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給於的戀情亦或是救贖
你給於的戀情亦或是救贖 連載中

你給於的戀情亦或是救贖

來源:google 作者:原淵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淺羽海瞳 現代言情 雨宮司

雨宮司:如果說摯友的死亡是我童年中的陰影,那麼你的出現對我來說就是救贖我多少次對你說:「淺羽同學,其實你不用感到有負罪感,這件事和你沒有關係」但是始終被你一笑帶過你說我救贖了曾經的你,但是我不這麼覺得對我來說一直都是我被你單方面的拯救吧!你說我溫柔,但是溫柔的一直是呆在我旁邊的你吧!如果沒有你,我現在會怎麼樣?我想還是會一直陰沉下去,所以,多虧了有你淺羽同學,謝謝你淺羽海瞳:對於我來說,首先我要謝謝自己能在高中大膽的接近你,在你需要別人肩膀的時候,我能在你身旁,然後安慰不安的你,雨宮同學在國中就已經將我救贖,所以,你接下來的黑暗就由我來照亮吧雖然很想這樣對你說,但是我不知道你會不會喜歡我,周圍的人都說我溫柔、善良、可愛,但是我自己卻想狡猾的用這些稱讚將你一人獨佔,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雨宮同學,我一直都喜歡你,希望你能牢牢牽住我的手,永遠不放開吧!這是我新年的第一個願望展開

《你給於的戀情亦或是救贖》章節試讀:

在我關於銀的記憶恢復後的幾天,每天晚上睡覺都能夢見我和銀在一起的場景,彷彿那段時光從未結束,銀的生命也從未消失,但是,夢終究只是夢,醒來之後,就什麼也沒有留下。

「小司,你想一直為了我止步不前嗎?」

誒?

星期六的早晨我醒來,眼角還殘留着淚花。

「剛剛的那個……是小銀嗎?」

我環視房間四周,沒錯,這是我所居住的公寓,我上學時所居住的公寓。過了不久,我冷靜下來,但是銀剛剛說的那句話還一直深深烙印在我心中,火燒一般,使我無法無視。

今天是休息日,如果是平常的我就一定會呆在家裡不出去。可是,今天我的身體就像是對家有所排斥一樣,壓得我喘不過氣來,迫使我出門透氣。

因為是春天,早上的氣溫還是會有點低,所以我加了件外套,也是為了預防感冒。

雖說出去,但我也不知道去哪,索性就去公寓附近的公園轉轉吧。

我來到公園,在長椅上坐下來,目光不自覺的落在正在賞櫻的一對母子身上。

「媽媽,你看,是櫻花,櫻花落在我手上了。」發色烏黑的小男孩興奮的舉起手湊到母親面前。

「嗯,很漂亮吧!」母親看着孩子露出溫柔的笑臉。

忽然,小男孩指着我說:「媽媽你看,那個大哥哥正在看着我們。」他的母親順着小男孩手指的方向看到了我。

我出於禮貌露出臉部不協調的笑容,就算是我也會感覺到我的笑容很可怕,但那位母親卻看着我溫柔的笑了,「小翔,去吧你手上的櫻花給大哥哥看一下吧。」小男孩的母親摸了摸小男孩的頭,小男孩向我跑了過來。

一般人遇到這種情況都會選擇怎麼做呢?我不知道,我從來沒有遇到眼前這種情況,這是第一次,「大哥哥,你看!」小男孩向我伸出右手,一朵小小的櫻花正躺在小男孩的手掌心。在這種情況面前,我顯得有些手足無措,於是我摸了摸小男孩的頭說了句「謝謝你。」然後看了一眼小男孩的母親,我從容的露出了笑容。

等到小男孩和他母親走後,公園變的安靜下來,周圍一個人沒有,但是我卻覺得很舒服。沒有多餘的目光。沒有嘈雜的聲音。我慢慢閉上雙眼,意識也漸漸消失。

我醒來之後,腦海里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喵~」

我停止思考,然後被一聲貓叫給拉回現實。我看着趴在我旁邊長椅上的白貓,然後又看看周圍。我想起來了,我是在公園遇到一對母子,母子走後周圍就安靜下來,然後,我、難道在長椅上睡著了!我拿出手機,查看手機屏保上的時間,「16:50」,已經這個時間了嘛,我剛剛才發覺到周圍漸漸黑了,還剩橙紅的落日籠罩着公園。

