——我們書中見展開

《無塵魔道》章節試讀:

大老闆勉強地豎立起了自己的手掌,準確地說,他應該是伸出了五根手指。

「第一件……當年的那個……姑娘……她具有靈根……如今在……無生劍宗……」

季一瞳孔驟然一縮。

「第二件……如果你能……出去的話……拿着我懷裡的……青冥令……去……去……蒼瀾郡……青冥劍宗……那裡……那裡……咳……」

大老闆狀態十分不對,顯然已經沒有辦法說出青冥劍宗究竟如何如何了。

或許,在他看來,就算那裡有什麼特殊之處,憑藉著季一的天賦悟性,總該是能有所收穫的。

「第三件……沒有可信任……的靠山之時……藏住無塵……凝血為……劍,或可抽離……世間確有移……移植道先之術……」

「第四件……我死之後……立刻逃……這是你唯一的……機會……往東……記住……」

「第五件……」

大老闆在說完一系列的話之後終究是撐不住了,血流不停,他的生命也在流逝。

季一隻能聽見他用最後的力氣說出了最後一句話。

「小一……替我看看……世間光明。」

聲音越來越小,最終細如蚊吶,生命的氣息終究徹底消散。

季一心頭大震,恍惚不已。

多久了,他多久沒有聽見「小一」這個稱謂了?

是在他開始教自己劍法之時,還是他讓自己去殺人時?

他還記得,自己當初從那個陰暗齷齪的潮濕巷道一身傷痕地走出時,這個老人一臉慈祥地看着自己,用最溫和的語氣說:

「小小年紀,出手卻是如此狠辣,想來不是初犯了吧?」

那時的季一滿臉警惕,強行掩飾住了自己的心虛,跟老人對視。

「我做什麼了么?」

老人呵呵一笑,「能利用自己這小身板兒反殺那群……看你今年不過八歲,我倒是從未見過如此聰慧的小兒……不過,再怎麼說,你也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殺人搶食,你難道不知道殺人犯法么?」

季一額頭冒出冷汗,他可是聽說存縣的縣令明察秋毫,公平公正,向來秉公執法。

「你要抓我去報官么?」

「報官?不。」老人微微一笑,「在這裡,我就是最大的官。」

這是一切的開端。

後來,他就跟着這位老人了,十歲學劍,十二歲四處殺人,如今十五歲,他又殺了這位自己名義上的大老闆。

真真是所謂的世事無常。

這世間的好壞根本就沒人能夠說得清,自然也沒什麼必要去爭論個是非對錯。

……

季一一直是個極其聰慧的人,殺人並不能讓他麻木,反而會讓他想到更多。

這世上,越是強大的人,便越是見慣生死。

季一一直認為自己是個很強大的人,可當大老闆死後,他竟然也有了一種久違的失落之感。

他其實也還想要跟曾經一樣熟練地叫他老王,然後說一聲:「好啊,老王。」

只可惜,當老王從縣令成為大老闆,當他從一個孩童成為一個殺手時,一切就理所應當地不一樣了。

世間亘古不變的,依然只有那生死二字。

季一雙手微微顫抖,在大老闆的屍體之中翻來翻去,從其懷中拿出一枚青黑相間的古樸令牌,一面印仙山仙門,一面刻青冥二字。

砰砰砰砰砰!

連續不斷的難明原因的聲音徐徐傳來,在寂靜無聲的大宅院中顯得分外刺耳。

季一邁着略微有些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

聲音來自很多方向,而他去了東面。

季一出了宅院,踏過了清冷的石板路,忽然而至的春雨已是消停,外面一片泥濘。

約摸百丈之距過後,他終於才發現了明顯的異常。

鮮血。

由於這場春雨的原因,血腥的氣味已經散了不少,可地面流淌過的雨水中的那一抹紅色,實在是太過明顯。

季一閉上了眼,憑藉著無塵劍帶給他的強大感知力,他知曉,就在剛剛,這外面迎來了一場死亡的盛宴。

也許是十人、也許是百人,也許更多,總之,有很多人永久地停留在了這裡。

死法異常詭異,如果真的讓季一自己想像的話,他感覺倒是像傳聞中的爆體而亡。

季一想起了大老闆死前一句句的叮囑,回想起方才的大宅院里竟然除了二人之外再無他人,心裏微微悸動,驀然回首,拚命狂奔。

啪嗒啪嗒!

