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沈盈盈賀少年小說免費閱讀
沈盈盈賀少年小說免費閱讀 連載中

沈盈盈賀少年小說免費閱讀

來源:google 作者:沈盈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盈盈 現代言情 賀少年

賀少年似有些煩躁地扯開領帶,壓了壓眉尾,似乎對沈盈盈這次鬧得脾氣,有些忍無可忍賀少年從昨天晚上得知沈盈盈去了酒吧時便開始忍耐了一回國便得知沈盈盈大晚上去了夜場,最後還鬧到警察局,心裏自然不高興...展開

《沈盈盈賀少年小說免費閱讀》章節試讀:

車行至賀家,一停下沈盈盈兀自下車帶着畫上樓。
她臨走前在賀家留下不少貴重東西,除去賀少年送給她的那些珠寶外。
其中有幾個相框,價值不菲。
她為了給賀少年今年準備生日禮物時,提前買來裱畫的。
拿着畫,腳步不停,一直上到三樓儲藏室。
從柜子里將相框拿出來,她精心挑選了其中一副。
歐式風格復古風格,知名設計師款,邊框包裹着墨綠色的絲綢,邊角是藏銀雕刻的繁複寓意祝福的圖騰,角上還鑲嵌着四顆紅寶石。
沈盈盈拿着相框看了一會兒,然後毫不猶豫地將裏面裱着的畫抽出。
賀少年一上樓,便見她隨手丟了一張畫在地上,畫飄滑到他的腳邊。
畫是沈盈盈畫的賀少年,什麼時候畫的他不知道,但畫的很好。
現在被人隨意,絲毫不重視的丟在了地上,賀少年看向沈盈盈,眼神變得複雜起來。
沈盈盈沒注意到賀少年的表情。
在她看來,畫框是她自己買的,賀少年的畫自然沒有送給老師的禮物重要。
所以隨手抽出來,再丟棄,並沒有當回事。
等她將畫封完,才見賀少年在一旁皺着眉頭看這她。
沈盈盈解釋:「這畫框是我買的。」
「你的畫隨便找別的地方放吧。」
沈盈盈的語氣聽起來十分隨意。
賀少年捏着畫的指尖逐漸用力,直至泛白,最後他什麼都沒說,而是把畫重新遞給她:「重新裱起來。」
——車上,兩人之間的氣氛不太好,中間隔着一堵厚重的透明牆,沈盈盈將自己封閉在牆的另一邊。
到達季家,將近中午。
賀少年先下車後,打開車門後,邊扣着西裝,邊靜佇在車旁等她。
沈盈盈下車後,賀少年本欲伸手牽她,卻見她大步走在前頭。
伸出的手還停留在空中,而人——早已像雲中雲月一樣,飄然而過。
季家在N市雖不是達官顯貴,但十分有聲望。
紀先生和聞教授一輩子教書育人,雖未有子女,但學生遍布世界各地。
今天的生日宴,學生們從各地趕來,也是為二老撐足了場面。
兩人一進來,便分別走向兩撥人。
賀少年一露面便被人圍着攀談,沈盈盈則跟着幾個同學一起去找聞教授。
聞教授在二樓的露天花園跟學生們聊天,她今年五十歲,保養的十分好,常年在學校里養了一身溫潤如玉的高雅氣質,唇邊掛着淡淡的笑容,十分得體。
沈盈盈在她的學生里雖成就不是最大的,但依舊很出挑,一上樓便被人叫了名字,聞教授的目光也看向這裡。
她露出溫柔的笑,朝着沈盈盈招手:「過來。」
「沈盈盈,這是給教授的禮物嗎?」
她手裡一直拿着東西,旁邊人見到好奇地問。
「嗯,是一幅畫,老師要看看嗎?」
她帶着詢問的眼神看向聞教授。
溫教授點點頭,「好啊,今天來了不少你的學妹,一起看看你的畫。」
不少人開始好奇地張望,畢竟很多在她之後的學生只知道她們有個特別得聞教授寵愛的大師姐,卻一直沒見過。
今天見到真人已經是夠驚艷了,又能見到她的畫……不少人開始踮着腳尖往前湊。
聞教授拆開外面的盒子,將裏面的畫拿出來。
繪的是一幅秋景,一條蜿蜒伸出畫布之外的小河,兩邊種滿了梧桐樹,棕黃泛舊的梧桐葉鋪在河岸的兩邊,一切都是靜止的畫面,將這幅蕭條秋景定格在時間畫布里。
看到畫之後,大多數人驚嘆畫工的純熟外,更多是被裱在畫外的相框吸引。
光是四個邊角上鑲嵌的四顆紅寶石,就叫人移不開眼。
聞教授那雙眼靜靜地看着畫,看不出在想些什麼,沈盈盈心中莫名忐忑,有種被檢查作業的感覺。
「師姐,這個相框是不是古董呀?
看着好復古。」
聞教授這才注意到畫框,目光深沉地看了沈盈盈一眼,然後將畫框拆下:「這幅畫跟這畫框不應景。」
「你將畫框拿回去。」
拆掉畫框的畫顯得十分平淡無奇,沈盈盈的臉逐漸變紅,好像聞教授說她一般。
她本就出生普普通通,因跟賀少年有這段強擰在一起的姻緣,所以這些年過得就像是這幅畫,內容很平淡,卻被一個鑲滿寶石的名貴畫框裱着。
「嗯,我明白。」
聞教授將畫收起來,沈盈盈讓人將畫框拿回車上。
午宴即將開始,眾人準備下樓去。
聞教授卻叫住了她,拿着沈盈盈的畫,目光有些嚴肅:「跟我來書房。」
書房裡,聞教授拿着她的畫,看了半會兒:「你這畫工,退步的不是一點半點。」
