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神秘復蘇:開局加入超自然調查所
神秘復蘇:開局加入超自然調查所 連載中

神秘復蘇:開局加入超自然調查所

來源:google 作者:喜歡刺玫果的小星君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唐曉 喜歡刺玫果的小星君 都市小說

「人不能低下高貴的頭,但撿錢時例外」——某一天,窮困潦倒的唐曉突然發現這個世界開始變的有點不一樣了……但這並不算得上是一件好事一封獨特的邀請函,羽蛇神的黃金眼,預知死亡的神秘力量,不可思議的死而復生,遊離於都市的異能者們……古老的神已經蘇醒,黑暗之地蠢蠢欲動,那些潛藏在黑暗深處的災厄之物從從深處蘇醒,精神異變的惡墮開始橫行,這是個充滿危險的世界「那麼,作為平穩秩序的維護者,神的代言人,最具潛能力的唐曉先生,你已經作好帶領我們走向勝利曙光的準備」「當然,我可是最憐憫之心的有為青年,對了,那個站在舞台上雙手張開的傢伙,麻煩把過場費結一下,謝謝」展開

《神秘復蘇:開局加入超自然調查所》章節試讀:

雨夜。

黑暗的街道中,淅淅瀝瀝的小雨從蒼穹中墜落,輕飄飄的落在男人的風衣上。

他深吸了一口氣,黑暗中便亮起了一點紅光,迷人的尼古丁氣味混着透徹心扉的寒意被吸進肺里,轉換成一圈圈煙霧吐了出來。

「呵呵,這天氣還真不錯啊,我的老朋友。」

男人笑了笑,抬手取下銜在嘴角的煙頭,銀白色的煙灰已經結成了長長的一串。

即使雨勢漸漸大了起來,卻沒有絲毫的煙灰掉落,甚至連他腳下的土地都是乾燥的。

彷彿周圍的一切都與他隔絕開來。

忽然,寂靜的城市掀起了一股浪潮,地板上流出了一股通紅的液體,就像是被燒紅的烙鐵般,將青石板烙成了殷紅色。

在血色之中滾落出來一顆腦袋,透過眼珠之中的暗紅色,看着這個黑壓壓的城市。

秘馞的薄霧,瀰漫著腥香。

空氣中氤氳着異常的氣息,周圍都被黑暗和雨水給扭曲了,唯有雷電閃過時,才能看到男人臉上的那一抹冷笑。

手上的香煙已經燃燒殆盡,他再次從風衣中摸索出煙盒,抽出一根,打火點燃,深深地吸上一口,肺中停留幾秒後,緩緩吐出。

趁着打火光亮起的瞬間,便照亮了男人的臉。

他看起來已經很老了,眼瞳碧綠,短須雪白,**浪的頭髮宛如水銀般流動。

「還差一點點,僅僅是三分之一的源力就夠了。」

男人喃喃自語,在這片寂靜里,忽然抬起頭來,因為他感到了有什麼東西在靠近。

他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嘲諷之色。

「再見了,遲來的神職者們。」

話音落下,他整個人便融入了雨聲與黑暗之中,消失不見。

……

過了十來分鐘後,一輛黑色的轎車從雨幕駛來。

暴雨已經把地上的血跡沖洗得非常乾淨,只有一具毫無生機的屍體擺在了那裡。

旁邊早已經拉上了警戒線,幾個身穿制服的男人站在那裡。

很快,車窗搖了下來,露出了一位身着西裝,神態略顯白皙的青年,神情輕淡地注視着這一切。

看到車內的男人的臉後,就有人迎了上來。

「是特殊犯罪。」外面的人頓了頓,「按照規定,我們必須第一時間通知光明會的檢察官來處理。」

「嗯,我已經知道了。」

白霧淡定地回了一句,緊接着便從轎車上走了下來,毫不避諱地讓雨點落在西裝襯衫上。

「現場的狀況怎麼樣,有倖存者嗎?」

白霧面無表情的問道。

「沒有。」

現場的人紛紛搖頭:「這兒遠離市中心,而且還是在這麼狹窄的衚衕里,平常都很少會有人經過。」

白霧沒有再多說什麼,徑直地走到案發現場,蹲下身子,細看着周圍的痕迹。

這是一具男性的屍體,脖子上的動脈早已被割開,鮮血流的到處都是,身體弓成一個蝦形,屍首分離,只有一節脊椎骨暴露在空中。

