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流浪在年代文中做鹹魚
流浪在年代文中做鹹魚 連載中

流浪在年代文中做鹹魚

來源:google 作者:流浪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飛 流浪魚 現代言情

沈飛,一個1米87糙漢,意外綁定鹹魚系統穿梭於不同年代文中什麼?炮灰!路人甲!咱不管,咱只想安安穩穩的過自己的小日子展開

《流浪在年代文中做鹹魚》章節試讀:

短短不到兩個月的旅程打破了林紅軍和張前進十幾年的認知,原來錢可以來的這麼快這麼簡單。這兩個月里他們奔波在買國庫券賣國庫券的路上,每天都能看到交易所上漲的開盤價,每次賣出都能看到存摺上打着滾兒往上翻的數字,三觀都跟着重塑了。

不是沒有遇到麻煩,有被毛賊盯上,衣服都被劃開幾個口子。沈飛為了保險從不帶現金,存摺一直貼身放着,國庫券一路抱在懷裡,一個人上廁所必然推醒另一個。

就這樣還險些着了道兒,有一回沈飛上廁所,一個抱着孩子的婦女讓張前進幫忙抱下孩子,回來沈飛就發現不對,張前進的包被人開過。兩人都背了包,國庫券自然是沈飛親自帶着上廁所也不落下,坐火車誰不是大包小包帶着,像他這樣背在胸前的很正常。張前進包里裝的是吃的和衣服,估計對方看不上倒也沒丟什麼。

「被人摸了!估計是盤道的……」沈飛低聲說道,他們這是卧鋪,人少,不像硬座容易被摸,這才弄了個抱孩子的過來試探。

「什麼?」張前進一看心裏一驚,「都怪我,我以為就是幫下忙……」說著臉上又羞又愧。

沈飛擺擺手沒在意,這會兒人都質樸,說白了是見識的少,九十年代騙子才囂張,被騙的多了人也就冷漠了。

「沒事兒,以後注意點就行!」

就在兩人以為虛驚一場,又熬了一夜終於要到站時,對方才真正動手。彼時沈飛剛撒完尿,門外就催的急,剛一開門看見精壯男人,好似非常急切,不等沈飛讓開就擠了進來。不等沈飛反應男人就要上手捂住他的口鼻,緊隨其後一個小個子男人探進半個身子,伸手直指沈飛胸前的背包,口裡念叨着「快點,快點,急死了!」

匆忙之下,沈飛偏頭躲避,一手戳向男人雙眼,抬腳踹向廁所門,精壯男人一歪頭輕易躲過,小子男子卻被門撞得不輕。沈飛第一時間擋開臉前的手掌,意識到不對,使勁一咬,口中疼痛,撞開男人,衝出門外。

對方明顯不是頭一回做這事,門外的小個子阻擋沈飛的動作,精壯男人也伸手拉扯,只是對方明顯低估了沈飛的力氣,被他衝出半邊身子。老式火車的廁所本就小的可憐,門一開就能看清全部,門口擠着準備下車和沒有坐票的人群,眾人矚目下兩人明顯收了力道,憑着一股子血氣沈飛衝出十幾步,隔着擁擠人群還能感受到男人陰狠的目光。

下了車,沈飛立刻重新買了別的列車票,原本列車的時間最合適,沈飛他們來回幾趟都坐的這趟列車,現在明顯是被盯上了。

「估計和摸前進包兒的是一夥兒人!」賣了券回到招待所,三個人聚到一起才有些後怕,當時但凡反應慢一點就是被人迷暈剝光扔廁所的下場。

「那孩子也未必的她們的!」想到男人手上的迷藥沈飛慢慢反應過來,那孩子也可能是偷的。自己雖然沒被捂實了,多少也受些影響,一路上多虧前進撐着。

「老三你身體沒事兒吧?要不去醫院看看?」林紅軍有些後悔沒一起去,要是當時自己在說不定就能幫上忙。

「沒事兒,葯我沒沾多少,睡一覺就好了,就是挨了幾下,青了,沒什麼大問題。」

葯不是純乙醚,估計是自己配的,睡了一覺只感覺有點頭疼,這種團伙也不是人人都像小說里似的身手不凡,大多是下三濫的手段。想也知道,像沈家這種工人家庭都要喝稀的,那些沒有固定收入的死剩種能吃的多好,飢一頓飽一頓,戰力未必比得上自己。在這個人均吃不飽的年代,說真的,自己三人的體格是要惹人羨慕的。

