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狼狗霸總上位史
狼狗霸總上位史 連載中

狼狗霸總上位史

來源:google 作者:艾麗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徐寧寧 現代言情 陳江

二十六歲生日這天,徐寧寧接到小奶狗男友(哦不,老公,扯證了的),凌晨十二點的電話,小奶狗男友說,我在我女朋友家裡徐寧寧短暫失聰後反應過來,自己被綠了,敵方致電宣戰來了徐寧寧瀟洒投降,果斷棄渣,做足了心理準備甘當棄婦一枚,卻被傳說中的大BOSS點名談戀愛當真相的面紗被揭開,徐寧寧才赫然發現,原來原來,眾里尋他千百度,大尺度狼狗先生卻站在了別人家的燈火闌珊處曾經滄海難為水,大狼狗先生說:既然都單了,那就,再愛一次吧!愛情的模樣不外乎:幸好,你一直都在!展開

《狼狗霸總上位史》章節試讀:

翹首以盼的車牌號終於出現在停車場。

與迎候的隊伍形成鮮明對比,從黑色大奔上走下來一個白T牛仔休閑板鞋的年輕人。

身高不俗,身線也挺好,好身材的第一印象立住了。

中規中矩的寸頭髮型,三庭五眼,皮膚標準中國色,卻顯得異常乾淨有光澤。

這長相,是挺不賴的,徐寧寧想。

物業部總經理肖案鋒率先迎上去,笑容可掬地握住年輕人的手,「哎呀,陳總,早上好!」

年輕人同樣禮貌熱情地回握了握肖案鋒的手,說聲:「早,鋒哥。」

音如其人,清爽,只是,這清清的聲音里透着一絲驚訝。

「你們這是做什麼呀?」年輕人指着大部隊問肖案鋒。

「這個嘛。」肖案鋒被問得懵了一懵,隨即爽笑道,「這不陳總駕到,讓您第一時間能看看您的管家團隊,怎麼樣?俊男美女,都是百里挑一。」

年輕人點點頭,隨即問道:「會議室布置好了嗎?」

「昨天就布置好了。」

「那行,我們直接上會議室吧,鋒哥通知下各部門吧。」

肖案鋒年屆五十,是從景泰地產調來物業部的元老級人物,聽說大老闆親自委派,在景泰地位不俗,即使在地產部的會議上,也是敢拍桌子的一號人物。

這種級別的人物,按理說壓根不會出面去迎接一個項目總。

但這是太子爺。

年輕人一聲「鋒哥」叫得自然親切,也能看出肖案鋒的江湖地位。

年輕人往裡走去,隊伍自動分成兩撥,一撥以肖案鋒為代表的西裝派別,管理層,簇擁着年輕人往三樓會議室去了。

一撥以徐寧寧池路路為中心的禮服派別,服務生階層,整理整理儀容儀錶各就各位上崗去了。

管理層一走遠,小姑娘們澎湃的小情緒就按捺不住了,花痴模式大開,噘嘴跺腳好一頓嬌羞小模樣。

池路路聳着高眉瞅瞅散開的隊伍,又掰過徐寧寧的肩膀,認真審視了一番徐寧寧,隨即嚴肅地問道:「看到太子爺笑沒?」

「啊?」一直標準站姿恭候太子爺的徐寧寧被池路路看得不明所以。

池路路打量半天,自說自話似的道:「臉上沒毛病啊。」然後又松下一口氣來,「你今天可算有個人樣了,說實話,我真怕你掉什麼鏈子。走吧,我再去巡檢一圈,案場交給我,你守好會議室就行。」

