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強寵:嬌妻你別跑
強寵:嬌妻你別跑 連載中

強寵:嬌妻你別跑

來源:google 作者:原來如此的白羽衣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舒雅 林琛 現代言情

七年前,她瀟洒地丟下100塊,帶著兒子落跑七年後,她帶着女性殺手的天才兒子回來,沒想到被寶貝兒子賣進BS國際城她的頂頭上司竟然是七年前的MR.¥100!……壞丫頭,七年前你敢這麼羞辱我,這次一定讓你付出代價!「一億,我買你一生!」那我多不划算,買一送一?當腹黑遇上腹黑,外加一個腹黑兒子,拼的是段數級別,拼的是演技,那麼,看誰能技高一籌展開

《強寵:嬌妻你別跑》章節試讀:

她有一雙很美麗的眼睛,瑩亮清澈,眸如點漆,如墨玉般美麗,澄澈,靈氣,如盛滿了全世界的明媚。

「咦,現在的酒保都這麼好看嗎?」葉舒雅喃喃自語。

這男人長得也太好看了吧?葉舒雅心想,聽葉麗說,這家酒吧的酒保都很極品,相貌出眾,氣質優雅,這男人全符合了,葉舒雅就把他當成酒保了。

林琛臉色一沉,細長的眸子危險地眯起?

酒保?他林琛是酒保?靠,該死的丫頭,你死定了!

他還來不及說什麼,葉舒雅就揪着他的衣領,凶神惡煞問,「喂,你能不能跟我走?」

林琛額頭青筋暴跳,冷冽的眸子射出令人震懾心魂的冷光,扣着她腰間的手,猛然收緊,柔軟的身子撞上堅硬的胸膛,「你來找男人?」

「廢話,不找男人我問你做什麼?」

這男人不但長得好看,連聲音都這麼有磁性,當酒保一定很賺,葉舒雅心想着。

「很好!」林琛的聲音冷得令人打顫,不知道為何,聽到她這麼一說,心裏湧上一股怒氣,拽着她進入了私人電梯,既然來找男人,他也用不着客氣,是吧?

今晚他拒絕了n個搭訕的女人,興緻缺缺,卻不想遇見她。

葉麗和猥瑣男拿了支票回到酒吧時,葉舒雅已不在,氣得葉麗直跺腳,猥瑣男目露凶光。

葉舒雅身上出了汗,電梯里,葉舒雅往男人的身上湊了湊,嗯,這個男人身上太好聞了,淡淡的煙草味,沒有人工香水,乾淨溫暖。

叮……清脆的聲音,林琛緊咬着牙,強忍着逼人的渴望。拖着幾乎要癱的葉舒雅往他的專屬房間去,眸光壓抑着一股噴霧而出的暗色。

靠,你丫的不會溫柔一點啊啊啊啊!

被拽得手腕生疼的葉舒雅,爆發了,怒!

砰一聲關上房門,林琛忍無可忍,反身把葉舒雅壓在門上,一手扣着的腦門,狠狠地吻上她的唇。

靠!

葉麗給她喝了什麼鬼東西。

喝了那麼多酒精度高的酒,她還能撐這麼久,算是她奇蹟了。

「你喝了多少酒?」林琛終於發現她的不對勁,怪不得從剛剛就發覺她的身子熱度很高,他還以為是……

「該死的,你一個人來這種地方,不能喝那麼多酒都不知道嗎?」

憤怒,一貫冷冽的林琛怒不可遏,一想到剛剛這丫頭要是撞上別人,是不是……誰都無所謂?

一想到別的男人也能看見她這副妖嬈的模樣,林琛就想殺人。

不,是殺了她!

丫的,這男人真是妖精,沒事長這麼好看做什麼,她要陷進去了!

「如果真是你欲擒故縱的把戲,恭喜你,成功了!」

低頭,想要吻她。

丫的,還欲擒故縱,你自戀過度了吧?

葉舒雅一掃花痴相,甜蜜一笑,「先說好,咱們先合計合計?」

太貴了,她可買不起,本來她是想等着林琛說個價錢,然後她說買不起,然後逃之夭夭,誰知道,計劃和變化總是違背的。

林琛臉色鐵青,爆了個粗口!

他堂堂林三少,什麼時候淪落到被人買的地步,這個死丫頭。

他怒極反笑,邪魅的勾起葉舒雅的下巴,深邃暗紅的眸光有着蠱惑人心的魅力,讓葉舒雅忍不住沉溺其中,「你是我的!」

轟!

葉舒雅腦子轟一聲炸開了!

靠之,她現在最恨的就是有人仗着有錢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欠扁樣。

熊熊小宇宙憤怒燃燒,甜甜一笑,葉舒雅高傲地仰起頭,一副女王氣勢,倨傲,囂張,「反過來,你是我的,如何?」

丫的,比誰錢多嗎?姑娘我也可以用錢砸死你啊啊啊。

冥錢你要多少我給你燒多少!「唔……等等……唔,混蛋……放開啦……」

一夜混亂。。。。。

葉舒雅早上醒來,渾身酸痛,心裏狠狠地把林琛詛咒了千百萬遍。

小小的身子被他緊鎖在懷裡,葉舒雅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鑽出來,天快亮了,她匆匆忙忙地穿上衣服,葉舒雅不免得又詛咒了林琛幾聲,好不容易穿上衣服,葉舒雅一摸口袋,只有一百塊錢。

一百塊買1000萬冥錢,夠了吧?

管他呢,吃干抹凈的人是他,吃虧的是她,不夠他墊付。

花了一百塊,她心疼極了,花錢買疼痛,她腦子進水了。

在葉舒雅的計算里,林家三少沒100塊,真是夠便宜的,估計林三少知道要吐血。。。

這麼一想,葉舒雅就心安理得把錢放在桌上,又好心地撕了一張白紙,寫了幾個字,丫的野獸,再見!!

葉舒雅偷偷摸摸出了房間,逃一樣,溜了!

回家找葉麗算賬,敢灌酒,不想活了是不是!

林三少醒來,天已經泛白,亮了,舒服地把枕頭抱進懷裡,頓了頓,感覺不對,猛然睜開眼,房間只剩他一人了,雙眸微微一眯,妖嬈的五官瞬時染上危險的色彩,在晨光中看起來慵懶又致命。

該死的丫頭。

竟然給她逃了?

逃吧,還沒有人逃得過他林琛的手掌心,這壞丫頭,滋味還不錯。

他有點心動,林三少現在是典型的食髓知味。

眼光瞥見桌上的一百塊錢,粉紅的色彩很亮眼,一種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林琛的眼角狠狠地抽了一下,最好不是他想的那樣。

很顯然,他低估了葉舒雅的惡魔本性。

當他看見白紙上那一行娟秀的字,林琛的眸子沉了,渾身散發出一股閻羅般的殺氣。

野獸?

好,很好!

一手拽過紙頭,揉成團,林三少扭曲地微笑了。

《強寵:嬌妻你別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