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冷宮養娃多災多難
冷宮養娃多災多難 連載中

冷宮養娃多災多難

來源:外網 作者:冷落月鳳城寒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冷落月鳳城寒 都市言情

作為一個經常熬夜爆肝碼字的網文作者,冷落月猝死了。不但猝死了,她還穿越了。穿到了生娃難產的冷宮廢后身上,還綁定了個莫名奇妙的養娃系統,要將這小貓兒養成太子,方能完成任務。穿都穿了,還能怎麼辦?養着唄!展開

《冷宮養娃多災多難》章節試讀:

「不知?」年輕的帝王冷笑着道,「這江洲的難民都到京都來了,你們竟然還說不知,敢情這滿朝文武都是瞎子、聾子,那朝廷養你們這群瞎子聾子有何用?」

滿朝文武,噤若寒蟬。

鳳城寒用一雙凌厲的鳳眸,掃視着這大殿上跪着的人,若非有人冒死將摺子遞到了他的手中,他都不知,這朝中竟然已有這麼多人不敢得罪他的好舅舅了。

當初為了對付冷天明那老狐狸,他不得不將自己的舅舅扶植起來,與那老狐狸打擂台,拔掉那老狐狸的爪牙。

還封了舅舅做長安王,沒想到,如今他也快變成第二個冷天明了。

「江洲的河堤前年才向朝廷撥款加固,卻連一次洪水都沒有抵抗住就被衝垮。這摺子上寫了,是有人貪墨了加固河堤的銀子,加固河堤時偷工減料,以致於河堤扛不住洪水,造成了這麼大的損失。」

不少大臣都偷偷抬起頭看了跪在前頭的長安王一眼,彼此心照不宣。那江洲知府是長安王的人,這銀子還能進誰的口袋?

右相皺着眉思忖了一番道:「皇上,當務之急,應派人去江洲賑災,調查貪墨加固河堤款之事。」

鳳城寒瞥了右相一眼,問:「愛卿可有人推薦?」

右相低着頭道:「微臣一時也想不到該派何人去?」

長安王是天元國目前唯一的異性王,雖無封地,但是長安王祖籍江洲,可以說整個江洲都是他的天下,若是外人去江洲調查貪墨河堤款一案,不調查,無法像皇上交差,若是調查,那就是有去無回。

不少大臣都在心中暗暗祈禱,希望這差事不要落到自己頭上。

鳳城寒笑了笑,最終將目光落到了舅舅長安王的身上,「若我沒記錯的話,長安王是江洲人士吧!」

長安王的眼睛眯了眯,不知道自己這好外甥在打什麼算盤。「正是。」

「長安王是江洲人士,對江洲的情況自然比旁人熟悉。那便派長安王去江洲賑災,調查河堤款被貪墨之案,眾愛卿可有異議?」

除長安王一派的人,其他大臣皆高呼:「皇上英明。」

右相笑着道:「長安王乃江洲人士,派長安王去賑災,調查貪墨一案,是最好不過的。」

戶部尚書也道:「皇上英明,長安王忠君愛民,是為賑災查案的不二人選。」

長安王垂着眼瞼,擋住了眼中的陰鷙之色。

「長安王,那江洲之事朕便交給你了。」鳳城寒看着長安王囑咐道,「你可一定要安頓好江洲百姓,查出貪墨河堤款之人,查清河堤款的去向,將銀子追回來。」

長安王拱着手,深吸了一口氣道:「臣定不負皇上囑託。」

「眾卿都起來吧!」鳳城寒抬了抬手。

眾人起身,過了一會兒,殿上的內侍監總管王信便高呼:「有事起奏,無事退朝。」

皇上發了那麼大的火,滿朝文武自然不敢再提立後選秀之事,默聲站了一一會,便退朝了。

天子離開,眾大臣才慢慢兒的走出了金鑾殿,長安王走在最前頭。

戶部尚書走到右相身邊,看着前頭的長安王,笑着小聲道:「皇上這步棋可真是高,讓長安王去賑災,調查貪墨河堤款一事。不管這裡都牽連了多少人,這長安王都得將一個自己的人推出來,那些被貪墨的銀子,也得全部吐出來。讓長安王自斷一足,皇上可真是高啊!」

