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黑白
末世黑白 連載中

末世黑白

來源:google 作者:神經牧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牧邊 趙光榮

《末世黑白》港口的午夜總是那麼令人迷醉,一望無際黑色波紋深邃而迷惘微微的海風,吹得二狗子嘴上的煙頭愈發紅燙二狗子坐在海邊的圍桿上,一個手拎着不知名的酒瓶,等待着今天的買家而瘸子並不是真的瘸了腿,只是有一次玩鬧中意外摔斷了第三條腿引擎的機械轟鳴音越來越近,二狗子單手撐起圍桿,乾淨利落地翻身跳下「給我盯好了,一丁點不對勁就趕緊給我打信號,要不然今天咱們都得栽倒這」二狗子拿着對講機嚴重地說道一道刺眼的白光把二狗子打的光亮,一輛機械猛獸帶着與地面刺耳的摩擦聲隨即戛然而止從車裡陸續下來七八個高矮不一男人,從站立姿勢看得出來不是什麼好鳥「喂,我要的貨帶來了吧,可別讓我失望,你們這些雜碎知道的!」戴着黑框眼鏡,把身上穿的西裝撐的幾乎要撕裂的壯漢開口說道「帶來了,老闆」二狗子深知道這些人都只是幕後老闆的打手,輕軟怕硬得很,所以二狗子一點不虛地回應着「瘸子,上貨!」二狗子對着對講機喊着,突兀地破音在港口的夜晚顯得格外的詭異,可二狗子卻絲毫沒覺得今晚的交易有什麼不同分界線-------------------------------------二狗子牧邊在顛倒黑白的世界又有怎樣的妖孽人生展開

《末世黑白》章節試讀:

二狗子現在躺在總統套房柔軟的地毯上,一動不動的,除了身上的結痂有些怪異以及濃重的血腥氣味,除此之外就像是躺在地上思考的狗生的二狗子。二狗子在意識的深處,彷彿有一頭恐怖凶獸要掙破身軀,不斷地嘶吼着,此刻他看到大狗子也就是他哥牧野,在監獄裏受人欺負,任人捶打,他還沒有撈他哥出來,怎麼能死在這個地方?畫面一轉,又回到那個他永遠都無法忘記一天,自己最愛的女人硬生生地生生地背叛了自己,找了個肥豬,那種決絕的嘴臉,他是永遠都不會忘記,坑害了牧野進了號子,把自己打奄奄一息,像垃圾一樣隨意地丟下,直到當時昏迷前一秒鐘他看着這個帶血世界,暗自發誓如果有來生.

二狗子心裏吶喊着,不!我還不能死,我要活下來。隨着意識深處震蕩,嗜血的凶獸被狠狠地壓制了下去。皮膚表面黑褐色的結痂快速地碎裂,透過還沒脫落的結痂縫隙里看到的是新生的皮膚,二狗子如同大病初癒般地緩緩睜開了眼睛,模糊的視線漸漸清明,身上也有了一絲力氣,在起身的動作間,身上黑褐色殼子也慢慢脫落。二狗看着地上鮮血和身上黑褐色的殼子,也怎麼思索不上來到底發生了什麼,自己怎麼變成了這樣,罷了,罷了,都以為自己要死的,現在老天又給我機會,想不通就不去想了。二狗子走到浴室門口時候,身上黑褐色殼子已經掉得差不多了,拿起噴頭對着身上一頓猛衝。出了浴室除了聞到血腥味,還聞到了大量美食的餐車,肚子沒來由咕咕直響。看都沒看是什麼東西,一頓風雲殘卷,把兩個餐車的高檔美食吃了個一乾二淨,只留了兩瓶威士忌。二狗子打了個飽嗝,看着眼前自己的戰果也是微微一愣,以前自己可沒這能吃啊,這兩個餐車擱在正常人可是有6個人食物量啊。吃飽了的二狗子感覺渾身都像是有了力氣,再也沒有剛才的虛弱。黑褐色的血液正在二狗子的體內悄無聲息地改變着他的體質,只是狗子現在並沒有察覺。二狗子心裏笑罵道,勞資今天真當了一回土殼馬,但是勞資運氣好,哈哈哈。

