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在邊疆直播種樹
我在邊疆直播種樹 連載中

我在邊疆直播種樹

來源:google 作者:日常求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沫 現代言情 顧爍

林沫跟着導師去熱帶雨林辨別植物保護珍惜植物然而回來的路上卻遇上了不明物體攻擊醒來後,她看着盤踞在天花板上的食人花沉默了………………是我眼花了還是這個世界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我聽見食人花在叫媽媽!!!∑(°Д°ノ)ノ聽到消息後趕來的導師「…………」寶啊,要不咱先收了你那神通我這心臟不太能接受這種刺激在導師的帶領下林沫決定去西部種樹,還搞起了直播一個月後西部沙漠出現了一片綠林一年後整個九州被籠罩在植物下各類滅絕植物和未知動植物如雨後春筍般湧現看着九州直播截圖上的人蔘果國外專家「…………!!!」放我走,我要到九州看人蔘果樹!展開

《我在邊疆直播種樹》章節試讀:

明晨第一軍醫院

這裡是京都最好的醫院

大概一個月前,防護方和救援隊送來了從海外熱帶雨林里救回來的j大古植物學研究與保護系外研團隊。

據說,當地居民在帶領他們進入森林後,就遇到了不明襲擊。

整個外研團隊都暈倒在危機四伏的雨林里,無一例外。

救援隊發現他們的時候,所有人都沒有知覺地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華盟聽到消息後立馬聯繫當地,在當地醫療條件不好的情況下,組織防護隊包機接外研團隊回國。

第一防護中心醫院接收團隊後立即展開治療。

幾天後,大部分的學生和教授都已經清醒過來。

昨天,最後一個人醒過來的人也出院了。

可官方一直壓着事情沒有公開。

因為重症監護室內,還有一個人一直處於未知狀態,無法治療………

「滴滴——」

穿着無菌服的醫生從監護室里走出來,他搖了搖頭。

「生命體征平穩,還是沒有意識。」

這個名叫林沫的研究生沒有任何遺傳病例,身體各方面包括頭部CT都和正常人一樣,沒有任何問題。

可就是沒辦法蘇醒,對外界也沒有任何反應,像植物人,可又不是植物人。

醫生嘆了一口氣,然後脫下無菌服。

此刻已是晚上九點鐘,他該下班了。

他沒有注意到的是,在他走後陷入黑暗的監護室,儀器忽然滴地一聲亮了。

在一片漆黑之中閃爍着熒光。

黑暗之中有什麼東西開始無聲地生長,蔓延……

——

第二天早上

金色的陽光順着窗沿漫過地面,最後停留在醫院白色的床單上。

忽然,一片嫩綠的葉子伸過來,遮住這亮眼的光芒。

……好睏……好難受……

病床上的年輕女性眼皮一跳,

眉頭慢慢地緊皺

嫩綠的葉子一頓,放棄溫暖的陽光,在女性微微顫動的眼皮上輕輕划過。

女性感覺到一陣令人發癢的觸碰,眼皮猛地一動,猝然睜開了雙眼。

「……」!!!

巨大的鮮紅色花盤杵在天花板上和她對視着,花瓣**赫然分佈着兩列白色的鋸齒。

透明分泌液從花瓣**滴下來,

正好滴在女性的額頭。

女性猛地深吸一口氣,剛剛醒來的茫然和恍惚被嚇得無影無蹤。

這……這是什麼東西,食人花?

「草/……」(一種植物)

她渾身僵硬,意識又開始模糊。

恍惚間聽到一聲稚嫩的喊聲:

【媽媽?】

監護室里發生的事剛好被上班的保安看見。

他雙目失神,眼睛盯着監護室,顫抖着雙手接通前台。

「喂……前,前台嗎?重症監護室里的人醒來了,但是,有……有怪物!」

說完便白眼一翻砰地一聲暈倒在地。

前台「……」???

