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軍少盛寵神醫妻小說在線閱讀
軍少盛寵神醫妻小說在線閱讀 連載中

軍少盛寵神醫妻小說在線閱讀

來源:google 作者:霍連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晚晚 霍連城

到了霍府門口,王采芹瞧見了神色焦急的等在門口的江素雲,她絲毫不掩飾自己眼中的得意,還沒有走到江素雲跟前就開始說話「大嫂,我聽說,秦晚晚還沒醒過來,你看看,這衝撞長輩的小蹄子,連菩薩都看不過去,這是菩薩在罰她呢!」...展開

《軍少盛寵神醫妻小說在線閱讀》章節試讀:

眼看着手就要觸碰到秦晚晚的後背了,月葵的嘴裏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秦晚晚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精光,在月葵剛要碰到她的時候,她快速的向著右方側過了自己的身子。
月葵沒有推到人,身體便失去了對方重心往前栽去。
「啊………」伴隨着一聲尖叫,月葵頭朝下「撲通」一聲掉進了糞坑裏面。
秦晚晚戲謔的盯着在糞坑裡撲騰的月葵,說出的話更是氣死人不償命:「好玩嗎,裏面有沒有好玩的?」
月葵在糞坑下掙扎了好大一會,好不容易才從糞水裏面站了起來,她滿臉滿嘴都是屎和尿,抹了一把臉才勉強把眼睛睜開,抬起頭髮現秦晚晚正站在上方捂着鼻子一臉好奇的看着她。
糞水倒是還算不上深,月葵站起來也就剛好沒過了她的腰部。
看到秦晚晚氣定神閑的樣子,月葵頓時肺都要氣炸了,她怒聲喊道:「蠢貨,你還看着幹嘛,還不趕快去叫人拉我上來!」
罵完了這句話,月葵終於忍不住,哇的一口吐了出來。
找人拉月葵上來?
秦晚晚可沒那個閑心。
要不是她快醒的時候喝了一碗參湯,身上恢復了一些力氣,能不能躲得過月葵那一推還不好說呢!
現在還想讓她救人,做什麼白日夢呢,她秦晚晚什麼時候做過以德報怨的事情?
以德報怨,何以報德呢?
呵!
秦晚晚搖了搖頭,一臉認真的說道:「不好玩,你覺得好玩,你自己玩吧!」
說完這句話,秦晚晚便轉身頭也不回的走了。
身後傳來了月葵氣急敗壞的聲音:「你回來,秦晚晚,你這個蠢貨,你給我回來?」
秦晚晚自然不會理會月葵了,讓她回去?
臭的要死,她要是回去才真的是腦子有問題呢!
很快,秦晚晚便順着來時的路回到了新房所在的院子。
她渾身酸痛,又喘着粗氣,喉嚨疼得不行,覺得自己全身上下都糟糕透了!
昏迷的這幾天,她的意識一直都很混沌。
她很清楚,這是因為她的靈魂好幾次都差點被從這具身體里剝離出去造成的。
那種人魂分離的痛楚,秦晚晚永生難忘,她在心中暗暗發誓,此生永遠都不會再進入佛門這樣的地方了!
霍連城看秦晚晚臉色泛白,一個人從外面回來了,立馬就怒了!
「你怎麼一個人回來了,月葵呢?」
「哦,她說茅坑好玩,她在裏面玩。」
霍連城聽得一頭霧水,看從秦晚晚這裡也問不出什麼,只能上前扶着秦晚晚,想讓她躺回床上去。
這時候,秋容回來了,她端着托盤,裏面放着煮給秦晚晚的紅棗粥!
霍連城見了,便把秦晚晚扶着坐到了桌子旁邊,自己則挨着她坐在了一邊。
秋容將托盤放在桌上,又取了托盤上的粥放到了秦晚晚面前。
「少夫人,你先吃點粥吧,等你身子爽利了些,再讓廚房給你做其他吃食!」
秋容說著揭開了粥碗上面的蓋子!
秦晚晚看了一眼,一陣反胃,頓時就乾嘔起來!
倒不是粥有什麼問題,只是她想到了月葵滿臉屎粑粑的樣子感覺有些噁心。
「少夫人,你怎麼了?」
秋容着急的問道。
霍連城擺了擺手:「行了,你出去找找月葵吧,讓她帶少夫人去茅廁,結果少夫人一個人回來了,你去看看是怎麼回事!」
秋容聽得眼皮一跳,急急忙忙的就退下了!
等秋容走遠了,霍連城便端起了面前的粥碗,他舀了一勺放在嘴跟前輕輕吹了吹,再才喂到了秦晚晚跟前。
秦晚晚怪異的看了霍連城一眼,然後搖了搖頭:「不吃。」
不是她不給霍連城面子,現在就是王母娘娘的蟠桃擺在她面前,她也吃不下去啊,她還噁心着呢!
「晚晚,多少吃些,你剛剛生完了病,幾天沒有進食了,再不吃東西你就又該病倒了,再說了,你不餓嗎?」
霍連城耐心十足,他發現只要好好說,很多話秦晚晚還是能聽明白的,想起李郎中說秦晚晚活不了幾年的話,霍連城眼中不由得閃過了一絲憐憫。
他現在能為這個可憐的女子做的,就是加倍的對她好,至少讓她在最後的日子裏可以過得無憂無慮。
秦晚晚看了一眼霍連城手中的粥,最後仍舊是堅定的搖了搖頭:「臟,洗澡。」
她盡量用簡潔的話表達清楚自己的意思,霍連城不比其他人,軍人通常都心思縝密,她不敢在他面前表現出太多的情緒,擔心引起他的懷疑。
霍連城看了看秦晚晚,她自從進門到現在還沒洗過澡,再加上生病發燒身上也有些油膩了,看上去確實需要清理一下。
想了想,霍連城還是放下了手中的粥。
「好,我去讓廚房燒水給你洗澡。
不過,你得乖乖的呆在房間里,哪裡也不能去!」
秦晚晚點了點頭,她現在還能去哪啊,能活着就已經是奇蹟了,也就就差半口氣吊著了!
看到秦晚晚點頭答應了,霍連城才起身出了門。
他出了院子沒多遠,就看見了秋容和月葵一前一後的在花園旁的小道上朝着自己走了過來。
因為花園旁邊有座假山擋着,秋容和月葵並沒有留意到霍連城。
等繞過了假山,她們便和霍連城遇上了。
秋容在前面,月葵在幾步開外跟着她。
先看見霍連城的是秋容,她伏身輕聲喊了一句:「三少爺!」
霍連城聞言點了點頭,他原本是打算停下來問問月葵為什麼丟下秦晚晚讓她自己回去的。
可當距離近了,他看清了月葵滿身的屎尿之後,便什麼也問不出口了!
他眼中不着痕迹的閃過了一抹怪異,想起了秦晚晚回去之後對他說過的話:她說茅坑好玩,她在裏面玩!
「嗤!」
霍連城發出了一聲悶笑,他不是在笑月葵,只是想起了秦晚晚說的話,實在是忍不住。
月葵愣愣的站在原地,如遭雷劈。
她是被澆花的園丁和秋容一起拉上來的,一路回來讓秋容在前面帶路就是因為怕被人撞見。
可沒曾想,還是被人撞到了,而且還是她最不想遇見的那個人。
霍連城好不容易憋住了笑,這才問道:「月葵,這是怎麼回事?」
因為已經到了深秋,月葵凍得渾身發抖,看着自己滿身污垢,她心下一橫,說道:「是少夫人,她說要和我玩遊戲,然後就一把把我推到了糞坑裏面!」

《軍少盛寵神醫妻小說在線閱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