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狼王是我大舔狗
狼王是我大舔狗 連載中

狼王是我大舔狗

來源:google 作者:不挑食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朗煦 柒萌

[甜寵搞笑醫術腹黑]新時代獸醫意外穿越獸世,前世不被看好的職業在新世界這麼吃香!開啟一場與動物的奇妙冒險,一次逃亡中意外救了狼王,被狼王追着跑柒萌:你是狼王啊,注意點形象!朗煦:誰說我是狼王?我不管我是小柒大舔狗!展開

《狼王是我大舔狗》章節試讀:

許柒萌腳步飛快的出了門,坐在床邊的狼耳青年張了張嘴想說什麼但看見許柒萌堅定地背影又閉了嘴。

「莫非她真的是療愈師?就這樣被我碰見了?」銀鉤心裏想着。

狼耳青年叫銀鉤,是朗煦的結拜兄弟。

療愈師是這片大陸稀有的存在,幾百個獸人中才可能會有一個。這片大陸萬物有靈,只有受獸神祝福的療愈師才能真正發揮出草藥的特性。

這邊許柒萌邁着步子,皺着眉頭邊走邊觀察各種植物,尋找着所需的草藥。

許柒萌自言自語:「剛剛經過的時候見到一些草藥現在怎麼又找不到了?不過看前面的林子應該會有吧。」

很快許柒萌跑進了林子,林子里瀰漫著淡淡的土壤混合著植物的氣息,濕潤的空氣讓人吸一口都覺得神清氣爽。

許柒萌猛吸一口:「這可比現代的空氣好太多了!」

說完許柒萌又繼續找起來。

「這個不是,」 許柒萌皺眉 「這個也不是。」

她找的認真,眉頭擠成了一個「川」字,她一遍遍的找,心中想着草藥的樣子。

「唔,找到了!」在許柒萌撥開一棵灌木後她找到了一株當歸。

「運氣也太好了點吧,想當初跟着導師去山裡找草藥時經常找不到需要的最後只能找些常見的草藥回去。」許柒萌不禁想起了大學那會兒的經歷。

許柒萌喃喃:「再來個黃芪就好了!但是這生長環境應該不太可能有。」

一口氣還沒嘆出去就瞥見前方有一株草藥長得跟黃芪十分相像,許柒萌走近一看「wc,不是吧!這倆長這麼近?我這是要中**的節奏啊!」

許柒萌趕緊采了站起身來迎着葉間透過的幾縷陽光自語:「時候不早了,得趕快回去。」

「呀,這位美麗的獸人要去哪裡呀?」一條大蛇吐着信子倒吊在許柒萌面前,擋住了那幾縷溫暖黑色的影子投在許柒萌身上。

許柒萌定在了那裡,此刻她的大腦已經宕機了,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大蛇。

許柒萌從小就怕蛇,在極度的驚恐下她根本控住不住身體,想跑卻又邁不開腿。此刻的她像一尊雕像一般,冷汗漸漸爬上她的額頭。

「怎麼了?嚇傻啦,呵呵呵呵......」大蛇搖了一下身體變幻出上半身。

原本魅惑慵懶的聲音在此刻許柒萌耳中如催人索命咒語陰森可怖。

大蛇從樹上緩緩下來,立在許柒萌面前,大蛇笑着在許柒萌眼前揮了揮手「怎麼這麼不經嚇啊。」大蛇語氣散漫。

「我,沒,沒」許柒萌漸漸回過神來,此刻的她臉色蒼白,額上掛着汗珠,後背**一大片。

「沒嚇到?哈哈,你看你的樣子。」大蛇又細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雌獸人。

大蛇那勾人攝魄的眸子深處閃過一絲猜疑:這個兔獸人身份應該不簡單,衣服雖然樸素但料子卻是連我也沒見過的,大概是貴族,兔獸人的話大概率是棠陸盟的人。

「事情越來越有意思了。」角虯低聲笑道着。

「不好意思打擾到您了,」許柒萌一點點往後退「我馬上就離開。」

角虯目光閃爍的看着許柒萌:「哎呀,這就要走了?呵呵,竟然還有不為我美貌傾倒的獸人。」

「您長得真是極美,可是我有急事得先走了。」許柒萌繼續往後退。

「罷了罷了,你走吧。」角虯故作神傷。

許柒萌一聽可以走了,轉身拔腿就跑,生怕對方改變主意。

不一會兒,許柒萌就跑出了林子,夕陽暖紅的光照在她臉上。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氣,頭髮已經被汗打濕黏在了臉上,手裡的草藥也已經被捏蔫了。

