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汝乃天驕
汝乃天驕 連載中

汝乃天驕

來源:google 作者:沈嘉懿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季臨淵 長公主

她已經挽起了發,露出雪白頸項,一圈都是紅艷艷的吮痕,她又把手裡的發一摔,重又落了下來,蓋住那些斑駁的痕迹,她望向他,「你好像是後天成親?」季臨淵停下擺弄手中的盒子,眼尾那梢紅很瀲灧,他也望着她,「怎麼,長公主賞臉,來吃杯酒?」她咯咯笑起來,笑得肩頭直顫,「你不怕嗎?萬一我醋意大發,把你夫人的臉劃花了,你會殺了我嗎?」...展開

《汝乃天驕》章節試讀:

長公主把下頜抵在賬本上,壓出褶來,她只顧着沉思。
她的權傾朝野,是在季臨淵之下的權傾朝野,名不符實。
季臨淵昨天把皇商清單換了,她的名目,都被替換掉了。
沒了錢,她的私兵養不下去了。
季臨淵在懲罰她。
是懲罰她欺負了他的新娘,還是懲罰她不陪他睡覺了?
她沒想明白。
長公主闖進季府,她出現的時候,季臨淵和他的新娘正欲行夫妻對拜之禮。
她站在紅彤彤的門庭下側頭看,季臨淵是笑着的,左臉頰上,漾着一點笑渦,她很久都沒見過他這樣的笑了。
季臨淵穿紅色的喜服,原來是這樣的。
濯濯如春月柳,軒軒若朝霞舉。
真叫人心動呢。
可他見了她,那笑就被庭前風一吹,沒了。
可惜啊。
季臨淵如臨大敵,沉着眉眼,沉着聲,長公主,你來做什麼?
不僅是季臨淵,堂上的人,都變了神色,就彷彿,大白天闖進了一個惡鬼。
她站在那裡,可耳邊嗡嗡地,她和其餘人不在一個世界,這裡的熱鬧、喜慶,與她無關。
很不合時宜。
她忽然記起來,小時候,在這裡,她和季臨淵玩過家家。
小小的季臨淵拉着她的手,說:嘉懿,你要給我叩頭。
小小的沈嘉懿嘟着嘴,雙手交叉,抱着胸:那你怎麼不給我叩頭?
小小的季臨淵捏着小小的沈嘉懿的臉頰,笑:我們互相叩頭,這樣,我們就成夫妻了。
夫妻要做什麼?
夫妻就是,我是夫,你是妻,我所有好吃的都給你,所有好玩的都給你,別人欺負你,我就把那個人打跑,打不過我就陪着你一起挨打。
小小沈嘉懿很高興,伸出一根手指頭戳小小季臨淵左頰上深深的笑渦:季臨淵,一言為定,以後你要做我的夫君。
如果你騙我,我就殺了你。
長公主覺得自己的心口好像漏了風,什麼亂七八糟的風也往上呼嘯。
夕霧的臉罩在喜蓋頭之下,她攥緊季臨淵的袖子,頭靜靜挨在他的手臂上。
季臨淵摟上她的肩膀,把她護在身下。
這樣的姿態,就好像,天都塌下來,他也替她頂住了。
原來,做人家的夫君,是這樣的。
做人家的新娘,又是那樣的。
他騙她,他也沒騙她。
長公主對疼痛一向麻木,心口漏了風,回頭補一補窟窿,就好了,沒什麼大不了。
她恬恬一笑,衣履翩躚,坐到上位去了,誰都得給她讓座。
首輔大人,我來觀禮,學習一下,你們繼續吧。
長公主慢慢品茶,看着他們對拜,禮成,新娘送入洞房,開喜宴,各處掌燈,新郎官挨桌敬酒。
喜宴的時候,安和煦也來了,長公主心情一下子大好,她攏着袍服,挨着安和煦坐下。
她一坐下,別人都不敢坐了,只有安和煦,還不知狀況,愣愣地在那吃菜。
安和煦是第一次見到這位傳聞中的長公主。
她額上描着一朵幾乎要滴出色澤來的赤色曼珠沙華,身上罩着織錦團花深紫金服。
濃郁的眉眼,紅冽的唇,雪白的臉。
她端着酒盞來敬他,小指頭纖纖翹着,唇角也俏俏翹着,眼尾梢彎一道細細的勾掃上鬢去,勾得人魂魄飄浮。
長公主動了動唇,輕聲說:安和煦,我見過你,你長得很好看。
安和煦沒同女人打過交道,他是個乾淨、簡單的君子,讀聖賢書,走科舉,中了狀元,做了御史。
他的世界,從沒有像長公主這樣活色生香的女人。
不說話,一雙眼睛會勾人,一說話,紅唇來撩人。
他的臉已經紅烈烈燒起來,手慌亂去撿杯來,與她碰杯。
可太緊張了,他一碰,撞到半杯酒水,都倒在長公主的前襟上了。
他又驚慌失措,伸手想去撣,他是真的很純粹,可是指尖一碰,水潺潺的,藏在前襟下的,高聳着的,捧不住的白鴿,把他的手,連帶着肩膀,整個人,震麻了。
他結結巴巴說對不起。
長公主慢慢握住他的手,望着他,問:安和煦,你有妻子嗎?
安和煦像個木頭人,搖了搖頭,他沒有過女人,哪來的妻子。
長公主把自己的手指,一根一根嵌在他的指縫中,十指緊扣,她又把身子往他身上挪,挨在他肩膀下,低聲問:那,你做我的駙馬好嗎?
她需要一個夫君。
安和煦,是最佳選擇。
安和煦呆住了。
季臨淵正敬酒到這一桌了,他也聽到了。
她盛裝出席,不是為了他,是為了安和煦,她需要一個名正言順的機會和安和煦初見,叫安和煦心甘情願,做她的駙馬。
她總是恃美行兇。
就在喧鬧的喜宴上,驟然地,他生出一種瘋狂的想法,如野草藤蔓,亂竄亂漲。
長公主已經笑吟吟站起來同他敬酒了,祝你和夫人,永結同心,白頭偕老。
她的眼睛,露出一種真誠的神色來。
是了,她確定她能俘虜安和煦了,所以,首輔大人扔一邊,也沒關係了。
他仰頭一飲而盡,真他媽難喝。
安和煦也與她並肩站着,敬酒道:祝季大人與夫人琴瑟和鳴,百年好合。
長公主低頭不知道在想什麼,忽然揚起臉來,拍了拍安和煦的手臂,一雙眼亮晶晶,嗔道:我們該祝首輔大人早生貴子,三年抱倆。
安和煦紅着臉,唇角隱隱笑着,不作聲。
長公主目光只落在安和煦身上,她唇角也瀲瀲地笑。
一盞茶的工夫都不到,他們並肩站着,儼然已經是公主與駙馬的派頭了。
季臨淵忽然就確認了,那個瘋狂的念頭。
在他的喜宴之上,他荒誕地,控制不住對她的**,他想要她。
沈嘉懿,不能成為別人的女人。

《汝乃天驕》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