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九爺,夫人馬甲又驚艷全球了
九爺,夫人馬甲又驚艷全球了 連載中

九爺,夫人馬甲又驚艷全球了

來源:google 作者:涼容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楚月 現代言情 秦夢薇

生來就被當作影子的秦夢笙被家人害死,再次醒來,成了被楚家拋棄在外的野女楚月身上一朝重生,未婚先孕!楚家人帶走孩子,威脅她代替楚家千金嫁給落魄的陳家人人都說,楚月是個鄉下來的土包子,一無是處的廢物當她的馬甲一層一層的被扒掉時,全球轟動了,眾人紛紛跪地驚嘆:「這他.媽才是真正的大佬!」楚月第一次見寒靳九時,她帶着面具,把京城的太子爺綁架了,扔到老虎跟前自己跑了!寒靳九,人稱九爺,第一次見楚月時,她穿着校服,典型的乖乖女後來,九爺把楚月逼到角落裡,深邃的眉眼透露着危險:「楚家廢物?乖乖女?小白.兔?嗯?」楚月一臉的求生欲:「九爺,我在您跟前,那永遠是小白.兔」展開

《九爺,夫人馬甲又驚艷全球了》章節試讀:

第4章 蒙面人 寒靳九看着那兩頭老虎突然猛躍而來,迅速撿起地上的石頭飛快地擊打過去。 兩個老虎同時發出「嗷」的一聲慘叫,沉重的虎體落在地上。 一隻老虎動了一下,不甘心的甩甩腦袋,又朝着寒靳九咆哮而來。 寒靳九伸出一拳,頓時血漿四溢,老虎垂落在了地上,發出了重重的落地聲。 他渾身都被鮮血浸染,月光灑落在他身上,此刻,雙眸散發出了嗜血的光芒。 他勢必要找到那個綁架他的女人! 寒靳九拎着兩張老虎皮回到了寒家古堡,就看到魏少華像是傻子似地杵在那。 寒靳九換好衣服下來,斜睨了地上的虎皮一眼,「拿去處理了,一張給你,一張你拿去打磨收拾,日後拿去送禮。」 「送給誰?」 魏少華立刻問道。 寒靳九指尖在茶蓋敲了一下杯沿。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魏少華看到寒靳九臉上陰冷的笑容,後背豎起了無數的汗毛。 他回過神,一臉討好。 「老大,您去哪了?怎麼才回來?」 寒靳九喝茶的動作忽然頓住,黑眸里射出令人發寒的冷意。 一想到他昨夜竟然被一個女人給綁了,現在都覺得怒火中燒。 他咬牙切齒,「我被劫持了。」 劫持? 魏少華的雙眼瞪得老大,不可思議的盯着寒靳九。 好一會兒他才找到自己的聲音,驚呼道,「是誰?我現在就去收拾他!」 「三天之內,你如果找不到這個人,就不用回來了!」 魏少華接到命令,立馬帶七八個人出來找人。 魏少華想不明白,到底是誰這麼膽大包天,竟敢劫持他們老大。 忽然,他看見一處古街里,一個身材窈窕的女人走得很快,女人長發及腰,身姿綽約,只是看背影就感覺極美。 但是魏少華卻無端地覺得,這女人不一般。 「在這停下。」他吩咐司機。 司機聽了,在一旁停了下來,其他人也從別的車上下來。 魏少華吩咐他們散開去找人,自己則跟着那個女人去了。 那女人走得很快,七歪八拐的,魏少華差點跟丟。 忽然,那女人身形一轉,在一個拐角拐了進去。魏少華着急,顧不得別的跑了上去,跑過了拐角,卻看不到人了。 夜深了,街上人不多。兩邊的店鋪也都陸陸續續關上了門。唯有一間門面裝修的雅緻古樸的鋪子還敞開着。 他看了眼,鬼使神差地走了進去。 店鋪不大,布置地卻很雅緻。博古架上放着一些古玩瓷器,四周掛着幾幅山水字畫,中間點綴着清新淡雅的綠植盆栽。 店鋪里沒什麼人,魏少華往裡走了兩步,才看到一邊櫃檯旁,放着一張漆黑的方桌。 桌後坐着一個穿着簡單的少女,正在點檀香。 檀香旁放着一塊木牌,上書四個大字——相面卜卦。 魏少華有些驚疑不定,這少女十七八歲的模樣,眉眼清冷,很好看,但看着也太瘦弱了點,頭髮也不對,只到肩膀處。 他有心試探,假裝隨意道:「你是這的店主人?」 魏少華本來是隨意說的,沒想到少女卻淡定應道:「是。」 