不怪池路路如臨大敵,他任職品質部以來,還是第一次接到肖案鋒的電話,肖案鋒電話里親自過問景泰香灣售樓處品質情況,從人員形象,到現場擺件飲品等。

肖案鋒說太子爺新官上任,希望給他呈現物業部最好的狀態。

那通來自物業部高層的電話,池路路自動解讀為:太子爺不好伺候。

那通電話後,他夙興夜寐,腦子裡想的全是工作,細緻到每一個客服妹妹的劉海長度。

別看池路路長得五大三粗,東北爺們,工作上是個講究人,要不然,也不會年紀輕輕,升任品質部負責人,一同進公司,工資卻比徐寧寧高了一大截。

徐寧寧想起自己這幾天的工作狀態,不免對池路路心生愧疚,受他感染,也打起了十二分精氣神,親自檢查每一杯送往會議室的茶杯,親自領着小妹妹們去會議室。

五個平均身高一米七,穿着裹身旗袍式禮服的美女客服一字排開,標準禮儀走姿去到會議室端茶倒水,拾掇煙灰缸果盤盒,賊拉養眼。

徐寧寧從前對自己所從事的工作不咋看得上眼,但此刻,她還是生出幾分成就感的。

展現美麗,本就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

會議室一眾西裝革履,白T年輕人坐主位,神情認真地聽着場下發言。

一個客服小妹妹給他替換茶水杯,他雙手合十,輕聲說道:「謝謝。」

徐寧寧知道,這個小妹妹眼下不動聲色,一會兒離了會議室,指不定得蹦多高呢。

她看見妹妹們都忙完了手上作業,輕輕搖了搖頭,準備帶隊離開。

在轉身的瞬間,她對上年輕人的視線,心下想到:

誰說長得好看不能當飯吃,長得好看簡直能當葯吃,提神醒腦。

她可就沒見過妹妹們這麼幹勁十足儀態萬千的時候。

不知是不是錯覺,她竟然也看到了太子爺臉上浮現出笑意來,不是笑容,就是笑意,似笑非笑,一閃而過。

出了會議室,她松下口氣。

媽的,難怪池路路要選擇巡視案場,派自己守會議室。大佬們全在會議室,服務生的戰場集中在了這一方天地,這裡才是高壓火力陣地啊。

案場巡個鬼,那些看房子的顧客可不會在乎你廁所紙巾盒的紙巾有沒有疊出朵花來,有得用就行。

徐寧寧本以為這種會師般的大會議要搞一天,沒想到上午就結束了。

中午在售樓處四樓的接待餐廳就餐,菜單三天前徐寧寧就交給了後廚。

四樓餐廳不對外開放,只接待來售樓處考察或者洽談的超級VIP客戶,且需要向公司行政部打流程審批才能開放,也不是哪個領導想來就能來的。

常規接待,一般就選在附近對應規格的餐廳。

內部員工聚餐,絕少有這種能享受私廚的待遇。

但今天有太子爺啊。

一旦開放私廚,徐寧寧的部門得臨時轉換為餐廳服務員,負責向餐桌傳菜、送酒、倒酒的工作。

以前,美女妹妹們對這項工作深惡痛絕。在他們純真的世界觀里,傳菜是醜女、大媽、大嬸們才從事的工作,遇到好色客戶,偶爾還得被迫着喝點酒,也是她們所厭惡的。

但今天,徐寧寧知道自己不用去看傳菜排班表了,誰去餐廳值班,她們早抓鬮定好了,這不,抓空的小妹妹此刻還傷着心呢。

午餐時間徐寧寧不打算督工了,沒理由領導們吃個飯還得繃著神經伺候,才掙幾個錢。

但肖案鋒的電話打到了她這裡,她驚得差點沒摔了電話。

「喂喂,肖總,是,是我,徐寧寧,嗯,好,好,我馬上過來。」

電話掛斷,她沖一同吃快餐的池路路兩手一攤,「領導召喚,我要去吃大餐了。」

池路路面露擔憂,想說什麼,想了想,才說道:「女孩子,少喝點酒。」

以往,池路路會恭喜她,又有了表現機會,但這一次,徐寧寧這幾天的精神狀態他看在眼裡,擔憂出自真心。

徐寧寧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放心,「我心裏有數。」

徐寧寧酒量不算好,但論酒膽,卻是一等一,半斤的量,能喝出一斤的氣勢,硬拼的話,一斤半也能硬抗到底,敵方不倒,她不倒,關鍵是酒品好,喝再多也從不失態。

這一技能,令她在一眾女大學生中脫穎而出,成為第一個當上項目經理的女生,雖然現在只負責案場,但約定俗成,她離正兒八經的項目經理也就一步之遙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她的晉陞可能還快過池路路。