「真是的,我在幹什麼啊。」我抱怨自己的無用,接着就想起身離開。

我旁邊的白貓突然跳下長椅,雙眼發亮的看着我。「小司,你還想一直為了我止步不前嗎?」是小銀的聲音,我聽的清清楚楚,我看着周圍,尋找着聲音來源,什麼都沒有,然後我就將目光鎖定在那隻貓身上。

「銀,是你嗎?」

「你說呢?笨蛋小司。」

「你現在在哪,我去找你,你在哪?」

「我已經死了。」

「不,我不相信,你現在不是正在和我說話嗎?你就在我面前。」雨宮司的眼淚止不住的從眼眶流下。

「死了就是死了,我不可能和小司永遠在一起的。」

「別說了,我不信、我不相信。」雨宮司跪在地上哽咽着哭泣着。

「小司,聽我說。」白貓身上散發出微光,然後變成星野銀的樣子出現在雨宮司面前,銀俯下身子抱住雨宮司,「小司,我的死和你沒有關係,但看到你這麼痛苦,我也非常、非常難受,所以,停止哭泣吧,就算再次把我遺忘,也沒有關係。」

「你在說什麼啊……」雨宮司撕心裂肺的喊,「我根本聽不懂啊!」

「小司,我能最後再拜託你一件事嗎?」

「最後一件事——嗎?」

「多看看身邊的人吧。」

銀擁抱我的觸感慢慢消失,我抬起頭看着他正在消散的身體,銀笑着向我揮手,我伸出雙手想要擁抱他,但是觸碰不到他的身體,我的眼淚還在順着臉頰不停地流。

消失了,銀消失的最後一刻太陽也落下去了。周圍是那麼黑暗、那麼冷清,但我的手掌此刻卻變得無比溫暖。

我醒了,在公園的長椅上。我醒了,淺羽同學在我旁邊的位置坐着,握着我的手。我醒了,臉上的淚痕被風吹得發涼。

「現在……是幾點?」我問旁邊的淺羽同學。

「正午十二點哦,雨宮同學。」淺羽同學笑着對我說。

「這樣啊,才十二點啊。」我鬆了口氣。

「雨宮同學,又做噩夢了嗎?」

我看着淺羽同學,然後低下頭,將我和銀髮生的事全部告訴了她。

「我覺得雨宮同學可以多看看身邊的人。」等到我講完之後淺羽同學說出和銀一樣的話,「啊,抱歉,我不是這個意思。即便是已逝的朋友也不能忘記,當然也不能就這樣止步不前,那個……就是這個意思吧。」淺羽同學解釋說。

「嗯,我知道。所以,接下來的我也能迎來新的開始了吧。」我對淺羽同學說完這句話,抬頭看向天空,在心裏小聲的說:「對吧,銀。」

我始終無法釋懷,但是這也阻止不了我迎來新的開始。整整四年,我忘記了笑容,遺失了表情,如今的我,已經能重拾起來。不能繼續為了銀止步不前,不能繼續為那件事耿耿於懷,至少,我不會忘記,銀,一直會在我的記憶中長存。

四月份的中午也稍微有點燥熱,在我心臟的位置正感覺有一團東西在燃燒着。我想脫掉外套,這時才發現,淺羽同學正牽着我的手。

「那個——淺羽同學,可以放手嘛。」我看着淺羽同學的側臉說。

大眼睛,高鼻樑,白皙的皮膚,嬌小的身體,無形之間讓男人產生保護欲,妥妥的一個美少女,為什麼會和我扯上關係,如果是想利用我的話,我屆時也會充分的讓她利用,畢竟受到她不少照顧。