腦袋已經滾落到了幾米開外,但詭異的是,死者的面目表情卻有着說不出的怪誕,嘴角掛着淡淡的笑容,看上去是如此寧靜,祥和。

白霧沒有多想,他興緻缺缺的掰開了死者的嘴巴,從裏面取出了一點鮮紅的血液,接着從襯衫的內層掏出一點點粉末混合在一起。

很快,血液開始散發出點點瑩光,在土地的四周同樣留下了星星點點的痕迹。

白霧挪動腳步,在土地的一處蹲下,用手沾了點泥土,搓了搓,再放到了鼻尖處輕嗅了幾下。

沒過一會兒後,他重新站了起來,看着前方的黑暗深處,嘴角露出了一絲嘲諷的笑容。

……

在昏暗凌亂的出租屋內。

一張白色的床單下正凸現出一個人的輪廓,裏面的人將頭部朝下,狠狠的扎入枕頭中。

雙手死死的抓住床單,整個身體像條蛆在床上扭來扭去。

「尾號為7546的手機用戶,您當前的話費餘額已不足,為避免停機,請儘快充值……」

在一片昏暗中,手機屏幕驟然亮起,接着便是提示的震動音。

唐曉從被單中伸手拿起手機,藉助光線,能清晰地手臂上半節的鱗片層層扣合,這無人見的角落響起金鐵之音。

慢慢的,唐曉從被單中探出頭來,一雙金黃色的眼睛異常顯眼,眼角處也長出了黑色的鱗膚,一直延伸到額角處。

這已經是他身體持續發生異常的第三天了。

整整三天了……你知道這三天我是怎麼過的嗎?

唐曉想要大聲地怒吼,想要肆無忌憚的宣洩出心中的怒火,但是他做不到。

只要他稍微用點力,胸口處的皮膚便會皸裂開來,接着血肉被層層鱗片覆蓋,痛得他眼淚直流。

有的時候,人的承受能力真的是無窮的,哪怕是在快要窮的餓死的時候,唐曉也沒流過一滴眼淚。

但從身體發生怪變的那一刻,他就覺得自己要瘋了。

雖然憑藉著自己鋼鐵般的意志,他現在還沒有出現什麼精神分裂的徵兆,但這也並不算得上是什麼好事,越是清醒,對痛苦的記憶就越是深刻。

尤其是看着自己慢慢的淪落為一隻怪物,自己卻無能為力的感受,只能看着皮膚一點點被冰冷的鱗片覆蓋,他感覺整個心都涼颼颼的。

能怎麼辦?

唐曉也在內心中無數次詢問自己,他有一種想死的衝動。

但每當腦海里浮現出這種想法時,他的心裏便會與之相對地產生另一種想法:萬一明天會更好呢?

日子總得過下去。

哪怕過不下去也得活下去。

唐曉翻了個身,看到了自已昔日英氣逼人的臉龐變成了,現在這個鬼樣子,終於還是感到了憤怒,手指朝上,大喊一聲。

「我命由我不由天!」

隨着怒吼,心中的鬱悶隨之宣洩,唐曉頓時感覺整個人舒服了起來。

但緊接着,他便感覺到了後悔,前胸腔傳來了皮膚撕裂的聲音,現在的他能夠輕易地捕捉到這些細微的變化。

「咳,咳,嘶~」

他連忙從抽屜里取出紗布,拉開衣服,滲出的血水往胸膛處流下,他用手沾了沾,最終還是沒忍住,放到嘴邊舔了舔,露出了信子般的長舌頭。

空氣中瀰漫著渾濁的氣息,唐曉馬馬虎虎的處理完傷口,癱坐在地上時又忍不住想要仰天長嘯。

「轟隆——」

一聲沉悶的驚雷打響,讓唐曉原本想要脫口而出的豪言壯語頓時給收了回去,他再次孤憐憐地看着周圍的景象。

天空偶爾閃過電光,照亮了他那張如苦瓜般乾癟的面容。

干坐了十幾分鐘後,唐曉從地上站了起來,無論怎樣,現在的生計還是要繼續下去的。

至少--先解決今天的晚餐再說。

唐曉從衣櫃里掏出了雨衣,戴上口罩,接着又掏出了一副墨鏡,把整個身體都遮得嚴嚴實實的。

「……」

唐曉嘆息了一聲,看了眼放桌面上已經好幾天的泡麵盒,毅然地推開門走進了雨夜裡。

……

在陰冷潮濕的街角,一個男人穿過了燈光,在燈光下拉長了他的影子,臉上戴着面具,手裡厚重的手套,身上穿着怪異的服裝。

他腳步匆匆,銀白色的頭髮在這片環境下顯得異常亮眼,在拐過幾個街道後,他走進了一家夜總會。

嘈雜的聲浪淹沒了他,一個穿着露眼的前台女郎湊了過來,露出了嫵媚的神情:

「要點什麼?還是什麼特殊服務?」

男人在吧台坐了下來,聲音有些許嘶啞地說道:「我要一杯威士忌,最好能加冰塊……」

男人伸手摘下了面具,聲音嘶啞的重複道。

吧台女郎的眉頭微微皺起,看上男人的臉頰時帶上一種奇異的目光,但還是按要求吩咐照做。

而大廳里微微有些騷動,一個一臉橫肉的男人抓住了一個身穿黑絲長裙的女服務員,伴着尖叫,紗裙起落頭髮散亂。

雙手在女孩的腰間遊走,扭着肥胖的軀體,嘴裏發出猥瑣的笑容,她身上那股虛無縹緲的香氣讓男人微微僵硬,隨即狠狠的親了下去。

那小姑娘也由反抗到無奈的屈服,看了一眼周圍,所有人都無動於衷的低下了頭。

在這種場合里,霸主擁有處置一切的權力,何況她一個底層的小姑娘,憑着青春的身材和臉蛋來勝任這份工作。

「又來了,還真是令人厭惡的傢伙。」

吧台女郎看着遠處的一幕,臉上流露出了極端的膩煩。

「那人是誰?」

男人端起了威士忌小飲一口,漫不經心地問道。

「某個出來尋歡作樂的紈絝子弟唄,有什麼辦法,他身後有家族罩着,每次來這不僅不給錢,而且耍流氓也不是一兩回了。」

吧台女郎有些無奈的嘆道,她只是在這裡打工賺生活費來謀生的,就算說了什麼也並不能去改變什麼,有時甚至還要一臉假笑地去跟客人陪酒。

男人用手端起酒水,喉嚨微微蠕動着咳嗽了兩聲,臉上帶着一絲笑意說道。

「如果讓你一句話決定那個男人的生死,你會怎麼做?」

「啊?」

女郎微微的愣了一下,一時間沒反應過來,隨即自嘲的笑了笑,臉上閃過一絲苦楚。

「如果真的有這種事的話,那我選擇讓他下地獄好了,那個人就是一個人渣,無惡不作。」

但很快她便搖了搖頭,似乎是意識到自己說了一個很蠢的問題。

但男人卻是搓了搓雪白的短須,隨即打了一個響指說道,「恭喜,你的願望將在夢裡實現。」

接着他緩緩起身,開始朝沙發上那個滿臉橫肉,像頭野豬一樣在女服員懷裡拱來拱去的男人走去。

女郎疑惑的看着男人的背影,隨即發問道,「你是誰?」

「我?」男人微微一愣,「就當我是你的夢吧!」

當夢走進入了舞池的時候,霓虹閃爍的燈光照在他銀白色的髮絲上,與周圍顯得有點格格不入。

隨着距離的靠近,幾個壯漢圍了上來,「這裡已經被包場了,等我們盡興時再滾進來。」

「不不不,我並不是來跳舞的。」

夢擺了擺手,認真的說到,「我只是想讓你看一樣寶貝。」

「什麼寶貝?」

「你想知道嗎?」

「識趣點交出來。」

「好啊!」

夢握緊的拳頭散了開來,在繁雜的光線下看不清握着的是什麼東西,但是當手掌略過幾人的脖子時,一條血線就像是割開了空間,呲啦的一聲鮮血頓時噴濺而出。

那幾個男人捂住脖子,喉嚨在微微的蠕動着,似乎是想吶吼。

但是他們的聲音已經壓不住舞池的音樂,感覺自己就像是被淹沒了一樣,鮮血不停灌進了肺里再也發不出聲音。

即使是發生了這麼大的變故,周圍的人依舊是伴隨着DJ熱舞,各個角落裡的男男女女,瘋狂的扭動的身軀,臉上掛着寧靜的笑容。

彷彿在做着一個美夢。

「你……你,你想幹嘛,我警告你,別過來……不要,我有的是錢。」

在沙發上,那個滿身肥肉的男人驚恐地看着周圍的人群,任憑他怎麼呼喊都無濟於事,一個個都彷彿沉睡在夢境中。

夢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隨後輕聲的說道,「你旁邊的這位女士好像並不喜歡你這樣子做。」

「你……你怎麼知道!」

肥胖男驚恐的說道,臉上的痕用一顫一顫的,看了眼身旁的女服務員,正雙目無神地看着前方,嘴角掛着一抹甜蜜的笑容。

大廳里所有人都成了這幅模樣,除了他自己……以及眼前這個頭髮雪白的男人。

「是這位女士在夢裡告訴我的。」

「夢裡?」

「是的,在夢裡,或許你可以到夢中去問一問她。」

話音落下,夢伸出手去,輕輕的捂住了肥胖男的眼睛,柔和地說道:「晚安,先生,祝你有個好夢。」

一條細線從夢的手中拉了出來,線頭的連接處卻是肥胖男的身體,但詭異的是,他既不掙扎,也不作出任何反抗,露出了一樣痴笑的表情,目光空洞。

夢輕輕的撥動着手中的細線,就像是波動了樂器的弦,縱然發出美不可妙的聲音,但代替美妙樂聲的卻是噴涌而出的血霧。

肥胖男的身體開始急劇的縮小,甚至是萎縮成一具骨架。

夢有些滿意的看着自己的傑作,就在他準備進行下一步的動作的時候,身後響起了一聲槍響,大門被踢開。

砰!

「不好意思,恐怕要打擾你的雅興了,先生。」

一個冷咧的男聲響起,白霧看了看大廳內的場景,右手拿着一把左輪式的手槍。

「根據超自然研究所相關規定,你的行為已經屬於行政庭嚴令禁止的第一危險行為,所以現在,你被捕了。」

「當然,你可以嘗試反抗,不過,我勸你最好不要這樣做。」

白霧用力的擠出了一個危險的假笑,一個空洞洞的槍口,在燈光的照射下,閃耀着可愛的微光……

《神秘復蘇:開局加入超自然調查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