物業這工種,就那麼點事,就那麼點崗位。晉陞最快,漲工資最快的通道,就在一線,在項目。

別看池路路現在在總部,但職能部門相對固化,只要徐寧寧能順利當上成熟項目的管家婆,在薪酬上,一下就能實現彎道超車。

決定她能否彎道超車的關鍵性人物們,此刻有三位重量級就在眼皮子底下,在四樓。

她知道,她能被召喚,肯定是源於某個領導的某句玩笑,「我們那誰誰,別看一個女孩子,酒量好得不得了·······」

她從不抗拒這種召喚,有召必應。

她性格外放,餐桌上放得開收的攏,看人下酒,如果一桌人都是文化人,她就耍開袖子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以豪放派風格徹底征服斯文人。

如果一桌人都是膀肥腰圓的總們Boss們,她的酒量和段位根本無法匹級,她就連撒嬌帶耍賴,讓自己喝最少的酒,換對方喝最多的酒。

她深諳一個飯局哲學,喝酒不在多,在氣氛。女孩子在酒局上,發揮好調節氣氛的功能就行。雖然這個事實令她並不舒服,有什麼辦法呢,討生活,都舒服了,哪還用討。

但徐寧寧有自己的底線,對那種沒品沒風度,無下限的勸酒行為,不會給任何面子。

工作兩年多,在工作場所遇到過兩次,一次跟同事,一次跟客戶,她都甩臉子走人了。

景泰老闆是文化人出身,帶得景泰文化里都有一股子文縐縐的講究味,酒文化有,不濃,這也是徐寧寧敢冒頭的客觀原因。也是她喜歡景泰這家單位,想在這家單位長久發展出人頭地的原因。

匆匆趕回四樓,對着鏡子補了補口紅,她彎起嘴角,款款走進了包房。

「肖總。」她走到肖案鋒身邊,聽候發落。

肖案鋒端起一個小酒杯起身,遞給徐寧寧,「你就是寧寧啊,早聽說你了,年輕人不錯,名聲在外,陳總都聽說過你,有前途。來來,坐陳總旁邊,今天讓陳總好好看看我們物業人的風采。」

陳總就是太子爺。

徐寧寧拿着酒杯乖巧地往太子爺走去,她進來時,就快速掃描了下在場空位,以此判斷今天自己又得耍猴給哪位領導看。

沒想到竟看到太子爺旁邊空了個位。

這也正常,飯局上,眾星捧月的永遠是主位,主位往往才有資格享受全部吹捧。

她意外的是,太子爺,那個白T牛仔的溫和有禮的年輕人,竟然也有這種癖好。

臨時叫來美女陪酒助興,往往是那些上了年紀又臉皮醇厚的老男人愛乾的事。

可惜。

徐寧寧早上才生起的對太子爺的一點好感,一下消失無蹤。

「陳總好!」

她拉起一個程式化的笑容,對着眼前的年輕人輕輕頷首,落落大方地入了座。

這一次,她沒有看走眼,年輕人確實笑了,從眼底漾出的笑意,淺不可聞。

年輕人也輕輕頷首,算是打過招呼了。

徐寧寧心下忐然,她從沒陪過這麼年輕的領導喝酒,若是老男人,三兩句天真爛漫的無心之語就能逗得對方很開心了。

眼前這個所謂太子爺,二十四,還是二十六?

她怎麼瞅都覺得對方不會大了自己去,陪一個弟弟一樣的大領導喝酒,生平還是頭一遭,徐寧寧說不出的彆扭。

好在,這種場合也輪不到她發言,有人造氣氛,她只需要在該舉杯的時候舉杯就行了。

只見肖案鋒起身,先是歡迎了太子爺國外學成歸來,景泰香灣有太子爺坐鎮,是項目的榮譽,也是在座各位的榮幸,今天說什麼也要喝兩杯以示慶祝,太子爺的酒量他是見識過的,剛開始沒有美女相伴,太子爺沒興緻,現在美女來了,太子爺可以發話舉杯了。

太子爺笑了笑,舉起了酒杯。

眾人一致舉起了酒杯。

太子爺只簡單說了句:「祝我們都能實現豪言壯語。」便把酒一飲而盡。

徐寧寧汗顏,自己這名聲是不是有點太過了?

