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你好,周生辰
你好,周生辰 連載中

你好,周生辰

來源:google 作者:霏羽非語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周生辰 慕容悅

穿越—回到周生辰與漼時宜認識之前,不再喜歡上時宜,不再有剔骨之刑,願你安好!時光倒流,歲月靜好,你仍是那個心懷天下的美人骨展開

《你好,周生辰》章節試讀:

轉眼間,我便進入了周生如故的世界。

我看了一眼周圍,感覺自己像進了難民營一樣,又看了看自己的穿着,伸出手想摸摸我的臉,可是,我看到的是什麼,我的手居然是黑色的,怎麼可以這麼臟,我在心裏驚訝了一翻,心想:怎麼回事兒,不是弄錯了吧?接着,我用手在衣服上蹭了蹭,好不容易蹭乾淨了點,摸了摸臉,咦~手又變黑了,這下我測底不淡定了。於是,我一邊走着一邊在腦海里憤怒的呼叫着小七,道:「小七,你給我說清楚,我這一身跟乞丐有啥區別,臉上黑黑的,就看見一雙滴溜溜轉的眼睛,你就不能把我弄個富貴小姐的嗎?乾乾淨淨的,還有,這是哪裡啊?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

小七回答道:「你現在的身份是父母因戰亂而亡,你跟着流民在去西州的路上,這一身可以讓你在路上防止被欺負,你這麼漂亮,不弄成這樣,你想讓那些男的對你騷擾嗎?」

一聽是這個原因,我樂了,對小七諂笑道:「知道了,小七最好了,現在也遇不到周生辰,不如你讓我出現在周生辰的夢裡,怎麼樣?還有,要是有危險靠近,你要提前提醒我,這很重要,周生辰離我不遠的時候也要提醒我,這也很重要!」

小七回答說:「好的。」

走着走着,累了,就找了棵樹坐下來靠着它休息了會兒,休息期間,我跟大媽嘮了會兒嗑,大媽知道我的父母死於戰亂,對我有了憐憫之心,路上也時不時的過來關心我一下。再走幾個時辰,我估計我這兩條腿都要廢掉了,我不禁嘀咕道。於是,我在腦子裡呼喚着:「小七,這附近有沒有什麼寺廟什麼的可以讓我休息一晚?還有,還要有幾天才能到西州啊?」

小七說:「有的,再往前走五里路就有一個破舊的寺廟,再走個一天就到了。」

聽着這個消息,我瞬間感到我的腿和腳都不疼了。於是,我就跑到大媽身旁,壓低了聲音說:「大媽,前面有個寺廟,不如讓大伙兒一起去前面的寺廟休息一晚再走,可好?而且人多,晚上安全一點。」大媽一聽這話,連連點頭,應道:「說的有理,晚上確實不安全,我這就跟他們說去。」不一會兒,大媽回來說:「他們同意了,走吧。」於是,又往前走了五里,果然看到了一個破舊的寺廟,我開心的呼喚着小七:「小七小七,你真棒,還有導航的功能,除了導航,你還有什麼功能啊?」

小七聽到了回答我說:「我的功能還有很多,我怕我一下子都說出來,宿主你記不住!」

「什麼!」我居然被它鄙視了。

走進寺廟,雖然這寺廟破舊,但好歹也是能休息的,大夥各自找到自己休息的地方,然後鋪上乾草,接着,又到寺廟外撿了點樹枝,生火,這樣夜晚就不冷了。我剛鋪完甘草,大媽就走到我跟前說:「丫頭,你一個人不容易啊,你這是要去西州做什麼?」

我說:「從軍。」

大媽驚訝了一下,傷心的對我說:「丫頭,我的兒子也參過軍,不過戰死了。」

我安慰着大媽說:「如果不是他們的參軍,哪有後來的和平,這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大媽寬慰地說道:「是呀,值得的。」

於是,大媽分了點糧食給我,就回到了她所在的那邊。

吃完乾糧,我就躺在乾草上,閉上眼睛睡覺,在腦中,呼喚着小七:「小七,幫我進入周生辰的夢裡,我想在他的夢裡彈十里埋伏。」小七按照我的意思,我順利進入了他的夢裡。夢裡,我身着紅色衣裙,用紗巾半遮面,坐在琴旁,彈着十面埋伏,好不魅惑妖嬈,而周生辰在我對面坐了下來,專註地聽着我彈的曲子,一曲彈完,他才問道:「請問,姑娘是誰?」我抬頭與他對視,我的眼中有不甘,有心疼,還有崇拜。我沒有回答他的話,只是對着他微笑着,漸漸地離開了他的夢裡……

天亮了,我們收拾了一下,開始啟程去西州了。

周生辰醒來,回憶着夢裡的女子,女子雖半遮面,看那露在外面的眼睛,就知道她生的極美,彈的曲子也好聽,這是一首我沒聽過的曲子,她是怎樣的女子竟有這等胸懷,她的眼神是什麼意思?她在不甘什麼?她在心疼誰?她在崇拜誰?種種疑問,就像一顆種子一樣種在了他的心裏,等待着破土發芽……

《你好,周生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