「雨宮同學—不想和我牽手嘛。」淺羽同學害羞的紅了臉,低着頭說。

「不是這樣的,氣溫升高了點,我只是想脫下外套而已。」雨宮司解釋說。

「啊,對啊,有點熱了吧,對啊。」

淺羽同學鬆開雨宮司的手,然後放在自己的腿上,眼睛時不時偷瞄正在脫外套的雨宮司。雨宮司把外套脫下,疊好放在腿上,發現正在盯着自己的淺羽同學,接着撇開頭正視前方。

雨宮司撓撓臉,然後把手伸向淺羽同學,壓低聲音說:

「手,要牽嗎?」

淺羽同學面對這種情況突然變得緊張,一時間沒做出反應。

「抱歉,提出這種無禮的邀請。」

雨宮司看着為難的淺羽同學,尷尬的道歉,剛想把手伸回來,就被一隻小小的手緊緊握住了。雨宮司有點驚訝,也很開心淺羽同學沒有拒絕自己。

「手。」

「嗯,手?」

「我想感受雨宮同學手心的溫度。」

「可以哦。」

雨宮司稍微用些力,緊緊握住着淺羽同學纖細的手,就像在表達着「不會放開你」一樣。

「我說,淺羽同學。你接近我的目的是什麼?」雨宮司看着淺羽同學的臉說,「我這麼陰暗的一個人,你沒有什麼理由接近我吧。開學第一天,白石同學幫你解圍,但是你卻坐在我旁邊。」

「我只是……」

「家也在我旁邊,而且還邀請第一次見面的我一起吃飯。淺羽同學,你是有什麼目的吧。」

淺羽同學看見一臉認真的雨宮同學,有點驚慌失措,她還是第一次看見這樣的雨宮司。

「想知道嘛?」

「嗯,我當然會想知道淺羽同學的想法。就算是利用我也沒關係,畢竟你已經給了我這麼多幫助,這份人情總歸要還的。但是,淺羽同學不想說也沒關係,我這樣對自己的恩人刨根問底也不太好,誰都有想要隱瞞的事吧。」

「不,既然雨宮同學想要知道的話,我就會說出來。」

淺羽同學像是下定決心一樣一直看着雨宮司,然後輕聲嘆了一口氣。

「雨宮同學,其實在你朋友出車禍的時候,我也在現場。」

「你的意思是說……」

「嗯。我看着你抱着身上滿身鮮血的孩子在那哭。可是,當時的我全身都在發抖,一直躲在樹後面不敢出聲,現在回想起來,如果我幫助你的話,那孩子,你的朋友就可能沒事了。」

「所以,你才靠近我想消除心中的負罪感嗎?」雨宮司嘆了口氣,把淺羽同學的手拉到自己腿上然後用另一個手掌覆蓋,「你的手好涼啊,難道是在害怕嗎?」

「為什麼……雨宮同學這麼溫柔,我明明——」

「淺羽同學。你要明白這件事跟你沒有任何關係,『如果當時的你能去跑到人多的地方喊來大人,可能銀就得救了』怎麼可能說出這種話,倒不如說能這樣把自己責任怪罪到別人身上,那才是妥妥的人渣吧。」

「雨宮同學……你果然很溫柔。」

「我,溫柔嘛。我到現在都不確定,說實話,銀去世後我就找不到活着的意義了,曾幾度萌生輕生的念頭,可是,我很膽小,明明很想死卻又很怕死。」

「呵呵,總感覺看見了不一樣的雨宮同學呢。」

「淺羽同學,你以後也不用活在銀死亡的陰影下了,你本來就是無辜的,所以,不必在替我背負那沉重的罪惡感了。」

「雨宮同學,你知道『滿身是傷痕的兩人會互相舔舐傷口』這句話嗎,我感覺這句話形容現在的我們再也合適不過了,你覺得呢?」淺羽同學面向我露出笑容,「其實,我最放不下的是那個溫柔的雨宮同學,名為雨宮司的人。」

「你這話會讓我誤以為你在告白哦。」

「那你就誤會吧。但至少不要在一個人,至少讓我在你身邊。」

雨宮司有點吃驚的看着淺羽同學,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淺羽同學拉着雨宮司的手站起來,然後露出天使般的笑容說:

「回家吧!雨宮同學。」

《你給於的戀情亦或是救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