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天降小萌寶:王爺爹爹休想逃
天降小萌寶:王爺爹爹休想逃 連載中

天降小萌寶:王爺爹爹休想逃

來源:google 作者:清風在野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月漓 祁墨、許澈

「娘,他們都欺負我」粉嫩包子撇着小嘴委屈巴巴地說楚青漓翻了個白眼,頗有些恨鐵不成鋼地說:「你不會打回去嗎?」「可是我打不過哎」「打不過也得打,氣勢不能輸!」「哦,可是打完我們今天就會沒有飯吃……」楚青漓想了想語重心長地說:「有沒有飯吃不重要,只是包子你還小不能打架鬥毆,暫時放他們一馬吧」包子意味深長地回了個「哦~」楚青漓老臉一紅……展開

《天降小萌寶:王爺爹爹休想逃》章節試讀:

「娘,您饒了我吧!啊!」大清早糯包子凄慘的叫聲不絕於耳,阿香站在一旁想開口卻被楚月漓一個眼神給憋了回去。

只見小小的院子里一大一小兩個身影正一動不動的蹲着馬步,楚月漓的雙手雙腿都綁着自製的沙袋,許是時間久了,額頭上出了一層薄汗。許澈蹲在一旁小臉皺成一團,小腿抖個不停,兩隻小手也不停向下垂,搖搖晃晃還在勉力支撐。

「行了,今日就練到這裡吧。」楚月漓站直身子,接過阿香遞來的帕子擦了擦汗。

許澈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委屈巴巴地看着楚月漓,也不知娘親這些日子怎麼了,每日天還未亮就將他拖出被窩,拉到院子開始慘無人性的訓練,他這小胳膊小腿快要廢了……

阿香見狀趕緊跑過來將許澈拉了起來:「小公子地上涼,快起來!」

楚月漓走到許澈面前摸了摸他的腦袋:「包子,快去洗漱了用飯。」糯包子本想表示抗議,無奈肚子已經咕咕叫個不停,只得作罷。

三人圍坐在一起用着早飯,向來話簍子的糯包子一聲不吭,楚月漓時不時看看他,心下有些瞭然。

用完了飯阿香收拾下去了,糯包子扭過身子正想溜,楚月漓一把將人撈了過來:「又想回屋偷懶不是?」

「我困。」糯包子絞着兩根手指嚅囁道。

楚月漓輕聲問:「你可在怪娘?」

糯包子趕緊搖了搖頭:「沒有沒有,娘這樣做定有娘的道理。」

楚月漓聽見這話心裏更是軟了幾分,捏了捏他白嫩的臉蛋:「其實也沒什麼道理,娘就想未雨綢繆,早早的教你些功夫有備無患,若你實在覺得辛苦不練就是了。」

糯包子正要點頭說辛苦,楚月漓又說道:「不練的話以後就當不成將軍了。」

糯包子一聽就掙脫着跳下地,叉着腰一本正經道:「娘親放心,澈兒不會輕言放棄的,我還能再堅持堅持!」

「哈哈哈,不愧是娘的好兒子!未來的許將軍!」

糯包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等他回了自己屋裡又覺得有些不對勁,難道又被娘親坑了?

