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家族譜成精了
我家族譜成精了 連載中

我家族譜成精了

來源:google 作者:多喝唐水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多喝唐水 奇幻玄幻 陸為

穿越搞笑驚悚精神病院溫馨提示:親愛的朋友您好,如果你居家期間,您開始和花草樹木聊天這很正常的行為只有在那些花草樹木開始回答您的問題的情況下才有必要尋求協助陸為看着手裡吱哇亂叫的族譜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懷疑中展開

《我家族譜成精了》章節試讀:

八月十五,中秋節,慘白的月光映照在透明的玻璃上,看的離鄉之人的眼眶一陣陣發酸。

陸為百無聊賴的走在大街上,手裡提溜着一袋五仁餡的磚頭。其實陸為一直很奇怪為什麼瓜子仁核桃仁葡萄乾等等這些很好吃的東西糅合在一起為什麼會這麼難吃。

「叮鈴鈴,爸爸,那孫子又給你來電話啦」,陸為掏出手機,看着屏幕上「孫子五號」後一臉不耐,深吸一口氣,點擊接聽,一本正經的學着客服聲音說道:「抱歉,您撥打的用戶暫時無法接聽,請稍後再撥。騷瑞……」

電話那邊淡淡的說道:「繼續說啊,來,繼續你的表演,咋不說了呢?後面的英文不會念了吧,」

陸為一臉尷尬的說道:「啥事啊王總,現在是下班時間,接你電話你得算我加班哈。」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下,恨鐵不成鋼的說道:「陸為,陸大爺!你是怎麼想的,讓你帶客戶去吃飯你帶去了沙縣飯店!讓你帶客戶去看項目你居然帶到了街邊按摩店!還特么騎共享單車去的。你腦子被驢踢了嗎」

張總頓了頓又氣急敗壞的說道「還有!陸為,你玩的挺花啊,還讓客戶吃了兩顆藍色小藥丸!你知道他是怎麼上飛機的嗎?被人架着上飛機的!走路都直哆嗦。你看你做的好事!」

陸為笑嘻嘻着說道「張總,您把心放在盆骨里,合同肯定能簽成,我保證!」

張總咆哮着說道:「你的保證有屁用,明天如果不能簽合同,你就滾蛋。」張總啪的一聲掛斷電話。陸為看着熄滅的屏幕搖了搖頭:「年輕人,太急躁了」

陸為當然不會告訴張總他把客戶的資料早就調查清楚了,巧合的是這位客戶就在這座城市讀的大學,而街邊按摩店裡有這位客戶的初戀……

把電話放進兜了,陸為發現不知不覺間已經快到家了。走進電梯,剛按亮樓層電梯外一大爺和一大媽結伴走了進來。大媽牽着一條泰迪,而那位大爺則牽着一條繩子。

大媽走進電梯後對着那條小泰迪命令道:「兒子,坐下!」那隻小泰迪後腿一彎「啪」立馬坐下了。那老大爺一臉不屑的說:「顯擺啥呢,就你家狗會坐是吧,來,兒子,給大家表演個倒立」,大爺一轉身,一臉懵逼的看着應該拴着狗的繩子:「卧槽,我兒子呢,你們誰見我兒子了?!」

大媽淡淡的說道:「剛在草坪我就見你拿着一根破繩子來回溜達,我尋思着你是用意念遛狗呢」大爺一臉怒意道:「黃淑芬,你跟我等着,如果我兒子找不到你的狗也別想活!」說完大爺一路小跑的跑出了電梯。

黃淑芬一臉厭惡的說道:「個老東西,能的你,小陸,幫我按一下。」陸為按了一下電梯鍵,順口說道:「黃姨,你和李叔還在鬧彆扭啊」黃淑芬無所謂的說道:「就那樣唄,能過過,不過離,反正我們倆沒孩子」

陸為撇了撇嘴,你們兩個對狗一口一個兒子的能好才怪。陸為看了看坐在地上的狗說道:「黃姨,我公司剛發了點月餅,給您點讓孩子嘗嘗。」說著把手機的袋子遞了過去,黃淑芬滿臉笑意的說道:「不用不用,家裡有。」陸為說道:「嗨,給孩子的,看您孩子牙口好肯定喜歡」。

黃淑芬滿心歡喜的接過袋子,轉身就從包里掏出一個包裝簡單的月餅說道:「小陸啊,阿姨這裡有一個特地從城北超市買來的月餅,椒鹽的,特別好吃,你也嘗嘗」

陸為連忙接了過來:「我還真沒吃過椒鹽的月餅。謝謝黃姨」

看着誠懇的陸為黃淑芬心裏暗暗的嘆了口氣,要是我的兒子該多好。走出電梯後,黃淑芬對着陸為笑道:「等你有空來阿姨家玩,阿姨給你做好吃的。」陸為也笑着回應道:「早就聽說黃姨做飯好吃了,等有空了我一定去。」

電梯門緩慢的關上後,悠悠的又往上爬,陸為的笑容平靜了下來。

京都居,大不易,誰也不知道明天會求到誰,在這個一板磚能砸出四五個處長領導的京都生活,陸為無權無勢,只有一張笑臉。

拆開包裝紙,輕輕的咬了一口月餅,「卧槽!這味道?太尼瑪難吃了吧」

陸為一臉震驚的看着手裡的月餅,他以為五仁已經是月餅界最難吃的了,沒想到居然還有比五仁更難吃的!又甜又咸你擱這對沖呢。不用想,肯定又是超市活動免費搶來的。

走出電梯,陸為隨手把餅狀物體扔進垃圾桶里,他都不好意思把這麼難吃的東西稱為月餅!

陸為拿出鑰匙打開房門輕輕的舒了口氣,接着陸為洗了個澡,然後往沙發一躺,隨手拿起桌子上的快樂水喝了一口,「嗝」完美!

「咚」突然,卧室里傳來一聲物品從高處掉落的聲音,「咚」接着又是一聲,這次的聲音好像是有個東西在箱子里亂撞。

難道家裡進賊了?陸為從沙發後面拿出一根鋼管,別問為什麼家裡有鋼管,問就是被害妄想症。陸為慢慢的走到卧室門前,把耳朵貼在門上,奇怪,沒有聲音了,陸為深吸一口氣,猛然撞開房門,「撲通」的一聲因為太用力撞開門後一頭狼狽的栽在床上。

回過神來的他連忙打量四周,可惜人一個也沒有。陸為納悶的從床上下來,小心的打開衣櫃門,除了衣服就是衣服。不死心的拿着鋼管對着窗帘戳了戳,結果啥也沒有。

「奇怪了,難道鬧鬼了?啥東西發出的聲音?」陸為坐在床邊在衣櫃和窗帘之間來迴轉動,「除了窗帘和衣櫃沒地方藏人了啊,除非…」陸為滿臉不信的看着床底下,「不可能吧,床底到地面的距離只有一個巴掌寬,怎麼可能藏的下一個人」

陸為搖了搖頭又自嘲的嘆了口氣,心裏默念着強迫症害死人,好奇心害死貓。不看不死心的陸為慢慢的彎下身子看向床底

果然,床下沒人,除了陸為兩年前丟失的拖鞋外還有一個盒子。「誒,那是啥?」陸為撅着屁股用鋼管把盒子撥弄了出來。

「奇怪,這東西怎麼掉下來了?」陸為手裡拿着的盒子正是裝陸家族譜的盒子,以往這盒子都放在衣櫃的頂端,平常也沒拿下來過,再說了,從衣柜上掉落下來的位置再到床底還有五六步的距離呢,難道這盒子自己長腿了?

至於裏面的族譜是什麼樣,盒子怎麼打開陸為都不知道,模糊的記得陸為小的時候他爺爺去世之前把陸為叫到跟前,摸着他的頭說道「小為,這本族譜是我們陸家的根本,只要我們陸家一天有人在,就把這本族譜保護好,時時刻刻帶在身邊」說完這話的第二天陸老爺子就去世了。

而陸為的父親在他十八歲的時候語重心長的對他說:「兒砸,你也成年了,從今天起你就搬出去住吧」好傢夥,前腳剛吹蠟燭後腳就流落街頭。要不是陸為從初中就開始打零工賺錢當晚睡哪裡都不知道。

艱難的讀完大學的陸為靠着不要臉天下無敵的態度在華夏百強的公司站穩了腳跟,但是陸為的路子太野了,他媽的帶着客戶去街邊按摩店這是人能幹出來的事兒?關鍵那客戶臨走之前還特地打電話來感謝陸為,說過一段時間簽合同還來,還讓陸為多幫忙照顧照顧那個街邊按摩店…

思路再次回到現在的陸為抱着盒子輕輕的晃了晃,裏面似乎有點東西,翻到另一面發現盒子上刻着密密麻麻的紋路,以前也沒注意,最下面有一個食指大小的凹陷,整個盒子渾然天成,沒有一點縫隙。「當初老爹把這東西給我的時候也沒交代啥,所以這玩意兒怎麼打開?」

