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漫漫星河見月明
漫漫星河見月明 連載中

漫漫星河見月明

來源:google 作者:輕風雲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冷星禾 古代言情 時初月

本是將門千金,卻慘遭橫禍成了一介孤女生在豪門,卻長於鄉野安分守己,碌碌無為過完這一生?不肯能!絕對不可能!郡王未婚夫跑不掉,事業愛情通通要!看心理學家時初月如何在異世當好一位將門千金查真相,慰亡靈,揚軍威!一路走來,艱辛、委屈、麻煩不斷,好在頭頂星河燦爛,身邊良人相伴!時初月:「跨越千年時空,璀璨星河不及你耀眼!」冷星禾:「看盡人間繁華,唯有你是那個不可無一不能有二!」看星月攜手揚威四方,嘆千年時空良緣情長!展開

《漫漫星河見月明》章節試讀:

客棧的房頂上,月光照不到的角落,幾名黑衣人趴在房檐上目露精光。「目標都離開了,那群廢物還不來。」

「青銅你個臭小子,別以為得了小姐一句贊就能翹尾巴,仔細陰溝里翻了船!」說話的兩人正是客棧的店小二和掌柜。

「咱們的地盤上,還能放走一隻鱉?小姐都懶得插手,掌柜的你也不用那麼看得起他們。」

「一言丫頭說得沒錯,你小子就是狗腿、諂媚!花瓣、美食,私下裡沒少花心思研究小姐吧!」

「你這是酸!小姐雖彪悍,但終究是個小姑娘,哪個姑娘不愛花?小姐自小生活在益州,後來又在玉溪長大,那肯定是習慣吃川菜和海鮮啦!這還用研究?哼!至於那小丫頭,我遲早會打敗她,成為小姐的貼身護衛!」

「哦?你要打敗誰!」

青銅立馬換上一副表情,「一言姑娘來啦,我正跟掌柜的說要打敗無常閣的那群廢物呢!」……

一陣風聲響起,幾人立馬收聲斂息。

一群戴着銀色面具的黑夜刺客落在客棧門口。「確定目標就在這裡?」

「回護法大人,消息就是從這家清風客棧傳出來的,准沒錯!」

「動手!」

一陣煙霧飄過,銀面刺客提刀闖入。

「咱們比比?」一言掂着手中的金色磚塊躍躍欲試。

「比就比!」青銅話落,人已朝着下方撲去。

四平聞聲趕來,就見院子里滿是黑衣人,兩方人馬兵戎相見,血肉橫飛!唯一未着黑衣的一言卻最是彪悍,一塊板磚被舞得虎虎生風,一磚一個腦袋,慘不忍睹!

一力降十會被金剛蘿莉展現得淋漓盡致!

……

夜色中,兩個黑影一前一後飛馳而過。時初月停在路邊的屋檐下,轉身看着跟來的冷星禾。

「不是讓你安心睡覺嗎?」

「時姑娘還是管好自己,本官行事,無需你管!」冷星禾盯着時初月的目光有些淡。

「都察院御史,冷大人這是來阻止我行兇,還是幫我助威望風?或者是不放心我……」時初月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容冷峻的男子。

「時初月!你給我正經點,你究竟要去幹什麼?」

冷星禾低沉的聲音吼完,兩人俱是一怔,默然不語。

少女垂下眼眸,眼角微紅,忍着心中的酸澀。從小到大,也只有眼前這人喜歡連名帶姓的喊她『時初月』。十年未見,如今再次從他嘴裏聽到這三個字,箇中滋味難以言說。

話到嘴邊,卻幾番掙扎,「你果然恢復了記憶!」一句低語似喜似悲,帶着無限惆悵。

「我恢復了記憶,讓你失望了嗎!」一向冷靜的人此刻似乎失了理智……

時初月面色淡然,心中酸澀。也不解釋,沉默以對。

看着少女這幅模樣,冷星禾更加暴躁,「時初月!我的記憶,憑什麼要你來決定?」

眼前雙目赤紅,毫無風度可言的俊美男子,與十年前的小少年畫面重疊,似乎變了又似乎沒變。

十年前,五歲的時初月第一次見到十歲的冷星禾,眼放精光,上前便拉着小少年,「你果然長得很俊,就是有點少年老成,會不會早禿呀……」

十歲的冷星禾板着一張稚氣未脫的臉,掙開女孩子的手,「我已經長大了,男女授受不親,妹妹自去玩耍!」

時初月牽着小少年的手不放,「十歲的小屁孩裝什麼大人?行啦,這裡又沒其他人,你不用裝模作樣。我要去打麻雀烤着吃,你要不要一起?」

小少年看着這個唇紅齒白,狡黠精靈的小女孩,感受着手中既柔軟又充滿力量的小手,猶豫了三秒就跟着女孩到處撒野。

時光流轉,有些人有些事似乎也沒變!時初月輕笑一聲,「你還是這樣,人前淡漠如雪,老成持重,在我面前就臭脾氣倔驢,小氣吧啦……」

冷星禾又氣又怒,可一如往昔,拿眼前這人一點辦法也沒有…

「好啦,彆氣,咱們先去干正事!等有機會我再慢慢解釋嘛……」

「你的正事就是半夜三更去殺人?」

時初月一把拉過冷星禾的手臂,「說了不準動武,我帶你飛!真是弱雞……」

「你要殺誰?」

「此人名叫李成虎,十年前是西川軍的一名斥候。當時,南詔軍入侵前,有一隊斥候在城外群山中發現了端倪,李成虎和另一人被派回報信,但西川軍卻未收到任何消息。」

「他的背後是誰?你怎麼查到這些的?」冷星禾語氣有些輕,冷靜淡漠中帶着一絲隱忍。

「李成虎去了益州刺史府,而那一隊斥候除了他無一生還。涼城事變之後,李成虎改名換姓成了雍州隴城的一名部千總。」

「益州刺史李廣?你找到了李文翰!」冷星禾似乎並不意外。

「是的,找到你之前,我去了趟雍州,抓到了李文翰,這些是從他那裡得知的。但他對於當年的事知之甚少,就連李廣背後是否有人他也並不清楚。你呢?這趟益州行查李光可有收穫?」