待到糯包子離開後,楚月漓斂了笑容,自己都是泥菩薩過河,也不知道能不能護他周全……

想到這楚月漓叫來了阿香:「阿香,之前我讓你探探那兩個婆子的下落有消息嗎?」

「阿香探聽過了,沒人知道那兩人去了哪裡,許是發賣了吧。」

楚月漓心想若真是發賣便罷了,只怕是直接被滅了口,畢竟死人最省心……

夜悄然來臨,窗外弦⽉如鉤,⼏許繁星閃爍着冷⽉,兩個身影偷偷摸摸的翻過院牆,躡手躡腳朝巷道外跑去。

突然,矮胖的身影一個趔趄摔倒在地:「娘!」軟糯的聲音正是許澈。

楚月漓趕緊將他從地上抱起來,悄聲說:「噓,小聲點兒,等會被人發現我倆都完了,可摔疼了?」

小手揉了揉膝蓋:「是有些疼,不過澈兒不怕。」

「嘿,乖兒子,走吧!」

當鋪里,楚月漓和糯包子死死的盯着掌柜,櫃檯上放着兩件許澈的袍子:「掌柜的,你不是在騙我們吧?這衣袍可是上好的料子做的啊,怎麼可能才值五兩銀子?」

掌柜笑了笑:「夫人啊,這料子雖不差,卻並不值錢啊!五兩已經很多了,您去別處怕是還當不到這個價呢!」

楚月漓有些鬱悶,還以為包子這衣服多值錢呢……

「行吧,行吧,五兩就五兩吧!」一分錢難倒英雄漢啊!

兩人從當鋪出來,看着熱鬧的街坊相視一笑,一溜煙兒衝進了人群里。

「娘,我要糖葫蘆!」

「買!」

「娘,我要油果子!」

「買!」

「娘,我要大肉串!」

「買!」

………

一大一小兩人蹲在街邊吃得不亦樂乎,糯包子小胖臉上更是狼藉一片:「娘,真好吃!」

「好吃就多吃點,娘現在有錢!」

糯包子嘴裏塞得滿滿當當,含糊不清的反駁:「唔……狼,那系額的錢吧!」

楚月漓有些尷尬:「哼,臭小子,娘不過是暫時借用你的罷了,以後千倍萬倍的還給你!」又從懷裡拿出手帕給他擦了擦臉。

遠處一個黑衣男子正在街上狂奔,一隊捕快在身後窮追不捨,那男子身輕如燕,飛轉騰挪間將捕快甩開了些,正朝着楚月漓的方向奔來……

楚月漓本想多管閑事,拉着糯包子向後退了幾步,然而眼見男子與捕快的距離越拉越遠,即將要隱入小巷,楚月漓出手了,長腿一掃將男子掀翻在地,又迅速將他雙手反剪,一腳重重的踩在背上,男子似是沒想到有人會攔截自己,一時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壓在了地上。

遠處的捕快終於趕了過來,從楚月漓手中接過男子,其中一個方臉捕快一腳踢在黑衣男子腿上:「媽的小兔崽子,跑得挺快啊!」

「王虎,你幹嘛呢!」一個女捕快見王虎還想再踢急忙開口阻止。

楚月漓這才仔細看向那女捕快,與她年齡相仿,不似閨中女兒般柔美,眉宇間英氣勃勃別有風情。

「行了,別磨嘰,快押回大牢吧,這小子狡猾得很!」一個絡腮鬍的中年捕快喊道。

「是,韓捕頭!」一行人押着男子離開了。

楚月漓悄悄轉身也準備離開,被稱作韓捕頭的中年男人叫住了她:「小娘子請留步,請問如何稱呼?」

「我姓楚。」

「楚姑娘,今日真是多謝你了!」說著朝楚月漓抱拳行了一禮。

楚月漓見狀趕緊擺擺手:「捕頭客氣了,舉手之勞而已,應該的應該的!」

韓捕頭這才露出笑意:「姑娘不必自謙,這司徒小賊我們抓捕了許久,次次都被他逃脫,今日若不是楚姑娘相助怕是又逃掉了!」

「此等小事,捕頭不必放心上。告辭!」楚月漓說完就大步離開了,糯包子竟不在原來的位置。

「誒,楚姑娘你立了功,可至六扇門領取賞銀啊!」韓捕頭趕緊朝她喊道。

楚月漓心中焦急不已,在人群中四處尋找着,始終不見那個小小的身影。

「呃……三夫人。」有人叫住了楚月漓。

楚月漓循着聲音望去,一個年輕男子抱劍站在醉仙樓大門口,頂着一張圓圓的娃娃臉,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是墨王爺身邊的那個隨從,楚月漓想起來了,開口問:「何事?」