對,沒錯,十八歲那年切完蛋糕把這個盒子當做生日禮物送給陸為後,陸爸就把陸為趕出家門了。美其名曰「優勝劣汰,適者生存」。

陸為覺得肯定是自己的存在耽誤陸爸和陸媽秀恩愛了,沒見過誰家的父母一把年紀了還互相喂飯的。果然呢,父母是真愛,我就只是意外。

陸為想了想,拿出手機打算問問陸爸,「嘟~~嘟~~嘟~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請稍後再撥,騷瑞~額,嗯,後面是啥來着」電話里傳來陸爸心虛的聲音。

陸為虛着眼說道:「繼續說啊,來,繼續你的表演,咋不說了呢?後面的英文不會念了吧,」

陸爸「嘿嘿」的笑了兩聲:「兒砸,可想死你爹我了,最近怎麼樣,娶媳婦了嗎?有錢沒,借你爸我花花,你媽最近又看上個包,那破包,老貴了」

陸為深吸一口氣:「媳婦剛找到了,明天孩子就出生,一胎99個,有99個孩子喊你爺爺你開不開心?」陸爸道:「臭小子說什麼呢,別開玩笑。」陸為說道:「是你先開玩笑的,問一下,您二老現在跑哪去了,我上回回家家裡都拆遷了你們也不告訴我一下,有你們這樣當父母的嗎?」

「我和你媽在歐洲這邊玩呢,對了,有事說事,我這裡忙着呢」電話那邊的似乎很不穩定,呼呼的風聲從陸為手機里傳了出來。陸為無奈的說道:「咱家這族譜盒子自己長腿跑到我床底下去了,我想看看這盒子里有什麼東西,怎麼打開?」

電話那頭陸爸的聲音安穩了下來:「你確定沒人動那盒子?」陸為轉頭看着卧室四周道:「對啊,沒人動它自己就掉了下來,還莫名其妙的掉在了我的床下面。」陸爸語氣複雜的對陸為說道:「其實我也不知道,你爺爺去世前把這東西託付給你的,讓我在你成年之前代為保管,成年之後就給你,至於怎麼打開,你爺爺沒說」

陸為無奈的對陸爸說道:「行吧,沒事了,老爹你們繼續嗨」

電話那頭陸爸也嘆了口氣:「臭小子長大了」

這邊的陸為打算把盒子再放回衣櫃頂上,不經意間看着盒子上凹陷處停了下來,鬼使神差的把食指放在了凹陷處。

「咚」突然,那盒子猛然一震,又發出撞擊聲,陸為抓起鋼管緊張的盯着盒子,只見那盒子的凹陷出現了一點紅色的液體,迅速的往花紋上蔓延,一剎間,整個盒子上的花紋都閃爍了起來。

「咔」隨着一陣刺耳的聲音傳出,盒子正面的那塊木板緩慢的移動起來。陸為一臉震驚的看着手上的傷口,又看看那個盒子:「這盒子還帶滴血認親的?還需要指紋解鎖?」

「桀桀桀桀,本尊終於出來了,哈哈哈哈,從今天開始,我要這天再遮不住我眼,我要這地再埋不了我心,我要這漫天諸佛,都,,,都給我道歉!」

「什麼聲音?」陸為疑惑的看着盒子裏面,懷疑裏面藏着一部手機,或者別的東西,但絕不可能是這本書在說話!陸為伸手把盒子里的書拿了出來,繼續往盒子裏面看了看,發現沒別的東西了,連個微型麥克風都沒有。

「大膽凡人,快快放下本尊,給本尊設下供位,三牲六果準備齊全,本尊一高興,賞你三五十年壽命!速速去準備!」

陸為看着那本從盒子里拿出來的書嘩啦啦的翻着,不信邪的從頭翻到尾也沒看到發聲的設施。

「大膽凡人,還不速速跪下。快將本尊放回原位,哎,別翻了,停,你再動你信不信我咬你!完犢子了,又被人看光了!」

陸為一臉懵逼的看着那本書的尾頁上,畫著一隻狗和一隻貓。就像是小孩子信手塗鴉的一樣,似是而非,勉強能認出來那是一隻狗和一隻貓。

陸為震驚的對着書說道:「是你在說話?」

那本書的書頁呼啦呼啦的一陣搖晃:「廢話,現在這屋裡除了你就剩下我了,除了我還有誰!」不知為什麼,陸為好像看到了這本書翻了個白眼。

《我家族譜成精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