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騎士日落
騎士日落 連載中

騎士日落

來源:google 作者:依舊鹹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亞瑟 依舊鹹魚 奇幻玄幻

平靜的鄉村生活被打破,19歲的亞瑟被捲入陰謀之中,無奈背井離鄉,踏上前往騎士學院的道路,一步步接近陰謀的真相展開

《騎士日落》章節試讀:

考核第三天,正午時分,離考核結束還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我悠閑地生起一堆火,將幾條魚串在樹枝上烤。

我已在山腳處,隨時都可以下山。就在我要把一條焦香的烤魚送進嘴巴里時,旁邊的樹林里,三個黑色的陰影從樹影中漸漸突出,與我的影子交叉在一起。來者三人面目不善地打量着我,其中一人單手摩挲着下巴上的鬍渣,沖我叫囂道:「小子,乖乖把仙女木交出來,我們可以給你個痛快。」我慵懶地抬起眼皮,仔細地瞧了他們一眼。哪知這一瞧就令我全身興奮起來,嘴角揚起了一個大大的弧度。「你們剛剛說的話,是認真的嗎?」我緩緩站起,面朝他們。「沒有,這位兄弟,剛才那只是玩笑話,我們只是想借你手中的仙女木一用,你只要立刻交出仙女木,我們肯定保你平安無事,否則……」中間的男子揚了揚手中的狼牙棒,旁邊兩個男子解開上衣排扣,露出了插在兩旁褲帶上的開山刀。我大笑起來,將仙女木扔到一旁。瞬間,一把開山刀就在空中高速旋轉,朝我襲來。我隨手打掉,看着他們道:「你們做的事像土匪,長得更像土匪!」他們三人聽完這話,相視一眼,就忍不住放聲大笑,大喊:「不錯,在成為騎士學院的學生之前,我們就是土匪!」我洶湧的殺意再也忍不住,一邊向他們走去,一邊冷冰冰地問他們:「你們是怎麼找到我的?」「用神識啊,你這個蠢貨,連魔法都不會吧!」他們三人毫不把我放在眼裡。我猛地想起神識的用途,之前一直在苦修魔法,都忘了這茬。

不再廢話,我拔出鐵劍,威力無窮的紫光瞬間纏繞上去,然後向著他們發起了衝鋒。看到我用出魔法,他們立馬收起了弔兒郎當的姿態,也將武器纏繞上了元素。「鐺」的一聲,纏繞着紫光的鐵劍與附着赤火的狼牙棒還有開山刀撞在一起,兩種元素相互破壞起對方的武器,我將能量集於劍鋒,將他們的武器斬開一道豁口,而他們的赤焰則灼燒着我的鐵劍,將我的鐵劍燒的赤紅。再這樣下去,肯定是我的鐵劍先被融化。我只好借勢後撤,他們三人乘勝追擊,狼牙棒高高掄起再狠狠砸下,三把開山刀則直取我腰腹。

我右手揮劍抵擋,左手瞬發出三團光球,他們的武器最終只是倉皇與我的鐵劍一點,就立刻移開。不愧是騎士學院的學生,本來我這瞬發光球可以讓他們通通暴斃,可他們卻一一扭腰閃身,極限躲過。「好小子,原來你對魔法的造詣這麼高!」那個只剩一把開山刀的男人咬牙切齒地說道。他們與我拉開了距離,但依舊對我虎視眈眈,也好,我本來就沒打算放過他們。書上說,聖騎士們向來以崇高的美德作為約束自己的標準,我絕不會允許這些草菅人命的土匪們加入。

他們三人腳步變化,意圖先將我包圍。「無恥的狗賊,只會圍毆嗎?」那天的慘景又在我腦海里清晰起來,我向天空高喊,宣洩我的憤怒。10幾個光球閃現於空中,向那個只剩了一把開山刀的男人衝去。他撐開厚厚的火盾,火焰與光球相抵,兩股能量對沖,最終光球無法衝破火盾,慢慢消散了。其他兩人趁此機會,蓄力了幾個火球,我吃力地躲閃,相比他們,我的優勢僅僅只有瞬發而已,比威力還有防禦盾的厚度,我比他們還是差了一些。

