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可遇亦可求
可遇亦可求 連載中

可遇亦可求

來源:google 作者:wei未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棠 現代言情 陸懷朗

1:知名編劇葉棠高中時喜歡過一個男生,多年不聯繫後拍了個關於高中的劇沒點名,沒點姓,有藝術發揮後來,男人指着電視上的男主角問她:「這……是我?」2:茫茫人海,幸得相逢初遇的那年你我都還年少,將所有的單純美好都藏在心間分開的日子也算平淡恰好,我好像已經忘了你的模樣,又好像深刻在記憶中我曾想過,什麼是緣分?如果相遇相識便算緣分,那麼你我該是緣深幸而一切都是最好的時候,可遇亦可求美女編劇x建築設計系教授(本文存稿10w左右,同時碼着好多文,速度盡量跟上)展開

《可遇亦可求》章節試讀:

「你懷孕了後面的通告怎麼辦?」

「能推的推,能做的做唄。」

「嘖,多少好資源就這麼白便宜別人了。」

插科打諢的吃完飯,楊清然和江珂還繼續聊的熱絡,一點散場的意思都沒有。葉棠不禁有點猶豫,走吧她難得跟兩位大忙人聚在一起,不走吧陸懷朗在一邊她又怕耽誤他的時間。讓陸懷朗自己走,好像又不太禮貌。

葉棠默默在心裏掙扎了一會兒還是小聲開口。

「你不想在這的話可以先走,我可能還要一會兒。」

「你怎麼回去?」陸懷朗沒回她倒是問了這麼一句。

「我?打車,或者孫承皓送我,或者一會兒蹭清然的車都可以。」

「沒關係我等你吧,本來就是隨便上門這麼走了不禮貌。」陸懷朗搖了搖頭。

「抱歉啊,那你稍等我一會兒,很快就結束了。」

陸懷朗笑了笑,「不急,隨意就好。」

葉棠這兒說完,孫承皓也洗好碗出來了,他沒摻和到女生們的聊天中,自覺坐到了陸懷朗身邊。

「陸教授是教什麼的?」

「建築設計。」

「厲害啊,難怪我聽嚴導說陸教授今天有幫我們指出布景問題,謝謝哈。」

「沒什麼,職業病而已隨口一提。」

「那也得謝謝陸教授,幫我們大忙了,不然等我們自己發現得多浪費不少經費。」

「老公,快來,先替我斗會兒地主,我歇會兒吃點水果。」

一會的功夫那邊聊天的竟然變成了鬥地主,江珂喊了孫承皓就趕緊過去替自家老婆大人。於是得空出來理一理陸懷朗的就變成了江珂。

她端了盤水果,朝陸懷朗示意。

「不用,謝謝。」陸懷朗禮貌的拒絕,江珂也不在意一邊吃一邊在他旁邊坐下。

「陸教授,想請教你一個問題。」

「請講。」

「你是不是喜歡我們家棠棠?」江珂作為全場唯一已婚的女性對於微妙感覺的捕捉更精準,而且所謂旁觀者清。

陸懷朗對此依舊沒有任何波瀾起伏,只是微微一笑沒否認也沒承認。

「但我們家棠棠好像還不喜歡你。」

「嗯。」這次陸懷朗認同的點了點頭。

「嗯……她這個人比較慢熱而且還有點膽小,要不然喜歡她的男生這麼多,她也不會現在還單身。」江珂對此頗有興緻想給陸懷朗出謀劃策,但想了想也沒什麼好辦法,「總之,陸教授,你加油啊,我等你好消息。」

