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父八拜之交的好友
我父八拜之交的好友 連載中

我父八拜之交的好友

來源:google 作者:柏馨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滿玥花 現代言情 程函薇

,是誅九族的大罪」我站在城牆上,如男子一般揖禮:「鄭將軍,昔日戰柔然,你同我父尚有同袍之澤今日陛下受奸人蒙蔽,朝有奸人;強令我出關和親,兼有國恥將軍任由展開

《我父八拜之交的好友》章節試讀:

是誅九族的大罪。」
我站在城牆上,如男子一般揖禮:「鄭將軍,昔日戰柔然,你同我父尚有同袍之澤。
今日陛下受奸人蒙蔽,朝有奸人;強令我出關和親,兼有國恥。
將軍任由奸人蒙蔽聖聽禍亂朝政,此乃不忠;用你保家衛國的本領,帶着你的士兵去威逼你的同袍將女兒送到柔然任人侮辱,此乃不義。
阿父在家中常對我兄弟言說當年之事,每每聽到便覺熱血沸騰,更是十分欽慕將軍德行高尚,今日方知,將軍不過如此,乃是阿父識人不清,錯認忠奸。」
鄭將軍似乎頗為惱怒,吼出的聲音都帶着顫:「我與你父乃是同袍,你父未曾開口,你這小兒卻敢越俎代庖?」
我道:「阿父乃是世間英豪,將軍這不忠不義之人豈配同阿父對話?」
鄭將軍大約是十分生氣的,只是嘴硬道:「於你一人換社稷安寧,某雖不義,你可曾有忠?」
我只笑道:「於我一人換社稷安寧,自然划算,只是不知將軍是否讀過《六國論》?
卻又不知」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後得一夕安寢。
起視四境,而秦兵又至矣。
然則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無厭,奉之彌繁,侵之愈急」此句何解?」
鄭將軍被我說得以手掩面,想是無顏面對我父。
只是我父女二人不肯出城,又有天使的頭顱掛在牆上,雖然打的是「清君側」的名號,可誰都知道:孟家,反了!
既如此,那便如此!
獵獵風聲,我只聽父親爽朗而笑:「吾兒,怕否?」
我握緊手中的弓,聲音鏗鏘有力:「兒不曾畏懼,以女子之身直面此等盛景,雖死無憾。」
父親道:「為父同我兒打個賭,便賭這眼下的困境。」
我問:「可有彩頭?」
父親:「若你贏了,阿父送你一件禮物。」
「若兒輸了?」
父親笑:「你不可能輸。」
我不可能輸。
我的目光瞄準了那城下的主將,他是我父昔日戰柔然的同袍,是千軍萬馬中拼殺出的將才,是我父八拜之交的好友,是逢年過節送來節禮的叔父,是與我父把酒話當年的知己。
但也是他力主送我和親,是辱我國門的劊子手。
我鬆開了弓弦。
破空之聲在風中消弭,那身軀倒下時面上仍帶着錯愕,...

《我父八拜之交的好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