二狗子換好總統套房的菲克定製黑色運動服,把衛星電話和土銃全部裝在菲克牌的運動背包里,總統套房就是好,什麼都有還都是頂級的貨。這菲克的運動服,防水,透氣,還帶有基礎的防割功能,簡直就是為大家劫色而量身定製的,可能也就只有二狗子才會這麼想吧,畢竟10幾個w穿在身上,那肯定不一般吧。二狗子第一個就是要去找偷自己包的小賊,那個傻愣的保安,還有那個嬌滴滴前台小夢,想想二狗子就開始春心蕩漾。二狗子推開厚重的總統套房門,一股壓抑帶着腥甜味的穿堂風迎面吹來,職業的關係讓二狗子突然警覺起來,這個酒店怎麼會有這麼重的血腥氣,難道是從套房裡飄出來的。二狗子也不管走廊里是否有監控,從背包里取出土銃打開保險,一路走到電梯。整個古韻酒店的頂樓只有8個總統套房,其他的都是公共設施,由於價格極其昂貴一般不是金主都沒人來開。今天二狗子是唯一一個開總統套房的,還有一個準備開得卻死在怪異男子的手上,但是二狗子並不知道。

二狗伸手去按電梯,電梯上顯示停用的標誌,這個讓二狗子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來了。莫非是昨天晚上那個怪事,厄運還纏着自己,怎麼一直都這麼邪門。二狗子無奈地端着土銃,嘴裏抽着華子,一步一步向一樓走去,越靠近一樓,血腥越濃,一樓樓梯的消防門正挨着餐廳的旁邊,二狗子不想搞出那麼大動靜,便上去就是幾腳用力地踹着門,砰,砰,砰連着幾聲,把外面非人的怪物全部都吸引了過來,沒有神志只知道進食怪物興奮地朝着消防門的方向聚攏,可能是在裏面的二狗踹門踹得正起勁完全沒有聽到外面的吼聲,不知危險即將來臨。砰,砰,砰,又是連着幾聲,消防終於要不堪重負連着門框一起倒飛了出去,瞬間砸倒了離門最近的幾隻怪物,二狗子頓時感到菊花一緊,他娘的真是昨天晚上那種怪叫,二狗飛快衝出門洞,左右掃視,踩過掙扎欲起身怪物一個箭步就朝大門奔去。早就在門外踩好點的怪物已經形成包圍的趨勢,跑是跑不掉了只有硬拼了。左邊4個,右邊3個正前方他媽有十幾個,後面也被圍了起來,從餐廳裏面還在不斷地爬出怪物,雖然這些怪物行動慢,但是也架不住這麼多啊。二狗子毫不猶豫扣動扳機,一道火光噴射而出,前面兩個怪物應聲飛出倒地,剛剛打開的缺口一下又被新圍過來的怪物堵了起來。二狗子看着後面邦邦硬的消防門動起了心思,上好子彈的他又折了回去對着爬出來的怪物腦門上就是一槍,瞬間像西瓜一樣炸得稀碎。二狗先換好子彈,扶起消防門,用手死死地拽着消防門的長把手,心中一橫今天能不能衝出就全靠這一搏了。二狗子也不知道哪裡來的怪力,單手抬起消防門,前腿微弓,做出衝鋒的姿態一觸即發,心裏默念着,阿門,別讓我一衝鋒就釋放。二狗子雙腿猛的蹬地,一下子就竄出好幾米遠,不做停頓的越跑越快,擋在前面怪物剛剛接觸到消防門就被撞飛出去,連續撞倒了幾隻怪物之後,二狗子也有些力竭,不知道是速度慢了下來還是前面的怪物越來越多,從消防通道到酒店大門也就40來米的路程,現在卻顯得格外漫長。

