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殺神白禮
殺神白禮 連載中

殺神白禮

來源:google 作者:菜刀砍閃電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白禮 菜刀砍閃電 都市小說

高等文明的最好統治者,造兄弟背叛,流落低等文明的藍星,看至尊仙帝化身殺神,從藍星逐步崛起,殺向宇宙!展開

《殺神白禮》章節試讀:

『這個星球靈氣枯竭到幾乎沒有,沒有靈氣,就沒有辦法修鍊仙法。』

『但是,目前最主要的就是先提升實力,得先擁有在這顆星辰上的自保能力再說。』

『畢竟,這個世界的高級武者和熱武器完全可以威脅我的生命。』

白禮看着自己現在的孱弱身體想着。

『況且現在的我,力量和速度就是常人水平,根本不具備多少戰力,剛才能夠勉強打敗張揚他們五人,只不過腦海中有着無數文明的神武技而已。』

目前白禮只是肉體凡胎,根本使用不了靈術、法術、仙法、神通等等,只能用點低等文明在練氣層次的神武技而已。

『但神武技也好,武道技巧也好,發揮威力的基礎是與之對應的強悍身體素質,你教會嬰兒所有的殺人秘技,嬰兒也打不過一個成年人。』

『現在只要我被張揚家的一群保鏢圍住,或者級別高的武道高手,根本就沒有反抗之力。』

『所以,目前既然無法修鍊仙法,那最主要的就是提高這具身體的素質和戰力。』

「等實力增強之後,就要儘快尋找這個星球的修仙資源,爭取早日到達金丹境界,儘早離開這裡,尋找到更高等的文明,不斷變強,然後殺回神光仙域,向那對賤人復仇!」

「走,去雲州蒼翠山雲霧林海景區!」坐上的士的白禮跟司機說道。

雖然藍星上已經沒有靈氣,無法修鍊仙法,但是原本白帝研究上千年都無法破解的天道魔圖。

在轟碎白帝身體,進入白帝神魂之中後,上面竟然顯現出了一門極為恐怖的功法:吞天食日魔功。

雖然這門九級文明的魔功,也跟一些仙法一樣需要各種天材地寶,海量資源。

但是它還可以通過吸收各種生靈的生命精華,進行生命進化,這樣白禮不需要靈氣也能提升自己的實力。

的士行駛了一個小時以後,遠離了雲州市區,來到了雲霧蒼翠山景區。

雲州之所以稱為雲州,一是因為雲州多山,很多山川雲霧繚繞,宛若仙境。

二是因為雲州多樹,數萬公頃的林海,讓水汽蒸騰,在上空形成白色雲霧,所以這才有了雲州的稱呼。

此時,白禮來到的蒼翠山,正是數萬公頃原始林海的所在地。

遠遠望去,只見層巒疊嶂、滿目翠綠,山嶺蔓延不絕,與天際連為一線;各種河流、瀑布、湖泊更是川流不息。

剛剛走進,就有一種醉氧的感覺,不由得讓人有一種從裡到外沁人心脾的舒爽。

白禮來到一處瀑布旁的青石台上坐定,開始按照吞天食日魔功上面的功法運轉。

一道道黑色的魔紋,開始從白禮的體內浮現皮膚表面,然後遍布白禮的全身,好像全身紋滿了黑色紋身一般。

黑色魔紋的出現,讓此時的白禮好像變成了一個吸鐵石一般,周圍遍布高大樹木的林海,開始無風自動,開始齊齊向著白禮搖擺。

好像在匍匐參拜他們的帝王一般,然後樹萬公頃的林海中的各種樹木、藤蔓、花草開始齊齊地冒出綠色光暈。

綠色光暈有大有小,然後無數的綠色光暈,好像黑夜漫天飛舞的螢火蟲一樣,齊齊向著白禮所在的這片區域聚集。

在白禮所在的上空形成一片綠色的旋轉雲團,然後從雲團中心的位置,鑽出兩條好似綠色長蛇的生命精氣,奔着白禮的鼻孔鑽了進去。

一時間,原本孱弱普通的白禮身體,好似經歷了洗精伐髓一般,身體內部一陣噼里啪啦炒豆子般的爆響。

白禮的身高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生拔高了幾公分,從原來的172直接長高到了178。