「謝謝。」陸懷朗還是那個語氣那個模樣。

但彷彿知道了大秘密的江珂開心的去圍觀鬥地主了。

一個小時後三人的牌局終於散了……

「好晚了,江江懷孕了要早休息,我們走吧。」

「明天又要早起好煩啊。」楊清然朝葉棠抱怨了句,「我讓小徐來接我了,捎你回去?」

小徐是葉棠的助理,日常負責接送楊大明星的任務。

「我送你回去吧。」葉棠猶豫的功夫陸懷朗跟她說了句。

「麻煩吧?」

「麻煩什麼,等小徐開車過來再送你再送清然都什麼時候了,清然明天還要早起來拍戲呢,你就讓陸教授送一趟吧。」

沒等陸懷朗說話,江珂先插了嘴,然後順便悄悄推了下楊清然。

「是啊,你怎麼就不怕麻煩我們小徐,你給開工資嗎?」

楊清然雖然對陸懷朗喜歡葉棠的事還不知道,但從朋友的角度她絕對願意撮合這倆人,哪怕他們互相不喜歡。

葉棠倒沒這些心思,認真思索了下覺得也是,麻煩誰不是麻煩呢。

「那我們先走了。」

「嗯嗯,路上小心啊。」

「嘶,我們棠棠脫單的前途明亮啊。」門內江珂一臉姨母笑。

「陸教授喜歡棠棠?」楊清然突然頓悟。

「是啊。」江珂繼續姨母笑。

門外的兩個人當然不知道門內的事情,他們正等着電梯下樓。

「我朋友她們比較自來熟,你別介意。」

「她們性格都挺好的。」

「是呀,是不是跟網上傳的很不一樣。」

「網上不知道,不過跟被灌輸的認識里比確實很不一樣。」

「電梯來了。」葉棠先一步走進去,接着剛才的話,「網上傳的你應該不太關注,關於江江的很多不太好的,關於清然的大概就是跟她本人差距比較大吧,不好的倒少一些。」

「網上的東西不用在意太多。」陸懷朗淡淡的答了一句。

「是啊,有時候好人成了壞人,壞人又成了好人。哎呀我瞎說呢,今天麻煩你了,本來是要請你吃飯,現在好像一直是你在陪我。」

「不用跟我這麼客氣。」

「嗯,我劇組的人麻煩到你了,你又幫了我劇組的忙總得表達謝意。嚴儲剛才還給我發消息說讓我替他謝謝你。」

「你們那個劇組的導演,你和他很熟嗎?」

陸教授的記憶力和分析力一向驚人,稍一想就知道是誰了。

「還好,這是合作的第三部戲了。哦對,他本人其實不是今天那個樣子的,他人挺好的,只是拍戲的時候暴躁了點。」

「確實暴躁了點。」

「額呵呵,你見諒。」

葉棠乾笑了幾聲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陸懷朗吐槽人,真是聞所未聞的行為,不過作為被吐槽的對象,嚴大導演今天的暴躁也是名副其實。

這才幾天陸懷朗的車她就坐了好幾次,都快坐熟了。時間確實有點晚了,葉棠折騰的困了,上了車就靠在椅背上昏昏欲睡。

陸懷朗打開了音樂,一首柔長的曲子反倒是把車外的喧囂擋住了,讓她終是睡了過去。

陸懷朗去過兩次早就知道她家的具**置,二十多分鐘的車程,葉棠就睡了二十多分鐘。車子停下她才感應般的睜開眼。

「到了嗎?」

「到了,困成這樣回去早點睡。」

葉棠剛睡醒還有點恍惚,但是好像是聽到了陸懷朗輕笑的聲音但又不真切。

「嗯…… 那我先走了,麻煩你了,路上小心點。」

「去吧。」

葉棠下了車等着他把車開走好上樓,結果他也沒動,降下來的車窗還開着。

「上去吧,現在很冷,小心着涼。」

陸懷朗一提葉棠才後知後覺的抖了下,4月份的天氣尚不算暖和,海市白天和夜裡的溫差比較大,她穿着薄外套又在車上睡了個暖和。

「是有點冷,那我上去了,你路上小心啊。」

說完一溜小跑進了樓里,陸懷朗的車依舊沒動,他輕靠在椅背上往上看。直到12樓左邊的房間亮起燈,才驅車離開。

葉棠一回家就把自己扔到了沙發上,埋頭在抱枕上蹭了會兒,才不情不願的起來卸妝。胡亂洗漱完,倒到床上蓋上被子睡了個昏天黑地。

直到太陽再度高高掛起,一陣熟悉的鈴聲響起,葉棠迷糊間摸起了手機,啞着嗓子張開嘴。

「喂,你好。」

「還沒睡醒呢,昨天又熬夜了?」

「沒,怎麼了?」

「你老微信不是總看不見嗎,班長讓我給你說一聲,她結婚請大家去。」

「班長,哪個啊?」

「曲闌,不就這麼一個嗎,高一的早就結婚了。」

葉棠稍微思考了一下,「我和她不熟啊。」

「她這幾年混的不錯,在班群里發的邀請。包括老師,讓都去呢。說是就當班級聚會了。」

「好吧,什麼時候?」

「下下周末,我把她邀請函給你轉過去,你自己看吧。」

「好。」

葉棠掙扎着把眼睛睜開一條縫,瞥了眼微信上發來的電子邀請函,胳膊往床上一砸,又睡了過去。

沒幾分鐘鈴聲又響起來了。

「喂,哪位?」

「哎呦,怎麼怨氣這麼深,還沒睡醒呢?」

聽見嘻笑的語氣,葉棠睜開眼看了眼來電顯示的名字。

「怎麼了,書有什麼問題?」

「我就知道你這記性,周五晚上的直播忘了吧。」

「直播?哦…… 想起來了。」

葉棠每次的新書發售,她都會直播和粉絲聊聊劇情之類的,這是應出版社的要求。

給她打電話的正是出版社負責她書籍出版的編輯。

「今天微博發預告,一會兒你記得轉啊。」

「好。」

「還有你下一個定稿抓緊給我啊,我還得校對、編訂,一堆事兒呢。」

「下一個劇才剛開拍,接暑期檔,沒這麼急吧?」

「你也說了接暑期檔,這個製作周期短,反正你越早給我越好。」

「行,我知道了。」

「嗯,掛了。」

「拜拜…… 」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可遇亦可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