「只查到了當地官員上奏之事,至於十年前的事情,他很謹慎。剛查到一點蛛絲馬跡,李廣就被滅了口。」

「那殺了李廣的人,可有眉目?」

「目前只知來自京城,殺了李廣後,這群人就不知所蹤,我的人還在追查。」

時初月沉默了一瞬,壓低聲音,「我們一起查!」

冷星禾動了動唇,終是沉默不語……

時初月也不勉強,月光下的男子姿容昳麗,賞心悅目。

兩人來到正房,時初月照舊取下發簪撥開門閂。房間里的雕花大床上,躺着一男一女。男子三十多歲的年紀,體型彪悍,面容方正,旁邊的女子二八年華,嬌小玲瓏,一條玉臂露在外面,別有一番風情。

冷星禾目不斜視,「確定就是此人?」

「不確定!問問就知道了……」

還是這麼兒戲,一點長進都沒有!冷星禾心裏吐槽,卻也不阻止,任由時初月做主。

手指點在女子的耳門穴讓其昏睡不醒,再點中男子的膻中穴,使其內氣散漫,神志不清。

中年男子睜開雙眼,見眼前一對男女,似遺落凡塵的謫仙,不禁有些恍惚,耳邊傳來清脆的鈴音,好似仙樂讓人渾身舒爽。

時初月頗有節奏地搖着一對鈴鐺,見男子目光越發的渙散,輕聲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李成虎,現在叫黎天鷹。」

「十年前,南詔軍入關……」

……

回到客棧,冷星禾拉着要回房的時初月,「你會傳說中的攝魂術?我的記憶就是這樣沒的!你……」

看着驚疑不定,欲言又止的冷星禾,時初月眉梢一挑,「你想問…我是何方妖孽?」

「時初月!給我個解釋就這麼難嗎?」

「大半夜不睡覺,鬧什麼情緒!……我不是妖怪,這也不是什麼攝魂術,這叫催眠!你可以理解成…通過某些聲音、動作讓人處於類似於睡眠的狀態,再對其進行暗示,以達到某些目的。比如暫時的麻痹,回憶,忘記,幻覺,甚至是一些正常狀態下無法做到的行為。行啦,我要去睡了,要不然會變成丑八卦的…」

催眠術?…混蛋,我要的是這個解釋嗎?冷星禾看着消失在樓梯口的時初月恨不得抓過來暴打一頓!

……

暗室里,矇著眼睛的銀面護法被縛着雙手,看不見任何光亮後,耳朵變得更加靈敏。滴滴滴…似血滴落下的聲音。

「還有一炷香的時間。」

「又是你!我記得你的聲音,我無常閣不會放過你們的。」

「原來無常閣只做江湖生意也是騙人的!敢殺朝廷命官,就要做好世上再無無常閣的準備!」

「好大的口氣,我倒要看看你們和無常閣誰先死!」

「看來出價的人來頭不小呀!下一批是不是該輪到金面殺手了?……呵!原來無常閣的銀面護法和金面領主不和是真的,總算有條傳言不假!」

滴滴滴……

「別緊張,還有半柱香的時間……金面領主很厲害?據說從未失手?他比你老,比你資歷高,但其實能力不如你!他長什麼樣?用什麼武器?擅長什麼?弱點是什麼?……」

……

「公子,這是雙喜傳來的信。讓他來接應,他倒是好,就派來了一隻鴿子!」四平看着旁邊閑庭信步的鴿子滿眼嫌棄。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客棧門口,一輛精緻華美的馬車停在路邊,幾名護衛圍着馬車,一名領頭男子正與一個小丫頭對峙。

「一路上不是身子不適,就是水土不服,照這個速度,何時才能抵達目的地,誤了大人的事,你擔的起責嗎?」

「小姐也不是故意的,第一次出遠門,難免諸多不便,要是小姐出了什麼事,咱們同樣沒法交代!」

「能出什麼事,身子不好也找大夫看過了,留在這不走就能好起來了?我看你就是故意拖時間,告訴你,少耍這些沒用的把戲。」男子雖是斥責小丫頭,可眼神卻是看向馬車內。

時初月一行人出來,見此情景也不理會,只等着馬車走了讓開道路。

纖細的手指伸出車簾,隱約可見半條玉臂輕搖慢舞。少女面戴薄紗,蓮步輕移下了馬車。一身桃紅色的紗衣裙面隨風輕舞,本就婀娜的身姿更添幾分嫵媚妖嬈!雖薄紗遮面,卻藏不住少女深邃精緻的五官,原是個混血美女!

「林護衛多慮了,紫鴛確實身體有恙,才想着多歇半日。若是半路病倒,豈不更加誤事!再說了,紫鴛也不想帶着病容去見貴人。」

「行!紫鴛姑娘就好好休息這半日,往後的路怕不好走!」林護衛語帶譏誚,領着護衛重新進了客棧。

「小姐,這人也太囂張了……」

紫鴛無奈的搖了搖頭,任由小丫頭扶着往客棧走。兩撥人馬越來越近,紫鴛眸帶羞澀,臉頰微紅,腳下的步子越走越慢。終於,少女似乎病痛難忍,一個趔趄朝着邊上的冷星禾倒去。

我去!

《漫漫星河見月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