沈盈盈有些羞愧,低了低頭。
聞教授:「你天賦雖高,但不要最後因為天賦毀了你。」
「老師,我明白。」
聞教授從抽屜里遞出來一個信封:「這是推薦函,學校那邊我也聯繫了,考試通過的話,今年秋天就能入學。」
沈盈盈接過那種推薦函,心裏感激:「謝謝老師。」
聞教授:「沈盈盈呀,你是我學生里天賦最出眾的,但成就卻幾乎沒有。
既然現在下定決心出國深造,就好好珍惜這次機會。」
「我會的。」
聞教授:「我聽說你從賀家搬出來了?」
「是。」
「想清楚了?」
「嗯,我……打算和賀少年分手。」
聞教授嘆了口氣:「少年的父親是我和季先生的故交,少年也是我們從小看着長大,雖然老師很希望你們最後修成正果,但是——」「這個世界有許多比愛情要更重要的東西,你在賀家浪費這多年……」「老師,我明白。」
她急切地打斷聞教授的話,因為羞恥,臉變得通紅。
「我會出國讀書,以後會好好畫畫。」
——中午宴請結束後,沈盈盈和賀少年並未離開,聞教授二老無子女,按照N市這邊的風俗,晚上還有一頓暖壽酒。
所以,下午留下來的幾乎都是二老的得意門生。
賀少年依舊抽不開身,除了中午吃飯那一小會兒,沈盈盈便沒再見過他。
樓下的宴會廳酒席撤下,擺上甜品,她中午被幾個老同學簇擁着敬酒,沒吃幾口主食。
這會兒有點餓,便下樓來找點吃的。
樓下要比樓上熱鬧,隔着一個宴會廳,旁邊便是季先生今天特地為年輕人組裝的唱個歌房,旁邊還有幾個牌桌。
為了讓他們年輕人玩的更開心,二老都在樓上沒下來。
晃悠到樓下,吃了幾個小蛋糕,喝了一點低泡果酒。
轉身準備上樓時,迎面撞上幾個男男女女,沈盈盈打了一下眼,發現是幾個平日唯賀少年馬首是瞻的賀家狗腿。
沒什麼興趣搭理,準備錯開身上樓。
可顯然,她不想搭理卻不代表這些人想讓她好過。
「沈盈盈,聽說你從賀家搬出來了。」
她轉身:「有事嗎?」
「哥幾個打賭,這次你多久搬回去。」
他們幾個人低笑着說出這些踩踏人的話,卻輕鬆的像是在開什麼玩笑。
沈盈盈第一次聽說賭這個:「你們賭了幾天?」
「三天。」
「才不是,許明朗壓今晚!」
沈盈盈笑笑:「那恐怕要讓你們失望了。」
她淺淺勾着唇,清冽的聲音:「我賭一輩子。」
轉身上樓,撞上從樓上下來的賀少年,男人不知在她身後站了多久,也不知道這番話聽到多少。
總之,他臉色十分不好地一步步靠過來。
隨後,手腕被攥住,賀少年的臉幾乎是黑着的。
沈盈盈掙脫不開,被賀少年強硬地拉進旁邊的休息室。
休息室里的人見狀,立刻散開,很快門被關上,只留下二人。
她的手腕還在男人手裡攥着,輕輕一拉,便貼着男人的西裝靠近,高檔的西裝面料摩擦着她的皮膚,刺刺的。
「一輩子不去找我,嗯?」
沈盈盈心裏已經很無奈,她素來不是喜歡大吵大鬧的性格,本來分手這件事也是想和聲細語就把它解決了的。
可依照賀少年現在的架勢,似乎並不想和平解決。
見沈盈盈垂眉,賀少年捏起她的下巴:「你心裏想很久了是吧?」
沈盈盈不太想說話,在剛才他當眾不顧及她顏面,將她不容反抗地帶進休息室,她便知道——其實分手這件事,賀少年不論同意還是不同意,這只是時間的問題。
他這個人如此高傲,怎麼會讓一個不再愛他,時不時對他冷言冷語的女人在身邊。
「出去住了幾天,心也跟着變野了?」
沈盈盈掙脫開他的手:「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先走了。」
賀少年顯然沒準備就這麼輕易地讓她離開:「三天後我去接你,你把東西全部搬回來——」「還有,把你那小公寓給我退了。」
沈盈盈第一念頭是賀少年為什麼要給她三天時間,後來轉念一想,他工作這麼忙,恐怕是三天後才有空。
心裏有點慶幸,幸好他將工作排在她前面,才會多出來這三天時間。
——晚上,宴會結束。
賀家的車將她送回公寓。
賀少年有種假意的仁慈在裏面,沈盈盈這麼想一個人在外面生活,那麼他成全,只不過這種自由是一種假象,只要他願意,他隨時隨地可以將這扇自由之門關上。
「你可以體驗這種生活,但不要忘記你原來該在的位置。」
沈盈盈:「賀少年,我應該在什麼地方呢?」
「世界這麼大,我為什麼一定要在你身邊?」
她知道這種時候說這種話,很容易連這三天的自由都沒有:「憑什麼你可以想離開便離開,而我想分手卻不行呢?」
賀少年:「這世界上並不是任何事情都是對等的,有些事我可以,但你不行。」
沈盈盈的內心的火苗漸漸平息,四肢冰涼。
這一刻,她發現在賀少年的心裏,他們的地位一直是不平等的。

《沈盈盈賀少年小說免費閱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