雖然但是,你暈得也太是時候了,該交代的都說完了。

一她臉懵逼,果斷選擇撥打監護室主醫生的電話,通知他病人醒來了。

「真的?好,我馬上到。」

醫生正在給j大的錢教授複檢,接到電話後扭頭驚喜地對他說:「教授,您那個學生醒了,您要去看看嗎?」

年過40的錢教授頭髮半白,上身穿了一件藍色襯衫,此時正在穿外套。

聞言眼睛一亮,激動地站起來,「好好,小沫終於醒過來了。」

林沫是他帶的最優秀的學生,在植物學這一方面很有天賦。

家裡人本來不願意讓她跟着師兄師姐們出華盟,怕出意外。

是他拍着胸脯保證說一定把她平安帶回來,誰知道出了這麼大的事故。

這幾天他徹夜難眠,愁的頭都大了。

覺得對不起林沫家人對他的信任,同時又很擔憂自己最喜歡的學生。

是他把林沫帶走的,出了事他有何顏面去見她的家人。

錢教授已經做好了林沫再也醒不過來的心理準備。

乍一聽說林沫醒過來,內心的激動無法形容,步履飛快地拽着醫生就往外走。

此刻,重症監護室里,林沫的三觀經歷了破碎又重組。

她用還有些僵硬的手拽着床單顫抖着摸了一把臉,緩慢地坐起來。

「……所以說,你是我創造出來的?」

鮮紅的花瓣向內合攏,似是害羞

【嗯嗯】

…………

「食人花?」

【嗯吶】

得到回復的林沫沉默了

【媽媽,以後我的名字就叫食人花·草(植物名字)嗎?】

「嗯…………?」

她還有點恍惚沒反應過來。

等回過神來,只見那自稱是自己孩子的食人花歡快地搖着花身,葉片抖動。

【好耶,我有名字了,以後我就是食人花草(植物名字)了!】

………倒也不必

林沫嘴角抽搐,想要說什麼卻見它興奮地從花**流下一串不明透明液體。

……

行吧

……你開心就好

_(:зゝ∠)_

不久,走廊里傳來一陣急切的腳步聲。

接着兩個身穿無菌服的人打開了監護室的大門。

是醫生和錢教授。

門剛打開,兩個人的眼前便被一片晃動綠色佔據。

然後那綠色像是聽到了什麼,突然轉過來。

!!!