原本皮包骨般乾瘦的身體,也逐漸精壯起來,全身肌肉得到全面的進化生長,整體線條流暢好似奔跑的雲豹。

無數的黑色雜質,順着白禮的無數毛孔被排了出來,讓原本粗糙暗黃的皮膚,變得白皙晶瑩,好似蒙上了一層光暈。

然而白禮的身體變化並沒有結束,數萬公頃的林海何其廣闊,空中的旋轉綠雲越積越大,已經有數畝大小,那長蛇一般的綠色生命精氣,也正源源不斷地鑽進白禮的鼻子里。

白禮的筋、骨、皮進化躍遷完成以後,他原本封閉滯澀的任督二脈、奇經八脈、十二正經開始像河道疏通一樣,被逐一打通。

(本書所寫的任督二脈,不同於現實世界所認知的屬於奇經八脈的任督二脈,本書中的任督二脈與奇經八脈是不相同的經絡。)

生命精氣如同奔流的江河,在其中暢通無阻、滾滾而來,無窮的力量充滿全身,讓白禮現在都有一種,自己跺一腳大地都要顫抖的感覺。

然而,身體的蛻變還遠沒有結束。

人的身體無比神秘奧妙,堪比神藏,在疏通了人類已知的經脈之後,生命精氣開始向著白禮身體更深層次的領域進發,開發人類尚未了解的神藏。

此時,周圍數萬公頃,植物生命散發的綠色光暈已經全部在這裡聚集完成,白禮的頭頂已經凝聚了數十畝的綠色雲層。

綠色雲層全是生命精氣所在,瞬間化作兩條碗口長約百米的綠色精氣巨蟒,奔着白禮的頭頂一衝而下。

然後龐大的生命精氣,順着白禮的眼、耳、口、鼻七竅源源不斷的鑽入,白禮也像打擺子一樣,渾身止不住的顫抖起來。

咔!

隨着身體內的一聲巨響,好似身體內隱藏的一把鎖被打開,打開了一扇大門一般,生命精氣更加瘋狂地湧入白禮身體。

咔咔咔!

身體里數十、上百聲巨響響起,數十畝生命精氣雲層化作的兩條百米巨蟒,竟然瞬間被全部吸入白禮的身體。

轟!

一時間,白禮體內百脈俱開,無窮無盡的能量精氣,在白禮體內翻湧滾動,好似綿延無盡的大江大河一般。

好似無數把,封閉人類身體深層神藏的基因鎖同時打開,恐怖的力量再次從白禮的身體內部爆發。

白禮身體四周方圓數十米的空氣直接爆炸,瞬間將周圍的山石樹木炸裂開來,連旁邊湍急奔流的瀑布都直接停止流動,彷彿這片區域直接形成了真空一般。

「真氣如海,百脈俱開,我已進入練氣六層初期!」白禮睜開雙眼,長身而起,感受着體內磅礴浩大的力量說道。

練氣期分為九層,每一層又分為初、中、後、巔峰四個層次。

雖然無法吸納靈氣凝聚靈體,修鍊法術神通,但是修仙者的練氣九層,足夠讓白禮的肉體戰力達到一個恐怖的水平。

「這個偏遠星球的植物,生命等級太低,再吸收他們的生命精華只能修復傷勢、恢復青春、增長壽元,但是對於實力的提升就只能到練氣六層初期罷了。」

「除非能夠找到生命等級更高,或者進化層次更高的生命,吸收他們的生命精華,否則練氣六層就是我在這個星辰上的實力極限了。」

雲霧林海的另一處密林當中,一個端坐在數十米高的巨大樹冠上打坐的人,忽然睜開了眼睛,一臉疑惑地望向了白禮所在的方位。

這人四十上下年紀,身體乾瘦,但眼神銳利,目光如鷹,此時身體竟然穩穩的端坐在樹冠的樹葉之上,就好像一個綠色蓮台托着他一樣,無比地神奇。

竟然有人,能夠坐在樹葉之上,這,當真是匪夷所思。

『嗯?奇怪,為什麼我隱隱地感覺,周圍有着如川如海的恐怖自然能量在往那個方向聚集呢?』

那鷹眼男人,十分詫異。

『難道有不出世的絕世高手前輩在此潛修嗎?每日清晨我都在這裡修鍊,可從沒碰上過什麼絕世高手啊!』

『這位前輩真的是修為高深如龍啊!今日一定是衝破大關,龍虎交泰,才會引發異象讓我察覺,應當前去拜會才是!』

正當鷹眼男人準備離開的時候,忽然嘴角裂出一抹冷笑:「真是陰魂不散啊!」

「既然來了,就出來吧,鬼鬼祟祟的,怎麼抓我回去請功啊!」

說完,森林裏走出一個渾身髒兮兮的小女孩,怯生生地走到鷹眼男人身旁,怕怕地說道:「叔叔,我在森林裏走丟了,好餓好怕,你能給我一點吃的嗎?」

說完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憐巴巴地看向鷹眼男人。

『嗯?我還以為是追殺我的人,看來是神經過於緊張了。』

鷹眼男人,面色冷酷,但還是從懷裡逃出一塊麵餅遞給了女孩兒。

女孩兒霎時接過,然後就狼吞虎咽地大口吃了起來,看向男人的目光中滿是感激之色。

吃完,女孩兒臉上終於恢復了一點血色,看着鷹眼男人,頓時感動的眼淚嘩嘩,雙腿直接跪倒在男人身前。

「謝謝叔叔,沒有你,我就要被餓死了!」說著低頭磕了下去。

『唉,看來世上的可憐之人,還是很多啊!』鷹眼男人兀自想着。

不成想,跪下磕頭起身的小姑娘,突然一個前沖,右手成爪抓向了鷹眼男人的小腹。

只見那小姑年右爪抓出的瞬間,原本白皙嬌嫩的小手之上竟然鍍上了一層黑色的金屬光澤。

江西鷹爪門的鷹爪功,而且還是練到了抓石成粉、爪如金剛的高深層次。

小姑娘的突然發難就在電光火石之間,鷹眼男人根本就沒有防備,那金剛狼一般的鐵爪就抓在了他的小腹之上。

這一下是要將他,剖腹掏腸啊!

嘭!

一聲金屬敲擊皮革的聲響傳來,已經得手的小女孩兒竟然發現,自己的鐵爪在距離鷹眼男人小腹皮膚一厘米的地方就停了下來。

只見一層,一厘米厚的無色真氣,覆蓋鷹眼男人的體表皮膚,小女孩兒的鐵爪好似陷入泥沼,再也無法前進分毫。

「真氣覆體,刀槍不入?你已經達到了內練二重,打通奇經八脈,成了一流高手?!」小女孩驚詫不已,臉上滿是驚懼之色,嘴裏竟然發出了成年女性的聲音。

接着鷹眼男人身上,一股巨大的反彈之力傳出,咔嚓一聲,小女孩兒的胳膊應聲折斷。

「哈哈,外練三重,練筋、練骨、練皮,區區一個練皮如鐵的外練三重的三流高手,也想傷到我嗎,再練五十年吧!」

說著鷹眼男人並指一揮,一片掉落的樹葉被他兩指夾住,划過了小女孩兒的脖頸。

那雪白的脖頸處,一道紅線浮現,接着鮮血噴涌而出,小女孩兒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真氣所致,摘花飛葉,皆可傷人!