魏少華瞪大了雙眼,「是?」 這女孩頂多十七八歲吧,就開了這麼一間古玩鋪? 少女看着她,冷道:「有什麼問題嗎?」 「沒、沒問題。」 魏少華抹了把額頭上的冷汗,這女孩的氣場怎麼跟老大一樣。 過一了會兒,魏少華又問道:「這就你一個人嗎?」 少女聞言,掃了他一眼,淡淡道:「不然呢。」 那眼神極淡,彷佛在看白痴一樣。明明是個普通的眼神,不知為何,被她掃一眼,魏少華竟覺得臉莫名發熱。 「咳。」魏少華有些尷尬,但是想到老大的任務,又不得不硬着頭皮繼續道:「你剛剛有沒有看到一個長頭髮的女人進來。」 「沒有。」 「那有沒有見到什麼奇怪的人。」 「有。」 少女淡淡地吐出一個字,魏少華原本有些蔫了的身體忽然站直了,目光熱切道:「是誰,他在哪?」 「你,眼前。」少女聲音依然清冷。 「……」魏少華噎住了。 覺得實在有些難堪,正打算走人。 掃到那塊木牌,又覺得不能無功而返,一步跨坐在了少女對面的凳子上,大大咧咧道:「既然你是店主,幫我看個面相吧。」 少女聞言,將手中的檀香隨意地插入香爐,應道:「好。」 說完,便正面認真地在魏少華的臉上掃描着。 沉香裊裊升起,隔着白色煙霧,少女的面容變得朦朧神秘。忽然,少女的冷眸一秒犀利了起來。 那眼神看得人頭皮發麻。 本來滿不在乎的魏少華,在詭異的氣氛中,笑容僵在了臉上。 他有些不適地皺眉,「怎麼了?」 少女低啞的聲音響在屋裡,「血光之災,你今晚不要出門。」 魏少華剛開始被少女冒出來的氣勢嚇了一跳,轉瞬又反應過來。 不過是一個黃毛小丫頭,說出的話怎麼能相信? 他毫不在意的靠着身後的椅背,隨意道:「血光之災?老子見多了。」 楚月冷漠地瞥了他一眼,「你既然不信,何必多留。走吧。」 「你!你怎麼敢這麼跟我說話,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可是寒家寒爺的人!」 「我管你是誰。就算是你說的寒爺親自來了,我也照趕不誤。」 魏少華沒想到少女絲毫不留情面,被狠狠噎了一下,立馬站了起來。 正要離開,就聽身後少女開口了,「等等!」 魏少華有些得意,轉過頭來,「怕了吧。」 少女也依然面無表情,只伸出一隻纖細的手,冷冷道:「十萬。」 「什麼?」魏少華有些懵。 「相面錢。」少女不耐煩地敲了敲桌面。 魏少華瞪大了眼睛,「十萬!你搶錢啊!」 一個不出名的少女隨便相個面就要十萬!真當錢是大風刮來的? 魏少華原本不想理她,但是少女那黑黝黝的眼珠子一瞬不瞬地看着他,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只好掏出支票,刷刷寫下一串數字,扔了過去。 「十萬就十萬!真是黑店!」 說完,憤然離開。 才剛店鋪走出一步,忽然一道迅疾風聲從頭上傳來。 他還來不及抬頭看是什麼,就忽然發出一聲慘叫。 「啊!」 店鋪里,少女神色未變,悠閑地拿起支票。 魏少華剛出了商鋪,就被花盆給砸了。 好在他身手夠快,躲了過去,不過也被花盆碎片劃傷了手臂。 他看着碎了一地的花盆碎片,怒火中燒。 「見鬼!怎麼回事?」 這太特么詭異了,難道那少女算對了? 魏少華不敢相信,不,肯定是她瞎蒙的。這麼想着,心裏舒服了一點,拉開車門,坐了上去,接着通過手機召回其他手下。 打算去別的地方繼續找。 車子啟動,朝前開去。 少女,也就是楚月見所有人都離開了,終於鬆了一口氣,把假髮從頭上拿下,一頭及腰的長髮就散落了下來。 楚月勾唇一笑,關上了門。 這古玩鋪還是她前世開的,沒想到這次竟然靠它躲過了一劫。 她前世被秦家發現了和蘇晟的戀情,被關了起來,鋪子也因此荒廢了。 這次,既然她重生了,一定會把鋪子好好經營起來。 那邊魏少華正冥思苦想劫持寒靳九的人會去哪,忽然司機一個急停,險些讓他飛起來。 「怎麼回事?」魏少華有些惱怒。 「魏主,前面有人。」司機回道。 話音剛落,一道強光迎面刺了過來。 