「行了,我沒問題,原本還打算繼續跑合肥,既然軍子打聽到M市價格更低那我就去M市,收拾東西一起去,如今入場的已經越來越多了,因為我耽誤了一天,不能再耽擱下去了……」

自此之後三人對安全更加重視,同進同出,乾糧和水自帶,倒是沒再出過問題。

許多人或許有疑問,為什麼一定要隨身抱着惹人注意,多塞點兒衣服弄得破破爛爛扔地上或者行李架上不行嗎?沈飛用親身經歷告訴你這個想法有多天真: 這會兒沒有多少人用行李箱,大部分普通人都是尿素袋子一拎就走,體面一點的是各種行李包,顏色灰沉,樣式差別不大,車上人摩肩接踵、往來不斷,任何行李離開手就可能在下一秒消失,想找回來?那就是開玩笑了!

更難的是人心,你知道包里是你的全部身家你能放下心不去看嗎?一看,再看,不全漏餡兒了。至於真有這種大心臟大氣魄的,那必然是一方大佬,不能比。

除了路上的安全問題,沈飛幾人去交易所也不是一直順利,做的久了數額越翻越大,很快引起了工作人員的注意。雖然知道歷史上那位大佬也遇到過這種狀況,最後沒有問題,但真正坐到小房間被詢問祖宗十八代的時候,三人都有些慌。

好在三人都是清清白白的工人子弟,資金來源也清晰正常,交易所人員更是肯定了這種行為是正常的市場交易,不屬於違法行為,三人這才軟着腳出了門。

張前進影響拍着胸口聲音有些發顫:「要不,咱們收手吧?」

沈飛和林紅軍對視一眼,轉頭看他:「你確定?」

想到存摺上的數字,張前進蒼白的臉上立刻湧出一抹艷紅,「不,不確定!」

三人一路忙到炎炎夏日,跑遍國內數個省份,獲得的結果也是喜人的,整整一百八十多萬,遠比沈飛當初預估的百萬多的多。

「去掉這兩個月的花銷和十萬本金,一共凈賺一百七十四萬八千,按照咱們說好的,你們能分十七萬四千八,湊個整我給你們一人一人九萬,剩下的幾百零頭就不算了,一會兒咱們去好好吃一頓,洗個澡,買兩套新衣服,花它個精光!」沈飛把存摺拍在招待所的床上笑呵呵的說著。

「不行,不行,老三,你帶着我們賺這麼多錢,不能再沾你便宜,我倆一人八萬七千四才對……」林紅軍往後一趟,擺手說到。

「八萬多啊!呵呵!我這輩子都沒想過有這麼多錢……」張前進靠着牆念叨,眼神都有點痴了。

「呼!是啊!誰能想到!」沈飛也放鬆身體躺了下來。

兩個月的時間打磨,三人好似褪殼重生一樣,黑了,瘦了,也精幹了,如果現在讓原來的熟人看到,恐怕會嚇一大跳。

現在各地國庫券交易價格已經漸漸持平,一方面交易中心反應過來,不可能留這麼大的漏洞讓人鑽;另一方面參與的人多了,市場被湧入的熱錢調動自然被動發揮市場調節功能。沈飛知道再想大口吃肉已經沒有機會了,索性召回了在外地跑的兩人,結賬分錢。

國庫券不比後世的股票期貨,不是你想買多少就買多少,狼多肉少的情況下,後期三人不得不分開去各地,沒有手機和各種APP,報紙信息滯後,各地消息不暢通。雖然沈飛想辦法委託當地的人幫忙查看交易所情況,但電話打不通、拿錢不辦事的情況還是很多。有些人知道了國庫券賺錢自己籌錢去了,誰還賺你十幾塊的信息費啊!