不過,殺完人的鷹眼男人並沒有離開,而是淡淡地說道:「怎麼,師兄,看到我到了內練二重,成了一流高手,就不敢出來見我了嗎?」

接着鷹眼男人聲音一冷道:「你們以為,你們還走得了嗎?」

這時從樹林中走出了一個高個男人,這名男人神情冷峻,身後還跟着一幫手拿各式兵器的人。

「雲龍師弟,沒想到你剛剛叛逃師門兩年就已經到了一流高手境界,看來你盜取的以氣御刀秘籍,果然是神異非凡啊!」說著高個男人眼中不禁流露出羨慕貪婪之色。

「哪裡,哪裡,我只是略有小成而已,不知道雲川師兄如今成就如何,今天在這裡是準備與小弟,飛刀相絕嗎?」

鷹眼男人李雲龍目光凌厲,自從自己偷了飛刀門的秘籍,叛逃出飛刀門之後,這飛刀門竟然整整追殺了自己兩年。

好幾次險象環生,差點身死。

這次暗算,要不是他打通了奇經八脈,進入內練二重境界,成為一流高手,擁有了真氣內勁覆蓋全身的實力,恐怕自己也死在這裡了。

「哈哈,師弟說笑了。外練三重:筋、骨、皮,內練三重:任督、奇經八脈、十二正經。」

「練成外練第三重,皮膚如鐵,刀槍不入,進入鐵皮金身境界,在武道圈子,可以算得上三流高手。」

「打通任督二脈,練成內練第一重境界,初步掌握真氣內勁,可以隔山打牛,攻擊人內臟,破鐵皮金身,可以算得上二流高手。」

「像師弟現在,打通奇經八脈,練成內練第二重境界,真氣內勁覆蓋全身,則是妥妥的一流高手。」

「而在飛刀門,非一流高手不得使用飛刀的門規誰不清楚?愚兄白白長你兩歲,可惜到了現在還在二流高手境界徘徊,恐怕此生都與我門的飛刀絕技無緣了!」

「所以雲龍師弟說與我對刀,是笑話我了!」

高個男人云川有些苦澀地說道,這雲龍晚他兩年入門,是他的師弟,如今卻先他一步邁入一流高手行列,他怎麼能不苦澀呢。

飛刀門是一流的武道門派,對飛刀絕技要求的內功層次非常之高,必須要達到內練二重才可發刀,但一刀飛出,電光火石,例無虛發,絕對是一等一的神功。

不像那些三流的小門小派,隨便抓把銀針、鐵蒺藜、柳葉刀等暗器就可以隨便亂扔。

這樣的武功對付外練一、二重的一般人還行,對付外練三重的鐵皮境的三流高手,根本就是撓痒痒。

所以雲川也不是不想用本門至高絕技,只是自己的內功修為層次還不夠而已,因為自己僅僅達到了內練一重而已。

「既然師兄不出刀,就別怪小弟無禮了!」雲龍面色一沉,一掌打在身旁水桶粗的樹榦之上。

水桶粗的高大林木如遭錘擊,樹葉雪片般紛紛落下。

見到這樣的場景,雲川和他帶來的一眾飛刀門弟子頓時面色劇變,頓時一個個全身浮現出青黑色的鐵皮,拔出一柄柄利刃持在手中,做好防禦姿勢。

「嘿嘿,師門還真的看得起我,對付原本二流高手的我,竟然叫師兄你帶了二十多名鐵皮巔峰的弟子,真的是要我葬生於此啊!」

原本同屬於二流高手層次的,雲川和雲龍本就不相上下,而師兄雲川的武功還正好克制雲龍,再加上這二十多名全身鐵皮的三流高手,雲龍哪還有活路啊!

但此時,形勢卻大不相同,只見一雙鷹眼的雲龍全身真氣鼓盪,兩隻袖就像兩個巨大的扇子。

一袖揮出,就裹挾着落下的十數枚樹葉飛射而出,那一枚枚樹葉好似高速射出的狙擊子彈一般,兩袖齊甩,就有一批批數之不盡的樹葉發出。

一時間雲龍身上,好似裝滿了無數的加特林槍管,一枚枚堪比狙擊子彈的樹葉,射向四周的飛刀門弟子。

飛刀門弟子將手中利刃舞做一團,好似旋風一般,當真是針扎不入、潑水不進一般。

然而只聽得無數聲嗖嗖嗖的破空之聲響起。

一片片堪比鋼片的樹葉,割傷了飛刀門弟子的血管肌肉,劃破了他們的喉嚨脖頸,一個個飛刀門弟子好似遭受了機槍掃射一般,全身上下滿是插入身體的樹葉,一片血肉模糊。

咚咚咚!