急促的腳步在雨後的泥濘之中濺起一身的污穢,周圍的景色在季一的眼中迅速變幻。

往回!往回!

再回時,一切彷彿都沒有變化。

那裡,依舊是那個冷冰冰、空蕩蕩的大宅院,窗前冷風吹過,樹葉滴落水珠。

可那裡已經沒有了大老闆的屍體了,原地只剩下一攤血跡和碎肉。

原來……如此。

季一的心中一片冰冷,從頭涼到了腳。

「你為何……不告訴我?」

他不是傻子。

大老闆之所以沒有在大宅院里留下其他的手下,之所以一次又一次地將自己擺在季一的對立面,完全就是在求死。

季一其實一直有些自欺欺人,他想出去,大老闆不讓,所以他們必然會分個生死,然而,他是個用劍的少年,他不想愧對自己的心。

大老闆無論是怎樣的人,他都是養他教他的長輩。

所以他一開始時出手便不狠,所以大老闆公然指出這一點,讓他不要留手。

他一遍又一遍地告訴自己,大老闆就是自己的敵人,只要確定是敵人,那他便已經有了取死之道。

他刻意地忽略了,在他學劍的那段時間,大老闆曾給他看過的一些典籍中的內容:

大燕幽州,無生劍宗,劍法無情,殺人無算。門中弟子皆冷酷無情之輩,其內更有秘傳之術無生劍符,一經種下,再難脫離,受人所制,不得違令。

典籍中關於無生劍符的描述是極為恐怖的,中符者保留着自己的意識,可無論是身體上還是靈魂上,他們都是早已臣服,不敢有任何忤逆施術者的想法,甚至會被迫屈就,迎合施術之人。

這就是說,如果大老闆中了劍符,收到了封鎖存縣的命令,只要他還活着,那麼他即便是再看中季一,他也不得不將之留在這裡。

在這個命令上,他是不受自己控制的。

「只是,那不是如果啊!」

那是事實。大老闆那已經被劍符反噬毀滅的屍體便是明證。

無生劍符子符無數,子符又生子符,大老闆將自己種的符再度分出子符種在那些手下的身上,只要大老闆死了,那些手下便會一同死去,爆體而亡。

他為季一掃清了他能掃清的一切障礙。

除了無生劍宗暗中在存縣安排的其他人外,再無一人可攔季一。

現在想來,大老闆曾經自言自語發牢騷自嘲的話未必便是假的。

「想想也是,我都半截身子入了黃土的人了,哪裡還會在意他們給的那些許諾?存縣這麼多年換了這麼多縣令,找了那麼多地方,不一樣是一無所獲?他們啊……只不過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便隨隨便便安排些雜役過來,將雜役們的一生都留在了這裡,滿足他們的些許空虛感罷了……」

「誰想這樣呢?」

「早知如此,我當初又怎會嚮往劍道大宗,甘為雜役呢?」

大人物隨口一說,便要搭上那麼多人的後半生,這就是這個世界,弱者從來都沒得選。

大老闆最終希望的,便是季一永遠也不知道他的用意,帶着少年人的意氣風發衝出這裡,一路向前,不要回頭。

他真的希望,季一能夠替他看看這世間的光明。哪怕之前他認為季一沒有修仙的靈根也是一樣。

在這個麻木而死寂的存縣,只有季一有着屬於他這個年齡的朝氣與稚氣。所以他要送他出去,無論代價。

一時之間,季一淚流滿面。

……

《無塵魔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