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人在璃月已娶申鶴
人在璃月已娶申鶴 連載中

人在璃月已娶申鶴

來源:google 作者:葉無憂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葉無憂 申鶴 穿越重生

【fqxs】「夫君,你怎麼在這?」就在葉無憂魂飛天外之際,一個十分悅耳空靈的女聲將他的思緒給拉了回來葉無憂轉過頭,入眼便是那熟悉的身影,一身別樣的旗袍裝束將他傲人的身材勾勒的可謂是淋漓盡致,身上纏繞的紅繩...展開

《人在璃月已娶申鶴》章節試讀:


該說不說,在了解自家師傅這件事情上,還得數申鶴和甘雨這兩位留雲借風真君的徒弟;申鶴醒來的時候,出門看見葉無憂在認真聆聽教誨的一幕,便很是識趣的默默跑路了,獨留葉無憂一人扛下了所有。

「我們要去哪裡?這好像不是璃月的方向啊?」

次日,迎着初升的朝陽,葉無憂帶着申鶴由絕雲間出發,騎着仙鶴開啟了去往塵世之路,當然這個仙鶴它真就是普通的仙鶴,而不是某兩位真君,因此並沒有構成所謂的不敬仙師之罪。

仙鶴身上,申鶴看着身後不斷倒退的景色,有些疑惑的問道,雖然她並沒有太多過問紅塵中事,但是基本的方向她是能夠分得清,之前璃月在哪個位置她心中大抵還是有數的。

「我們先不去璃月,我們現在要去的是蒙德。」

葉無憂也沒有做任何隱瞞,直接給出了答案,夫妻能否同心,最重要的便是信任,自己帶申鶴入世,本來打算的就是要周遊七國,見識不同的風土人情,同時也能讓申鶴這位曾經不識人間煙火的仙子對這個世界的認知更加立體。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不外如是!

從前的申鶴對於塵世的認知,基本的都源於書籍一類的記載,但是那些東西終究只是死物,這麼些年雖然他也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教導申鶴,但是效果並不是很理想,單純如申鶴,思考問題或是解決問題的時候依舊是有着一套獨屬於自己的特殊的理論。

此番帶她入世,其實更多的就是要教會她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之道並不是只有簡簡單單的打打殺殺,還有十分複雜的人情世故,也只有懂得了這些東西,她才算是真正融入了人類社會。

至於像很會聊天真君說的那什麼:若是那一天你有了想要守護別人而使用力量的想法,你才算真正融入了人類社會。

這話乍一聽的確沒什麼問題,只是很會聊天真君雖然年份久遠,但終究也不過就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而已,縱然活得更久,看到的也更多,但那也不過是表面罷了。

況且身為守護璃月的仙人,她本身的威望就足夠高,很多人自然對於她更多的是敬畏,而不會生出其他的想法,但是申鶴不一樣,即便她是仙家弟子,是你很會聊天真君的弟子,可那又能怎麼樣呢,她終究只不過還是個人類。

若是自己沒有記錯的話,要沒遇上自己,最終申鶴在旅行者到來之後也是入世了,只不過剛入世就遇上了不少麻煩事,先是有兩個不知死活的痴漢估計是看上了申鶴的絕世容顏,想要對其行不軌之事……

諸多麻煩接踵而至的同時,申鶴的各種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騷操作也是驚呆了一眾旅行者,讓人看了直呼內行。

只不過這些都是建立在申鶴自身實力超凡的前提之下,若是她沒有這一身實力那又待如何?

結果自然是不言而喻。

或許在仙家的眼中任何事物都能以是非黑白,善惡對錯來定義區分的,但是塵世可就並非如此,除去這些絕對的定義之外,塵世中還存在一個特殊的區域,它被稱作灰色地帶。

所謂灰色地帶其實也很好理解,便是在是非之間,善惡之間,黑白之間,對錯之間的特殊區域,一直在前後二者邊緣起舞,卻從來不屬於這前後二者任中之一,這才是人類真正的本質,也是塵世最大的學問。

「對了,我想起來了,我記得你好像說過要帶我週遊世界來着,當年我只當是玩笑話,沒想到你竟然還記得。」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申鶴那素來清冷的眸子里也是流露出些許異樣的情緒,怎麼形容呢,開心有之,滿足亦有之,然而更多的則是滿溢而出的柔情。

如同申鶴這樣的女子,其實是很不擅長情感表達的,但是她卻無法抑制身體本能的反應,很多情緒不會表達並不代表是無法表達。

「是的,這麼多年,你一直跟隨留雲借風真君修行,生活在仙家之地,吃的是甘露仙草,不食人間煙火;對於人類社會的認知實在太淺薄了,估計很多都是從日常所看的書籍中窺得一星半點,哪怕我們相識成婚之後,我也和你說過不少;但那東西畢竟十分片面,正所謂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帶你行這萬里路,閱遍七國風光,覽盡世間繁華。」

「人都說你是孤辰劫煞,對你敬而遠之;而我又何嘗不是,說到底也不過就是一條來自異世界孤獨的遊魂罷了,原本想着能夠以自己的能力改變些什麼,然而事實卻是告訴我自己的想法多麼可笑,那個杞人憂天的我已經死了,以後我只想為自己而活,為你而活,也為我們的小家而活。」

「你的上半生我沒能參與,我很遺憾,我的上半生你也沒能參與,這才讓我們兩人的上半生都過得不是很舒心,這下半輩子,所有煩心的事情,我們就都把它拋到一邊,在遊歷大陸的旅途中一起去找尋屬於我們的幸福吧。」

作為曾經的二十一世紀三好青年,葉無憂那是張口就來,其實周遊七國的想法他早就有了,只不過現如今多了個伴兒而已,本來他也想去看看那些個老朋友,當初為了躲開天理的目光,他不得已這才在系統的幫助下完成了轉生,這才成就了如今這平平無奇的葉無憂。

只是事到如今,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能夠記得曾經那個以人類之軀可拼魔神,以凡人之力比肩神明的太平無憂真君?

話音剛落,葉無憂就明顯感覺到了肩膀上傳來的溫度和重量,低頭一看,卻是申鶴已經默默將自己的俏臉依靠在了自己的肩頭,雪亮的眼眸中也是隱隱有着晶瑩閃現。

都說女人是感性的動物,這話從來不假,哪怕是到了申鶴這般奇女子身上亦是不會有例外。

曾經的她因為命格被人群排擠,甚至自己最最親近的人,自己的父親都是狠心送自己赴死,若非遇到留雲借風真君,自己恐怕早就已經成為了魔神們的口腹之食。

這些悲慘的過往導致她的心空了一大塊,因為她根本感受不到這世界上除卻自己師父之外的任何溫度,或許也正是因為如此,冰神才會對她投下目光,讓她成為了冰屬性神之眼的擁有者。

只是後來葉無憂如同一米陽光照進了她的生活,這讓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溫暖,也讓她明白了這個世界並沒有拋棄她,那顆早就冰封的心靈也是慢慢開始復蘇;等到它完全復蘇的那一天,所爆發的溫度將會比任何時候都要熾烈。

那一天的到來,葉無憂在期待着,而申鶴同樣在期待着,只是期待的同時她還在不停地努力着。


《人在璃月已娶申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