火球砸在地上,周邊的草地瞬間燃起大火,他們三人警惕地把我圍在火場里,且誰都沒有蓄力,而是將自己的武器附着上火焰。火越燒越大,烏黑的焦煙不斷呼吸着我的生命力,再這樣下去,我會先被活活嗆死,然後屍體會化作火焰的燃料,世上將再無亞瑟。我尚存一絲清醒,普通人這時或許會趁着最後一口氣衝出去搏殺,可我對自己的憋氣能力極為自信,直接躺在地上裝作被濃煙嗆暈的樣子,眼睛留一條細縫。我在等,等他們蓄魔法或者是舉起武器要扔過來的那一瞬間,衝出去以傷換命。可他們沒有,我不知道他們是出於謹慎還是別的什麼目的,他們一邊咳嗽一邊死死盯住我,直到濃煙最後將這片區域完全吞噬。

「這傢伙,咳咳,我們在邊緣都快頂不住了,他處在……咳。」「是啊,走吧。」第三個人剛想說話,可他的身體卻突然被高階光系魔法——聖劍所淹沒。幾團火在我的身上熊熊燃燒着,以我的肌肉作為養料。最後時刻,我憑藉風系魔法還有驚人的彈跳力,耗盡了最後一絲氧氣跳了出來。

之前被濃煙籠罩了半個身體的時候,我就一邊撐開黑色光盾,一邊在裏面勾勒聖劍。現在躍居空中,我將聖劍砸到這個還來不及說話的人身上,徹底剝奪了他口吐人言還有存活在這世上所應有的其他一切權利。那個狗賊的骨血在光劍中漸漸消融,黑色的瞳孔連同着周邊的眼白被聖劍蒸發,不過幾秒,他就徹底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另外兩人看到之後,一個直接撒腿狂奔,一個則快速將附上了烈火的開山刀向我扔來,然後雙手蓄起魔法。「聖劍成型,一個也活不了。」我現在的聲音,聽起來不像是人,反倒像冰冷的金屬。光劍被我橫移過去,開山刀砸進聖劍裏面,化成虛無,這個妄想反擊的人最後帶着他那還未完成的魔法,一同前往地獄。撒腿狂奔的那人速度倒是挺快,可惜快不過光。光劍的劍尖釋放出一道源源不斷的光波,把這個逃跑的人渣徹底融化。

三人全部被消滅,我的身體再也支撐不住,倒在地上,痛苦地打起滾來。將身上的火焰撲滅後,我製造出一些水還有冰塊,熄滅了那有可能繼續蔓延下去的山火。

做完這些,我兩眼一黑,軟倒在地上。再次醒來時,天已經變黑了,身上大片燒傷,原本乾淨的白衫只剩幾片還遮在身上,我乾脆徹底撕開,**上身,運用起木系與水系魔法治療傷勢。只是我對這兩個系別的魔法造詣較淺,沒能療愈多少,只勉強夠我站起來。我彎着腰走到仙女木旁,伸手將它撿起,然後一瘸一拐的向山下走去。

在天亮之前,也就是在考核的時間結束之前,我總算是走下了山。已經有幾個騎士學院的老師在等着我了,他們應該是用神識找到了我的位置。虛弱的我被他們用風拖起,帶到了另一處地方。這裡的人員,除去被我消滅的那三個人,還少了好幾個。 而手上有仙女木的人,不止我們隊伍,還有另外6人也擁有。只是這6人個個身負重傷。蘭斯洛特看到我這麼凄慘,臉上沒有絲毫意外的神色,彷彿他早就知道我會遭遇什麼。紅毛看見了我,臉上露出一絲詫異的神色,但一閃而過。藍發中年人帶人進山搜救,布瑞協斯則帶我們打道回府,我在空中俯瞰藍發中年人的背影,心中冷笑,有三個人他們註定是連屍體也找不到了。

《騎士日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