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聖臨天地
聖臨天地 連載中

聖臨天地

來源:google 作者:小喬已隱居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南望伊 奇幻玄幻 慕言

聚靈練氣初融魂,凝虛破鎖方通玄涅槃登天終化神,寰宇之內可稱尊,須知天外仍有天,三境之上有聖人聖人者雖超脫天地之間,但自古以來又有幾人化神,幾人成聖?展開

《聖臨天地》章節試讀:

與往年相比,今年的冬天似乎格外的冷些,就連廬州這個多年以來不曾有丁點雪花的地方,眼下也早已化作白雪皚皚的北國了。

凜冽的北風夾雜着一星半點的雪刮在人的臉上,如同刀子般讓人面頰隱隱生疼。

萬籟俱寂,天地之間一片蒼茫,往日里人流不絕的官道上也早已看不見丁點人煙。

廬州城往南約20餘里的某間小客棧內似乎是有着一些人氣,不過這也難怪,廬州府東臨大海,南扼竹江,北通直道,自古便是東洲水路交通的樞紐,日夜往來商賈無數,眼下雖說世道有些不太平,又多有天災人禍,但行商這種行當,不管什麼時候都不會消失。。

「張掌柜,今晚真是辛苦你在這裡陪我們了啊。」客棧並不是很大,稀稀拉拉的坐着幾桌客人,中間一桌坐了四個人,周圍的角落裡堆滿了貨物,為首的老者向著客棧老闆致歉道。

客棧老闆笑着搖了搖頭,沒有說話,只是起身又給他們桌旁的火爐里添了幾塊炭,又用火鉗搗了幾下,火爐里的火頓時明亮了許多,就連屋子也似乎溫暖了起來。

「這雪下得真是邪性,我還從未見過廬州下過這麼大的雪嘞。」一旁的中年人的感嘆瞬間就得到了客棧內其他人的應和。

「是了,是了,我是廬州土生土長的人,也沒見過這麼大的雪。」

「前兩年我去過一趟北境,那的冬天倒是和今天有點像。」

「嘿,你小子又在胡說,北境的冬天,那雪下的和刀子似的,哪是咱們廬州府的冬天能比的。」

張掌柜坐在櫃檯內,一邊撥弄着算盤上的算珠,一邊凝神聽着客棧頗有些熱火朝天的討論,他自是沒有去過什麼北境,更沒有見過北境的冬天,大半生也只守着這個從祖父輩就傳下來的小店,給南來北往的行商提供個歇腳喝茶的地方,起早貪黑也不過是為了掙幾個辛苦錢罷了。

不過聽着這些往來於四方的商賈說著外面的故事,他似乎也覺得自己算得上是見多識廣了。

先前的老者自和張掌柜搭過一句話後就一直沒有在說話,只是愣愣的看着手中的茶盞。

「近來天氣如此多變,老先生怎麼不等些時日再趕路呢?」張掌柜起身給老者手中的茶盞添滿了熱水,笑着問道。

老者苦笑着搖了搖頭,將手中茶盞的水一飲而盡,道:「現如今的世道啊,難唷!」

張掌柜微微一愣,只是道了一聲:「啊?」

老者又是苦笑了一聲:「張掌柜你從未出過這廬州府,又怎會知道外面的世事,這些年各鎮諸侯雖沒有明面上的攻伐,但暗地的齷齪卻絲毫不少,我等行商之人往來各地,在各鎮諸侯眼中簡直就成了大肥羊般被層層盤剝,一年下來落到口袋裡的也沒幾個大子。」

張老闆默然無語,老者繼續道:「若只是多交些稅款,倒也沒什麼所謂。只是如今天下盜賊橫行,佔山為王者、打家劫舍者多不可數,我等之人在外行商,整日里提心弔膽生怕遇上強人白白送了命去,這才着急趕路啊。」

張老闆搖了搖頭,他雖聽說天下不甚太平,但廬州府內卻是大體安穩,也未曾出過什麼亂子。

「哼,要我說就是當今小天子無能,這才讓天下大亂。」一旁的年輕人倒是心直口快,不滿道。

「莫要胡說!」老者面色一變,朝着年輕人輕喝道。

「我哪裡有胡說,若是這位小天子有本事的話,哪有如今的天下大亂。」年輕人撇了撇嘴,毫不在意道。

「桀,桀…」

角落裡傳來的如磨砂般嘶啞難聽的笑聲不禁讓人眉頭一皺,年輕人被打斷了話頭,頗有些不滿的朝着角落裡看去。

「照這位先生所說,眼下天下大亂便是你口中所謂的小天子的過失嘍?」

年輕人微微一愣,角落裡的身影在油燈下有些模糊,看不清多大年紀,依稀可以看出是個中年男子,只是這聲音卻如老鴉夜啼,着實難聽的緊。

「這位兄台。」

又是一聲輕呼,年輕人扭頭望去,原是隔壁桌上的少年。

少年生的唇紅齒白,面如冠玉,眼如點漆,尤是眉心處的一顆紅點,當真宛如神仙中人,只是面色有些過於白凈了些,甚至沒什麼血色,一身青色長衫已經洗的有些發白,卻也不能掩蓋其身上出塵的氣質。

少年溫和的笑了笑,道:「這位兄台額形低窄,其天庭右側三分處似有凹陷,應指中年之前或有災殃,加之兄台口大且齒不齊,又有橫紋長於人中之處,料有禍從口出之意。看兄台年歲,不如少說話,也好少些災禍端。」

一桌四人齊齊變了面色,當中的老者和年輕人更是站了起來,眼睛緊緊盯着眼前的少年,但這少年仍是溫和的笑着,絲毫不見異樣。

老者與年輕人對視一眼,遲疑片刻後年輕人還是微一拱手勉強道:「多謝小兄弟賜教。」

少年低頭還了一禮,卻也沒有再說些什麼了。

隨着老者和年輕人坐了回去,整個客棧又沉浸在一片沉默之中,張老闆看了兩眼少年,只覺得自己也算閱人無數,可是這般飄逸若仙的少年當真也是第一次遇見。

「這位小兄弟既有這般本事,可否為我測上一卦?」角落裡中年人的聲音又一次打破了沉默,這次他倒是沒有繼續追問之前的年輕人,聲音也正常了許多。

「在下才疏學淺,若是閣下不嫌棄,我倒是願意為閣下測上一測,只是不知閣下想測什麼。」少年倒是沒有推脫,饒有興趣的看着這個藏在陰影里的人。

「我受人之託,前來廬州辦些事情,想問此行禍福如何。」陰影中的男人頓了頓,然後繼續道:「我生的相貌醜陋不願現於人前,生辰八字也記不大清了,就請小兄弟給我測個名字,我行走江湖本名早已不用,後來自己給自己取了個諢號喚作陰屍人。」

少年眉頭微微一皺,片刻之後又舒緩了起來,沉吟片刻後道:「天生萬物,人最有靈,然陰屍者這般陰邪之物如何能做人名,閣下取這般名姓自是不信鬼神之輩,又何須問前路與我?」

陰影中的男子聞言哈哈一笑,撫掌嘆道:「妙解,當真是妙解,往日里聽聞廬州府東陵君慕恆的獨子慕言只是生得一副好皮囊,今日一見方知傳言大繆啊。」

《聖臨天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