不知為何,面對眼前的年輕人,她總有種自己比他大的錯覺。

這當然是她的錯覺,太子爺雖然年輕,在一眾**湖面前姿態放得也不高,但瞎子都能看得出來,在場的王者是誰。

什麼叫身份?

什麼叫氣質?

什麼叫尊貴?

西裝革履不是身份,在別人只能西裝革履的時候,穿衣自由才是身份。

太子爺溫和有禮,徐寧寧從那堅定的眼眸中,可看不出任何好惹的成分。

肖案鋒是什麼樣的人物,上了年紀的老男人,不管職位如何,對年輕人總喜歡端一端架子。

可如今肖案鋒對太子爺畢恭畢敬,一方面是礙於少東家的身份,另一方面,打鐵還需自身硬,沒有兩把刷子,也征服不了老男人的世界。

三杯酒下肚,自由發揮的時間。

徐寧寧等物業部三位領導敬過太子爺,她才端起酒杯:「陳總,我叫徐寧寧,案場的負責人。我敬您!」

她的語氣客氣又疏離,不卑不亢。

對這種與自己隔了太遠的大領導,對自己工作的實質性幫助遠不如頂頭上司大,她無需刻意討好。

太子爺端起酒杯,看着她。

有那麼一秒鐘的時候,徐寧寧又看到了對方眼底的笑意,卻極淺,極輕,她無從捕捉。

見鬼,連自己都犯花痴了。

徐寧寧暗罵自己。看着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她感慨在心,一副好皮囊有多討人喜,當初,不顧一切跟小自己三歲的歐曉偉好上,不就是看中了他的一副皮相么。

可如今,媽的。

徐寧寧給太子爺和自己倒上第二杯酒,端起杯來,再敬,一口酒喝得惡狠狠。

酒肉穿腸過,悲從心中來。

連日來的悲傷沒有發泄口,她早就想找酒喝了,不想約朋友,只因不想在朋友面前暴露難堪的一面。

這種場合不一樣,她剋制力極強,哪怕天大的事,也能穩住。

開玩笑,誰敢拿職場不當戰場,亂來是要命的。

徐寧寧跟太子爺連喝三杯,在她自身,有發泄的成分,在旁人看來,就一個字:牛!

