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今日很想你
今日很想你 連載中

今日很想你

來源:google 作者:檐上枝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漣宿 風亦卿

時至今日,慕漣宿仍記得她意識昏沉,迷迷糊糊醒來時抬頭對風亦卿問道:「你是誰?」「我是你爹」他義正言辭道「???」你沒事吧?「你叫王翠花,我是你爹王瑾澤」他繼續面不改色道「......」呵呵男主語錄:即使你是太監,我也願意(•‿•)女主:你願意個毛啊!!!!Ps:1.女主當然不是太監啦2.架空古言3.沙雕小甜文展開

《今日很想你》章節試讀:

眼前的景物在飛快倒退,風源飛速地跑着,眼角餘光感覺到身邊那個人似乎還沉浸在悲傷中,眼尾少見地紅了一片,又似乎已經不在乎了,臉上沒什麼表情,只固執地往前跑。

風源再次回頭看了看後面黑壓壓追逐的一片人,望着前方茂密的樹林。

就快跑到那片樹林里了,他在心裏輕聲道。

風源靠近風亦卿用氣音道:「少爺,待會你從東北方樹林最茂密的地方走,以樹枝為掩護,我從另一邊把他們引過去。」

風亦卿只倔強地往前跑,像個沒有感情的木偶。

未將風亦卿推走之前,風源望着他堅定道:「少爺,放心,我一定會回來找你的!」

複雜的山路,炯奇茂密的叢林。

藉著綠意的掩蓋,風亦卿被風源推着滾到斜坡下,撞在一塊石壁上停了滾動。

他靜靜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地聽着風源從另一個方向引開後面的追兵的動靜,焦急而堅定的步伐在他模糊的眼中浮現,消失,形成散不開除不盡的憂愁。

「你一定要走出去!不要再回來了!無論發生什麼,不要聽,不要看,不要想!」風亦卿感覺自己的手被抓的生疼。

「走!你快走!」幾乎是咆哮着,「不要管我!」風亦卿被大力推搡着離開,眼前是那人絕望痛苦的臉,身後是風源拚命拉着他逃跑。

困境,絕望,掙扎,迷茫......

我得振作起來...

他抹了一把臉上乾涸的淚水,揉了揉酸痛的四肢,努力地用手指將嘴角往上推,似乎這樣他就還是那個沒有經歷這一切痛苦依然愛笑驕縱的少年。

再次落下的淚水撕破假象......

.

「老大,不對呀,只有一個人」身邊有黑衣人躊躇道。

「早看出來了,調虎離山。」為首的黑衣人冷哼一聲,露出一個森然的笑。

「這裡道路曲折,怪木叢生,好躲,卻也不好出去。能抓到前面那個就抓,不能我們便將計就計。」

風源飛快地向前跑着,頭一次怪自己不夠用功,要是自己足夠厲害,也就不會帶着少爺如此狼狽逃竄。

前方隱隱有光波流動,是一條極速而下的河流,陽光照在上面反射出點點光斑。

風源沒有思考的時間。

他不能被捉住。

他沒有絲毫猶豫地沖了過去。

撲通...

「跳...跳下去了」

為首的黑衣人直接拉了身邊最近的黑衣人一把推了下去:「你,下去撈撈。」

少頃,下水的黑衣人露出水面,「老大,沒有,這水流這麼急,估計是衝下去了。」

「哦?是嗎?」為首的黑衣人陰冷地看了他一眼,直接走到了河流傾瀉而下的陡坡。

嘩嘩嘩

耳邊只有河流傾瀉的清脆聲。

為首的黑衣人看着河流流下的地方,沉默不語。

突然,他眼前一動,只見河流流下的石壁某處隱有飄動。

「算了,估計真是被水沖走了,這麼急的河流,活也活不了,雖然死了一個,但另一個已經是個廢人了,掀不起出什麼風浪。」他大聲對其他黑衣人吩咐道。

「可是...主子的意思是讓我們把他們盡量帶回去,這死了一個,逃了一個,恐怕...」

為首的黑衣人擺擺手:「不要怕,主子讓我們捉他們就是怕他們壞事,那個小少爺還有把柄在我們手中呢,他不敢做什麼,他連生存估計都是問題,怕什麼?我們來日方長」說完便帶着手下離開。

風源咬着牙,石壁磨得手生疼,不斷流下的水吞沒着他的身體,他的身體吊在半空微微發顫。

等到腳步聲已經聽不見很久後,他才蓄力在手上往上一攀,手上傳來的酸痛差點讓他脫離石壁順流而下。

他狠狠砸在上游淺灘河流中,快要喘不過氣。

.

慕漣宿很無奈,她只是跑路途中恰巧扶了一位不慎摔倒在地的老奶奶,那位老奶奶摔在地上閃了腰,根本起不來,還準備在這荒郊野外就這樣了卻餘生了,沒想到遇到一位俊俏小郎君,那郎君心很善,將她扶起來送到家,老奶奶本打算流他下來好好感謝他,不過那位郎君好像挺急,就把自己剛去山上採到的草藥送給他。還好心地告訴他剛才那山很繞,讓那位郎君最好不要去那裡。那郎君也微笑着點頭表示知道了。

然後慕漣宿就又被月辰那個傻子追上了。

月辰原本打算先下山找個住所,休整下,追慕小姐的事後面再說,沒想到這一下山居然還有意外收穫。

慕漣宿又開始了她苦逼的逃跑生活。

她實在沒想到為什麼會有這麼巧的事!