「首領。」一條小蛇從灌木里爬出來。

「讓你辦的事怎麼樣了?」

「已經安排好了,就等首領下令了。」

角虯眼裡帶着幾分玩味:「暫時不要動,事情要變得有意思了。」

「是。」小蛇嘴上應着眼裡卻充滿不解。

角虯擺擺手 「下去吧。」

小蛇聽見命令很快隱身於黑暗中。

角虯在心裏盤算:此次進攻狼族抓的就是前任狼王重傷現任狼王根基不穩,這兔獸人身上有狼的血腥味而且又出現在這個地方,難不成棠陸盟要保朗煦?

「看來形勢有變,要再觀察一下了。」角虯回到樹上悠哉的躺着。

..................

許柒萌歇了一會兒又繼續往村子跑,沒多久便進了村。

她找村民要了陶罐,煎了葯往屋裡走。剛推門,就見床上的狼身上發出淡藍色微光,朗煦漸漸幻化出人形。

雖然在林子里見過一次獸人化形,再見一次依舊讓許柒萌驚訝了一下,許柒萌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下心情端着葯碗走向床邊。

「那個,嗯。」許柒萌這時才想起還沒問那獸耳青年的名字。

「銀鉤,我叫銀鉤。」青年朝她微微一笑。

許柒萌抱歉的笑笑:「噢,銀鉤,你把這碗葯餵給他,以他的恢復力應該很快就能醒過來了。」

「嗯,好。」銀鉤接過葯,一點點餵給朗煦。

銀鉤喂完便轉頭看向許柒萌:「療愈師你叫什麼名字啊。」

「柒萌。」許柒萌答得有些心虛。

此時屋主人端來幾盤肉,還有幾盤菜:「你們還沒吃飯吧,這些菜雖然簡單了些,將就墊墊吧。」

「謝謝你啊。」柒萌笑着接過托盤。

獸人也朝柒萌嘿嘿一笑,便關門離去了。

柒萌擺好菜,坐在桌邊「嗨呀,別看了,你一直盯着他也沒用。」銀鉤聽了這才從床邊移到桌邊。

都說飯桌上好說話,柒萌打算問一些關於這個世界的問題。在沒想出回去的方法前,總要好好的活着。

柒萌正要開口,就見銀鉤拿了條項鏈,他將項鏈上的珠子放進菜中又提起來。銀鉤似是感受到柒萌疑惑的眼神平靜道:「出門在外,總要小心點吧。」

「哦哦。」柒萌見他操作完便立刻拿起筷子夾了肉。

「你不應該吃素嗎?」銀鉤也夾了塊肉。

「我就愛吃肉,肉香。」柒萌將肉放進嘴裏「對了,我想問你些事情。」

「看在你救了煦哥的份上你問吧。」銀鉤也不甘示弱的又夾了塊肉。

兩人邊吃邊聊,柒萌了解到這片大陸叫逐光,大陸整體像個胡蘿蔔。有十一個部落,兩個聯盟,其間時不時會發生戰爭。部落會有一個首領,往下會有幾個長老,再往下會有幾個家主。大陸中心有個神殿,供奉着獸神,即將成年的獸人會在冬天開始的第三個下雪天前往接受賜福......

兩人正聊着,銀鉤瞥見朗煦坐了起來,突然安靜,看向朗煦。柒萌也安靜了,隨着銀鉤的目光看了過去,四目相對。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狼王是我大舔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