魏少華和司機下意識抬手遮擋,放下後就發現馬路對面停了三四輛車,後面也停了三四輛,形成了包圍圈。 前後車上下來十幾個人,各個手裡抄着傢伙,圍了過來。 魏少華心道。 糟糕! 他這次出門,其實不光是為了找人。 更深的目的是去一個交易場所交易一批秘密物資。 是誰走漏了消息? 「魏主,怎麼辦?」 司機一臉煞白地看着魏少華。 魏少華扔掉嘴邊的煙,臉上浮現出一股陰狠,「那些人既然不想好好交易,咱們就抄傢伙!」 一群人風風火火的下車,拼了好久,魏少華髮現對面人馬太多,他的胳膊上也被劃傷了,在看到對方人多勢眾時,當即急聲吼道:「撤!快撤退!」 上車以後,司機飛速扭轉方向盤,車子一騎絕塵,飛了出去。 魏少華他看着胳膊上滲透出的殷殷血跡,忽然就想到了那個女人說的話。 難道,這女人算的真的這麼准? 他眼珠一轉,「去古堡!」 寒家古堡。 「你說的是真的?」 寒靳九冷眸瞥着魏少華,對他的話半信半疑。 魏少華被嚇得打了一個哆嗦,伸手發誓,「句句屬實,你看,我這還受傷了!」 他委屈的模樣讓寒靳九一陣嫌棄。 魏少華又道,「老大,那波人想獨吞我們的貨,今晚上看他們時有備而來,我們着了道了。」 寒靳九眸子里散翻着冷冷的寒意,「暫且讓他們狂一次。」 他看了眼魏少華受傷的手臂,「去包紮一下,明天帶我去那家店。」 「是!」 第二天,魏少華來了幾趟,發現店都沒開門。 眼看着寒靳九臉色越來越深,魏少華忽然發現昨天那少女慢悠悠地過來了。 他立刻驚喜地迎了上去,「你怎麼才來,我們等你半天了!」 「我們?」楚月有些疑惑。 「我還有寒爺啊!」魏少華說到這個,不免有些得意,「寒爺,你認識吧,就是京城四大世家之一的寒家家主。我們來找你相面。」 一邊說著,一邊讓開了身子。 楚月這才看到魏少華身後,路邊停的一輛低調奢華的賓利。賓利車後面坐着一個男人。 男人輪廓分明,眉眼深邃,穿着一身定製黑色西裝,顯得整個人凌厲又霸氣。 正是昨晚楚月擄的男人——寒靳九。 楚月頓了頓,他怎麼來了? 難道她被發現了? 這麼想着,楚月忽然有了逃離的衝動,但是男人隨後瞥來的一眼,將她定在了原處,也打消了逃跑的想法。 這男人很危險。 她早就發覺了,昨天不過是趁他不注意才得手了。 魏少華朝寒靳九迎了過去,「老大,就是她。」 說著,拉開了車門。 寒靳九從車上下來。 楚月強裝淡定地拿出鑰匙,打開了鋪子大門,走了進去。 一邊走一邊慶幸,她一放學就趕了過來,雖然匆忙了點,但是起碼換好了裝,為了以防外一,還帶了塊面紗。 寒靳九魏少華跟在楚月身後走了進來。 魏少華搬了一把椅子,擦乾淨了,狗腿地看着寒靳九。 「老大,坐!」 說完,他又讚歎的看着楚月。 「你昨天算的真准!我昨晚……」情急之下又改了口,「和兄弟比試的時候,沒收住,就受了點輕傷。」 楚月早就鎮定了下來。她昨晚矇著面,寒靳九不一定認得出來。 這會兒,也就隨意了許多,聞言「嗯」了一聲,表示知道了。 不過語氣多少有些意味深長了。 魏少華沒聽出言外之意,只是看着少女這麼淡定的樣子,有些傻眼了。他剛才是跟這女孩介紹了寒爺吧,怎麼她一點反應都沒有。 寒靳九寒着一張臉,沒想到他有一天竟然會被一個女人無視。 他偷偷覷了一眼寒靳九一眼,立馬開口道:「你既然算得這麼准,不如幫我們老大算算。」 楚月不急不緩地沏茶,「算什麼?」 她聲音冷漠,寒靳九的眼神又冰寒了幾分。 魏少華道:「前天晚上,我們老大被劫持了。你算一下,劫持他的蒙面人是誰?」 楚月沏茶的動作頓了頓,但下一秒就恢復自然了,她反應很快,連魏少華都沒發覺,可寒靳九卻注意到了,眼神便有些幽深了。 她想着怎麼才能把自己撇開,斟酌了一會才開口,「是一個神秘組織里的人。」 「神秘組織?」 魏少華喃喃自語。 楚月起身,一股淡淡的奶香味飄了過來,寒靳九臉色驟一沉,陰寒的眸子充滿殺氣,緊緊盯着楚月。

《九爺,夫人馬甲又驚艷全球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