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真沒想做舔狗啊
我真沒想做舔狗啊 連載中

我真沒想做舔狗啊

來源:google 作者:清酒慰長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清酒慰長安 蘇默 都市小說

【都市戀愛狗糧】獲得超級舔狗系統,本想找渣女來一場不談感情的舔狗生涯的蘇默,突然發現不知不覺中,自己怎麼變成了戰狼?蘇默:舔狗很忙,請排隊(系統含量極低,請放心食用)展開

《我真沒想做舔狗啊》章節試讀:

也不多做糾纏,蘇默便走向了顧可可的床位。

甚至連一牆之隔都沒有的距離,顧可可自然是早知道他的到來,只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於是等蘇默走近她的床位,便看見顧可可正盯着隔壁屏風上的花紋欣賞,還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咳咳。」蘇默自然心知肚明,於是輕咳兩聲,想吸引一下顧可可的注意力。

「你怎麼樣了,好一點了嗎。」

「嗯。」

顧可可輕輕應了一聲,卻還是沒轉頭,似乎那屏風上的花美的讓人挪不開眼。

霎時間無言,蘇默都有些後悔一時衝動跑來看看顧可可了。

不過不舒服的時候有人陪在身邊,總是好的吧。

這樣一想,倒也沒什麼了。

餘光瞥見床頭柜上放着幾個蘋果與一把小刀,蘇默便順手拿起了一個開始削皮。

正巧,這時候外面的醫生高聲說了一句:「可可,我有點事,過了這節課再回來啊。那個男同學,麻煩先替我陪一下可可好嗎?」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這醫生的聲音總覺得帶着一絲調笑的意味。

蘇默覺得可能是錯覺吧,只是答應了一聲,然後繼續削着蘋果。

不過邊削皮,蘇默隨口問道:「那個醫生是你很熟悉的人嗎,怎麼直接叫你可可?」

「她是我的表姐。」

顧可可怎麼都看不膩那花,愣是梗着脖子不想轉頭,就直接回答了。

「哦哦,怪不得的,總覺得她眼熟,看來是因為跟你有點像。」

又是沉默。

不過蘇默專心致志的削蘋果,倒也不覺得無聊。

卻不知半米之隔的顧可可情緒有些許的零碎。

怎麼辦,他好像在給我削蘋果,可是我剛吃完了一個,現在不想吃啊。

可是拒絕他的好意似乎又有點不太好。

要不然…

顧可可好不容易下定決心,決定硬着頭皮也要再啃一個蘋果的時候。

就見蘇默把剛剛削好的蘋果送進了自己的嘴巴。

而顧可可的手一時間僵硬在了半空。

一種名為尷尬的氣息正在空中蔓延。

蘇默眨眨眼睛,剛啃下來的一口蘋果也不敢嚼了,沉默的看了看顧可可的手。

「我看垃圾桶里好像有蘋果皮,我以為你吃了一個應該不會再想吃了。」

蘇默無力的解釋。

「啊,是啊,我只是想叫你幫我拿一下紙。」

顧可可的理由更是蒼白。

兩人心照不宣,都沒有繼續這個尷尬的話題。

可憐了顧可可,好不容易把頭都轉過來了,一下子也不知道目光又該看向何處,於是又開始低頭研究起了雪白的被子。

「那個,要不然我們加個聯繫方式吧,同桌這麼久了,我們連個聯繫方式都沒有。」

蘇默找着話題。

「好。」

顧可可拿起了桌上的手機,與蘇默加上了聯繫方式。

意外的是,顧可可這看起來冷冰冰的小模樣,居然用的是一隻很可愛的小貓做頭像。

連昵稱也是『貓貓天下第一可愛』

蘇默隨手打了個備註,閑着無聊,便給顧可可發了條信息。

蘇默:哈嘍.jpg

顧可可:(小貓打招呼).jpg

抬頭偷瞄了一眼顧可可認真的模樣,蘇默突然想開個小玩笑。

蘇默:你很喜歡貓咪嗎?

