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滿級玩家的養成系男友
滿級玩家的養成系男友 連載中

滿級玩家的養成系男友

來源:google 作者:隱鶴在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安棲 越星同

無限滿級玩家養成系遊戲開局抽到一隻熊耳毛球,還是只幼崽秦安棲看別的玩家的四十米大砍刀,異能精神控制.....再低頭看手中的毛球,絨毛濃密柔軟「毛球獸耳是最完美的!」重度獸耳控秦某人養崽日常:「多找怪物碰一碰才能餵飽我的崽!」副本里她猛追着BOSS跑,舉起懷裡的小毛球「讓崽崽咬一口真的就一小口」某崽成年後變成:一米九的大崽崽扛着秦安棲狂追Boss,秦安棲在他肩上顛的快吐了用力拍了一下他想下來,轉頭對上崽崽濕漉漉略顯迷茫的眼神,無奈又好笑遊戲中:規則1.日落之後呆在室內不要外出秦安棲:「日落後出門探索」規則2.玩家之間盡量結伴行動不要落單秦安棲:「必須單獨行動,這我懂」和別的玩家交流發現,秦安棲:「我的規則怎麼和別人的不一樣?」【正常版】深夜,噩夢驚醒瞬間恍惚聽見耳旁傳來的低語它說:「放我出來吧」「你渴望的一切都將變成現實」「你厭惡的一切都將不復存在」「在我的庇護之下沒人能傷害你」「放我出來吧」冷汗划過側臉,回想起這些話時,還能聞到到它說話時呼出腐爛腥臭的氣息現在真的醒過來了嗎?還是又墮入另一場噩夢呢......黑暗現世,怪異降臨噩夢博物館開館,守護者就位展開

《滿級玩家的養成系男友》章節試讀:

秦安棲把發現的線索和猜想告訴了三位隊友,中途曲文聽到動靜也從房間出來了。秦安棲眼神從眼前幾人臉上掃過,四人看起來比之前的情緒穩定,臉上不再有惶恐不安的神情。

甘遠聽完朝着秦安棲點點頭說:「遊戲只給了三天時間,我們五人還是分開尋找線索比較快,天黑前回到這裡相互交換髮現的線索。」

甘遠又叮囑了幾句,五人一起出了大門,各自朝不同的方向散開去找線索。

距離暫住的院子最近一戶人家就在不遠處,秦安棲打算先去問問路,朝着那戶人家走了過去。

這是一座略顯破舊的小屋,院子也沒有圍牆,兩間低矮的房屋旁還有一間圍牆破舊搭着茅草屋頂,門前泥土還沾着幾片鴨毛,似乎是用來養鴨的。

秦安棲站在房屋外面喊了一聲:「有人在家嗎?」

正前方的屋子裡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在門邊停下,隨即響起一道女聲:「是誰啊?」

「我是村子裏請來驅邪的,想先來找村裡人問問情況。」這身份妥妥的自帶信任度,一定好用。

不出所料,房門打開了一些,裏面的站着一位年輕的婦人,她一見秦安棲就立馬將門完全打開,對着她笑道:「大師,真不好意思啊,這段時間發生的怪事把我嚇得整天提心弔膽。大師,快請進!」

女人招呼着秦安棲在桌前坐下,倒上熱茶才坐下笑着說道:「前幾天就聽村長說要來好幾位厲害的大師,村裡怪事可邪門,您……」

「還有幾位,他們在別處打聽情況。」秦安棲捧着茶碗看向女人道:「村子後面的湖泊,這兩月之前有發生過別的怪事嗎?」冰冷的指尖逐漸溫暖。

女人愣了一下,手一拍大腿突然抬高音量說:「有啊!這些年跳下去好多個女人,都是村娶來的外地媳婦,聽說啊.....」

女人忽然湊近秦安棲低聲說:「那些女人肯定是被迫嫁過來的,不然哪會結婚沒幾天就投湖了呢!還有啊,村子裏有些人家生了女娃不想養,就扔到那湖裡淹死哎!其中一家婆婆趁媳婦睡着把出生沒幾天的女娃偷出來扔湖裡,那家媳婦後面也跟着投湖沒救回來,真是作孽啊!村裡的怪事,會不會......是她們回來報仇了!」

秦安棲搖搖頭不確定,手指有節奏的輕點茶碗「最近的一次投湖和溺死女嬰都是什麼時候發生的?」

「半年前就有戶人家夜裡扔女嬰,投湖好像是一年前了。」女人皺着眉頭回憶着。

秦安棲問了些關於村裡怪事的情況,具體和村長說的差不多。

她又問了那些溺死女嬰的人家位置,可女人說大概是做賊心虛那些人在出怪事沒多久都陸陸續續搬走了。

秦安棲只好問了湖泊的具**置,匆匆道謝後朝湖泊的位置趕了過去。

等她到湖邊的時候,甘遠也正好在那,似乎也是剛到。兩人站在湖兩頭遠遠對視一眼,甘遠揮手指指右邊逆時針畫了一個圓並朝右邊走去,秦安棲立馬意會從左邊開始檢查。

湖邊有一圈繞湖小路,秦安棲沿着小路雙手並用在草堆里仔細翻找。冰涼的雙手翻動間不一會兒就暖和了起來。

不到五分鐘,秦安棲和相反方向的甘遠碰上,兩人翻過的草堆猶如狂風席捲而過幾乎連根都翻出,卻是什麼都沒發現。

兩人還是沿着小路完整的翻了一遍,秦安棲走到湖泊邊緣向外突出的一塊石板上。石板鑲嵌在深深的泥土裡,應該是村裡人方便釣魚放在這的,她蹲在石板上朝水下看去。

石板下面飄着一縷紅色吸引了秦安棲的視線,水有些渾濁看不清楚。她抬手挽起袖子將左手探入水下,瞬間刺骨的寒冷從左手傳來,她看準位置猛地將紅色捏在手裡一把撈起。

遠處的甘遠聽見出水的嘩啦聲,連忙跑到秦安棲跟前看她手裡的東西。

剛過來就看到她手裡的長條的東西流出了一灘紅色液體,甘遠看一眼臉色瞬間發白,扭頭轉向別處側着頭問道:「這是什麼東西?」

秦安棲看嫌棄的改用兩隻手指捏着,歪着頭把手裡的東西舉到眼前說:「或許是某種生物的身體組織?」

她把手裡的東西扔到地上,從旁邊的草堆里拔了幾根草搓成繩子一頭綁在那條不明物體上,又在湖裡洗了一遍手,做完這些才用左手捏起另一頭繩子。

見一旁的甘遠還保持着剛才的姿勢,秦安棲看了眼地上的一灘紅色, "你暈血? "

甘遠僵硬的點點頭,秦安棲換右手捏着將它遠離甘遠的視線說: "繼續分頭找線索。 "提着東西快步的走向暫住的小院。

把東西放回院子,秦安棲又沿着路挨個地詢問線索,了解到的大多和之前相同。

問到是否有村裡人姓鍾或有無村民認識賣鐘錶的商人時,都說村裡沒有姓鐘的人家。村裡幾乎沒人家有鐘錶,鎮上都少有鐘錶店。

劉家的少年對襲擊當晚的事情毫無記憶,只從劉家人口中得知他高燒時一直喊着「沒有臉,光。」之類的話。

逛了一大圈下來,時間才剛過飯點。秦安棲並不覺得餓,久違的興奮充滿了大腦讓她充滿幹勁繼續順着線索前往高家。

到高家時,屋子裡的人似乎正準備做飯,秦安棲在院門外叫了好幾聲才有人急匆匆的跑出來開門。

開門的男人額頭冒着大汗,開門見到秦安棲伸手撓着頭笑了一下:「不好意思啊大師,我耳朵不太好使,您快請進!」

男人將秦安棲請到屋裡坐下,正要起身倒茶。秦安棲連忙攔下:「謝謝,不用倒茶了解完事情我就走。」

男人聽完有些局促地說道:「大師您請說。」雙手放在大腿上不安的來回移動,時不時用手背抹一下額頭上早被擦乾淨的汗水。

「村子裏有姓鐘的人嗎?」

「這.......」男人猶豫了一下,眼睛朝裡屋飛快的看了一眼又看向地面,猛地抬起頭看着秦安棲說:「大師,你們真的能解決村裡的怪事嗎?」

秦安棲點頭:「一定能。」

聽到秦安棲的回答,男人咬咬牙張口說道:「我大哥回來了。」

《滿級玩家的養成系男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