可以稱得上是龐然大物的花盤驟然出現在兩個人的面前。

錢教授和醫生猛地停住腳步,下意識後撤一步 ,瞳孔收縮,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

那花盤正一開一合。開合間, 泛着寒光的白色鋸齒展現出來,十分恐怖 。

巨大的花瓣呈鮮血一般的顏色,花瓣**無數黑色的線條順着紋理分佈 ,看上去艷麗而又詭異。

天啊…………

錢教授和醫生的心理活動在此刻重合。

那花盤感覺到陌生的氣息,頓時朝着那邊伸過去。

錢教授和醫生嚇得手腳冰涼,頓在原地無法動彈。

眼睜睜看着花盤越來越近,

差一點就要觸碰到他們……

「老錢!」

林沫透過花葉的縫隙看到了熟悉的身影,聲音發緊

「不要!」

·食人花草(植物名字)搖了搖花盤,在距離錢教授不到一寸處停了下來。

【媽媽】

它被林沫嚇到了,聲音有些委屈。

林沫見錢教授沒事,舒了一口氣

「食人花·草(植物名字),這是媽媽的老師,不要傷害他。」

【好吧】

食人花·草(植物名字)有些失落

【媽媽的老師不能吃嗎?】

林沫「!!不能,只要是人類都不能吃!」

【哦……】

食人花·草(植物名字)聽到媽媽說的話,乖乖的遠離面前的人類,縮在了監護室的角落裡。

「老錢,你還好嗎?」

林沫擔憂地望向自己的教授。

錢教授深吸一口氣才緩過來,捂着心臟小心翼翼地走到病床前坐下,對着林沫說

「小沫啊,老師的心臟都要叫你嚇出來了」

「這是什麼情況?」

林沫頓時有些愧疚

「對不起老錢,讓你擔心了。」

「我也不知道,它說自己是食人花,被我無意中創造出來的。」

然後和錢教授聊了醒來之後的事。

聽他說師兄師姐們都已經出院,林沫放下心來。

「小沫,你還記得發生了什麼嗎?我們為什麼突然昏迷了?」

錢教授把這幾天一直都想不明白的事問了出來。

**找過他一次,詢問當時的情況。

他只記得帶着學生們進入到了雨林里,其它的都記不清了。

林沫想了很久,搖搖頭。

「當時眼前白光一閃,接下來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她也感到很迷惑。

看着相談甚歡,氣氛和諧的病人和家屬,被遺忘在一旁的醫生腿軟地靠在門上不敢動。

所以是有多心大你們倆才會在食人花附近說話啊喂

很快,接到通知的哨兵來了,同行的還有一名防護指揮員。

他們不知道情況,一進門就被嚇了一跳,那名指揮員差點拔槍。

「別激動,別激動,沒事兒的」

已經了解情況並且輕易地接受了食人花身份的錢教授揮了揮手

「那孩子不吃人的。」

指揮員「……」!

都吃人了還沒事兒

哨兵乾笑了一下「聽說林同學醒來,我和這位劉指揮員立馬就趕過來了。」

他指了指角落裡的食人花問道

「這是怎麼回事?」

於是林沫又把和錢教授講的話重複了一遍。

…………

聽完之後哨兵和指揮員都有些沉默。

本來以為j大的外研團隊是遭遇了什麼不測,關係到兩盟關係所以才這麼著急地來了解消息。

誰知道這事兒還扯上了靈異事件!

看來這件事要好好地調查一下了,劉上校心想。

哨兵看了看巨大的食人花,目測它的體積在三米左右,然後思考了一下。

「林同學不着急出院吧?」

林沫「嗯。」

「那這樣,你看,這個……食人花暫時不能待在醫院,容易嚇到來往的病人。不如讓劉指揮帶到京都的防護區,那裡地方大,也沒什麼人。你覺得呢?」

恕他實在是不能直視它的名字

林沫想了想「可以嗎?會不會影響到你們?」

哨兵無視劉指揮僵硬的目光,笑「當然不會,這是應該的,不過我們會對食人花進行一些檢查,不會傷害它,你看可以嗎?」

林沫點頭「當然可以,我和教授也能幫忙。我們是植物系的,專業對口。」

「那就這麼說定了,晚上劉指揮會派人來接食人花。」

至於為什麼不白天接,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得到回復的哨兵拉着劉指揮走了,監護室里只留下林沫和錢教授。

還有食人花草。

「你怎麼不把那個什麼·食人花草(植物名字)拉到你們哨兵局去?」

劉指揮走出醫院後踢了哨兵一腳。

哨兵捂着屁股拉開距離

「這不是想着您那兒最近來了幾個刺兒頭嗎,剛好可以給個下馬威嚇嚇他們。」

劉指揮挑眉,想像着臭小子們見到食人花的場景,不由得拍拍哨兵的肩膀。

「行啊,你小子夠陰險,不愧是我帶出來的兵。」

「哪裡哪裡,都是為了團長考慮。」

哨兵在來局裡之前是在劉指揮員手底下當兵的,他嘿嘿一笑摸了摸後腦勺。

他才不會承認自己是怕食人花。

到了中午林沫才送走錢教授。

她拜託教授今天先不要告訴父母自己已經醒來的事,怕食人花嚇到他們。

錢教授答應了,說過幾天師兄師姐們會來看她。

錢教授走後,林沫和食人花·草(植物名字)聊了聊天,熟悉它的習性,又叮囑了幾句,明確強調它不能傷害人類。

食人花·草(植物名字)點點頭。

反正除了人類它還有許多可以吃的東西。

不過,有媽媽的感覺真好。

它小幅度晃動着身軀,在溫暖的陽光下像個人類小孩兒一樣開心。

《我在邊疆直播種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