顧可可:沒有,一般般。(小貓搖頭).jpg

蘇默:好吧,本來還想叫你來我家看看我家那隻會後空翻的小貓的。

顧可可:???(小貓疑惑).jpg

蘇默:會後空翻的小貓超酷的。

逗了一下顧可可,眼瞅了下課時間也快到了,醫生也要回來了。

蘇默便準備走人。

注視着蘇默的離去,直到聽到房門合上的聲音,才將目光移開。

她低着小腦袋,低聲呢喃了一句話。

「謝謝。」

走出醫務室,想到下節的政治課,蘇默一下子不是很想回去。

要不去操場逛兩圈?

這念頭一冒出便如燎原星火,一發不可收拾。

蘇默一向有着把想法付諸於行動的超強執行力。

比如當他一有去網吧玩遊戲的念頭,基本都會付諸行動。

同時他更是有着超強的自制力,總是能把玩遊戲時關於學習的念頭給狠狠壓制住。

胡思亂想之中,便到了操場。

操場很大,籃球場,足球草坪,網球,乒乓球一應俱全,還有一個很大的看台。

不過蘇默一個人也玩不了什麼,便準備沿着跑道的最外圍走一走。

仰頭是蔚藍的天空,連綿的白雲,美輪美奐。

而操場上揮灑汗水的少男少女,亦是青春的風景。

突然,蘇默發現看台的一角,似乎有一個孤單且熟悉的身影。

走近一點,居然是任秋瑩?

蘇默覺得自己骨子裡肯定是有那麼點惡趣味在的。

比如這個時候,他想的就不是走上前去,而是拿出手機給任秋瑩發了個消息。

蘇默:猜猜我在哪?

那邊的任秋瑩肯定是注意到了信息,低頭拿着手機,一個字一個字的回復。

行走的金礦:地獄。

蘇默:???

蘇默:你在咒我死嗎?

怕蘇默看不懂,任秋瑩默默打了個括弧翻譯。

行走的金礦:地獄(教室)

蘇默:學習有那麼可怕嗎?你現在在幹什麼呢?

行走的金礦:與力量與絕望之魔廝殺(上體育課)

蘇默:你現在不會是一個人坐在角落吧?

行走的金礦:怎麼可能,吾正與好友並肩作戰。只是抽空與汝回一下信息。

趁着不良少女正埋頭打字,蘇默一步步地悄悄走近她的身邊。

「這就是你說的與好友並肩作戰嗎?」

走到任秋瑩面前,蘇默調侃道。

正低頭打字的不良少女顯然懵了,抬起小腦袋瓜,還有些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驚嘆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看你太可憐了。」蘇默拍拍灰,坐到任秋瑩的旁邊。

「我才不可憐!習慣孤獨是至強者的必經之路,你這種螻蟻是不會懂的。」任秋瑩被人揭穿謊言,有些氣呼呼的。

「朋友怎麼沒跟你一起?吵架了?」

「我中午回寢室跟她們說我以後可不可以少打一點菜,我們不能浪費,她們生氣不理我了。」

任秋瑩抱着腿,把頭埋下去,不想被蘇默看到她此刻的表情。

她現在其實有些難過,她心裏其實知道的,朋友不是用錢買來的,但她總覺得自己糟糕的脾性,怎麼可能交到一個真正的朋友呢?

所以慢慢的,她習慣用錢來表達友情,她報銷了一切與朋友出去吃喝玩樂的消費,她在與朋友一起時也會用看似中二的話語表達關心,她在與朋友交往的時候其實也收斂了很多性子,她以為這樣得來的友情也可以很美好,但她沒想到僅僅因為一次小小的建議,她居然就被朋友孤立了。

她如今才感覺到了徹骨的孤獨。

如果她不曾見過蘇默與高浩的友情,她也許還要很久很久才能明白這一點吧。

如果她不曾見過光明,她本可以忍受黑暗。

《我真沒想做舔狗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