看着前面的一片鬱鬱蔥蔥的樹林,又回想起老奶奶的囑咐,她當機立斷,決定跑到山上繞暈月辰,然後逃出生天。

她穿過匆匆綠葉,從一顆大樹旁跑過,大樹的綠葉隨她的動作而微微顫了顫。

前方突然出現兩個朦朧的狂奔人影,人影后一群人追着,慕漣宿有點發愣。

這年頭富家公子都流行逃跑?

顯然,對面也瞧見了她。

風源本還沉浸在暴露公子行蹤的懊悔中,看到對面的慕漣宿,臉上和其他人一樣露出錯愕驚詫。

慕漣宿:「......」

對面一群人:「......」

他們面無表情地擦肩而過。

月辰和對面追逐的人面不改色各追各家,各找各媽,互不干擾。

然後他們又在這顆大樹下相遇了,同樣的擦肩而過來了幾個來回,慕漣宿終於一屁股坐下撂騾子不幹了。

「月辰,別追了...呼...別追了,我們好像迷路了,公平起見,等我們先出去再說吧。」

月辰也察覺不對,確實不能這樣耗下去,乖乖停在一邊。

「月辰啊,我和你說,我們現在呢就先休息下,保存**力,好好思考下怎麼出去吧。」

月辰點點頭,也跟着盤腿坐下。

慕漣宿隨手扯了根狗尾巴草叼在嘴裏,直到這時,慕漣宿才有空觀察對面的那撥人。

為首的逃跑着的是一個少年,看着年紀不大,目測應與慕漣宿年齡相當,他髮絲稍顯凌亂,但與身自來的氣度讓他不至於太狼狽。

他五官俊朗,一雙桃花眼含着水,眼尾帶着薄紅,好似剛哭過,下顎瘦削,五官輪廓清明,薄薄的嘴唇緊緊抿着,臉上流露出病態的蒼白,穿着一身華貴的玄衣,衣上以金絲綉着雲紋。

應當是哪家跑出來的小公子,慕漣宿默默想着。

他身邊那個少年衣服很濕,估計是在水中待過,身姿輕巧,逃跑時下意識落後前方那小公子一點,用身體為他阻擋着未知的危險。

這應是那小公子的侍衛,慕漣宿磨蹭着下巴,嘴裏的狗尾巴草跟着一上一下。

追他們的有七個人黑衣人,為首那人面露兇相,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慕漣宿一口吐出嘴裏銜着的狗尾巴草,粗着嗓子:「喂,幾位大哥別再追了,你們沒發現迷路了嗎?」

那群人有的只是看了她一眼,有的看都不看,腿上的動作始終不停。

完全不聽她勸。

又這樣跑了不知多少個來回,慕漣宿不得不感嘆人的精力無窮。

「沒想到那小公子看着病弱,體力竟然這麼好啊。」月辰低聲感嘆道。

「嗬,別追了,再追下去天就黑了,天黑了我們就走不出去啦,一直走不出去的話就只能等死了啊!」

這回總算有人聽了她的話。

後面領頭的黑衣人估計也是跑累了,總算停了下來。

前方那位小公子見追他的人停了,也累的倒了下去,幸好身邊那位侍衛扶了他一下,不然就真的得倒在地上了。

「誒,我說,你們為什麼要追着你們家小少爺不放呢,難不成是因為你家老爺讓他娶富家千金,但你家少爺抵死不從,所以才會出逃?」慕漣宿望着為首的黑衣人道。

「少廢話,先找到...」,為首的黑衣人似是想到了什麼似的,話鋒一轉「嗐,這事兒啊,還真讓你給猜對了,我家老爺知道小少爺出逃時就取消婚約了,可這小少爺就是不信,我們也沒辦法,只能...」

「你胡說!」對面那小侍衛急道。「明明是...」

「夠了!」一直沉默不語的小公子喝道。

「在下已有心悅之人,此生只許她一人,斷不會為了榮華富貴拋棄於她。是否有取消婚約你我心中自有分寸,這輩子,除非我死,不然我絕不會娶一位我不愛的女子!」

那小侍衛似乎想說什麼,但看了看他家公子,還是什麼都沒說。

為首那位黑衣人估計也沒想到那小公子會這樣說,一時沒想到反駁的話。

倒是慕漣宿身邊的月初...

「好!」月辰激動地拍了拍掌,「少俠好氣魄!」

慕漣宿嘴角抽搐,不是你跟着瞎起什麼哄呀?

月辰完全沒看到慕漣宿的表情,還在為這種只在話本上才會看到的愛情故事所感動,小聲對慕漣宿道「小...少爺,要不我們幫下他們吧?」。

慕漣宿看着黑衣人身上怎麼也掩蓋不了的殺氣,又看了眼一看就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公子,陷入沉思。

救,還是不救?

若這小公子是位好人倒還好,但這小公子一看就不尋常,慕漣宿可不想自己救出個禍害來危害百姓,茶毒空氣。

算了,不救吧,先出去再說。

《今日很想你》章節目錄: