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人在大明,我是朱瞻基
人在大明,我是朱瞻基 連載中

人在大明,我是朱瞻基

來源:google 作者:朱瞻基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朱棣 朱瞻基 穿越重生

【fqxs】永樂十二年,六月十二今日,已經是自朱棣發佈檄文昭告天下大明戰勝瓦剌的第三天了這三天時間,大明一直駐兵在關外接見草原各部的使者,並且接受各部獻給大明的貢品也就是說,朱瞻基跟着大明軍隊在這三天...展開

《人在大明,我是朱瞻基》章節試讀:


「殺!」

看到對面居然有這麼多人,朱瞻基都不由得有些吃驚。

不過在經過短暫的吃驚過後,朱瞻基看到這些人的主要衝鋒方向,心中只剩下了無語。

這些人,怎麼都往我這邊衝鋒?

看着周圍出現的眾多錦衣衛,朱瞻基立刻對着他們下令道:「都給我死死守住攆車,不能讓這些亂臣賊子衝撞了皇上!」

「諾。」

看到周圍被錦衣衛護的死死的,朱瞻基的心也稍安了一些。

不過,當朱瞻基看到對面的一個人殺進人群之後如入無人之境的樣子時,朱瞻基體內的血液開始沸騰了。在漠北的戰場之上,人數眾多,朱棣為了保護尚且年少的朱瞻基,便一直不讓朱瞻基參加真正的大戰。

並且,在最後的忽蘭忽失溫之戰時,朱瞻基怕丟了自己的小命,便沒有完全發揮自己的實力。

如今,周圍都是他大明王朝的人。在能夠在一定程度上保證自己的安全的情況下,又出現了可以讓自己發揮全部實力進行生死之戰的強敵,朱瞻基體內燃燒的好戰之心又怎麼能忍得住。

「駕。」

「受死。」

那人作為靖難遺孤的一員,又怎麼會不認識朱瞻基這樣的本朝重要人物。因此,在看到朱瞻基騎着汗血寶馬,手持長槍的的沖向自己時,那人不由得爽朗一笑。

「受死吧,朱瞻基。」

嘭…

汗血寶馬就是汗血寶馬,哪怕朱瞻基此時尚且年少,力氣不足。但是騎着汗血寶馬的朱瞻基依然將那個年輕人衝撞出了數米之遙。

周圍的錦衣衛看到年輕人被衝撞到數米之遙,躺在地上生死未卜,便立刻上前想要將那人拿下。

不過,在錦衣衛接近躺在地上的年輕人時,年輕人猛的睜開了自己的雙眼,一個翻身連揮數劍將最靠近自己的幾名錦衣衛給斬殺了。

後面的錦衣衛見狀,立刻想要出手擒拿此人。

朱瞻基看到那人強行接下自己的衝撞之後僅僅只是吐出了一口逆血,搖搖欲墜但是就是不倒的樣子,在心中對他感到更加滿意了。

真是個不錯的對手。

尋求對手心切的朱瞻基無比的想要跟那人單打獨鬥,因此在周圍的錦衣衛想要憑藉數量拿下那人時,朱瞻基立刻進行了阻止。

「等等,他是我的對手。你們,就在一旁看着。」

「是。」

那人看到周圍那麼多的錦衣衛真的在朱瞻基一聲令下之後緩緩退到了一邊,使用着凌厲的目光看着自己。那人的心中立刻明白,朱瞻基在現如今的大明王朝之中的地位,要比自己想像中的大的多。

因此,在看了一眼以自己為代表的靖難遺孤們費盡全力之後,連碰都沒有碰到過的攆車之後。他知道,此次的刺殺已經徹底的失敗了,大明的防守要比他們這些人想像的厲害的多。

不過,當他在看了一眼仿若高高在上的看着自己的朱瞻基後,他覺得這次就算是殺不了朱棣老兒,殺一個對大明王朝無比重要的朱瞻基也不錯。而且,現在朱瞻基高高在上的要和自己單挑,就是一個不錯的機會。

「朱瞻基,你做了一個最錯誤的決定。」

那人話音還未落,便握緊自己的長劍快步沖向了朱瞻基。

「受死。」

不過,在那人動作的同時,朱瞻基立刻調轉了馬頭往後衝去。

朱瞻基知道,一旦被那人近身,自己的長槍就很難發揮出自己的威力。為了保證自己的優勢,他要率先保證自己和那人有着一定的身位差距。

而且,現在的朱瞻基想要嘗試一下自己剛從張輔他們身上學習到的一招槍法。

看到即將靠近攆車,那人的嘴角不由得勾勒出一絲弧度。

只要再靠近一些,我就可以跳過朱瞻基,直接衝上攆車殺掉狗皇帝朱棣。

再靠近一些,再靠近一些。再近一些,再近一些…

朱高燧和朱高煦他們早就已經結束了自己的任務。現在,除了朱瞻基指名道姓的要單挑的那個,場上已經沒有站着的靖難遺孤了。

當朱高燧看到那人居然要接近攆車了,立即想要挽弓搭箭的射死靖難遺孤。

不過,在朱高燧剛拿出自己的弓箭時,朱高煦便揮手制止了他。

「哎,反正是我們的大侄子要與那人單挑,出了事自然是他來頂着。你在這裡瞎擔心什麼?」

朱高燧聽完朱高煦的話,覺得朱高煦說的在理。朱瞻基跟自己完全不是一路人,朱瞻基如果犯了讓亂臣賊子衝撞攆車的錯誤,對他而言也是有着極大的好處。

反正,老爺子現在也並不在那架攆車之中。

將事情想通了的朱高燧和朱高煦相視一笑。

「那好,那我們就看着我們的大侄子的表演了。」

「對。反正這也是我們的大侄子自己要求的。」

就是現在。

那人看到朱棣的攆車與自己不過一躍的距離後,直接當機立斷的一躍而起。

看着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攆車,那人不由得露出了微笑。

而就在這時,朱瞻基蓄力完畢,直接一記回馬槍殺出。朱瞻基的長槍,瞬間捅穿了那人的肚子。

因為突然迴轉長槍,長槍慣性太大,又因為朱瞻基年少力氣不足,再加上朱瞻基對於回馬槍還沒有完全掌握。所以朱瞻基的長槍直接脫手而出,帶着那人飛出了數米。

看着距離自己再次變得越來越遙遠的攆車,又感受到自己體內逐漸消逝的生機,那人頓時心如死灰。

「噗…這…」

朱高煦和朱高燧看了一眼釘在地上的長槍,又看了一眼還處於脫力狀態的朱瞻基,頓時露出了一絲略顯驚異的表情。

「回馬槍!」

「這小子,什麼時候學會這一招了?」

朱瞻基現在已經是完全脫力的狀態了,現在連能騎在自己的汗血寶馬上都是自己那有些通靈的好馬兒看出自己的狀態不好,故意走的很慢,避免劇烈搖晃的結果。

不過,雖然現在自己還能在自己的馬兒的幫助下騎馬,但是絕對無法拿起長槍了。

「你們,去把我的長槍抬回去。」

「是。」

看着插在自己的槍尖之上的那人被錦衣衛的人給拖走,朱瞻基明白,那人現在還沒有死透徹。

等到了錦衣衛的詔獄裏,錦衣衛一定會用盡全力將那人救活過來。畢竟,這人與建文有關。而現在但凡是與建文有關的事情,都值得被錦衣衛列入天字號之內。

一想到錦衣衛擁有的可怕手段,朱瞻基在心中便不由得對那人感到一絲可惜。

可惜了,就算被錦衣衛救活過來,他也算是廢了。


《人在大明,我是朱瞻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