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囡囡這是爸爸不是叔叔
囡囡這是爸爸不是叔叔 連載中

囡囡這是爸爸不是叔叔

來源:google 作者:南州有橙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墨祁安 金晚

好心救人,竟意外招惹上了個大麻煩,對方是頂級豪門的繼承人,霸道強勢,卻說話不算數展開

《囡囡這是爸爸不是叔叔》章節試讀:

另一邊,余彤姝被墨祁安的保鏢護送回家。
余父余母是此時才知道,余彤姝昨晚沒回來。
保鏢走後,余母立馬拉着女兒問:「你怎麼弄成這樣?
衣服怎麼破了,你身上這都是傷?」
余彤姝忍不住竊喜的說:「不是,我沒受傷,媽,我昨晚救了墨祁安,他說會娶我,你們呀,就等着享福吧!」
余父余母震驚不已,「墨家?
哪個墨家?」
余父余母不敢相信,那個傳說中富可敵國的墨家,他們這種普通人還能遇得到那些人物?
「就是你們想的那個墨家,我們洲際隻手遮天的墨家。
墨祁安那張臉,新聞、報紙、雜誌、網上哪裡都有,我還能認錯?
而且,你們也看見了,十幾個保鏢送我回來呢。」
余彤姝沾沾自喜,救了墨祁安的事,她已經完全入戲,自己深信不疑了。
余父余母緩緩回過神來,余母開懷大笑,拉着女兒感慨的說: 「我們彤彤生來就是富貴命,寶貝女兒,你真給媽媽長臉。」
余父開懷後,又開始擔憂。
「彤彤憑自己的能力,給自己找了個好歸宿,可我們家相比起墨家,還是差太遠。
如今公司又遇到困難,陳總那邊不續約的話,公司就破產了。」
余彤姝立馬變臉,「爸,媽,我馬上就嫁進墨家了,公司可不能在這個時候給我拖後腿。
那個變態老頭子想打我的主意,不如,把金晚送給他?」
余母猶豫了一下道:「你奶奶那邊怎麼交代?」
余彤姝輕哼了一聲,滿不在乎道:「她自願為公司犧牲的,交代什麼?
媽,我有辦法讓金晚同意。」
余母同意了,為了公司和女兒的幸福,犧牲金晚,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
...... 小房間里。
金晚穿着長衣長褲,把自己捂得嚴實,生怕自己昨夜的事被姑姑一家發現。
她在整理衣服的時候,竟發現帶了個墨色墜子回來。
這個墜子穿在一根黑繩上。
昨晚,那個男人就是用這黑繩捆住她的手腕,讓她無法掙脫。
而手腕上,此時青紫勒痕更加明顯。
所以當她發現這東西的時候,不僅手腕疼,眼睛更疼!
咚!
金晚氣惱的把墜子扔進了垃圾桶。
就這當下,門被推開。
余彤姝站在門邊,抬起下巴不屑的說:「金晚,咱家公司遇到困難,這個事你知道,過兩天我爸會請陳伯伯吃飯,到時候你也去。」
金晚下意識皺眉,「我去能做什麼?」
余彤姝冷笑,「去幫陳伯伯倒酒,難不成你想陪人家睡覺嗎?
也不看看你自己什麼貨色,哼!」
金晚氣得臉色通紅,正想開口懟回去。
余母立馬出現唱白臉,她拉着金晚的手說:「晚晚,咱們家公司將來要交回你手上的,現在公司有難,你姑父四處奔走,好不容易人家陳總賞臉,我們全家得一起出席,才能顯示我們的誠意呀。」
金晚看著錶面上一派溫柔的姑姑,不動聲色的問道:「您和姐姐也去嗎?」
姑姑立馬笑說:「那當然。」
金晚當然知道他們不安好心,可那畢竟是爸爸的公司啊,如果能借到錢,她當然要去的。
「好,我答應。」
三天後。
金晚打扮得成熟,化了精緻的妝容,上了姑父的車。
然而,她一上車,就被躲在車裡的人用沾有葯的手帕捂暈。
姑父諂媚的說:「陳總,這是我從鄉下買來的丫頭,絕對是雛兒,身材容貌都是一流,您隨便玩,等您盡興了,我們再談合作。」
那腦滿腸肥的老頭貪婪的盯着金晚稚嫩誘人的身體,口水直流。
這樣的尤物,當然要孝敬真正的大人物。
為了接近墨家那位爺,送禮走關係他可下了血本的。
「余總大手筆。」
老頭滿意的點頭。
姑父立馬大受鼓舞,一頓馬屁拍完下車,看着車子開走。
他高興得搓手,女兒即將加入豪門,公司也馬上扭虧為盈,最近真是好事不斷吶。
...... 而昏迷的金晚被灌下情葯,輾轉幾處,最後送進了祁豐大酒店的總統套房。
此時,在這五星級豪華酒店的頂層宴會廳,墨家老爺子的壽辰正在這裡舉行。
雖是墨老爺子的壽辰,但壽宴主角顯然變成了那個商界傳奇——墨祁安。
人群中,男人身姿偉岸挺拔,氣勢沉穩大氣。
舉手投足間,盡顯王者獨有的卓絕自信與霸氣。
圍着他的,都是洲際數一數二的人物。
現場更多的是削尖了腦袋,等待機會接近墨祁安的商政各界名流,都在努力的想去墨祁安面前刷一刷臉。
墨祁安來者不拒,拿出了足夠的耐心出來應酬,很為墨老爺子長臉。
宴會後半場,墨祁安酒醉不適,被一眾保安攙扶着離開。
離開宴會,墨祁安讓保鏢退下,自己進了酒店裡他的專屬總統套房。
他今天會如此配合,就是打算趁老爺子高興,提自己國慶訂婚的事,老爺子的面子照顧好了,消息也帶到,自然就沒有留下的必要。
總統套房門打開。
隨着墨祁安進入,感應燈一瞬大亮。
他推開卧室門,忽然,大床**蜷縮着的少女闖入他的視線。
墨祁安面色驟然暗沉,室內溫度急劇而下。
他向來厭惡這等手段,這些年來,這還是第一個成功爬上他床的女人。
「自己出去,還是我讓人把你丟出去?」
然而,床上的女孩毫無反應。
墨祁安有些不耐,居高臨下睥睨着微微起伏的少女。
墨祁安俯身,直接提着少女肩膀往床下拖。
然而,少女發間熟悉的梔子花香令墨祁安皺眉。
「你是誰?」
他一把扯下女孩,按着她光滑的肩膀,仔細打量依舊未醒的女孩。
少女長發凌亂的披散,又純又欲。
墨祁安壓下心底洶湧的悸動,拍拍女孩滾燙的臉。
她這副樣子,丟出去只怕更危險。
所以,墨祁安當即抱起少女,扔進了浴缸,緊跟着放滿冷水。
在少女冷靜的過程中,墨祁安一直打量着她,忽然,他目光落在她手腕上,那淡淡的傷痕在泡水後發白,更加清晰。
墨祁安想起那晚自己的瘋狂,當即靠近女孩,拉她的手細看。
兩隻手腕都有被勒傷的痕迹,只是幾天過去,已經淡化。
加上她身上淡淡的梔子花香,墨祁安幾乎已經肯定,這是他的未婚小妻子。
只是,她怎麼出現在這裡?
酒又是誰給她灌下的?
「彤姝?」
她是叫彤姝吧?
余彤姝,他今晚向老爺子表明這輩子要娶的女人。

《囡囡這是爸爸不是叔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