在前台櫃下方貓着的胖子聽大廳的動靜一時半會還不敢冒頭,內心掙扎,求生的**戰勝了膽怯,胖子一腳踹開前台櫃的門板,大有一種人死鳥朝天的悲壯。門板砰的一聲被踹來回拍打,胖子還是高估了自己那一腳力道,門板並沒有被踹飛,回彈的門板把胖子嚇得一身哆嗦。片刻後,發現沒有怪物的嘶吼,胖子便從前台櫃鑽了出來,抬頭就看到了猶如戰神般二狗子,像推土機一樣開闢生的道路。胖子不做猶豫,準備瀟洒地單手撐着前台櫃一個漂亮的翻身跳下,可腦子裡意淫的畫面並沒有出現,胖子跳是跳起來了,只是奈何高度不夠,摔了個豬啃大理石。正在開路二狗子已經開了好幾槍換了好幾發子彈了,心中苦悶到,早知道就不帶這個單發的土銃出來裝逼了。雖然外形粗獷,威力巨大,射程也只有10米內威力不會衰減,但是奈何打一發就得換一發彈,現在時間就是生命,要是換個來福再加個換彈器早就衝出去了。聽着一肥肉與大理石接觸的一聲悶響,二狗子斜着掃了一眼,怒罵道:「這個傻逼,白長一身橫肉了」。霎時間,二狗子又起聲吼道:「沒死的話,能動就趕快過來幫忙」。想着這胖子的噸位說不定能衝出去。胖子被一聲吼,吼得六神歸了位,麻利地從前台滾下來,也不管嘴裏的碎牙還流着血,就朝二狗子衝來,要不是能說話,二狗子絕對給這頭人形豬來上一槍。胖子跟二狗子匯合,二狗子抽出另一隻手斜着對前面就是一槍,頓時前方重頭一輕,再加上的胖子合力向前推進,速度加快了不少,二狗換一彈放一槍,片刻就快衝到了玻璃大門口,對着胖子說道:「等會兒你就跟着我跑,千萬不要停下來」。想着酒店內怪物都這麼多,室外的肯定也少不了。胖子點了點頭並沒有說話,二狗子抬手一槍崩碎酒店大門的鋼化玻璃,兩人合力把前面幾隻怪物全部推倒,趁着空當二狗子把消防門把手一松,壓倒怪物身上,便立刻朝着末日賽博的方向飛奔而去,後面緊緊跟着的胖子,渾身上下的肥肉一上一下的甩動着,嘴裏大口大口喘着粗氣,

二狗快速地打開車門,發動,看着胖子的方向,眼神一驚,完了!這胖子跑不動了,再不快點,他必死。二狗子猛打方向,一腳油門踩到底,直直向胖子撞去。胖子心中一萬個草泥馬在奔騰,勞資剛剛衝出了,這會又要被一輛怪車給撞死。二狗子伸出腦袋大吼着:「快給老子滾!」胖子一看是二狗子,開着這麼奇怪的車,又叫我滾,心中詫異萬分,不過胖子沒來得及多想便順勢朝着旁邊一歪,藉著前衝力道,在地面滾動起來,那叫一個滾得圓潤,滾得絲滑。二狗子的末日賽博車頭改裝鋁合金前鏟和外置防撞梁,一下就把前面的怪物撞飛,二狗掛上倒擋,控制着方向盤,猛踩油門,穩穩地停在地面打滾的胖子身旁,開口就罵道:「你真他媽是個傻逼,叫你滾,你他媽還真滾上癮,快點上來!」。胖子如獲新生,手腳並用地爬上末日賽博。撞開大院的鐵門,兩人飛馳在逃亡的公路上,一路的小汽車,怪物,要麼被撞飛,要麼被撞成碎肉。

《末世黑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