徐寧寧的名言之一:敬酒,三杯才夠誠意。

她拿着小扎壺轉身朝對自己豎起大拇指的肖案鋒。

肖案鋒忙不迭自己率先滿上,在徐寧寧一飲而盡後也一口喝乾,「後生可畏,後生可畏。」

徐寧寧跟物業部的三位領導接連每人喝三個,看到三位領導都豎起了大拇指,她知道,自己又出圈了。

呼出一口氣,她回到座位,位置上卻放上了一盒酸奶,自己手下的一個小妹妹沖自己擠眉弄眼。

以前偶有在四樓應酬的時候,她們都會給自己送上一盒酸奶。

此情此景,徐寧寧覺得心頭一暖,鼻子有些發酸。

她吸溜了下鼻子,也沖小妹妹眨眼,回頭見太子爺已經打開了酸奶,給紅酒杯倒滿,遞到自己面前。

徐寧寧嘴上說著「謝謝陳總」,心裏卻是冷哼一聲。

她對**空調一樣的暖男向來無好感,誰都能享有的溫暖,有什麼稀罕。

肖案鋒打心底欣賞徐寧寧,小姑娘大氣豪邁,一點不忸怩,關鍵還年輕漂亮,一下收復了他一顆老男人的心。

他把徐寧寧看在眼裡,記在心裏,叫到身邊來,帶着她一圈圈認識現場其他人。

酒敬來敬去,徐寧寧照單全收,臉不紅心不跳。

肖案鋒到底是有身份的人,照顧女士,不再讓徐寧寧三杯三杯連喝。

這些人徐寧寧大多數都認識,或者說知道名字和職位,他們就是自己這方山頭的VIP客戶,自己的滿意度都靠他們五星貢獻,今日打個這樣的照面,挺好,以後求人辦事方便。

一圈下來,徐寧寧也有些上頭了,肖案鋒讓她坐着休息,陪好太子爺。

一眾西裝革履們看出太子爺對酒不甚感冒,並不敢多敬酒。

這導致現場一度有點奇怪,白T牛仔的年輕太子爺像一朵神聖不可冒犯的白蓮花一樣被眾人隔離在主位,一眾上了年紀的老男人們喝開了,High得停不下來。

徐寧寧喝也不是,坐也不是,正尬呢,太子爺率先發話了,「想撤了嗎?」

「啊?」徐寧寧沒想到太子爺問得這麼直白,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

太子爺倒若無其事,說道:「回去休息吧。」

徐寧寧如蒙大赦,跟肖案鋒說了下就趕緊溜之大吉。

池路路在四樓大廳等候多時,見了徐寧寧,當即奔過去。

「我說姑奶奶,一身酒氣,到底喝了多少?」

徐寧寧伸出一根指頭。

「一斤?」池路路驚呼。

徐寧寧把指頭彎下來,「洒洒水。」

「你牛!」

池路路打掉徐寧寧的手,語氣不無酸溜溜。

他雖是北方人,奈何酒量奇差,酒精過敏,沾酒上臉,這讓他在飯局上很是被動。

他常常嫉妒徐寧寧的酒量,設想着要是自己也有徐寧寧的酒量,事業肯定更上一層樓。

每當這個時候,徐寧寧就會送他一個白眼,並洗刷他,「咋的了,一個強健的體魄滿足不了你是吧?非得上趕子能糟蹋自己才開心?」

池路路便憨笑,也是,往好處想,幾乎沒人會勸他的酒。

池路路忙不迭打聽太子爺,從他國慶休假,接到肖案鋒的電話起,就對這個太子爺充滿了好奇。

他想像中的太子爺應該是:冷人冷麵,嚴酷,挑剔,高傲,不好相處,像景泰集團的長公主江玥就是這樣一號人物。

但今天看來不像。

而且,上午的會議給物業部帶來了兩個利好消息:

一是立刻裝修宿舍,讓大家有宿舍可以住。

二是提高了宿舍標準,不但擴大了宿舍面積,裝修材料還要求必須環保,無甲醛,無刺激。

這讓池路路對太子爺的印象分一下拉滿了。

徐寧寧豎起大拇指,從工作的角度來說,她也要給這樣的少東家打滿分。

可不能為外人說的是,她看到太子爺很······很憂傷。

對一個失戀的人,觸景傷情,觸景傷情,任何能讓她起聯想的事務都是酷刑。

白T牛仔,是歐曉偉的最愛。歐曉偉瘦,骨架極好,行走的衣架子,配上一張年輕的桃花臉,能把徐寧寧迷暈了。

要不然,每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她能忍兩年。依她的小爆脾氣,早哪兒涼快歇哪兒去了。

徐寧寧長相明艷大氣,身材也高挑,不乏桃花緣,奈何都是爛桃花,花期開無定數的那種。

曾經,她前腳給千里江陵發郵件說:戀愛了,斷交了。

後腳就分手了。

千里江陵回信說:你的斷交郵件我都還沒看,這是又恢復邦交的意思么?

池路路扶着徐寧寧的胳膊去了二樓會議室,一路上,喋喋不休說著從別處打聽來的關於太子爺的八卦。

這些八卦早不是啥新鮮事,只是以前池路路把人想像成了苛刻二少爺,不肯說一個好字罷了。

徐寧寧聽着,也默默給少東家發了張好Boss卡。

但,打臉總是猝不及防,睡了個小午覺醒來,她就恨不能收回這張卡。

《狼狗霸總上位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