一個個咽氣倒地,再無聲息。

而進入二流高手境界的師兄雲川,早已練就了真氣內勁,只是不能像雲龍一般覆蓋全身和手中兵器而已。

只見他全身覆蓋青黑鐵皮,雙掌之上有青色真氣覆蓋,一枚枚射向他的樹葉,被他那堪比蝴蝶紛飛的青色雙掌紛紛盪開。

除了小腿皮膚被一片樹葉割開一個口子,身上根本沒有半點傷痕。

「哈哈,師兄好武藝!」雲龍拍手稱讚道,「你值得我出刀了!」

霎時,雲龍全身真氣澎湃,抬手一揚,一道寒光激射而出,雲川根本沒來得急看清,只能憑感覺將青色雙掌擋於身前。

噗噗!

兩聲響起,一道寒光直接擊穿雲川雙掌,從他的喉嚨透射而過,雲川雙眼瞪大。

嘴裏嗚嗚喊道:「這,就是一流高手境界的實力嗎?」

頭向一邊一歪,死的不能再死了。

雲龍陰冷,對這位追殺自己的師兄毫無痛惜之色,反而神情緊張地向著一個方向追去。

「還有落網之魚!」

雲龍身形快似飛梭,行如鬼魅,幾個飛縱,就遠遠看到了前面走的白禮。

「小子,既然你們為了以氣御刀秘籍而來,還沒有收穫就離開是不是可惜了?」雲龍在後面,聲音陰冷地說道。

以氣御刀秘籍乃當今絕世武學,決不能讓知道這個消息的人活着離開。

「你說的那狗屁武功我根本不惜的瞅一眼,滾吧!」準備離開的白禮,毫不停留,繼續閑庭信步地向前趕路。

「哼!找死!」

雲龍飛手彈出一片樹葉,樹葉如刀,奔若流火,向著白禮的腦後飛射而去。

眼見白禮就要像飛刀門那幾人一樣,殞命當場,誰承想,好似狙擊子彈的樹葉飛刀,到了白禮身後十丈遠的距離竟然停了下來,飄落到了地上。

不,那不是停了下來,而是被一股強大的無形力量所阻擋了下來。

「這是……,內練三重,真氣外放!他是,絕世高手?」雲龍驚訝道。

「這怎麼可能?打通人體十二正經,練就內練三重之後,不是最多真氣外放一丈嗎?最厲害的絕頂天才,也就只能外放三丈吧,他的真氣怎麼會如此雄渾無盡?」

雲龍已經吃驚道不能用語言來形容。

「不行,以氣御刀秘籍的消息絕對不能走漏,不然整個武道界的人都會無休無止地追殺我搶奪,不行,即使他是內練三重的絕世高手也不行!」

霎時,雲龍全身真氣鼓盪,運氣御刀,一道寒光好似電光火芒一般,從他的手中激射而出!

竟然毫無聲響,堪堪超越了三倍音速,達到1000多米每秒,堪比狙擊子彈的速度,根本非人力所能為。

恐怕此時,即使有人用狙擊槍跟雲龍對射,雲龍的飛刀也會霎時打掉狙擊子彈。

「真是聒噪!」

白禮隨手一揚,也沒見他發出什麼。

但在空中高速飛行的飛刀突然方向一偏,被一刀兩斷,斷開的兩截飛刀依舊向著兩邊快速飛出,砍倒了周圍好幾顆高大的樹木。

雲龍嚇得肝膽俱裂,慌忙雙手探爪向前抓取,卻什麼也沒有抓着,只感覺手心一股鑽心的疼痛。

只見一根黑色的頭髮,已經生生插透自己的雙爪,將兩手串在了一起。

「這,怎麼可能?!」

「一發斷刀,此人竟然能夠做到一發斷刀,這是擁有了三百年以上的內力了嗎?」

「但是人類又怎麼可能活到三百歲呢?」

雲龍看着刺穿自己手心的那根黑髮,看着遠去那人年輕的背影,雲龍失魂地愣在原地,汗水已經打**他的全身,自己剛剛到底惹了一個什麼樣的存在呀!

《殺神白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