花錢給自己增加競爭對手這種事就連沈飛也只能吃啞巴虧了。

三個人躺了很久,誰也沒說話,好似要把周身的疲憊通通散出去。

不知過了多久,林紅軍啞聲張口:「真的不幹了,國庫券現在還是很掙錢的,我看有人七八折去街面兒上收,轉手賣到交易所,掙得也不少。」當然沒有他們之前掙得快,畢竟要一張張去家家戶戶收,嘴皮子磨干一天才收多少?

「是啊!三哥,九折收也賺,一天下來好幾十,比回去上班可賺得多了!」說實話,看多了每天幾萬十幾萬的進項,現在讓張前進回去掙那每月二三十的工資,他實在不甘心……

兩人扭頭眼巴巴的看向沈飛,他們現在是把沈飛當成主心骨了,要是老三/三哥決定不幹了,那就算了吧!

「國庫券當然還能繼續賺錢……」實際上國庫券的火熱才剛剛開始,幾人是吃到了信息差的頭湯,接下來是各地票販子進場,最後消息洋洋洒洒全國人民都知道了國庫券掙錢,全民炒國庫券的熱潮掀起,也奏響了這場盛宴的結束曲。就如同後世炒起來「翡翠熱」「文玩熱」,浪潮退去,才知道誰在裸泳。

「只是這個錢就沒那麼好掙了,你們也看了,到後面都是有團隊和組織才好安排,單靠我們三個,跑一天能收多少券?」

這事兒沈飛早有思量,但話不好直接說,要想跟票販子爭這口湯少不了人,而且是真正敢打敢幹的,畢竟不同於去交易所買可以現取錢,帶着存摺各地跑。想要去街面兒上收,那就要拿現款,街面兒上的癟三混混兒、本地的坐地虎,那都不是好糊弄的。

「那就干他的!」張前進一躍而起,不是只有B市的小子愛茬架、爭地盤,H市小青年誰沒幹過仗、打過架!

「前進,別胡鬧!」

「老三,你怎麼想的,說說,我知道你是個有主意的,不然不會說出來!」

林紅軍先斥過兩眼發亮的前進,扭頭詢問沈飛,這些日子他算看出來了,老三是個有成算的,沒把握的事兒他不會提。

「說白了也簡單,回去招兵買馬!」沈飛坐起身正色道,「現在我們有錢了,缺的是人,朋友、親戚、同學,總之要知根知底。身手要好,敢打敢幹,軟腳蝦不能要,刺頭愛壞事兒的不能要!」

「我把醜話說在前頭,做這個生意流血是難免的,出了事別怨別人,親戚朋友合夥最麻煩的就是光想賺錢不想出力……」

又叮囑了一番,沈飛把自己能想的都說了,自覺沒什麼問題才住口。其實憑藉著對歷史脈絡的先知先覺,哪怕不冒險沈飛也能輕輕鬆鬆賺到錢,可是誰知道下一次任務是什麼樣的世界?一輩子循規蹈矩不是他的性格,不然上輩子也掙不下偌大家業。

「你的意思我們明白了,那這次的錢怎麼算?」林紅軍和張前進對視一眼,這次已經讓他們白賺一回,拉更多的人進來肯定不能再這樣。

「按股份制,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都算成股份。如果半路加入,都要打折……」

兩人點點頭,看到能賺錢肯定會有人後悔,半路再添錢的肯定不能按一開始的價格算。

「就比如,一個人頭算一股,出一百塊錢也是一股,如果半路要加錢就要一百二一股。同時,這個人要干到這一攤子結賬或者兩個月,才能拿到出人力的一股;錢也一樣,提前退出只還本金。」沈飛這也是為了防止中途跑路的人,不要小看了人心,見識過國庫券的賺錢速度後難免有人想另起爐灶,這也沒什麼難的。

兩人連連點頭,等着沈飛繼續發號施令。

「看什麼看,起來收拾東西,說好了分錢吃飯買新衣服,等着我伺候呢?」

「哦!走嘍!吃大戶嘍!」三人頓時嬉笑着鬧做一團……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流浪在年代文中做鹹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