若是換了旁人負責,可達不到這樣的效果。不但追不回被貪墨的銀子,還會在江洲丟了性命。

右相捋着鬍鬚道:「咱們這位皇上可厲害着呢!不然又怎麼能扳倒冷天明那隻老狐狸。」

因為先帝過分重用冷天明這個佞臣,這朝政幾乎全被冷天明把持,新帝登基後,處處被冷天明掣肘。那冷天明的心思,更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可新帝假意倚重冷天明,慢慢蟄伏,終將冷天明極其黨羽一網打盡。

而如今的長安王,已然有要成為第二個冷天明的架勢,皇上此次派長安王去江洲,也是在敲打長安王。

鳳城寒剛從朝堂上下來,雲祥宮的崔嬤嬤便來了。

「皇上,太后娘娘請您去雲祥宮一趟,」崔嬤嬤曲着膝道。

鳳城寒冷冷的瞥了那崔嬤嬤一眼,轉身往雲祥宮的方向而去,他這個母后消息還挺快呢!

雲祥宮。

奢華的宮殿內,穿着紅色宮裝,戴着鳳冠的中年美婦,正歪在羅漢床上,眯着眼享受着宮女的按摩。

「皇上駕到。」外頭響起太監的唱聲。

美婦睜開了眼睛,不肖片刻便瞧見,穿着玄色九爪金龍袍的兒子走進了殿內。

「奴婢參見皇上。」殿中伺候的宮女紛紛跪地行禮。

鳳城寒抬了抬手,站在殿中,沖羅漢床上的美婦揖手行禮,喚了聲:「母后。」

崔嬤嬤端來了凳子,「皇上請坐。」

鳳城寒坐下,面無表情的地看着依舊貌美的母后,眼神疏離。

太后瞧着長着一張冷麵的兒子,心中始終不明,這明明是自己的兒子,為何卻與自己一點兒都不親近?而她對這個兒子,也是喜歡不起來。試問哪個母親,能喜歡一個天天都冷着一張臉的兒子。

「母后聽聞今日有大臣,諫言讓你立你嫣兒表妹為後,你不但沒同意,還大發雷霆了?」

鳳城寒笑着道:「母后的消息還真是快,朕剛下朝,母后便收到了。」

太后沒聽出他話中的嘲諷之意,蹙着眉道:「你年歲不小了,也該立後,生個子嗣了。你嫣兒表妹是母后看着長大的,與你又是青梅竹馬,是咱們自己家的人,立她為後是最好不過,也是最能讓咱們放心的,你還在猶豫什麼?」

她真的是不明白,她這個兒子腦子裡想的什麼?嫣兒是他嫡親的表妹,自他登基後,也是他舅舅一直在幫他。

他若是娶了嫣兒為皇后,前朝有他舅舅幫他,後宮有嫣兒幫他,這前朝後宮都是她們自己的人,他不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嗎?

鳳城寒在心中冷笑,正因為是自家人他才不能放心。

「江洲水患,百姓流離失所,朕終日憂心,夜不能寐,更無心在這種時候立後,立後之事,還是等等再說吧!」

見他又拿政事做借口,太后有些不高興地道:「後宮不可一日無主。」

自他廢后時,她便提過讓嫣兒進宮為後,可他總拿政事做借口,一拖再拖。

鳳城寒說:「如今後宮有儷妃打理着,朕覺得也沒什麼問題。兒臣還有奏摺要批,母后若無其他事兒,朕便先告辭了。」他說著,直接站起了身來,揖手行了個禮,轉身便走了。

《冷宮養娃多災多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