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聽此戩心
聽此戩心 連載中

聽此戩心

來源:google 作者:約伯地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敖聽心 楊戩

好嗑敖聽心和楊戩,寶蓮燈後來二哥看敖聽心的眼神真的有不一樣!戩四值得,寫個同人,劇情都改了,但大致不變不喜勿噴嘻嘻展開

《聽此戩心》章節試讀:

楊戩好像在和嫦娥說笑着什麼,但聽心不太想看,看了也是刺眼。今日她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小氣。

不過片刻,楊戩便和嫦娥道別走了過來。

「四公主既然要和我一同尋那萬青珠,大可在我灌江住下,一來商議方便,再者,三妹近期也要來灌江,想來她也叨咕着和四公主小住。」楊戩倒是波瀾不驚的開口。

聽心思索片刻,便答應了,「那便麻煩真君了,不過,我需叫我那副將和我一起,真君可能應允?」

「當然。」

「多謝真君,那我就先回東海做準備了。」聽心輕點了一下頭,便和楊蟬鬥了個眼神,回東海了。

這聽心前腳才走,楊蟬便想往前回灌江,可半天沒感受到自己老哥的步伐。楊蟬猛然回頭,發現楊戩正一臉深情的盯着早就消失的紅影......

「喂!二哥!你在幹嘛!」楊蟬氣的直跺腳,楊戩才從思緒中走出來,快步去找楊蟬。

「真是的,今天這是怎麼了,你也像失神了是的,方才,四姐姐也像是丟了魂一樣。真是讓人操心。」楊蟬邊走邊和自己老哥嘀咕。

她為何會丟了魂是的,莫非,我們真的見過。楊戩心裏又想起了敖聽心初見自己時的神情,原本有些冷漠的面容一瞬間變得有些委屈遺憾,令他動容並且心痛。

東海龍宮

敖聽心走回自己寢宮,收着東西,又換了一件淡紅色的輕衣。她坐於妝台前,將這金髮重新盤起,用方才的銀扣固定住,理了理兩鬢的碎發,丟失了方才的溫柔,只剩下無盡的巾幗魅力。

「公主!」殿外傳來了一陣歡快,應是落雨知聞她回來,趕來了。

只見落雨跑來,便看見聽心在理頭髮,完全沒了之前她給她裝扮的樣子。

「你怎麼拆了!那樣才好看!」

落雨心裏,聽心是最好看的,只是懶得打扮。方才去天庭,就是落雨硬給聽心換的一身又強行給她搞了個妝造。

「誒呀,等下就得去執行任務了,你得和我一起。」聽心沒理會,又搞了搞。拿了東西,就要示意她往外走,可落雨眯着眼睛看着聽心。

「那,你今日的打扮可不像往日。」落雨越發大膽逼近聽心,聽心小臉一紅,眉眼閃躲着。

「你是不是,要和什麼嬌媚仙男一同辦事了。」

看着落雨一臉的八卦,聽心真想呼她,但還是忍住了。

「什麼仙男,這些日子是要和天庭二郎神一同辦事!」聽心扒拉一下落雨的頭,一臉無奈。

「什麼?!」落雨驚得差點兒跳起來,誰不知道那天上的二郎神,平時是公子顏如玉,天下無人配白衣,捉妖執行任務時,又是輕盈銀甲,飄如遊雲。又都明白,那是天帝的外甥,身份尊貴。

不過,想到這裡,落雨便開始了遐想。一襲白衣配上瀟洒紅裝,簡直就是仙二代配龍公主,妙得很。

這邊聽心又幫落雨拿了那天放她屋裡的海狼玩偶,是落雨睡覺必備。主要是因為,這是聽心那年在人間照着人間小孩兒的布娃娃給她找人做的,是送給她的成年禮。他們倆從小一起長大,落雨雖然沒有親人,但聽心一直把她當做自己的親姐妹。

「寶貝!姐姐來接你,大姐壞壞,捏人家脖子了啦!」說著寶貝的搶下來,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只留聽心一頓白眼,快翻天上去了。

