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絕世小撩精,腹黑王爺把持不住了
絕世小撩精,腹黑王爺把持不住了 連載中

絕世小撩精,腹黑王爺把持不住了

來源:google 作者:林羽夕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尹宸翊 阮璃洛

【腹黑王爺小撩精王妃雙潔穿越權謀種田先婚後愛】阮小小怎麼也想不到她居然被美容院的水晶琉璃吊燈砸死了,更讓她意想不到的是她丫的居然直接穿越成了一個被庶母養成「廢柴」的將軍府嫡女……「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茲將軍府嫡女阮璃洛端方有禮,蕙質蘭心,深得朕心,特賜於賢王尹宸翊為正妻,兩月後完婚,欽此」宣旨的公公話音剛落,只見阮璃洛滿面春風地道了一句「臣女領旨,謝陛下」後恭恭敬敬地接過了聖旨……「王爺,宮裡來人傳旨,陛下給您賜婚了,阮將軍的嫡女阮璃洛」「哦?他就不怕那女人有命嫁沒命回嗎?」尹宸翊慵懶地倚在軟塌上聽着追風稟報的消息,嘴角噙上了一抹邪魅的笑展開

《絕世小撩精,腹黑王爺把持不住了》章節試讀:

永安五年三月。

雍王尹宸彥與將軍府二小姐阮璃沫的大婚之日。

阮璃沫坐在閨房內的梳妝台前,正梳妝打扮着。

一身鮮紅的嫁衣襯着女子吹彈可破的皮膚更加白皙嬌嫩。

李氏正在給阮璃沫梳頭髮。

「娘,您怎麼親自給女兒梳頭髮呀,您快歇着吧,這兒有香芸呢。」

阮璃沫有些疑惑地問道。

「你不懂,香芸也不懂。這女子出嫁,梳頭可是有講究的:一梳梳到頭,富貴不用愁;二梳梳到尾,比翼共雙飛;有頭又有尾,此生共富貴。」

李氏悄悄地用帕子拭去了眼角的淚水,頓了頓接著說道:「漓沫,娘只願你一世安好,無憂無慮。」

「娘,璃沫捨不得你。」

阮璃沫噙着淚的眸子楚楚動人,任是誰瞧了怕是都受不了這一副我見猶憐的模樣。

「璃沫,嫁給雍王以後,要懂規矩,要識趣,切記,男人最忌諱自作聰明的女人。」

「娘,你放心吧,雍王一定會善待女兒的,他對女兒有意。」

阮璃沫嬌羞地低頭掩面偷笑。

「你如何得知他有意於你?除了那日他救了你,難不成你們還曾在別處見面?」

李氏聞言,心中倏地一驚。

她生怕阮璃沫瞞着她和雍王已有肌膚之親,早已不是清白之身。

「不曾見過。女兒只是覺得,如若雍王對女兒無意,又怎會平白無故救女兒一命?」

阮璃沫瞧見李氏陷入了深思,便又接着分析。

「那日,路過青澄湖的公子沒有幾百個,也有幾十個,怎麼偏偏那麼巧就讓雍王救了女兒呢?」

李氏聽着阮璃沫的話,才發覺這件事確實有些蹊蹺。

她才不會覺得雍王救下落水的阮璃沫是對其有意,反倒是覺得璃沫落水很可能是有心人故意設計。

至於設計這件事的有心人到底是不是雍王,就無從得知了。

「璃沫,小心雍王府的所有人,包括雍王。除了娘,你誰都不可以相信。聽懂了嗎?」

李氏眯緊了充滿寒意的雙眸。

阮璃沫雖然覺得李氏未免過於小心謹慎了,表面上還是乖巧地應下了。

心裏想的確是她嫁過去自然要與雍王夫妻同心,融為一體。

「夫人,小姐,雍王府的花轎到啦。」

從前廳一路跑進廂房內的香芸氣喘吁吁地喊道。

「快給璃沫蓋上蓋頭,扶她出去吧。」

李氏依依不捨地看着蓋上了龍鳳呈祥的蓋頭的阮璃沫。

李氏跟在阮璃沫的身後,向將軍府門外走去。

阮璃沫被喜娘攙扶着上了花轎。

身着婚服的尹宸彥騎在高頭大馬上,見到站在將軍府門口的阮將軍和李氏後,他微微頷首示意。

一身硃紅色的婚服襯托出他的完美身材,潔凈而明朗,卻又不皇室失威嚴。

頭戴銀冠,腰系玉佩,長發慵懶散落於肩後,整個人看上去放蕩不羈。

阮璃洛躲在人群中瞥了一眼站立在不遠處的駿馬和騎在馬上的男人。

卻不料男人恰巧向著她的方向看過來。

她一時躲避不及,視線竟和他在空中相撞。

這眼神?