「小公子在上面。」祁澤朝頭頂指了指。

楚月漓一聽拔腿朝酒樓跑去,經過祁澤身旁時將他撞了一個側身,來不及道歉就衝進了二樓的廂房。

祁澤呲着嘴揉了揉發麻的肩頭:「這三夫人力道也太重了些……」緊跟着上了樓。

楚月漓此時站在廂房門口,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糯包子背對着她不知道在吃什麼,舞着小手吧嗒吧嗒歡快得很。衣着華麗的男子正蹲在胖小子面前,手裡正拿着紗布在包紮,彷彿沒看見門口杵着的人。

祁澤上樓看見的就是這麼一副詭異的畫面,見祁墨將許澈的褲腿放了下來才開口:「王爺,許三夫人來了。」

「娘,爹爹我娘來了!」糯包子叫起來。

祁墨瞪了他一眼站起身來,面無表情地看了看楚月漓:「進來吧。」

楚月漓硬着頭皮走了進去,跪在地上行禮:「月漓拜見王爺。」

祁墨走到桌旁坐下,接過祁澤遞過來的熱茶抿了一口:「你這娘當得可真稱職啊。」

楚月漓聽來語氣不善,趕緊自我檢討:「王爺,的確是月漓的錯,沒看好澈兒,我保證再也不會這樣了!」

祁墨冷笑:「你拿什麼保證?撇下他去抓賊?」

「月漓知道說什麼王爺都不信我,可澈兒是月漓在這世上最重要的人,這次確實是月漓疏忽了,以後不會的。」

「爹爹,娘親對我很好的,你不要罵她了!」糯包子不知何時跑到了楚月漓身旁摟着她。

祁墨沉默片刻才說道:「既是他的娘親,就當好好待他。」

楚月漓悄悄抬眼看向祁墨,一張俊臉冷冷清清,平白生出幾分落寞孤寂,輕聲地答了句:「是,多謝王爺。」

「爹爹再見!」許澈朝祁墨揮揮胖手準備跟着楚月漓離開。

「小胖子,再給你說一次,以後不準叫我爹!」祁墨忍不住喝道。

許澈死豬不怕開水燙,吐了吐舌頭:「好的,爹爹!娘,快跑!」說完就要奔下樓。

楚月漓趕緊一把拎起他,尷尬的朝祁墨笑了笑,才朝樓下走去。

「三夫人,留步。」祁澤跟在楚月漓身後也下了樓。

楚月漓轉身疑惑的看着他。

「在下祁澤,別無他意,只是希望王爺的話三夫人別往心裏去,王爺對您和小公子並無惡意,今日也是心急才會說了重話。」

楚月漓趕緊擺擺手:「客氣了,今日是月漓有錯,感謝王爺都來不及,又怎會怪王爺。」這尊大佛誰敢記恨,怕不是嫌命長了……

祁澤笑笑:「三夫人以後就知道我說得對不對了……」

回了許府,楚月漓將糯包子的褲腿撩開,細緻包紮的白紗滲出絲絲鮮紅:「包子,磕傷了怎麼不給娘說呢?」

「娘,只是破皮了而已,小問題。」

「屁才小問題,要是感染了怎麼辦!幸好王爺給你清理包紮了。」楚月漓拍了拍他的小腦袋,心想這墨王爺看起來不好相處,對孩童卻如此細心,人還是極好的。

「快給娘講講,怎麼又碰上王爺了?」

「唔……本來我是站在一旁看娘抓賊的,正起勁兒呢,結果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將我擠得找不到方向了,然後就被爹爹撈出去了。」糯包子奶聲奶氣地說著。

楚月漓心中越發後悔,若是被人抱走或是被人群踩傷,她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都怪娘不好,一時沒顧得上你,要是你真出了什麼意外,娘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糯包子抱住楚月漓腦袋:「娘親抓賊是應該的,澈兒不怪。」

聞着淡淡的奶香味,楚月漓憐惜之心更甚。

《天降小萌寶:王爺爹爹休想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