二人到了灌江,在楊蟬的招待下進了楊戩的府邸。

「聽心,你就住這間,落雨住你旁邊那一間。」楊嬋幫聽心將包裹放進屋裡,便帶着她和落雨去膳堂用膳了。

膳堂的餐桌上,落雨埋着頭吃着楊嬋做的菜,「三聖母做的飯果然好吃,這人間的飯菜和東海的果然差別甚大。」說完,又較為收斂的夾走一片瘦肉。

這邊聽心只專註的吃着烤魚,和那日,在溶洞里的味道很是相似。只是,這道更加考究,溶洞里的,沒有鹽巴味道。楊戩坐在她身邊,看她很是喜歡這烤魚,便將那烤魚往她跟前湊了一下。

聽心倒是有些意外,但楊戩沒說話,只是繼續吃着,而落雨和楊嬋,則相視一笑......開始關注這倆人的一舉一動。

楊戩時不時餘光瞟着聽心,聽心雖然吃着烤魚,但也會偶爾小心翼翼的關注楊戩的動作神態。

楊嬋心中生出一計,「二哥對四姐姐可真是照顧,想來都沒因為我喜歡吃什麼就把什麼往我面前湊一下。」

二人皆是一陣尷尬,聽心低頭罵著楊嬋那俏皮的表情。楊戩則是瞪了一眼自家妹妹,讓她吃好自己的飯,少說話。楊戩只好舉杯,向著聽心和落雨,楊嬋也一同跟着,

「楊某甚是佩服東海四公主和副將的軍功事迹,這杯酒,便是慶祝二位來灌江小住。」說著便碰了杯,一飲而盡。楊戩不是愛喝酒之人,只是聽說龍族愛飲酒才拿出酒來招待。

只是,他完全沒注意到,聽心飲下後的表情。落雨也內心喊着,糟了,公主喝了酒......

於是,在幾人吃完飯收拾完後,楊戩便聽見外面傳來了哮天犬的哼唧聲。

楊戩和楊嬋從廚房走出去,便看見了聽心後幾百年都被拿來說笑的笑話。

喝醉了的聽心掙脫落雨的束縛,把哮天犬變成了原形,在楊戩眼裡,聽心不似平時那般嚴肅,紅着小臉,皓齒內鮮,金髮有些凌亂,蹲在哮天犬面前,

「小可愛,來,握手。」哮天犬不想屈服,接過被龍四公主一頓嘲諷,

「嘿?你不是哮天犬嗎?你不會嗎?」一臉不可思議的搖着哮天犬,然後又咧開嘴笑了笑,「沒關係,我教你啊。」

只見聽心一手抓起哮天犬的爪子,瘋狂的上下晃着,「這叫握手,學會了嗎?小可愛~」

接着又放下,正了正身形,一屁股坐下,楊戩本能反應想上前扶起她,但卻又發現此舉極其不妥,生生止住了。怎麼回事,為何總想着照顧她?

只見聽心咳了兩聲,坐直,「握手。」聽心此刻倒像個將軍了,一臉嚴肅的怒視着哮天犬,哮天犬內心呼喚,

「主人,救命啊!」

哮天犬看着聽心突然手中運轉法力,立馬開始握手,雖然一百個不情願,但命更重要一些。

聽心看了吃驚又驚喜,「左手握完了,」原本以為這四公主可以停下來了,結果,「右手,」

哮天犬哭着伸出右手,

「嘿嘿,左手,」

「嘿嘿。右手。」

直到來回不知多少遍哮天犬已經不分左右了,這時聽心的一句話,哮天犬直接裝死過去了。

「兩個一起。」

聽心很是沒玩夠,上前晃着哮天犬,讓它爬起來,但他一點動靜都沒有,於是在楊戩和楊嬋的驚訝的眼神下,落雨心裏罵了無數遍丟人的情況下,聽心死死砸在了哮天犬的身上,睡死過去了。

"二哥,你為什麼不拉住她。 "

「她憨傻的讓我想多看一會兒熱鬧,你為何不去」

「看笑話」

「落雨,你怎麼也不去」

「也看笑話。」

最後,是楊戩輕輕將她抱起來,送回了屋子裡。

她可真是輕...楊戩心裏說著,他坐在自己屋子的床邊,越想越覺得熟悉。從第一面的那個眼神,到那條烤魚,再到她身上溫熱的氣息...楊戩也是喝了些酒的,在這熟悉中睡了過去。

《聽此戩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