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啥年代了還被逼婚
啥年代了還被逼婚 連載中

啥年代了還被逼婚

來源:google 作者:柳笑笑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傻娃 其他小說 司免

司免出生就帶着「厄童子」的名聲,十里八村沒有不知道她的「名氣」,所有人對她如同對展開

《啥年代了還被逼婚》章節試讀:

我正要告訴那個護士姐姐,那老太婆親切地喚着我的小名道:「免免啊,你讓外婆好找啊!」
我才第一次見這老太婆,她竟然知道我的名字?
我趕緊對護士姐姐強調:「她不是我外婆!」
那老太婆臉色一沉,責怪語氣說:「你這孩子,早上就說你幾句怎麼就生起外婆的氣來了,乖,跟外婆回去,人家這裡是醫院,別跟人添亂!」
說著,她過來就拽住我手腕,將我往衛生院外拉。
護士姐姐也以為我只是跟外婆淘氣,並未發現有什麼不對。
我奮力掙脫並大聲吶喊道:「放開我,我不認識你,你不是我外婆!」
我的吶喊聲很快引起周圍許多人的注意,付大夫也聞聲趕了過來,一看見她,我就如見了救命稻草,向她求救道:「付阿姨,她不是我外婆,她不是我外婆!」
付大夫走到近處一看,安撫的語氣對我說:「免免啊,別和你外婆鬧情緒了,乖,快跟着你外婆回家去吧!」
這個付大夫不是認識我外婆嗎?
她為什麼要說謊?
我年幼的世界觀,被什麼震碎了!
旁邊圍觀的人也不認識我,但他們都認識付大夫,且她是鎮上口碑極好的大夫,聽她這麼一說,大家都散去了!
那老太婆力氣出奇的大,我根本拗不過她,就這樣被她拖着往衛生院外走去…… 外面停着一輛白色麵包車,老太婆將我塞進去的同時,我看見麵包車在后座上,睡着兩個小孩,一男一女,八九歲的樣子,我心道:遭了,這是個人販團伙!
「開車吧!」
老太婆對一戴着帽子的男司機以命令的口氣。
車子動了,朝鎮子外駛去。
我安靜下來,我十分清楚自己太弱小了,如果一再反抗,很可能像后座的兩個小孩一樣「睡」過去,到時候,我連被帶到哪裡都不知道。
我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記清楚車子走的路線,並等待時機。
而現在麵包車行駛的路線,正在朝西面的鄉道上開。
這時候,老太婆目光落在我背上的書包上,很快,她硬生生將書包從我身上搶了去。
我瞧她要伸手去拉書包鏈子,我警告道:「裏面的東西不可以打開!」
「不可以?」
她冷笑一聲,這時候她的聲音已經不再蒼老,我猜她白髮下面,應是個年輕女人的身體。
她自然沒聽我的,她將書包里那被黑布包裹着的東西掏了出來,看我如此緊張這東西,這女人以為是什麼值錢的寶貝,還和前面開車的男人說:「我們要發大財了!」
「會出事兒的!」
我再次警告她。
「閉嘴!」
女人一巴掌甩我臉上來,打得我火辣辣的疼,等我再看過去時,她已經揭開了黑布。
只見那黑布下包的,竟是一尊石像,從小,我也見過不少神仙的像,道家的三太子、太上老君、佛家的眾位菩薩神佛,基本都認識,但這尊石像刻的是誰,我卻不認識。
女人將那石像拿在手裡仔細研究,嘴裏喃喃道:「好像也不是玉石,呸,就他媽是塊破石頭!」
女人有點生氣,她搖下窗戶,將那石像直接扔到了車子外面。
「你!」
我想攔,已然來不及了,我憤憤地對她道:「你會遭報應的!」
女人反手又給我甩了一巴掌,扯着的頭髮罵道:「死丫頭人小嘴硬,餓你幾天就老實了!」
車子越開越遠,已然到了我不熟悉的區域。
天色也開始暗下來,我不知道車子要往哪去,但我的前路一片黑暗…… 「嗤——」地一聲,麵包車突然一個急剎車,將我整個人甩到了座位的縫隙里。
「他媽的!」
開車的男人暴躁地罵道。
後排的人販子女人問道:「咋回事?」
「不知道從哪兒跑出來個小孩兒!」
開車男人罵罵咧咧道:「找死的臭娃,撞死他得了!」
女人一聽,將頭伸出去看,眼睛像在發光,她說:「我下去看看!」
打開車門後,她還不忘惡狠狠地警告我:「你給我老實點兒!」
不多會兒,女人將擋道的小男孩帶上車來,那小男孩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眼睛圓圓的,特別透亮,約莫八九歲的樣子。
奇怪的是,這附近並沒看見小男孩的家長。
開車的男人見狀,笑呵呵地說:「這還給咱們送一個娃來,還是男娃,能賣上萬呢!」
女人附和道:「這娃不像是鄉下孩子,你看,身上多乾淨!」
我也仔細去看這小男孩,準確的說,他身上不止是乾淨,可以說一層不染,且他被陌生人帶上車竟然一點兒都不怕,還咧着嘴沖我笑。
我就故意對人販女人說:「這小孩兒是個傻子吧!」
女人一聽不樂意了,罵我道:「你才是傻子,你看這娃長得多乖,跟年畫里的散財童子似的!」
我嗤之以鼻說:「你看這是條土路,往來的人、車都沾一身灰,這小孩兒一個人在路上站着,鐵定是被誰扔這兒的,不然不可能這麼乾淨,你們也不想想這麼好一娃,誰扔啊?
那指定得有點兒問題,不是有病就是傻!」
我都說他傻了,他還咧着嘴笑呢。
人販女一聽,臉就拉了下來,皺眉說:「好像還真是個傻子!」
開車男人說:「甭管了,長得還挺乖,也不大看得出來傻,興許能騙買主呢!
賣個上萬也不成問題!」
「就是!」
人販女瞪我一眼,「別給我耍什麼花樣,有你苦果子吃!」
她將那小男孩扔我旁邊坐着,他一直衝我傻笑,我突然覺得,這小男孩兒有點兒眼熟,怎麼有點像剛剛被人販女扔掉的那尊石像啊?

《啥年代了還被逼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