難不成他對原主有情?

阮璃洛在腦海中搜索着關於雍王的記憶。

奇怪,在她所繼承的原主的所有記憶中,並沒有關於這個男人的任何記憶。

又或者是——

在她穿越到這裡之前,原主曾失憶過?

她忘記了和雍王之間發生過的一切?

「起轎——」

雍王府的嫁娶隊伍敲鑼打鼓地離開了將軍府。

尹宸彥收回了視線,陰沉着臉,騎着馬的背影漸行漸遠。

阮璃洛已經回到了自己的閨房,正擺弄着自己前幾日得空謄抄的菜譜。

如今,阮璃沫嫁了人,日後要是再想教訓她,怕是很難尋得機會了。

擇日不如撞日,不如——

就趁今天這大好日子,送她一份新婚禮物?

半晌後,阮璃洛搖身一變,成了一個瀟洒英俊的嬌俏小公子。

瞧着銅鏡中的嬌俏模樣,阮璃洛甚是滿意地點了點頭。

走着~

辦正事兒去咯~

將軍府外,阮璃洛整理了一番有些凌亂的妝發和服飾。

沒錯,她方才還是從那個熟悉的狗洞里鑽出來的。

登門道喜,空着手去,會不會被人直接趕出來?

應該不會。

因為——壓根進不去。

兜兜轉轉,阮璃洛終於找到了雍王府。

可惜,她苦無門路,不知如何才能混進王府。

就在她正一籌莫展之際,她瞥見不遠處走來了兩個熟人。

是他,那天晚上救了她的男人。

準確來說,是被迫救了她又饒了她一條命的人。

「賢王到!」

雍王府的守衛高聲喊道。

這個男人居然就是傳說中的賢王?

等等。

好像有哪裡不對勁?

皇帝給她賜婚的人就是賢王?

呵呵——

這該不會恰好是一個賢王吧?

廢話,當然是一個人。

阮璃洛心不甘情不願地接受了這個事實。

不管了,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

「誒呀,好巧啊,賢王,您怎麼在這裡呀?可叫在下這一通好找哇!」

喬裝打扮成漂亮公子哥的阮璃洛大搖大擺地出現在了尹宸翊的面前。

「站住,你是何人?」

追風先一步將人攔了下來。

尹宸翊極冷地瞥了眼前的俊俏公子一眼。

只一眼,他便認出了她。

是她,阮璃洛。

今日居然女扮男裝,這是又整哪一出?

「何事?」

尹宸翊伸手示意追風退下。

他眸光冰冷,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不知王爺可否借一步說話?」

阮璃洛眸光灼灼地盯着面前的男人。

本欲拒絕,卻突然心生好奇,想要瞧瞧這女人又想幹什麼。

「過來。」

尹宸翊忽視了追風滿臉的不可置信,冷冷地說道。

「王爺,想必您也認出我了,我就不跟您拐彎抹角了,今日是妹妹與雍王的大婚之日。」

阮璃洛媚眼如絲,莞爾一笑,頓了頓接著說道。

「璃洛自小便與妹妹感情深厚,所以這才忍不住喬裝打扮,想着親眼瞧瞧妹妹拜堂成親的樣子,璃洛才能放心。」

尹宸翊始終一言不發,一雙寒眸散發著幽幽冷光。

「王爺,就當璃洛求您了,帶璃洛進去吧?」

就在阮璃洛以為男人會出口拒絕的時候,沉默許久的尹宸翊才終於允諾了她。

他經過她身邊時,冰冷涼薄的唇似是故意地蹭過她的耳畔。

低沉陰冷的聲線從他的薄唇吐出。

「記住,你又欠我一次。」

《絕世小撩精,腹黑王爺把持不住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